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38章 敬畏之心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无论谢上师提出任何要求,我都愿倾我之能,尽数满足。”

    毕竟与吕梦宇接触过一段时间,秦政对于修道之人的某些习惯多少有所了解。他举起右手,庄重的发出承诺:“秦政在此发下誓言,将来如有违背,天打雷劈,曝尸荒野,不得好死。”

    谢浩然久久地注视着秦政,没有话。

    平心而论,既然被王恩泽请到这里,至少应该看在他的面子上,出手救治秦政。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或者是王家的某个亲戚,倒也无关紧要。

    但是秦政很特殊。

    之前所的那些话,不是谢浩然故意摆架子。

    名医田冯章他并不熟悉,可是“华康堂”在昭明市有着悠久的历史,陈逸君在民间甚至有着“老神医”的名号。仔细想来,王恩泽能够把他们请到紫荷山庄,一定是花费了大价钱,由此也可推断出,秦政显赫的身份。

    秦政不是富豪。否则的话,之前听到吕梦宇出王恩泽付给谢浩然二十亿美元酬金,也就不会表现出极度震惊的表情。

    谢浩然刚走进这个房间的时候,秦政甚至强忍着身体疼痛装作抽烟。他自己后来也那是障眼法,是为了瞒过田冯章和陈逸君两位名医。由此可以推断,秦政不想让自己身受重伤的消息传出去。

    有王恩泽这种富豪朋友,本身也具有一定的权势,那么能够让秦政惧怕的人物,只可能是拥有比他更强大的权力。

    谢浩然只想安安静静的修炼,不想招惹麻烦。

    如果谢浩然已是中年,经历了太多的人情冷暖,今天的事情恐怕他根本不会插手,最多就是在这个房间里随便看看,转身就走。

    可他现在只是一个翩翩少年郎。

    那句话的很好:世界很大,充满了无限诱惑,无限可能。

    救治秦政其实不难。《珍渺集》上就有根治他伤势的药方。而且谢浩然也能从中受益,制药炼丹。

    所以,他才当着秦政与吕梦宇的面,运用道术,耍了那一套冰火两重天的把戏。

    秦政的确很聪明。他当着自己的面,发下了极重的誓言。

    修道之人重利,却更重誓。

    谢浩然盯着站在面前的秦政,缓缓地问:“把你受伤的整个过程都出来,一点儿也不要遗漏。”

    这是一个英俊的少年,但是这种被命令着话的经历,秦政此前从未有过。他头脑当中固有的高贵与傲慢在这一刻荡然无存。尤其是被谢浩然那双黑色闪亮眸子注视的时候,秦政忽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看穿,没有丝毫的隐藏。

    “我是被一个和尚打伤的。”

    秦政站立的位置很高,但他现在却有种仰视着坐在沙发上谢浩然的感觉。身份贵贱不再重要,他话的语气一直保持着尊敬,甚至还有一点点谦卑。

    “谢上师您的推算很准。三天前,我在南川省的越山游览,莫名其妙就招惹了一个和尚。他出手……”

    “把事情完整,不要漏掉任何一个细节。你们在什么地方发生的纠纷?对方为什么要打你?你得明白,有因才有果。”谢浩然毫不客气打断了秦政的话,直指问题核心。

    “好的,好的。”

    秦政连忙点头道:“那天我是一个人上山,中午到了半山腰的观景台,因为是午餐时间,就在那里找了一家叫做“和源居”的酒楼,要了一个包间,在里面单独点菜。那个和尚个子很高,魁梧高大……我想起来了,他当时就坐在包间外面。开着门,他正好可以看见我独自呆在包间里,没有别人。”

    谢浩然微微点头:“后来呢?”

    秦政道:“后来吃完饭结账,我沿着大路上山。在一个僻静的地方,那和尚把我拦住,拿出一尊拳头大的玉佛是要卖给我。那种东西一看就是假的,工艺品厂子里的复制品,市面上最多也就是两百块钱就能买到。那和尚开口就要我五万块,我当时拒绝了。他不死心,一直跟着我,一路上用各种借口推销,简直就是威胁加利诱……最后,他见我不为所动,于是恼羞成怒,趁着附近没人,一拳把我打晕。等我醒来,身上的钱包也不见了。”

    到这里,秦政缓缓解开衬衫纽扣,侧腹位置上赫然有一块巨大的黑色淤伤。

    谢浩然皱起了眉头:“他之所以把你打伤,仅仅只是因为你拒绝强买强卖?”

    秦政摊开双手,面露苦笑:“我实在找不出第二个理由。”

    谢浩然的声音很平静:“能够一拳把你打晕,而且还是在腹部,明那和尚用力了很大的力度。你的伤势也表明对方是修道之人。可他为什么偏偏要缠着你不放?还有,他为什么选中你作为目标?”

    不等秦政回答,谢浩然又继续问:“你中午在那家酒楼都点了些什么菜?”

    秦政下意识地回答:“那家酒楼的鲍翅煲很有名,我要了一份。还有就是白玉松茸炒火腿、瑶柱奶汤炖白菜、龙虾笋片炒鸡丁……等等,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谢浩然的话音依然平静:“越山那种地方居然还能吃到鲍翅和龙虾,可见那家酒楼档次极高。你的这些菜品即便是在沿海城市价格也极其昂贵,更不要是在内陆山区。那和尚刚好坐在外面,看见你桌上的饭菜。只要不是傻瓜,都知道这顿饭很贵,一般人根本消费不起。”

    秦政恍然大悟:“所以他才盯上了我,一直向我推销那个假玉佛?”

    谢浩然点点头。既然不是秦政主动招惹对方,自己也就有了出手救治的理由。他抬起头,视线落到了站在对面的吕梦宇身上:“吕先生,拿纸笔来吧!我现在就开药方。”

    尽管只是普通的钢笔和信笺,谢浩然却写得极为流利。几分钟后,秦政接过写满行书的那张纸,立刻被吸引住了,不由得张口赞叹:“好字!没想到谢上师写得一手好字啊!”

    吕梦宇却在旁边皱起了眉头,倒吸一口凉气:“咝……这方子上的几种药物我可是连听都没有听过。天心一品草,还有这个地芹根,谢上师,您确定世上真有这些药物?”

    谢浩然平静地笑道:“这是古书上的药物名称,你可以找找陈逸君老先生。都是些很普通的药材,只是在年份上有特殊要求。以王老的财力,弄到这些药材并不困难。只是时间上得要抓紧。秦公子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还有四十四天。”

    吕梦宇连连点头,指着药方的末尾,问:“那这个白玉、翡翠若干具体又是多少?有外形和品质方面的要求吗?”

    谢浩然思考片刻,认真地:“我也是第一次制作这种伤药。之所以用到玉,是因为玉可宁心,还需要玉石布下法阵,才能将丹药发挥出最佳效果。只要玉石的质地上佳就行,外观形状随意即可。”

    秦政连一秒钟也没有耽误,对谢浩然道谢之后,跟着吕梦宇一起走出了房间。

    他不再对谢浩然抱有怀疑。

    一个能指出自己真实生命天数的人,无论如何都必须敬畏。

    ……

    夜色渐渐深了。

    在陌生环境里的不适应感很快消失。谢浩然对王恩泽安排给自己的豪华房间很满意。柔软的床罩上手工刺绣,地板上铺着来自土耳其的绒毯,挂在墙上的卷轴是手绘山水,而不是市场上普通廉价的印刷品。

    桌上的电脑已经打开,谢浩然坐在椅子上,聚精会神关注着屏幕上的内容。他点开一个个网页的速度极快,仿佛只是用眼睛单纯的扫描内容。可实际上,所有一切浏览过的部分,全都深深印入了脑海,成为记忆的一部分。

    他听见房门从外面被推开的声音。

    王倚丹走了进来。

    黑色长发松散地披在脑后,沿着肩膀两边形成柔顺坡面。深黑色的双瞳中带有一丝迷茫,仿佛在纠结着什么,又好像是在寻找。她应该刚洗过澡,茶色的真丝睡袍裹着身躯,交叠形成的“v”字领口透出大片白腻。腰带系得很紧,从宽松袍服中间勾勒出完美的曲线。

    她怀里抱着厚厚一摞文件,迈着散碎的步子,慢慢走到了电脑旁边。谢浩然闻到从她身上透出的淡淡精油香气,看到了那张在柔和与微笑中透出美丽的面孔。

    “爷爷过要付给你酬金,但是你的记忆力好像不怎么样。”

    把文件放在桌面上的时候,王倚丹的左手似有似无轻轻抚过了谢浩然肩膀。手指与后颈皮肤接触的瞬间,有种非常舒服,令人浮想联翩的滑腻感。

    谢浩然转过身,侧坐在椅子上,抬头看了一眼站在面前的这个女人,伸手指了指旁边的床铺,淡淡地:“坐吧!”

    王倚丹依言坐下。

    谢浩然右手压在了文件上,轻轻拍了拍:“如果是正常意义上的酬金,我当然会接受。但是王老给出的东西显然太多了,已经超出了我的心理预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