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42章 非正常初吻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王倚丹这种级别的美女可不多见。在每一个男人心里,都有着被美女簇拥环绕,然后争相围着自己娇媚献宠的桃色幻想。

    戴志诚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手脚冰凉”。整个人神经中枢仿佛在这一刻陷入了瘫痪状态,就连大脑也失去了思考能力。那些固定的逻辑思维像多米诺骨牌一样被层层推倒,几分钟前刚刚建立起来的信心大厦,又被碾压在最底层的屈辱和愤怒占据上风,成为了在脑海深处不断叫嚣的疯狂统治者。

    如果仅仅只是朋友,也就罢了。毕竟理解起来很简单。尤其是出于客套,两个刚刚素未谋面的人也可以互称为“朋友”。

    女朋友的含义就截然不同。

    尤其还是这么一个千娇百媚,仪态万方的女人。

    锐利的目光在王倚丹身上盯来盯去,就像野兽在观察着猎物,无比执着。

    她身上那套瑜伽服是“阿迪达斯”的牌子,脚下的跑鞋是“耐克”。手上的运动款腕表刚好对着这边,可以看到“欧米伽”的标志。

    这样的一整套行头,价值超过了上万元人民币。

    戴志诚忽然发现谢浩然身上也穿着一套全新的运动装。见鬼,为什么我之前没有注意?他的衣服和跑鞋品牌竟然与王倚丹一模一样……这算什么?情侣装吗?

    “我们还是先去总服务台吧!”

    戴志诚发出干涩的声音,语速很快,充满了想要掩饰的慌张:“先去问问能不能去贵宾区游泳。”

    他必须尽快转换问题热点,尽快离开这个让自己尴尬愤怒的地方。

    “你们要去贵宾区?”

    王倚丹舒展了一下尺度惊人的长腿,正好看见站在对面走廊外侧的侍应生,招手让其过来,随口吩咐道:“你带着他们去贵宾区,今天所有消费都算我的。”

    侍应生恭敬地点头允诺。

    王倚丹冲着陆佳红露出笑脸:“我们先去跑步了,中午我请你吃饭。”

    着,她转过身,拽了一下谢浩然的胳膊,两个人朝着来路跑去。

    陆佳红话很少考虑其他人的感受。望着那两个远去的背影,她迫不及待地问侍应生:“喂,她是这里的客人吗?怎么她就可以让你带着我们进贵宾区?”

    侍应生脸上全是尊敬表情:“那是我们的大姐,也是这里股东之一。”

    戴志诚脸上一片惨白。从别人嘴里出的话具有强烈服力。胡乱猜测已经没有必要。事实就摆在眼前。

    柳怡霜什么也没有,跟在侍应生后面,长时间的保持沉默。

    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对贵宾区那个漂亮精致的水池失去了兴趣。

    ……

    两个人跑出去十多分钟,在一片苍翠的树林里,谢浩然停下脚步。

    他用疑惑的目光看着王倚丹:“为什么要你是我的女朋友?”

    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王倚丹笑了:“如果我,我喜欢你。你相信吗?”

    谢浩然认真地摇摇头:“不相信。”

    “你这个人真是无趣。为什么就不能点儿让我开心的话呢?哪怕是假的也好。”

    王倚丹右手叉在腰间,转过头,遥望着远处那条被紫藤花掩盖的走廊,淡淡地:“我刚好跑到那个地方,听见你们的谈话。除了那个话很直的女孩,其他人好像不怎么喜欢你。”

    谢浩然保持着倾听状态。

    “但是你给他们留了面子。你告诉我,他们是你的同学。”

    忽然,王倚丹美丽的脸上露出邪恶笑容:“这种盛气凌人的鬼我见多了。类似的情况我以前就遇到过。嗯……我想替你出口气。”

    谢浩然正视着那张精美绝伦的面孔:“你应该对我实话。”

    王倚丹皱起了眉头:“这都被你看穿了?好吧!真实想法是我得教训一下他们。他们不是想去贵宾区吗?那就让他们进去。以前在国外念书的时候,我就用同样的方法教训过那些鄙视我的人。他们以为我是个普通的穷丫头,结果发现我拥有的一切他们全都梦寐以求。让他们稍微接触一下无限乞求的生活,就会在他们脑海里留下惶恐畏惧的阴影。这比口头上的责骂,身体上的伤痛管用多了。”

    谢浩然微微颌首:“这也有可能成为促使别人向上奋起的动力。”

    王倚丹耸了耸肩膀:“你得对。但我就是认为,这是一种高雅的惩罚。”

    不等谢浩然回答,她转过身,在对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双手捧起了少年的脸。谢浩然呆住了,紧张的表情从眼瞳中央瞬间弥漫开来,然后听到那张红润嘴唇里发出世界上最温柔的声音。

    “很多事情都需要尝试。我也许不是一个足够优秀的女人。但是你签署了那些股份转让文件,也就意味着我和你之间的关系连在了一起。我也很困扰,很纠结。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阳光,从未来的某一天开始,照耀着我,给我温暖。”

    低下头,亲吻着少年僵硬的嘴唇。谢浩然觉得身体有些发软,湿漉漉的感觉从嘴唇表面笔直抵达了大脑。昨天晚上那股熟悉的香味在鼻孔里缭绕,柔顺的发丝落入了自己的脖颈,有些发痒,但很舒服。

    他从未想过初吻居然会是这个样子。不是自己主动,而是在手足无措的情况下,被别人轻轻松松拿去。

    很惊讶,但绝对不能算是震惊。

    仅仅只是轻轻一啄。

    王倚丹直起身子,美丽的脸上绽放出花朵般的笑容:“我在尝试着让自己喜欢你,也希望你能成为我期盼中的那个男人。如果有一天,我真正爱上了你,呵呵……即便是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抓回来。”

    她就这样跑开了。带着轻盈欢快的步伐,淡淡的香气在林间飘散,很快只剩下远去的模糊背影。

    谢浩然依旧呆站在原地。

    这一切很突然,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抬起手,慢慢擦抹了一下嘴唇,手背上留下了一抹淡色红印,仿佛清晨时分天边颜色那般轻柔。

    少年脸上渐渐显露出笑容。

    高兴是肯定的。无论任何男人都会非常享受这样的经历。

    微微有些迷茫,表情也有些不知所措。

    很快,就变得如同阳光般灿烂。

    ……

    挂在墙上的时钟指针,已经转到了下午一点的刻度。

    秦政在房间里焦躁不安地来回走动,不时抬起头,朝着里间方向观望。

    王恩泽在商界的能力很强。尽管谢浩然在方子上开列的一些药品很是特殊,王家仍然在两时前凑齐了所有药物,送到了紫荷山庄。

    煎药的气味站在这里就能闻到,甘苦中带有浓烈的呛鼻感。秦政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坐立不安。他真正是感觉到生命气息正在从身体里流失,残存部分越来越少。

    紧张就会啃啮指甲不是一个好习惯,可是秦政怎么也改不掉。颤抖的牙齿狠狠咬着大拇指,指甲边缘留下一条参差不齐的锯齿线,其中掺杂着一道道清晰可辨的血丝。

    昨天已经过去,我还剩下四十三天。

    秦政感觉不到来自手指的疼痛。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在沉默中主动发出了祈祷。

    “只要谢上师能够救我,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我秦政……永不违誓言。”

    ……

    吕梦宇紧跟着谢浩然的脚步,仔细看着他把玉石放在地面上的每一个动作。

    秦政换了一个独立的房间。谢浩然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细麻布口袋,大体积与女式坤包差不多。他不断从里面拿出一块块玉石,沿着房间外围,顺序摆放。

    因为没有外观形状上的限制,这些玉石都是拇指大的长方形。起来也是凑巧,王恩泽认识一名玉石商人,对方储备着一批玉石边角料用于制作麻将牌。质地虽是上等,翡翠和白玉都有,却并不适合用来制作首饰。

    谢浩然摆放的很认真,神情专注。在这种地方,根本不同担心有外人进来,把玉石捡走。

    吕梦宇在旁边越看就越是觉得心惊,脸上全是敬佩与感慨的神情。

    他不懂阵法奥妙,却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正方形套着两个倒置三角形的排列关系。每一块玉石的位置都是固定的,彼此间距也相等。但是在整个摆放过程中,谢浩然并未用到皮尺之类的测量工具。他闲庭信步,走到哪里就是哪里,精密程度简直高得可怕,仿佛他就是一具人形的激光测距仪。

    距离与位置的关系,在风水一道上同样适用。吕梦宇自便跟着家中长辈修习此术。背口诀,测方位,观气运,望宅脉……他自信在风水一道上很少有人能超过自己。可是像现在这样光是动动腿脚,就能精确摆放出玉石阵法,吕梦宇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做到。

    这是真正的道术。

    就在玉石阵法成型之际,吕梦宇看出整个房间外围的风水走向发生了变化。用行话来,这叫“麒麟拱卫”,可以给房间居住者带来一定程度的福祉,更有平和安定的作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