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五十七节 你的方法有问题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谢浩然对来自旁边的声音充耳不闻,默默继续着未完的解题过程。

    修习《文曲》功法的最大妙处,就是可以将不同领域的知识产生连带效应。斯科尔森之前说的那些话没有错,数学的确需要大量的基础运算。但是谁也不会知道,谢浩然在短短几个星期内就学完了包括《高等函数》在内的大量知识。经过功法改造的大脑,成功筑基后的身体,全都成为他疯狂学习的最大倚仗。

    高中课程对他来说已经毫无难度,大学基础课程也基本修完。相比传统的文学,谢浩然对数学方面更产生了浓厚兴趣。这主要是因为“算学”与《文曲》功法修炼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简而言之,如果将“算学”精研到极致,就能最大限度分配修士自身拥有的灵能,将有限的修炼资源发挥最大利用价值。

    这道题很难。

    当初完全是为了争一口气,所以才不顾一切当着罗文功的面将难题解开。大量的运算技巧都是谢浩然在大脑里进行,解题思路却使用了最繁琐,也是最为普通的一种。说起来也是幸运,他曾经在网络上看过一些类似的题目,凭着自己独特的理解方式,再加上似是而非的熟悉感,他终于还是在那个时候完成了看似不可能的测试。

    私下里有了时间,对于这道题又有了更深,更加透彻的理解。

    想要对一个人产生最强烈的思维震撼,就必须从对方最擅长的领域进行突破。

    斯科尔森心中的震撼与惊骇简直无法用语言描述。

    那道题的难度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最初只是自己无意中的猜想,在非常偶然的情况下才意外解开。人类喜欢炫耀的毛病在斯科尔森身上同样存在。他把这道题发给自己的几位好友,在一个月的约定时间里谁也没有得出正确答案。几个月前在多伦多聚会,无意中谈起,朋友们纷纷表示这道题难度很大,如果有人顺利解答,完全有资格成为国际数学俱乐部的成员。

    谢浩然写在黑板上的数字与符号,彻底颠覆了斯科尔森对“年龄”的认知。毫无疑问,那是拓扑结构的解法,也是自己一直想要重新突破的新方向。数学的魅力不仅仅只是令人产生思考,更重要的还是可以用于实际。证明猜想总是伴随着新的法则产生,它们会被使用在人类文明的各个方面。

    斯科尔森之所以一直在寻找拓扑结构解法,就是因为这道题对宇宙飞行很有帮助。这关系到一种特殊材料的分子计算能否变得简单化。之所以开具出十万美元的高额奖金,就是科学与实用之间最显著的对比转化。

    “等等,请等一下。”

    斯科尔森忽然走上前去,拦住了正在黑板上书写的谢浩然。他感觉心脏跳得厉害,语速变得飞快:“这里不能成为新的切入点,应该先完成第二程式的运算,然后再顺序进行才对。”

    谢浩然停下手上的动作,转过身,用平静的目光注视着他:“你确定?”

    他说的是法语。

    这双眼睛清澈无比,眼眸深处却释放出具有挑衅意味的冷意,甚至还有毫不掩饰的讥讽,以及嘲笑。

    这与几分钟前斯科尔森对自己释放出来的全部情感完全一样。尽管谢浩然知道事情经过,但他无法接受这种质疑,必须用专属于自己的方式,以更加凶猛的烈度,狠狠反击回去。

    斯科尔森觉得身体里所有鲜血在一瞬间冲上了头顶,形成一股足以摧毁神经中枢的狂暴力量。

    被嘲笑的感觉很糟糕。尤其还是在自己最为擅长的领域,被一个年龄成倍小于自己的孩子轻视。

    我可是全世界最顶级的数学家啊!

    “你这样做是错的。不相信是吗?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

    法国人的浪漫主义色彩在斯科尔森身上显然并未出现过。他此刻表现更像是一只好斗的高卢公鸡。怒冲冲抓起一支粉笔,转过身,朝着左边黑板走过去,在空处用力写着。脸颊侧面的颧骨因为怒意高高凸起,甚至可以看到牙齿用力咬合,牵引着下颌骨在来回运动。

    谢浩然英俊的脸上表情平静,法语单词从微张的嘴唇中间清晰流出:“我得提醒你,你选择的切入证明点太早了,第二程式应该放在下一步计算。按照你现在的方法,黑板上的空位根本不够写。你最好把上面的题目全都擦掉。顺便说一句,这道题我已经全部记得。所以就算你把它写出来,也毫无意义。”

    斯科尔森身体一僵,缓缓偏过头,用惊骇的目光看了谢浩然一眼,然后迅速回头,一声不吭开始了自己的解题。

    他不相信谢浩然说的这些话。

    尽管对方已经用拓扑结构完成了解题的第一步,但是接下来的部分在斯科尔森看来根本就不合理。他现在已经没有了之前“剽窃者”之类的想法,完全是把谢浩然当做颇有深度与见解,甚至是与自己相同级别的数学爱好者。

    傲慢来源于偏见。

    他实在太年轻了,只是一个孩子。

    因为经验不足,所以他肯定是错的。

    这是一场发生在数学领域的决斗。

    至少斯科尔森是这样认为。

    ……

    段伟松此时此刻的内心惊骇程度毫不亚于斯科尔森。

    眼睛看到了事实,耳朵听到了两个人之间的对话。虽然黑板上密密麻麻的数学符号有相当一部分段伟松看不懂,对话内容他也听得稀里糊涂,却并不妨碍他在脑海里产生极具震撼力的想法。

    邓研在旁边用充满惊叹的声音为他进行注解。

    “这孩子的法语怎么说得这么流利?这水平绝对超过外国语学院的专业老师。”

    “他们究竟在讨论什么问题?为什么斯科尔森先生又转过去了,而且写在前面那部分的数字符号与谢浩然一模一样?”

    “对了,我想起来是在哪儿听过“谢浩然”这个名字。”

    邓研凑近段伟松,声音忽然变得很低,也加快了语速:“你刚来不久,上个月省文化厅举办了一个国粹书画大赛,要求省内相关机构与中、小学选送作品参加。我上周看过高中比赛组的入选名单,里面就有谢浩然的名字。”

    段伟松愣住了。一股非常奇怪,也极其复杂的思维随之出现。有惊讶,也有喜悦,更伴随着一种说不出的舒服与满足。总之,绝对不是负面情绪。

    他听见自己说话声都变得欢快起来:“仅仅只是入选?小谢选送的是什么作品,有没有得到获奖提名?”

    连段伟松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不知不觉把“谢浩然”的称谓改成了“小谢”。

    身为教育局副局长,辖区内的学生优秀上进,在各个方面表现突出,自己这个做领导的也脸上有光。

    “好像是一副墨牡丹。”

    邓研努力回忆着:“奖项评选是由省书法家和美术家协会的专家负责。我记得那张画似乎是进入了第三名评选。具体结果要过几天才能出来。”

    段伟松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意:“你能不能跟文化厅那边争取一下,如果是入选作品质量差不多,尽可能的让小谢获奖?”

    邓研颇为调皮地低声道:“我只能说是试试看。不过无论成与不成,你都得请客。”

    为了避免打扰正在解题的谢浩然与斯科尔森,段伟松话音同样压得很低:“没问题,反正你从小一直管我叫大哥,这点儿钱我还是……”

    就在这个时候,放在上衣口袋里的手机发出了震动。段伟松没在继续往下说,拿出手机一看屏幕,脸上的微笑顿时变成了苦笑。

    “是滇南大学的陈国平教授。我估计他是等急了。也怪我,应该之前就打个电话给他,说明一下这边的情况。”

    说着,段伟松从邓研身边走开,飞快来到了会议室后面的角落里,点开通话键,用手捂住嘴唇降低音量:“你好,陈教授。”

    电话对面传来一个明显带有不满情绪的苍老声音:“小段你是搞什么名堂。都说好了叫你带着斯科尔森先生一起过来,怎么到现在也没见你们的影子?我这边都让院里食堂安排好了,中午一起吃个饭,下午就是研讨会。”

    段伟松转过身,看了一眼正在黑板面前计算的斯科尔森,不由得苦笑道:“陈教授,这件事情我可坐不了主。是这样……”

    几分钟后,滇南大学数学系主任办公室。

    陈国平放下手里的电话,抬起头,对坐在对面的一位白人老者笑道:“看来咱们俩都失算了。斯科尔森今天恐怕不会来。”

    他说的是德语。

    两个人都上了年纪,区别在于陈国平略胖一些。从外表判断,白人老者的年龄更长。他摸了一下光秃的脑门,然后拢了拢身上的深黑色条纹西服,从鼻孔里喷出长长的呼吸,很不高兴地问:“陈,你没跟他说我也在这儿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