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52章 那道题真是你解的吗?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电话那端的董国强再一次怔住了。良久,才疑惑地问:“可……可她不是教数学的吗?”

    于博年的声音充满了疲惫,夹杂着近乎愤怒的焦躁感:“谁规定教数学的就一定可以解开那种难题?我是七十二中的校长,我可以拍着胸脯,我很清楚这学校里每一个老师的真实教学能力,以及他们自身的业务水平。”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发出沉稳且不容置疑的声音:“闫玉玲绝不可能做到这一点。我可以用我的职位担保,她绝对不是真正的解题人。”

    电话那端的董国强沉默了近五秒钟:“这件事情局里已经知道了,而且还闹得有些大。如果老于你的是真的,恐怕……不好收场。”

    于博年心中的疑问还没有得到解答:“老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局里怎么会比我这个校长还要更早得到消息?”

    “我也不太清楚。听是市府宣传办那边派人过来跟局里联系,然后先查了闫玉玲的所在学校。在我跟你打电话之前,段副局长就带着市府宣传办的人往你们学校去了。”

    于博年觉得脑子里的问号一个接着一个:“段副局长?哪个段副局长?”

    董国强连忙解释:“是上周五刚调来的。按照正常程序,本周应该召集你们这些辖区内的学校领导开个见面会。偏偏宋局长出差了,张书记去了地州上调研。期中考试刚结束,局里几位分管领导都在忙着统计整理工作。段副局长新来乍到,大概是想尽快打开局面,就趁着这个机会……哎,先好,刚才那些话前面部分是真的,后面那几句是我个人猜测,仅供你参考啊!”

    于博年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豪爽只是董国强的外表,这家伙其实谨慎微,心眼儿仔细。

    “谢谢!”

    不管怎么样,董国强的这些话的确对自己很有帮助。但现在不是叙旧聊天的时候,于博年很直接地:“暂时就这样吧!我这边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改天出来吃饭,我请客。”

    按下红色的通话结束键,于博年迅速在手机联系人名单里找到闫玉玲的号码,点开了拨通键。

    几分钟后,闫玉玲走进了校长办公室。

    她脸上堆满了笑意:“校长,您找我?”

    于博年将身体靠在了椅子上,双手摆在膝盖位置十指交叉,目光凝定,只有瞳孔最深处的一丝晃动,表明他此刻心里根本不是如外表那么平静。

    闫玉玲妆化得很浓,带着假睫毛。尽管身材肥胖,但她自己显然并不这样认为。银灰色裙子下摆很短,远远高出了膝盖,黑色丝袜包裹的腿脚大半部分露在外面。还有就是脚上那双鞋,根部足足高达十厘米以上。

    于博年不是老顽固。可即便是向来开明的他,仍然觉得闫玉玲这身打扮有些过分。

    教育部三令五申对教师着装提出要求。尤其是针对初、高中的女教师,命令禁止在学校时间佩戴首饰。身着裙装要得体,裙子下摆最好不要超过膝盖以上,尤其禁止穿着过于暴露的超短裙。

    这个年龄段的学生恰好处于青春期,在加上发达的网络信息,对他们的思维冲击力非常巨大。“师生恋”之类的事情在网络上比比皆是,更有高中学生带着玫瑰花当众向任课女教师求婚的荒唐事例。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也要分分具体“爱美”的场合,以及你自己的职业。

    努力控制着想要让闫玉玲回去换身衣服再来上班的冲动,于博年强迫着自己转换思维,尽快解决更加严重的问题:“闫,听你解开了菲尔茨数学委员会公布的一道世界级难题,是不是真的?”

    闫玉玲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僵硬起来,迟疑了几秒钟,她才点点头,生硬的话语里明显带着紧张:“……哦……是的。”

    于博年平静地注视着她:“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一直没听你起过?”

    “上……上周才刚解出来。”

    随着慌乱思维被迅速理顺,闫玉玲结结巴巴的语句也变得通畅起来:“当时我也不能肯定解题思路是否正确,就用电子邮件把答案和解题流程发了过去。对了校长,您是从哪儿知道的这件事?”

    她最初没想过要把事情搞大。平心而论,对闫玉玲诱惑力最大的东西,就是菲尔茨数学奖委员会承诺过,将给予解题者的十万美元奖金。

    她甚至为此补发了一份电子邮件,表示不希望菲尔茨委员会公开宣布自己得到这一殊荣。闫玉玲算盘打得很精:自己手上有完整的解题顺序和正确答案,只要顺利拿到了荣誉证书和奖金,事情就会暂时告一段落。她在私下里了解过那天在罗文功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虽然得到的回答都是语焉不详,却并不妨碍闫玉玲自行脑补得出了“谢浩然才是解题者”的正确答案。

    现在就把荣誉公开不是一个好选择。应该耐心点儿,等到两年以后,谢浩然毕业,到时候再拿出闪闪发光的“国际数学俱乐部会员”证书,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了。

    不会有人翻旧账,谢浩然恐怕也会忘记这件事,自己也会因此得到上级领导青睐,从此爬上更高的位置。

    但是闫玉玲的丈夫并不同意这样做。

    他是事业编制单位的一名普通职员。丈夫一针见血指出了闫玉玲在处理这件事情上的最大缺陷:这虽然是最稳妥的做法,却没有考虑过自己在“年龄”上的问题。

    为什么要冒名顶替拿到来自菲尔茨数学委员会颁发的荣誉?

    当然是为了丰厚的奖金,但更重要的,还是为了得到向上爬的重要资本。可以想象,只要公开这份殊荣,闫玉玲肯定不会继续担任教师,至少也会成为储备干部,教导主任、副校长、校长,不定还会直接进入教育局。

    “年龄”在这个时候就显得至关重要。国家一直提倡优先提拔年轻干部。每五年为一个年龄段,正常情况下,四十岁以后,升迁前途基本无望,除非能够在特殊领域做出贡献,否则再往上升一级,也就到头了。

    你等几年再做这件事情会更加把稳。那我问你,等上几年你多少岁了?不趁着年轻赶紧往上爬,简直就是脑子有病。再了,到时候你们学校领导肯定会从中分一杯羹。这种借着别人本事让自己上的特殊技能,可不光是你一个人会。

    夫妻双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丈夫显然没有成为“妻子背后默默无闻支持者”的高等级觉悟。他知道自己能力有限,最好能够趁着这个机会,把闫玉玲朝着高位上推。等到妻子站在了其他人必须仰望的高度,到时候只要随随便便一句话,自己就能轻轻松松得到一官半职。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就是这个道理。

    在丈夫有理有据的劝下,闫玉玲动心了。

    她发出一份新的电子邮件,把回复地址改为了市府宣传办。这样一来,就能在第一时间引起市府关注,也省去了由学校方面逐层上报的麻烦。

    所有这些,都是于博年不知道的秘密。

    “如果不是教育局那边发来通知,我恐怕直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于博年发出平静的嘲讽,鹰一般的锐利目光牢牢盯住坐在对面的闫玉玲:“闫啊,那道题真是你自己解出来的吗?”

    这才是谈话核心。

    闫玉玲的心理素质很不错,至少没有在脸上流露出慌乱,话也是理直气壮:“当然是我自己做的。”

    她早就预料到会出现今天这种情况。为此,专门与丈夫在私下里演练过。

    于博年怔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能给我看看那道题吗?还有你完整的解题过程。”

    闫玉玲脸上露出几分难色:“这个……都放在家里,没带在身上啊!”

    于博年平静的发出命令:“回去拿!”

    一股不妙的感觉在闫玉玲身体里发酵。演练的沉稳正在迅速消失,冷静很快被惶恐替代,话节奏再一次变得结结巴巴:“我……但是……我今天上午还有课,走不开啊!”

    于博年冷漠的目光似乎带有流动性:“我现在就帮你调课。学校里今天没什么事情,我让食堂的采购员钱开车送你回去,一个时足够来回。”

    闫玉玲彻底呆住了。

    她不知道从自己走进这间办公室的时候,于博年就在抽屉里悄悄打开了手机,按下了录音键。

    他根本不相信闫玉玲是真正的解题人。如果能够赶在市府和教育局的人赶到以前,把整个问题弄个水落石出,那么事情多少还有挽回的机会。

    但是现在看来,闫玉玲显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无论如何,于博年都要保住学校的声誉,还有自己。

    出了问题历来都要追责单位首要领导。

    但我凭什么要帮你背上这口黑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