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五十五节 合作者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斯科尔森的神情比之前冷漠了许多。

    他打开斜背在肩上的皮包,拿出纸笔,飞快流利地写着。随后把那张纸和碳素笔都递了过去,用中文认真地说:“请把这道题做出来好吗?”

    房间里的气氛越发显得压抑。闫玉玲努力强做镇定,用颤抖的双手接过纸笔。目光落到纸面上的时候,她觉得眼前昏天黑地,仿佛整个世界瞬间崩塌。

    以她的数学水准,不难看出这是一道同类型的题。然而两者之间的解题流程完全不同,其中更有几个关键性的部分自己根本不懂。

    斯科尔森淡蓝色眼睛里透出一丝讥讽,就像锐利的刀子,正毫不留情剥开闫玉玲身上的所有伪装:“这道题很简单,没有你解开的那道难。”

    很普通的一支笔握在手里,闫玉玲却觉得重若万钧。无数细小的汗珠正从额头上渗透出来,正在聚集,随时可能酝酿成彻底冲刷她脸上所有化妆品,以及伪装的可怕洪流。

    大概是被看穿了。

    理智告诉她应该放弃所有幻想,主动说明一切。这样的话,事情也许还有转圜余地,不会朝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

    可是想要做出这种选择实在是过于艰难。人生当中能够几个像现在这样的机会?足足十万美元的巨额奖金,跻身成为国际数学俱乐部的成员,从此后一步登天成为官员,不仅是我,还有丈夫,以及家人。

    这种诱惑超过了有着巨额奖池的福利彩票,而且就摆在眼前,真实可以触摸。

    最后的寄托就像空气一样虚无缥缈,却无时无刻不在眼前游离。

    她想要拼一拼,想要争夺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走廊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很快,于博年和段伟松分别走进了会议室。

    他们显然商量过彼此的分工。

    于博年快步走到闫玉玲面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低沉迅速地说:“出来一下,有事情要找你。”

    闫玉玲的动作很僵硬,她完全是下意识的从椅子上站起,跟着于博年离开了会议室。

    段伟松带着公式化的微笑一直走到斯科尔森面前,平和沉稳的声音与平时没什么区别:“艾诺先生,刚刚接到滇南大学打来的电话,他们想邀请你今天下午在那里进行学术研讨。大学城距离这里很远,如果我们现在赶过去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邓研连忙翻译。

    斯科尔森眼睛里闪烁着了然的光芒,很是无奈地耸了耸肩膀:“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如果可以的话,我真不愿意去参加什么学术研讨。”

    段伟松的面部皮肤微微抽紧,目光随即落到闫玉玲摆在旁边写有数学题的那张纸上。

    邓研的翻译很到位,他当然听懂了斯科尔森话里隐含的意思。

    停顿了一下,斯科尔森继续道:“我可以再见见闫女士吗?也许她会告诉我一些如何解开那道题的特殊思路,以及……她的合作者。”

    紧张的心情略有缓解,段伟松沉着地点点头:“那就麻烦艾诺先生再等等。如果闫女士的合作者是昭明本地人,我们应该很快就能让你见到他。”

    斯科尔森舒展眉头笑了:“没问题,谢谢你们。”

    ……

    教务办公室的房门再次关紧。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不那么强烈但非常明亮的阳光透过玻璃洒进来,外面窗台上的令箭荷花正在绽放,紫红色花瓣有种宝石般的透明感。

    于博年不禁有些感慨,这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可是自己却被迫呆在这里,谈论着一件极其肮脏的事情。

    侧过身子,紧盯着站在门框旁边的闫玉玲,于博年冷然道:“说吧!那道题究竟是谁做的?谁是真正的解题人?”

    侥幸的念头并未从闫玉玲脑子里消失,她仍在做着最后的挣扎:“是……就是……我……”

    “闫老师,你最好想清楚再说。”

    于博年毫不客气打断了她的话,口气越发严厉:“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机会。如果再说那道题是你解出来的,那么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

    闫玉玲觉得心脏在瞬间停止了跳动,双眼也直愣愣地瞪着,脑子里晕乎乎的,张着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于博年冷冷地注视着她:“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你知不知道会议室里那个外国人名字叫做艾诺。斯科尔森?那道世界级难题就是他发布的。十万美元的奖金,再加上世界数学俱乐部会员的资格。我知道这些东西很有诱惑力,但它们并不属于你,而是属于那个真正的解题人。”

    “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我对法律并不精通。但我相信警方肯定能找到对应的罪名。剽窃、侵权、欺诈,甚至可能是盗窃。十万美元可不是一个小数字,换算成我们的货币,至少也在六十万以上。一旦定罪,闫老师……你的下半辈子,都要在监狱里渡过。”

    闫玉玲感觉自己快要哭出来了。她拼命摇着头,剧烈颤抖的牙齿发出“格格”声。

    “……我……校长……”她的声音十分沙哑,嘴唇也彻底因为恐惧失去了血色:“你不能……不能这样。我,我……这怎么能算是犯罪啊?”

    于博年冷静的表情在闫玉玲看来简直就是冷酷到了极点。他淡淡地笑了:“我相信警察会对这件事情做出公正的处理。你大概觉得我不会这样做,不会报警是吗?”

    最后这句话,戳穿了闫玉玲心中最后的防线。

    她的确有这样的想法。

    于博年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钻进闫玉玲耳膜:“七十二中是市里的重点中学,所以就算你做的事情再过分,我这个校长也不会自曝家丑是吗?呵呵,你未免太自信了。教育局段副局长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他给了我十分钟的处理时间。如果你愿意坦白,我们可以把问题内部处理,你也不用承担刑事责任。可如果你还是抱着侥幸心理拒绝说话,那我们就公事公办。大不了我这个校长不当了。闫老师,你今天晚上也就只能在拘留所里过夜了。”

    说着,于博年看了一眼左腕上的手表:“你差不多还有五分钟时间。”

    闫玉玲面无血色。她身体颤抖得厉害,眼神也变得狂乱起来。两种不同的念头在脑海里纠缠争论,不断的被击倒,又一次次站起,双方都想占据绝对统治权。

    于博年没有说话,也没再看过她一眼。目光仿佛被牢牢锁定在手表上,看着指针一分一秒沿着圆形轨迹往前挪动。

    他朝着房门方向迈出脚步,右手握住了门把。

    这动作给了闫玉玲重重的最后一击,彻底粉碎了她脑海里关于“利益”的那个念头。

    “我说!我说!”

    她的声音惶恐且混乱,双手死死抓紧了于博年的衣服袖子:“那道题是一个学生做的。”

    于博年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惊讶的光:“学生?哪个班的学生?叫什么名字?”

    闫玉玲的声音很僵硬,有些发干:“是罗文功带的那个班,名字叫做谢浩然。”

    ……

    半小时后。

    斯科尔森那双蓝色眼睛里释放出凌厉的目光,不断审视着站在面前的谢浩然。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等待多时的结果,竟然是这样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少年。

    是的,这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国男孩。无论个头还是年龄,都远远不如自己远在里昂二十二岁的儿子。

    “你们一定是在开玩笑。”

    一股说不出的怒火正在斯科尔森身体里熊熊燃烧。声音变得很大,说话速度也骤然加快:“我带着诚意来到这里,你们却总是用一些不相干的人来随便应付。哦!上帝啊!我到底在干什么?我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

    邓妍毕竟不是专业的英文翻译。为了跟上斯科尔森的说话速度,她只能省略部分单词,尽量使翻译语句基本做到意义相符。

    段伟松皱起了眉头。

    他很后悔。

    如果时间能够逆行,回到昨天,或者是今天早上,段伟松绝对不会带着斯科尔森来到这所学校。

    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从今以后,无论遇到任何事情,都必须首先做好严密细致的调查,然后才能有所动作,决不能像今天这样冒失。

    思想推动着视线,带着疑惑落到了谢浩然身上,久久地注视着。

    平心而论,段伟松完全理解斯科尔森刚才说的那些话。因为同样的问题也在他脑海里久久徘徊。

    十六岁,实在太年轻了。

    国内中小学生的数学综合水平远远高于其它国家,这在国际上是公认的事实。就连大不列颠王国也想要仿照中国人的数学教育模式,对其国内对应学科进行改革。虽然总有人对目前的教育方法提出质疑,但是谁也无法否认中国学生在这方面的确很优秀,成绩斐然。

    假如斯科尔森的身份改换成“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国际中学竞数论坛”,或者是“数学教师委员会”之类的成员,段伟松都不会对谢浩然产生怀疑的想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