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四十八节 杀人犯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悟通的确忘记了很多事情。他甚至忘记了曾经女友的名字。

    小玉?

    翠花?

    还是桂兰?

    村里的女人差不多都叫这些名字。什么诗函啊,香菱啊,淑雨啊之类的,统统都是城市里有文化的人才会这么叫。悟通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叫做土气,也没想过要离开家。他在属于自己的田地里干得很带劲儿,挥洒着汗水,未来和明天充满了灿烂阳光。

    小玉……她好像是叫这个名字。

    她有一个哥哥,找了个对眼的女人,想要结婚却拿不出彩礼。小玉他爹没办法,就给小玉找了个婆家,用彩礼换彩礼,用女儿给儿子换亲。

    小玉不喜欢她爹找的那个老男人。五十多岁,一口黑黄的烂牙,嘴里的臭味站在好几米外都能闻到。小玉逃出来,哭着找悟通借了两百块钱,跑掉了。

    她说她要去大城市打工,也留下了城市的名字。

    悟通一直没有等到小玉回来。只知道小玉他爹把彩礼还给了那个老男人,小玉他哥最后还是跟对眼的女人结了婚。

    那女人是个傻子,再不出嫁,就真正是没人要了。

    但不管怎么样,傻子也一样是女人。在男多女少的山里,她们就是最珍贵的一种资源。

    悟通不明白为什么年轻女人都愿意往城市里跑。小玉也一直没有消息。带着寻找幸福和爱情的憧憬,悟通离开家,来到了小玉说过的那个城市。

    很多事情是天注定。无论悟通还是小玉,都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街头偶遇。

    小玉变化很大,与之前根本就是两个人。

    悟通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穿着那种带有很高后跟的鞋子。看起来一点儿也不舒服,但的确是很漂亮。绷在腿上的那种薄裤子叫做丝袜,显然并不保暖。那么短的裙子穿在身上,如果被村里老人看见,肯定会被指着鼻子骂伤风败俗,然后抡起拐杖狠狠冲着她身上乱打。

    吃过饭就去开房间,白净的床单上躺着白净的身体。主动脱去衣服的小玉,让悟通觉得手足无措。他很奇怪小玉为什么要穿那种叫做“胸罩”的衣服。就像一只很大的,颜色诡异的蜘蛛,死死巴住了她的后背,以及胸脯。

    睡了一觉,小玉留下两千块钱,走了。

    “我当初找你借了两百块钱,现在十倍还给你。以前在村里我们亲过嘴,现在你也跟我睡过。我们谁也不欠谁,就这样。”

    小玉身边有些朋友,悟通也是后来才认识。他慢慢知道了小玉已经结婚,丈夫同样是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一口黑黄的烂牙,嘴里的臭味站在好几米外都能闻到。

    那人很有钱,小玉他哥当年娶亲要的彩礼随随便便就能拿出十倍的数字,甚至更多。

    悟通开始明白,在这座城市里如果想要过得很好,没有钱就万万不行。

    两千块钱很快花光。

    曾经的理想破灭了。

    悟通不想回家,也不愿意再像从前那样,一把泥水一把汗,挥舞着锄头,盯着烈日辛勤劳作。

    大城市里光怪陆离的生活就像海参鲍鱼,吃过以后就再不想触碰粗糙噎喉的高粱米。

    第一次杀人的感觉很糟糕。

    二十块钱从五金店里买来的铁榔头太硬了,随便几下就把那个夜店女子脑袋砸扁砸烂。悟通觉得很可惜,他原本没想要把人弄死,只想把她打晕,然后在她身上释放一下憋闷了许久的雄性荷尔蒙,最后带走她身上所有的钱,还有手机。

    第二次犯罪,选择对象同样还是夜店女。

    一种无言的仇恨在悟通身体里急剧增长。

    小玉已经找不到了。据说她男人在南海一个叫做伞亚的地方买了块地,盖起了房子。

    我的生活和希望已经毁灭,所以我必须从这些该死的女人身上重新把它们找回来。

    城市里到处都安装有监控摄像头,完整记录了悟通抓人行凶的过程。很幸运,巡警听到了夜店女的呼救声,及时赶到现场。悟通被吓跑,却在慌乱中遗失了自己的身份证。

    从此,他成为了全国通缉的重犯。

    不敢住店,没有工作,只能往深山老林里钻。悟通想要逃回家,想要呆在那座封闭的大山里一辈子不出来。可是尚未到家,在山口附近他就看到了很多警察,还有张贴在小卖部和路口电线杆上的通缉令。

    逃吧!

    一年多在山林东躲xc,足够把一个人类从文明状态打回原始时代。

    我就是在那个时候遇到了师父。

    他那天的问话,我永远不会忘记。

    “你根骨不俗,愿意拜入我的门下吗?”

    这话听起来就像电影里用《如来神掌》诱骗无知孩童棒棒糖的老头一样邪恶无良。可是对于当时的悟通来说,简直就是救命稻草。

    他已经快饿死了,毫无选择。

    圆法寺,这是师父所在的门派之名。

    他没有空口白话,悟通的确很适合修炼大威德金刚功法。

    师父后来才知道悟通杀过人,是通缉犯。只是这些事情在师父看来并不重要。他管这些叫做“俗务”,可有可无,完全可以漠视。

    “我们是超脱于俗世的高人,凡间法律对我们毫无作用。放心吧!只要你拜入我圆法寺门下,你就是我派门徒。普通俗人奈何不了你,心安勿燥。”

    师父是得道高人,至少在悟通看来是这样。杀个人就像杀只鸡。从此悟通改头换面,师父还帮忙用非正常途径搞了一张身份证。证件上那人的照片与悟通有几分相似,师父直言身份证是真的,悟通装在身上使用,走南闯北,绝对没有问题。

    悟通对此很奇怪,问起。师父用平淡的口吻说:“那人我已经杀了,证件是抢来的。放心吧!没人能找到他的尸体。这世上每天都有俗人失踪,警察根本管不过来。”

    好像的确是这个道理。

    修习三年,悟通进入了炼气后期。大威德金刚功法果然与他的体质相配,圆法寺上下对悟通很重视,给予了各种修炼便利。要知道根骨不俗的修士数量极少,这就意味着,再过几年悟通就会成为圆法寺里的重要人物。

    他还是会想起小玉。

    归根结底,是因为我的钱太少,所以她看不上我。

    师父对悟通的管教很严厉。他可以得到增加功力的珍贵药物,却无法得到太多的钱财。在师父看来,这是一种对心性上的磨练。只要耐得住寂寞,勤修苦炼,悟通未来必成大器。到时候,无论想要什么都有。

    只是悟通不会这样想。对于金钱的渴求,仿佛毒蛇一样时常啃啮着他的大脑。

    圆法寺距离越山不远,悟通也经常过去。

    骗人赚钱的小花招他还是会的。看手相、摸骨算命、向游客兜售各种伪造的玉器……无论圆法寺还是师父,都对这些事情漠不关心。只要悟通正常修炼,没有拉下进度,那么空余时间做什么都是他的自由。

    悟通是第一次来到紫荷山庄。翻墙进来的他对这里一片陌生。但他准确找到了秦政所在的方向,朝着那间屋子大步走来。

    圆法寺有一种特殊的追踪手段。

    用铁线蛇的卵当做饲料,喂养黑蟾蜍九九八十一天,再把这只蟾蜍浸泡在当天生产妇人所遗的羊水和胎盘血中,饲料更换成大红蜻蜓的幼体孑孓,仍然还是九九八十一天。将上述过程重复三次,黑蟾蜍体表外皮就会变成红色。这个时候,将黑蟾蜍杀死,晒干,碾成粉末。

    这种粉末带有非常独特的血腥味,略臭。修习过圆法寺秘术的修士,可以在任何目标身上布下粉末,然后在半径三百里的范围内将其找到。粉末本身无毒,却可以渗入目标皮肤,进入血管。一旦施展秘术,粉末携带者就会释放出一股很淡的气味,就像指引导弹的激光诱导信号。

    秦政很有钱。

    悟通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判断,与谢浩然之前的猜测完全一样。

    他当时完全可以把秦政一拳打死。但是悟通没有这样做。他明白“放长线钓大鱼”的道理。打晕秦政抢光他身上的钱财,银行卡之类需要密码才能启用的东西一点儿未动。悟通精确控制了自己拳头上的力道,只将一部分灵能输入秦政体内。这样一来,就能按照药粉的指引按图索骥,也用不着担心秦政逃出自己的控制。

    身上有伤病的人都会想要得到医治。无论寻医问药都得花钱。尤其是秦政这种有钱人,再次找到他的时候,肯定可以从他身上得到更多收获。

    看着前面不远处的豪华房间,悟通轮廓分明的脸上浮出一抹得意。

    来对地方,也找对人了。

    这个山庄显然是有钱人才能进来。而且档次很高,达到了富豪级别。今天晚上可以好好捞一票。

    大威德金刚功力之所以神妙,就是在于破坏性灵能进入目标体内后,会渐渐摧毁目标的各种生理机能。悟通打算故技重施,找到秦政后将其打晕。只抢劫钱财,就不会引起警方注意。等到七七四十九天死期一到,谁也不会把秦政的死因怀疑到自己头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