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五十六节 你们在开玩笑吧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菲尔茨数学奖”的名头实在太过于响亮。能够被人称之为“数学界的诺贝尔奖”,本身就意味着普通学者难以涉及的高深领域。

    如果是七十二中学的某个数学老师解开了那道题,段伟松都会觉得符合逻辑。可是现在,冒名顶替的闫玉玲刚被揭开伪装,又来了一个显然还是青涩少年的高一学生。

    他下意识地转过身,用不确定的眼神看着于博年。后者看懂了他的心思,朝前走了两步,与谢浩然并排站在一起,微笑着对斯科尔森说:“他叫谢浩然,是他解开了那道题。”

    “你们……你们一定是在开玩笑。”

    斯科尔森根本不相信这些话。他霍然从椅子上站起,脸上皮肤因为过于激动而变得具有跳跃感,声音掺杂着不自觉的严厉感,根本不再是之前彬彬有礼的模样。

    “这还只是一个孩子!看看他现在才几岁?十六?还是十七?我来过中国很多次,对中国的教育系统非常熟悉。现阶段这所学校里的孩子正常年龄段,应该是十六岁至十八岁。当然也有例外,但是绝对不会超过二十岁。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天才,但是并非随便什么人都能成为天才。那道题之所以会成为进入世界数学俱乐部的入场券,就是因为难度极大。就我个人而言,可能不是那么聪明,但我的同事,还有我在菲尔茨委员会的那些朋友,他们都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数学家。可即便是他们,同样都对那道题束手无策,绞尽脑汁也无法找出正确的破解思路。”

    “数学是一门非常严谨的学科。这不同于文学。发散性思维的确能够在关键时刻起到不亚于阿基里德用杠杆撬动地球的特殊效果。但是这样做的前提,是必须建立在大量的复杂运算,以及拥有深厚理论知识基础上。”

    他的情绪很激动,看到会议室正前方的墙上装有一块大黑板,立刻拔腿从人群里大步走出,用力拿起放在讲台上的粉笔,带着说不出的怒意与狂放奋笔疾书。

    看着黑板上那些飞快出现的数字与符号,段伟松朝着邓研偏过身子,皱着眉头低声问:“他刚才都说了些什么?”

    邓研很紧张,光洁的脖颈上,肌肉与两边锁骨正随着喉咙吞咽不断耸动着。她无奈地摇摇头:“斯科尔森先生说话的速度太快了,很多单词我根本听不懂。而且只有前半部分是英文,至于后面的那些……好像是法语。”

    段伟松浓密的两道眉毛几乎被肌肉力量推动着凝在一起,不太明白地问:“怎么会是法语?你能听得懂吗?”

    摇头已经变成了邓研的持续性动作:“我只能听懂一些简单的日常用语。这不奇怪,斯科尔森毕竟是法国人。在特别愤怒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使用母语。因为那是他最常用的语言,也是一种本能。”

    谢浩然从走进会议室就一直保持沉默。

    他已经从校长于博年那里知道了事情经过。

    很意外,因为谢浩然自己也没有想到,罗文功那天拿出来的笔记本上记录的数学题,竟然会是菲尔茨奖委员会对全世界发布的特殊题目。而现在这个站在黑板前面仿佛癫狂型精神病患者,因为太过用力致使粉笔在书写时发出“吱吱嘎嘎”摩擦声的外国老头,就是那道难题的发布者。

    七十二中的会议室正前方整面墙壁都是黑板。学校毕竟不是宾馆酒店,会议室只要面积够大就行,甚至可以在需要的时候,把这里当做大型教室使用。

    谢浩然从右边走上了讲台,看了一眼满面怒容的斯科尔森,平静的脸上露出淡淡笑意,随手拿起另外一条粉笔,抬起胳膊,在黑板上轻轻松松开始书写。

    黑板面积很大。斯科尔森只占据了左边一半,剩余的右边还留下很多,足够谢浩然发挥。

    顿时,整个房间里都响起了“嘎嘎吱吱”的粉笔摩擦声。

    于博年神情冷肃,背着双手站在左侧位置。他看过闫玉玲交出的那个笔记本,斯科尔森现在黑板上书写的内容,就是被闫玉玲“偷走”的那道题。

    他多多少少可以猜到斯科尔森的想法。应该是想要现场进行解释,表明这道题的难度有多么复杂,然后以此证明谢浩然这个年轻解题人的出现是多么荒谬。年龄……呵呵!年龄啊!即便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仍然会对站在面前的一个孩子抱有轻视,以及嘲笑。

    几分钟前发生的事情,于博年仍然历历在目。

    尽管闫玉玲说出了谢浩然的名字,于博年也没有百分之百的就此相信。“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的经验教训人人都有。他不想再闹笑话,所以走到高一三班教室门口的时候,没有直接从里面叫出谢浩然,而是先把正在上课的班主任罗文功喊了出来,了解情况。

    罗文功的反应完全出乎于博年意料之外。他看了看于博年手里的那个笔记本,立刻认出当天用作测试谢浩然的数学题。然后认真地说:“这的确是谢浩然做的,我可以证明。”

    于博年没有那么健忘。他当然记得那天发生在办公室里的激烈冲突。他对罗文功的态度有些惊讶,可是对方接下来的话,彻底解开了他的疑虑。

    “于校长,我原本打算今天中午过去找你。那天的事情不是谢浩然的错。其实……是我的问题。现在是上课时间,就长话短说。在谁是真正解题人这个问题上,我相信我的学生。”

    罗文功坦然中带有几分追悔的神情,直到现在还停留在于博年的脑海里。

    看着正在黑板前面忙碌的那两个身影,他不禁笑了。

    是的,要相信我们的学生。

    ……

    段伟松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打印过的纸,对照着斯科尔森在黑板上留下的数字与符号,同样发现并猜测出了他的意图。

    邓研在旁边悄悄地问:“之前你说滇南大学邀请斯科尔森先生参加下午的数学研讨会。真有这事儿?还是你随口编造?”

    段伟松没好气地瞟了她一眼:“当然是真的。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胡编乱造?还不是你们市府宣传处的人散布消息,否则滇南大学数学系也不会直接打电话找到我。真是见鬼了,所有事情都聚到一起,现在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邓研没有做声,只是若有所思地注视着谢浩然的背影。

    段伟松察觉到她的表情变化,问:“你怎么了?想什么呢?”

    邓研的声音充满了疑惑:“我好像在哪儿听说过“谢浩然”这个名字,可就是想不起来。”

    段伟松眯起了双眼:“你确定?”

    邓研点点头:“我确定。”

    ……

    斯科尔森书写的速度很快。几分钟后,他已经在黑板上写出了完整的题目。时间对愤怒火焰有着明显的压制作用。他现在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激动,呼吸节奏也平稳了不少。

    眼角余光很自然捕捉到站在右边位置的谢浩然。一股淡淡的怒意,夹杂着年龄与资历油然产生的傲慢鄙夷陡然升腾起来。斯科尔森觉得自己再一次受到了冒犯————这样一个普通平常的中国男孩,竟然与自己站在同一块黑板面前,做着同样的事。

    平心而论,斯科尔森对中国的印象很不错。但他知道在这片土地上,同样有着“腐败”之类的政治毒瘤。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全世界所有国家的通病,中国政府也在极力清理这方面的弊病,而且卓有成效。

    他根本不相信谢浩然是真正的解题者。在斯科尔森看来,这应该是某个官员的孩子。他曾经在印度遇到过类似的事情:一个参议员的儿子得到了邦级数学大赛冠军。整个评选过程充满了肮脏与腐败,真正应该获得奖项的人被买通。他得到了一笔不算多的钱,把原本属于自己的荣誉拱手让出。

    除此而外,参议员还承诺会给低种姓的他一个白领工作机会。

    斯科尔森理解这个世界上存在着黑暗。那名获奖者如果坚持信念,敢于拒绝的结果,就是前途一片黯淡,甚至可能是非正常死亡。

    难道,这次我又遇到了同样的事情?

    带着心底最深处发出的叹息,斯科尔森把夹杂着悲伤与愤怒的眼睛投向黑板右边。

    他顿时怔住了。

    因为怒意而紧紧闭拢的嘴唇不由自主张开了一条缝。

    因为愤恨死死纠缠在一起的眉头舒展开来。

    他的表情变得十分精彩,傲慢与轻视瞬间消失,所有人都清清楚楚听间斯科尔森倒吸冷气发出的“咝咝”声。

    三步并作两步箭一般冲了过去,斯科尔森直接与谢浩然并排站在一起。他抬起头,眼睛里全是难以置信的目光,口中发出无比惊喜的喊叫声。

    “这是拓扑结构的解法。我的上帝,这是那道题的另外一种解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