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39章 超越年龄的爱情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王倚丹顺了顺耳畔的长发,认真地问:“你的心理预期是多少?”

    谢浩然已经从吕梦宇那里知道了王恩泽转让股份的具体数字:“没有王老给我的这么多。至少……不是二十个亿。”

    从王倚丹坐着的角度,正好可以看间电脑屏幕上打开的网页。她凝神注视了几秒钟,精致的脸上顿时显露出惊讶。

    “怎么,你能看懂德文?”王倚丹对德文并不精通,只是知道一些日常用语。

    谢浩然侧过身子,瞟了一眼电脑屏幕,淡淡地:“正在学习。你知道,我是一个学生。”

    王倚丹舒展了一下身体,从睡袍下摆位置露出了修长且有着强烈诱惑力的双腿:“据我所知,国内的高中生好像不需要学习德文。你倒是挺特别的。告诉我,除了德文,你都学过些什么?”

    “很多。”

    谢浩然用深邃的目光看着王倚丹,平静地:“我给自己额外加了几门选修课。不同的语言,不同的艺术,还有一些相对高深的研究理论。”

    《文曲》功法涵盖的范围非常广。谢浩然不可能把每一个细节都得很清楚。含含糊糊,有个大概,其实也就够了。

    这恰恰勾起了王倚丹的好奇心。她把目光转向套房外侧的客厅,那里摆着一架普通款式的钢琴:“会弹那个吗?”

    漂亮女性的要求,一般情况下都不会被男人所拒绝。谢浩然虽然年轻,却也不能免俗。

    倒不是想要想要藉此从王倚丹那里得到什么,纯粹只是少年心性本能的骄傲,以及在美丽女子面前微微的炫耀心理。

    很正常,无伤大雅。

    《致爱丽丝》的曲调柔和轻快,仿佛是通过音乐进行愉悦的交谈。谢浩然细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之间跳动着,演奏出流畅、欢快而华丽的音节。

    王倚丹侧身站在钢琴旁边,红润的嘴唇微张着,眼睛里透出无法掩饰的惊讶。

    她原本以为谢浩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

    王家在过去的这几天里,已经对谢浩然进行了极其详细的信息收集。家庭情况只能是一般,父母双亡倒是很少见。谢浩然并不缺钱,他至少可以拿到好几百万的拆迁补偿款。

    如果不是爷爷王恩泽的命令,正在执掌公司的王倚丹根本不会来到昭明,也不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他的房间里。

    她其实有些反感爷爷的做法。报恩归报恩,凭什么要我主动亲近这样一个毫不为奇的年轻人?王倚丹一直很优秀,名校毕业,身边的追求者完全可以围着紫荷山庄排上好几圈。她的眼光很高,也很挑剔,身边一直没有男朋友。可是这次被爷爷叫来昭明,事情发展实在是出乎王倚丹的意料之外。

    听爷爷的意思,他好像很中意这个叫做谢浩然的家伙,言语当中更是暗示着自己应该选择他作为永久伴侣。

    之前在学校门口的邀请,仅仅只是出于礼节。可如果真的要把两人关系朝着那方面发展,王倚丹觉得实在是难以接受。

    但她知道爷爷不会撒谎,更不会凭空编造一个古老血腥残忍的故事,欺骗自己用身体和前途去引诱一个陌生人。

    如果爷爷的衰缓症真是因为亡者诅咒产生,那就意味着,类似的事情还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王倚丹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她不想随随便便把自己的未来命运交给一个普通人。我很优秀,高高站在了同龄人的巅峰。追求者当中有很多精英,甚至不乏某国王室成员。我的人生应该很精彩。我并不期盼拥有最高权力和最多的财富,但我的伴侣至少要有着与我对等,甚至比我更强的能力。

    最重要的,是彼此对爱情的忠贞。

    然而,来自死亡的威胁是如此现实,已经整整发生在爷爷身上。

    在“接受”与“拒绝”两种结果面前,王倚丹被迫做出了第三种较为中性的自选答案。

    一个修道者,听起来好像挺有意思。就尝试着接触一下,互相了解,仅此而已。

    王倚丹很意外谢浩然会弹奏钢琴。因为信息调查报告上丝毫没有提及。更意外的是谢浩然选择了《致爱丽丝》这首曲子。

    难道他事先知道?

    还是爷爷就这个问题与他谈过?

    王倚丹几乎是立刻推翻了脑子里刚刚冒出来的这些念头。

    王恩泽是个性子沉稳的人,他对家人的关爱仿佛具有实质般深厚。何况白天的时候爷爷就过:这件事情全凭自己拿主意,他只是给出一个比较合理的建议。无论最后的选择是什么,他都不会干涉,也不会强求。

    琴键发出持续的低音,逐渐转高,就像不可抑制的热情如火焰般燃烧起来。明晰的高音与强有力的左手持续音节相配合,一下一下击打着王倚丹的心房。

    居高临下的角度看不到谢浩然面孔,只能看到他柔软的黑发,以及高挺的鼻梁。

    这的确是一个挺有意思的男孩……是啊!他可是比我太多了。我二十四岁,他十六岁。

    他居然还会德语。

    音乐逐渐变得轻柔,乐曲也到了临近末尾。当最后一个音符从琴键上流淌出来,《文曲》功法也在谢浩然身体里完成了一次简单循环,完成了灵能冲击经脉的全过程。

    王倚丹忽然觉得自己不是那么排斥谢浩然。一个有着艺术品质的男人,总会在幽静的环境里释放出特殊魅力。

    房间里有咖啡研磨机,王倚丹的冲泡技巧的确上乘。当她端着两杯香气四溢的摩卡款款走过来,谢浩然已经离开了钢琴,回到了电脑前的椅子上。

    接过咖啡,却没有喝。他拿起最上面的一份转让文件,用明亮的眼睛注视着王倚丹:“能不能告诉我,王老为什么要给我这么多钱?”

    她的动作僵硬了一下,随即恢复了正常。在沉默中轻抿着咖啡,缓缓抬起头的时候,王倚丹脸上全是郑重。

    “想听个故事吗?发生在我爷爷身上,也是他亲口对我讲述的故事。”

    谢浩然平静地点点头:“愿闻其详。”

    鲜血家财的故事很残忍,发生在那个时代毫不为奇。人吃人的事情在历史上比比皆是,无论任何国家,任何民族,当生存条件被压迫到了最低限度,无论是谁都会做出疯狂暴虐的行为。

    “原来是这样……”

    完这句话,谢浩然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他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可是摆在面前的诱惑力却是如此巨大。足足二十亿美元,这足以让太多的人为之疯狂。

    如果谢浩然现在的修炼境界已经筑基,甚至达到了金丹那种传中的高度,他一定会毫不犹豫接纳王恩泽给出的这份巨额酬金。

    可是现在,他的实力仅仅只是炼气。虽然达到了后期境界,但是晋升的那一步,却没有迈出去。

    面对未知事物,人类都会产生本能的畏惧感。谢浩然也不例外。他有着专属于修道之人的冷傲,却一直保持着心翼翼的修炼状态。

    无知,意味着在很多事情上难以抉择,等同于茫然。

    尤其是诅咒这种东西,谁也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降临。

    王倚丹心里忽然涌起一股不安的感觉。她在床垫上很不自在地挪动着。谢浩然脸上丝毫没有追求者的谄媚,也没有刻意讨好自己的表情。他异常冷漠,无法看穿头脑里正在思考着什么。王倚丹紧盯着他,觉得自己此前关于这个男人种种不好的猜测,似乎都是毫无根据。

    他很特别。

    他想要的东西……好像与其他人完全不同。

    也许,他接受了爷爷赠予的这些股份,才是最好的结果?

    而我,也能找到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这想法太荒谬了,就连王倚丹自己也觉得好笑。然而事情就是如此奇怪,荒唐的想法就像病毒一样牢牢寄生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她看见谢浩然拿起了笔,在文件末尾上签字。一份又一份,高高的文件堆很快完成了位置转移。

    王倚丹呆住了,莫名其妙产生了潜在的危险感。大多数女人第一次被男人抱住,都会产生同样的感觉。

    “我想把这些股份转变成其它东西。”

    谢浩然拿起两份股权文件,递了过来,冷静沉稳地:“我需要品质上好的玉石,还有一些特殊的药材。回头我会列一份清单,麻烦你了。”

    几分钟后,当王倚丹从谢浩然的房间里走出来,对之前发生的一切都觉得恍如梦中。

    他好像对我并不在意。

    他最终还是签署了那些股份转让文件,成为了我们王家的供奉。

    而且,还是在听了那个血腥残忍的故事以后,做出的决定。

    事情好像没有爷爷想象的那么困难啊!

    还是我自己多心了,那个年轻人自始至终都对我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总的来,一切都朝着最好的方面发展。

    只是王倚丹有些微微的愠怒。

    她还是头一次遇到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男人。

    也许是年龄太,不解风情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