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51章 电话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没有人是天生的凶徒。

    第一次杀人的感觉很糟糕。谢浩然直到走进学校的时候,悟通那张无比狰狞鲜血淋漓的面孔,仍在眼前晃动着。

    他其实没想过要把杀戮弄得那么血腥。但是第一次使用《武曲》功法有些生涩,如果力道控制得好,就不会把悟通的整个上身当场砸爆。

    《文曲》和《武曲》相得益彰,前者主功法,后者主神通。反过来,如果是修炼《武曲》功法的修士,同样可以在需要的时候使用《文曲》功法。

    强弱对比,其实就是一对镜像关系。

    都过去了。

    不断调整着心态,谢浩然迈着略显僵硬的脚步,走进了教室。

    来得有些早了,教室里只有寥寥几个人。打着招呼,谢浩然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像往常一样拿出语文课本。

    班主任罗文功走进教室。

    他半低着头,目光阴沉,一直走到谢浩然的面前,低声道:“跟我出来一下。”

    他想干什么?

    其他同学纷纷把目光望向这边。在这间教室里,罗文功有着绝对的,甚至是至高无上的控制权。

    略微思考片刻,谢浩然看了他一眼,放下手里的书,一言不发,站起来,跟着罗文功走出了教室。

    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去办公室,也没有走向通往楼下操场的楼梯。身穿灰色外套的背影有些佝偻,一言不发,脚步很快,沿着向上的阶梯,用钥匙打开了通往楼顶天台的门。

    这里是学生的禁区。岛国漫画里经常有着学生在学校天台发生各种事情的内容。打架斗殴、私人情仇、聚在一起赌博抽烟、用拳头和明晃晃的刀子威胁弱者并抢走他们口袋里的钞票,还有青春男女之间因为荷尔蒙所引起,用语言不太方便描述的活塞运动。

    所以这里被封了。想要上来,就必须持有钥匙。

    清晨的风很大,刮在脸上有些微微的刺痛感。罗文功并未刻意寻找背风的位置,他站在空旷的地方,注视着远处从无数钢筋混凝土建筑之间徐徐升起的太阳,张开嘴,发出带有几分艰难,却非常坚定的声音。

    “对不起,上次的事情是我错了。我……向你道歉。”

    谢浩然怔住了。

    一路上,他设想过罗文功把自己从教室里教出来的真正目的。辱骂、威胁、冷嘲热讽、甚至还有可能是肢体上的争斗……然而想象中的那些根本没有发生,耐心等待的结果,却是态度诚恳的道歉。

    在过去的这几天里,罗文功想了很多。

    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被别人操纵着的怪圈。从一开始就不该听信戴志诚,私心杂念的作祟,使自己违背了良心,也违背了一名教师的最基本职业道德。他变得魂不守舍,疑神疑鬼。这种可怕的状态搅扰着他无论做什么都无精打采。即便是现在,罗文功仍然觉得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学生,只能顶着冷风与太阳,才能出刚才那些话。

    我毕竟是一名教师。

    长时间的沉默,让两个人都觉得很不自在。

    一种专属于成年人的心态,忽然从谢浩然的思维深处缓缓出现。

    他此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尘封已久的记忆被抹掉了灰尘,闪现了久违的画面。

    父亲出征的时候自己很,那只温暖宽大的手掌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脑袋,眼睛里全是不舍与怜爱。

    母亲用针线缝补着自己衣服上的破洞。动作是那样的舒缓,慈祥的微笑成为了烙印,永远停留在眼前。

    罗文功转过身来,神情异常严肃。他对着谢浩然,上身前倾,再一次认真地:“对不起。”

    最后的场景是现实。

    谢浩然笑了,感觉天色似乎明亮了许多,太阳释放出炽热的暖意。

    ……

    于博年刚推开校长办公室的窗户,摆在桌上的手机就响起了音乐。拿起来一看,屏幕上显示对方号码是自己在教育局的熟人董志强。

    那是于博年的老朋友,一个性格豪爽的sd大汉。刚点开绿色的接听键,于博年就觉得耳朵和脑袋里全是震耳欲聋的洪亮巨声。

    “哈哈哈哈!老于啊,请客喝酒吧!”

    熟归熟,哪有毫无缘由在电话里就让人请客的道理?于博年觉得好气又好笑,不由得问:“凭什么要我请客?怎么,吃完以后你来付账吗?”

    董志强豪爽的声音就算是不用按下“免提”键也能听得清清楚楚:“喜事临门,这次你无论如何也得掏腰包。先好了,必须是聚福楼,菜我来点,时间你定。到时候我……”

    “等等!你先等等!”

    于博年在电话里听得稀里糊涂,连忙打断了董志强,问:“到底怎么回事?你先给我把话清楚,什么喜事临门?”

    董志强洪亮的话音里一直伴随着“哈哈”大笑:“你们学校是不是有个叫闫玉玲的数学老师?”

    于博年脑海里顿时闫玉玲矮胖的身材,还有那满头标志性的短卷发,点点头道:“没错,是有这么一个人。”

    “这个闫不错啊!我看过她近几年来的教学成绩报表,综合评价都还可以,年终考核都能达标,而且还能在正常教学范围外刻苦钻研。现在人家搞出了成绩,你这个校长也脸上有光啊!”董志强的兴致很高。

    于博年微微有些发怔。

    身为校长,闫玉玲的情况他当然清楚。

    很普通的一个中年女教师,能力只能算是一般。为人比较八卦,爱贪便宜,每次年终开总结会的时候,都会以同样的两条理由向领导诉苦。

    第一:工作太辛苦。

    第二:强烈要求增加工资。

    这其实是每个人的正常诉求,但每次都是由闫玉玲领头提出。要求本身没有问题,可闫玉玲每次都会附带上一些威胁性的话。什么“再这样下去这个班我不带了”、“现在的学生都是一群白眼狼,以后谁还会记得我这个数学老师……”

    总之,闫玉玲在学校里的风评不是很好。

    至于年终考核达标嘛……呵呵,在一个单位里,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七十二中学的数学老师很多,有责任心的也不少。“正常教学范围外刻苦钻研”这种事情如果换在其他人身上,于博年都能想得通。可董志强偏偏提到了闫玉玲,这就不能不让于博年产生了另类的想法。

    他不禁笑了起来:“老董啊!你和闫是不是认识?”

    董志强的笑声止住了,语气带有一丝疑惑:“没有啊!”

    于博年又问:“那是不是闫她托人找上了你,想求你办事儿?”

    董志强疑惑的音调更重了:“怎么可能!我连见都没有见过她。”

    于博年觉得自己脑子有些不太够用:“那你怎么刚才是喜事临门,还特意提到她?”

    董志强愣住了:“你真不知道?”

    在椅子上略微转了一下身体,双眼望向窗外那轮初升的太阳,于博年声音再次变得沉稳而冷静:“吧!,让我听听,到底是什么喜事?”

    “你还真是后知后觉。那我就简单。”

    董志强发了一句牢骚,继续道:“菲尔茨数学奖你知道吧?”

    于博年皱起眉头,心里顿时升起一股不太好的预感,下意识地点点头:“知道,就是加拿大人搞出来的那个数学奖项。你该不是想要告诉我,闫玉玲获奖了吧?”

    “怎么可能。”

    董国强显然是听出了于博年声调上的变化,话语气在电话里也慎重了不少:“菲尔茨奖四年评选一次,去年才颁过奖,下次评选至少也是三年后的事情。情况是这样,评审委员会里有个叫做艾诺。斯科尔森的法国人,他两个月前在网络上公布了一道数学题,难度非常高。据斯科尔森本人也没有找到正确的解题方法。他为此给出了奖励:无论是谁解开了这道题,就能被邀请成为国际数学俱乐部的成员。”

    于博年眉头皱得越发紧密,紧紧挤压的皱纹仿佛全部集中到了一个位置:“你该不是想要告诉我,闫玉玲解开了这道难题吧?”

    电话那端的董国强愣住了,过了好几秒钟才发出声音:“老于,闫玉玲不是你们学校的数学老师吗?”

    董国强的思维不能是有错。数学老师解数学题,再正常不过。

    于博年用手指轻轻按压着额头侧面太阳穴位置不断跳动的血管,心里隐隐冒出一种不太好的失控感。仔细思考片刻,他认真地问:“老董,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按照正常程序,闫应该先把她解题这件事报到我这里,然后再向你们教育局申报奖励才对。现在……完全反了过来。”

    董国强听出了于博年话中有话。他带着几分惴惴不安,更多的还是难以置信问道:“听你的意思,那道题不是闫玉玲解开的?”

    于博年脸上露出苦笑的神情:“这么跟你吧!如果我们学校真有人解开了菲尔茨奖那种难度的数学题,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是闫玉玲。”

    (感谢传奇不死只是凋零、封魔大陆、梅阿查等多位书友的打赏。老黑真心谢谢你们。在寒冷的冬日里,你们的支持就是火炉和阳光,带给我温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