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50章 灭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悟通从师父那里听过“以形化形”这种神通。

    功法主修炼。无论任何一种功法,都相当于完整的教学体系。教科书、钢笔、作业本、橡皮擦等等……只要对照着书上的内容勤学苦练,就能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逐渐提高自己的修炼水准,以及境界。

    神通是功法的延续。主战斗,也可以使用在很多日常生活方面。那相当于利用“功法”这个基础所学的知识,将其实用化。可以理解为利用数学知识制成了一把弓弩,也可以理解为锻造刀剑的相关知识。包括谢浩然之前在秦政面前演示的热水化冰,瞬间蒸发的道术,全都属于神通。

    “以形化形”就是诸多神通的一种。但是非常可怕。

    悟通感觉头顶正上方突然出现了一座黑沉沉的山,正朝着自己碾压下来。

    三角状的山形,与谢浩然双手摆出来的那个姿势一模一样。

    非常可怕,强烈的恐惧瞬间驱散了自得与傲慢。悟通不得不举起双手,双掌向上,他发现手心和指尖竟然产生了坚硬的岩石触摸感。恐惧思维像贯穿全身的电流一样对他产生了刺激。全身上下开始不住地颤抖着,进而就是超过来自头顶巨大重量对肌肉造成的痛苦。

    悟通咬紧牙关忍受着,直立的身体一点点弯曲,整个背脊已经无法伸直,臀部慢慢蹲了下去,膝关节之间也出现了弯折角度。整个人仿佛一根钢筋,正在巨大且不可抗拒的力量压制下缓缓变形。

    无形之山的重量快要超出悟通的承受极限。他觉得呼吸困难,身体里的灵能已经无法施展出大威德金刚之力,必须全部用于抵挡来自头顶的沉重碾压。这种可怕的痛苦足以令人类意志瞬间崩溃。悟通只能低下头,却清清楚楚看见脚下坚硬平整的水泥地面纷纷裂开,以自己所在的位置为核心,朝着周边蔓延出密集的裂缝。

    “咔……咔咔……”

    这声音在宁静的夜里传出了很远。

    “你是什么人?”

    “你……你到底是谁?”

    “放了我,快把我头顶这座该死的山移开!”

    悟通下意识喊出了之前与谢浩然相同的问话。充满恐惧的叫嚣声无比刺耳,却没有产生丝毫作用。

    谢浩然静静地站着,双手依然保持着一座山的形状。他在等待着悟通在可怕碾压状态下精神崩溃。

    用“恼羞成怒”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倒也贴切。无论是谁被打了都会觉得愤怒。何况这还是一个境界远远不如自己的家伙。羞愧与自责,冷静与清新,共同促成了强烈无比的报复心。

    淡淡的杀气从谢浩然身上释放出来。文曲功法的独到之处就是“以形化形”。琴棋书画全部都是文人的必修课程。尤其是“绘画”,更是将“以形化形”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以谢浩然的筑基实力,只能将手势化成一座山峰。

    《珍渺集》上记载,传中那些强大的修士,一个手势就能化为泰山,甚至是十万大山这种成片连绵的山脉。

    “泰山压顶”一词,就是由此而来。

    吕梦宇无比畏惧,又有些兴奋地看着谢浩然。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修炼力量的强大。他很庆幸吕家与谢浩然之间有着如此亲密的关联。

    是友非敌的感觉,真好。

    成吨的重量死死压在身上,悟通寸步难移。

    他已经没有力气继续叫嚣。脑子里只有唯一的愿望,就是把头顶这座可怕的巨大立刻扔掉。

    然而,到底该如何摆脱?

    他看见谢浩然朝着自己走过来。

    “你是什么人?”

    同样的话谢浩然已经问了两遍。他用森冷且充满敌意的目光盯着悟通:“回答我的问题。”

    悟通听见自己的脊椎骨被压得“格格”作响,就连眼泪也被挤了出来:“是不是告诉了你,就能放过我?”

    一股莫名的怒意瞬间冲上了谢浩然头顶。他想也不想就伸手抓住悟通咽喉,发出铿锵有力的咆哮:“到了这个时候,你居然还敢跟我讨价还价?”

    悟通觉得来自头顶的压力略微减轻,这表明“以形化形”的威力正在减弱。几秒钟前脑子里刚刚产生的求生欲望,随着这种压力缓解很快消失。他的身体可以稍微直起一些,来自咽喉的压力也在可承受范围。

    思维转换是如此的奇妙。悟通扭动着脖子,直接无视了谢浩然的威压,发出重压下的艰难狞笑:“哈哈……哈……你最好现在就放了我,否则……圆法寺……我师父……灭你满门,一个不留。”

    亡命徒的思维无法理喻。

    曾经的痛苦与悲哀,在这一秒钟全部化成了对这个世界的憎恨。悟通忽然发现师父对自己过的那些话真的是至理真言。

    “我们是修士,不要与普通人纠缠不清。世俗间的钱财只是外物,亿万钞票也比不上一颗灵丹。”

    “忘了你的过去吧!只要勤修苦炼,你日后必成大器。”

    “普通人女子,以后你要多少有多少,何必执着于你曾经的那个女友?有些东西,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也无用。”

    是啊!我太蠢了。为了区区一点钱财,竟然会傻到主动与同道中人交手。

    何必呢?

    师父过我日后必成大器,我不能死在这里。

    但是我绝不求饶!

    我是修士。

    我来自圆法寺。

    强烈的念头迫使悟通想要尽快挣脱,身体也随之失去平衡,朝着侧面晃了晃,险些栽倒。他挣扎重新站稳,用狂热带血的眼睛锁定谢浩然,发出嘶吼。

    “放了我!现在就放了我!否则我叫师父杀了你!”

    复杂的目光在谢浩然眼眸深处一闪而逝。他凝视着神情激动的悟通,不再言语。

    对于这种人,再多也没用。

    “武曲功法第一式,威震八方!”

    咆哮中的悟通突然感到一股极度冰寒正沿着自己后背急剧爬升。强烈危险带来的恐惧瞬间剥夺了他的思维能力。他呆呆地看到,一道模糊的影子正从谢浩然身后缓缓腾起,看不到具体的形状,好像一尊双手持刀的天神。整个世界在这一刻彻底变得寂静下来,就连谢浩然口中发出的声音也听不清楚。

    残留在悟通眼睛里的最后场景,是一团无比耀眼,仿佛太阳般炽热的光。

    “轰!”

    他的整个上身随着光团降临被彻底爆开。巨大的能量攻击将所有肌肉和皮肤瞬间引燃。剧烈的火焰在燃烧,随着爆炸飞散到四周,落到了地面,成为一块块在黑夜中燃烧的焦炭。

    灯光照亮了谢浩然身前的那片场地,也就是悟通原先站立的位置。

    两条腿脚相互支撑着,形成一个还算稳定的三角形,勉强保持着直立状态。膝盖以下的部位完好无损,大腿却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末端一片漆黑,烧焦的裤子与高温碳化后的肌肉紧紧粘连着。

    这是悟通在这个世界上残留的最后痕迹。

    周围人谁也没有上来。他们全都被这种凶悍狂暴的杀戮彻底惊呆。

    谢浩然低头注视着左边那条断腿的裤子侧面。

    那里用银色丝线绣着两个醒目的楷书————圆法。

    ……

    凌晨。

    谢浩然起得很早,简单的吃了一些东西,便带上自己的东西,坐上了之前来的那辆“宾利添越。”

    王倚丹的驾驶技术非常娴熟,车速很快,足以让谢浩然赶得上学校的早自习。

    办公室女郎常见的通勤装很适合她的身材。交通法规里“禁止穿高跟鞋驾驶车辆”这条规定对她来好像并不适用。描画过的眼睛不时朝着右边飞瞟,只有少数时候是在看车外的反光镜,更多是在偷偷瞄着副驾驶座上的谢浩然。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夜晚,王倚丹的想法已经产生了很大改变。

    如果之前是因为听从了爷爷王恩泽的要求,接近谢浩然的时候多少还有那么一点强迫感,那么随着昨天晚上悟通的灰飞烟灭,她已经对谢浩然产生了本能的畏惧。

    所有遗留问题都可以在紫荷山庄里解决,不需要警察介入。厚厚一摞封口费足以让每一个看到战斗过程的山庄保安老老实实闭嘴。王家的财势可以在短短几时内将所有痕迹抹平。没有血迹,没有遗骸,即便是再高明的法医,也绝不可能从那片空地上找到丝毫线索。

    如果这样还不够保险,那么就该轮到秦政出手。他虽然没有王恩泽那么有钱,却拥有比王家强大得多的权势。

    一路上,谢浩然都保持着沉默。

    在距离学校大约半公里的一处僻静位置,王倚丹将越野车挺稳,看着谢浩然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他不想像上次那样引起关注。

    “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

    关上车门的时候,从外面飘来了少年的安慰话语。

    他招了招手,转身朝着学校走去。

    车里很安静。太早了,外面马路上几乎没有行人经过。

    看着那个逐渐远去的背影,王倚丹脸上慢慢浮上了一丝微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