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43章 破碎的信仰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吕梦宇的话音都变得颤抖起来:“谢上师,这房子……风水气运,已经变了。”

    谢浩然冷静地点点头。

    这只是临时阵法,不可能永久性改变所在区域的风水气运。如果真能做到那种程度,天底下所有风水师都要失业。

    秦政的伤势,轻不轻,重不重。

    最好的治疗方法,就是按照《珍渺集》上的注解,让他服用清心辟体丹。那真正是要药到病除,还能强身健体。

    遗憾的是,炼制丹药所需的材料一时间难以凑齐,其中还有好几味上了年份的珍贵药材恐怕正常途径难以寻觅。谢浩然只能退而求其次,给他煎制一碗普通的汤药,辅以这个简单的玉石阵法,让他把药喝下去,在这个被阵法保护的房间里待足二十四时,静心调养一段时间,伤势便会自愈。

    当然,调养的时间会有些长。这个就得看各人体质。短则半年,长则数年。

    总之,汤药效果无论如何也不如灵丹。

    两个人回到房中,正好药已煎熟。装在白瓷碗里俨俨的,颜色淤黑,仿佛品质上佳的酱油。

    看着面带畏惧的秦政,谢浩然淡淡地:“调养之法我已经告诉你了。这药喝下去的时候会有些难受,只要忍过那一阵子,也就好了。”

    秦政没有犹豫,点点头,从吕梦宇手中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剧烈的疼痛从腹部发作,短短几秒钟内就蔓延全身。白瓷药碗“哐啷”一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秦政双眼瞪直,双手失控般死死抓住旁边的椅子,紧咬着牙关,从牙齿缝隙中发出“呜呜”声。

    吕梦宇在旁边看着很是担心,走上前,心翼翼地:“谢上师,这药效会不会太强了?”

    谢浩然关注着秦政身体的变化,摇头道:“必须要这样做。灵能入体可不是闹着玩的。何况打伤他的那个人修炼大威德金刚功法。居然用道术对付一个普通人,而且还是必死的绝命招式。我布置的“麒麟拱卫”阵法可以加速他体内的灵能散溢速度,福祉加成可以确保他性命无忧。放心吧!疼痛只是暂时的,只要熬过这几分钟,情况就会一点点好转。”

    五分钟过去了,秦政整个人仿佛虚脱了一般。剧烈的痛苦已经缓解了大半,残剩部分已在能够承受的范围。他趴在椅子上大口喘息着,唇边残留着少许白沫,眼眶里全是血丝。因为是特殊静室,唯一一名王家的亲信侍者也安排在外面负责熬制参汤。谢浩然和吕梦宇一起动手,把奄奄一息的秦政扶到床上,让他躺下。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秦政突然牢牢抓住了谢浩然的手。疲惫的眼睛里全是感激:“谢上师……谢谢……谢谢你……”

    身体里那股可怕的力量正在消失。秦政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其中的变化。有生以来,这是他过最真诚的话语。

    谢浩然慢慢抽出手掌,轻拍着他的肩膀,低声道:“好好休息吧!一会儿他们就会送参汤过来,喝了以后睡一觉。只要静心调养,一切都会好的。”

    秦政认真地点点头。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一刻如此的相信谢浩然。甚至产生了一股难以言喻的亲近。

    也许,这就是将死之人在濒临溺亡的时候,突然被人从绝境中拯救出来,发自内心的感恩吧!

    离开房间,谢浩然与吕梦宇沿着长廊,走向了位于南面的建筑群。

    吕梦宇一直在话。

    “王老有要事离开。他叮嘱我一定要招待好谢上师。晚宴已经安排好了,秦公子需要卧床休息,今天晚上就由在下作陪。呵呵!就是不知道谢上师能不能喝酒?我们也好一醉方休。”

    “明天就是周一,司机和车子都已安排。凌晨就能出发,绝对不会耽误你的上课时间。”

    “谢上师的道术实在是精妙啊!唉,我白白在风水上修习数十年,却毫无寸进,真是令人惭愧。只是不知……谢上师所在的青云宗门下,可否收徒?”

    谢浩然停下脚步,转身注视着吕梦宇,觉得有些意外:“你怎么突然之间起这个?”

    吕梦宇苦笑道:“以前的我,根本就是坐井观天,自娱自乐。自从认识谢上师以来,才明白什么叫做“修道者”。我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其实我之前也对王老赠予你那么多股份觉得很不理解。但是与性命相比,钱财只是身外之物。我现在也算是看开了。谢上师你不是平常人。我吕家……以后也需要您多多照拂啊!”

    谢浩然眯起双眼,感觉吕梦宇明显是话中有话。

    果然,吕梦宇从贴身衣袋里拿出一张对折的纸,恭恭敬敬递了过来。

    “这是我吕家祖传的一张丹方。我抄录了一份,送给谢上师,还望从今以后,结个善缘。”

    丹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古武道术已经罕为人知的今天,上古时代专属于修士的各种丹方几乎全部都被淡忘。吕梦宇所在的家族也是耗尽心里,好不容易才保留下一张丹方。

    不夸张地,这是吕家最大的秘密之一,堪比家传的《吕氏风水经》。

    吕梦宇真的是只想结个善缘。

    他亲眼看到谢浩然救了王恩泽的命,也看到谢浩然把秦政从死亡线上重新拉了回来。所有这一切都颠覆了吕梦宇对“修道”两个字的认识。他第一次发现,修炼不仅仅只是强大自身那么简单,也不像风水是借助外物趋吉避祸。这是一种真正强大的力量,甚至可以延及子孙。

    至少在自己这一代,吕家不可能出现真正意义上的修道者。太多的功法秘籍失传,即便是拥有这张丹方,吕家也无法炼制丹药。那毕竟不是从商场里买来一台电视机,对照明书就能弄清楚使用功能。晦涩的字句,相同文字在不同情况下所具备的意义……所有这一切,都使丹方变成了天书,无人可以看懂。

    与其留在自己手上成为废纸,不如当做礼物送出去,也能显出自己的诚意。谁能保证未来某个时候不会遇到难以解决的麻烦?谢浩然如果记得今天这份情,在关键时候出手相助,也就值了。

    谢浩然接过丹方,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煅体丹”三个字。

    仔细往下看,谢浩然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越锁越紧。

    “吕先生,你确定这是你祖传的丹方?”

    吕梦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迷惑不解地点点头:“这丹方是我亲手抄录的,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谢浩然随手把那张纸递了过去,认真地:“这丹方是假的。”

    吕梦宇感觉头顶之上仿佛被九天雷霆轰然击中,整个人顿时变得一片眩晕。他努力强迫着自己保持冷静,强压下内心的惊恐和慌乱,用颤抖的手握住丹方,脸上全是不可思议的表情:“假的?这……这怎么可能?这是我祖上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啊!从我曾曾祖父开始就是这样了。”

    “的确是假的。”

    谢浩然非常肯定地指着丹方下面的文字道:“丹方成分没有问题,但是炼制方法完全是错的。吕先生你对修炼之事所知太少。一张完整的丹方,应该由“配料”和“炼制方法”两部分组成。千万不要以为炼制方法就是把所有原料合在一块儿就行。每一种材料何时炼制,火候如何,具体的分量以及投放时间都有讲究。即便是同一种药材,在炼制过程中可能需要分成多次投放。所有这些细节都必须在纸上一一注明。只有这样,才能算是一张真正的丹方。”

    吕梦宇睁着发红的双眼,难以置信死死盯住手里的这张纸。

    很多地方的确写的含糊不清。没有具体的药材投放时间,也没有标注药材投放顺序。与上面部分详细的原料名称比较起来,炼制方法只有草草两行字,简单得不能再简单。

    一种深深的绝望在吕梦宇身体里发酵。

    他忽然觉得自己心里那些执着谨守了多年的信仰,正在随着这张假丹方轰然崩塌。我的家族啊!那些在供奉堂牌位上留下名字的祖先,几乎是拼了性命,好不容易才把这张丹方保留下来。战乱、饥荒、天灾、流民……他们在痛苦与煎熬中坚持,期盼着后世子孙能够把家传绝学发扬光大。面对强敌威逼,他们宁死也不愿屈服。据,吕家最盛时期,族人数量超过五百。为了血脉传承的延续,死的死,散的散。而制成这种信仰的根底,就是一本《吕氏风水经》,还有这张丹方。

    可它偏偏是假的。

    吕梦宇面色惨白如纸,翕张的嘴唇里发出比哭还要难听的沙哑声音:“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归,理智告诉他,谢浩然没有撒谎,更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故意欺骗自己。

    因为丹方是我主动拿出来交给他。已经明明白白了是送给他的礼物,谢浩然根本没有必要为了占有而谎称虚假。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潜水级粉丝、绿天侠,以及打赏的诸位,黑天拜上,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