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49章 人生总有第一次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抢劫银行那种事情,悟通连想都没有想过。危险性太大了,即便自己是修士,也绝不可能从密集的枪弹下逃生。当然,如果修炼境界更高一些,达到了师父那种程度,悟通倒是很想出去试试身手。可是师父过,只要成功筑基,自己就能得到来圆法寺丰厚的奖励。

    但是悟通并不这样想。

    以后的钱只是影子,现在能拿到手的才是真实。

    他穷怕了。

    月光下,从走廊出口走来一个闲庭信步的身影。

    看着站在十多米外的悟通,谢浩然眯起了双眼,平静地问:“你是什么人?”

    悟通脸上神情顿时变得狰狞起来。

    他不想回答。

    他清清楚楚感应到谢浩然身上外放的灵能气息。

    是同道中人。

    活跃思维在这一瞬间得到了释放。

    悟通想到了很多事情。

    被自己打伤的抢劫目标也许不在这里。

    这是一个专门针对自己设下的陷阱。

    脑子里刚刚冒出这样的念头,悟通就看见对面走廊里跑出来十多个身穿黑色制服的壮汉。他们手里拿着棍棒之类的武器,为首者是一个中年人,他身上同样释放出淡淡的灵能气息。

    吕梦宇不是普通人。他自幼修炼家传的吐纳功法,虽然比不上《文曲》功法那般精妙,却也有半只脚迈进了修士的门槛。那枚上品煅体丹帮助他完成了最后的进入之路。他现在是真正的初级炼气士。

    他们要抓我!

    对于警察的恐惧感,从很多年前就深深刻在悟通的脑海深处。他知道那些身穿黑衣的壮汉只是山庄保安,可是在潜意识当中,总会把“保安”与“警察”联系在一起。

    更糟糕的是,来路已经被堵住了————两辆越野车开着大灯,正从后面的道路上开过来。透过挡风玻璃,可以看到车厢里坐满了人。

    紫荷山庄的警戒力量充足。王倚丹在第一时间拨通了保卫部门电话,叫来了所有能调派的人手。

    悟通一秒钟也没有耽误,直接朝着距离最近的谢浩然猛扑过去。

    多年修炼使他对敌人的强弱概念有着深刻了解。数量再多的保安也无济于事,他们在修士面前只是蚂蚁。真正棘手的,还是同道中人。在他们面前转身逃跑极不明智。那相当于把整个后背暴露出来,等同于自寻死路。

    “大威德金刚,破!”

    从悟通之前站立的位置,突然腾起一股粗大的灰色气流。圆柱形,横向尖端笔直指向站在对面的谢浩然。那是以悟通身形为指引,被巨大灵能破坏,然后从地面上裹挟着的水泥碎块,以及尘土。

    谢浩然根本没有应对这种情况的经验。

    他怔住了。

    修士之间的争斗,只是在《珍渺集》里看过。他没有杀过人,也从未有过类似的念头。即便是阴毒无比的杨正菊夫妇,谢浩然也只是借助其它力量,让他们今后的日子更加艰难,仅此而已。

    虽然感应到悟通的存在,谢浩然也只是想要当面问问,他为什么要致秦政于死地?

    也许双方会比拼道术,一决高低。

    这是一个十六岁少年再正常不过的想法。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我是守法好公民,尊老爱幼,从我做起。

    这是谢浩然从至今接受的教育。

    他根本没有想过对手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杀人犯。

    毕竟,悟通当时没有把秦政打死,只是抢走了他身上的钱财。

    正常的逻辑思维不会把事情往最坏方面去想。

    连招呼都不打就动手,而且上来就是威力极大的冲击型招式。

    大脑根本来不及思考,更不可能在如此短促的时间里做出反应。谢浩然被巨大的灰色气流当场击中。身体像树叶一样在空中飘飞,强大的撞击力堪比高速行驶的列车。他被弹出了十几米远,在四周房屋与绿化带里或明或暗的灯光照射下,重重着地,连续好几个翻滚,终于在坚硬的花岗岩花台前被拦住,停下。

    悟通之前所站立的那块位置已经变了。坚硬平整的水泥地面仿佛龟甲一样裂开,大片的混凝土变成了碎块,一条长达二十米左右的破碎之路就这样延伸到他脚下。正面前方,是一片平整。身后,是无数泥土和乱石,就像突然之间从地里长出来的尖厉狼牙。

    一股强烈的亢奋感在悟通身体里疯狂流窜。

    很久没有这样的感受了。空气中弥漫着血的气味,肆无忌惮蹂躏弱者的快感。他看了一眼正在地面上挣扎的谢浩然,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拳。

    师父得没错:修炼之力,必须对上同道中人才能体会到其中的妙处。

    如果换了普通人,这家伙连动都不会动,一击毙命。

    嘿嘿嘿嘿!他打不过我!

    关于修炼境界之类的问题,此时此刻在悟通脑子里丝毫没有存在的必要。他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很多年前,在深夜时分尾随着那个浓妆艳抹的夜店女,在僻静的角落里扑上去,左手扣住她的喉咙,右手握着铁锤朝她脑袋上连续猛砸。比用重槌敲鼓爽快多了,类似砸核桃的粉碎感是那样清晰。她没有反抗……哈哈哈哈!就像现在这个家伙一样,不会反抗!

    谢浩然颤抖着从地上缓缓站起。浑身上下灰头土脸,衣服被撕裂,露出了在灯光下浮泛出淡白色的皮肤。

    王倚丹站在走廊出口,脸色一片惨白,身体也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吕梦宇快步从侧面走来,低声安慰:“别担心,谢上师没事。”

    吞服煅体丹进入了修士领域,让吕梦宇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新天地。吕家家传的吐纳之法有独到之处,他对于灵能的强弱尤为敏感。谢浩然猝不及防受了悟通的重击,吕梦宇之前也觉得心惊肉跳。可是等到谢浩然重新站起,他立刻感应到从其身上释放出浓烈无比的威压。

    用力扯去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谢浩然赤裸着上身。四周灯光照亮了他魁梧强健的身躯,钢浇铁铸般的肌肉。

    虽然达不到健美冠军那种令人震撼的程度,却也趋近完美,极其罕见。

    他的左胸位置有一道伤口。三厘米左右的长度,是一块锐利的石块划伤。鲜血沿着那条倾斜的线条溢了出来,在胸肌正上方形成弯弯曲曲的溪流。血量不多,已经停止了流淌。

    深黑色眼睛死死盯住了站在对面的悟通。

    谢浩然并不愤怒,头脑反而前所未有的清明。

    他忽然对螺屿村李由老人过的那些话,还有宁愿永远守在那间旧屋子里的选择有了深刻领悟。

    这就是修士的世界,你死我活。

    之前是我太天真了,逻辑思维仍然停留在普通人的世界里。

    大威德金刚功法果然名不虚传,是真正的力量型功法。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今天下午从吕梦宇那里得到药材和丹炉,提前炼制了煅体丹,服用之后成功筑基,恐怕自己现在已经死了。

    悟通的实力高低,可以通过其自身灵能强弱程度判断出来。他是炼气士,境界最多不超过后期。如果他也是筑基修士,那么之前那道冲击龙卷力量增幅至少还要强出两倍以上。

    这是一种代价,更是宝贵无比的经验。

    少年人的成长,需要一次次倒下,再一次次爬起。

    一抹平静的笑意缓缓浮现在谢浩然嘴角。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我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永远不会。

    悟通站在那里,看着谢浩然站起来,然后扯掉上衣,与自己对视着。

    这一切前前后后最多只过去了五秒钟。

    悟通需要休息的时间。

    亡命徒与正常人最大的思维区别,就是前者对生死领悟的体会极其深刻。“一击必杀”的概念从很早以前就根深蒂固存在于悟通脑海。他被警察追捕过,看见了那些人手里枪。悟通相信如果那个时候自己被发现,根本就不可能逃掉。警察永远不会对杀人犯抱有怜悯,警告无用之后,他们会毫不犹豫开枪射击。

    悟通同样是从生死经历中得到了教训,所以上来就直接释放了最强大的威猛杀招。

    这一击消耗了他体能的大半灵能。以至于悟通现在觉得虚弱疲乏,不断的调整吐纳节奏,大口呼吸着氧气。

    大威德金刚功法的优点是刚猛,一旦释放,在战斗中可以碾压任何同境界修士。

    但是它的缺点也同样明显:灵能消耗量巨大,尤其是在强击状态下,每次释放都需要长达半分钟左右的恢复时间。

    悟通看见谢浩然缓缓抬起双手,双掌与手臂连成一条直线,在胸前形成一个标准的汉字“八”。

    左右两边的手指尖端正在合拢,动作自然流畅。仿佛两扇被推开的门,只是夹角方向正在无限延伸,直至合拢。

    从谢浩然嘴里发出的音量不大,却带有一种令人畏惧的凝重,以及沉闷。

    “文曲功法,砚山,降!”

    悟通脸色铁青,眼角微微抽搐着。

    谢浩然双手搭在胸前比划出来的那个动作,根本不是什么文字“八”,而是一座虚拟的高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