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五十八节 你得说中文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陈国平发出爽朗的大笑:“当然说了。慕尼黑大学鼎鼎有名的路德维希教授在昭明大学进行学术交流,你区区一个斯科尔森立刻过来拜会。怎么样,这样的说辞应该足够了吧?可他偏偏不听,我也管不了。”

    他们三个人是朋友,彼此关系也不错,经常在电话里开这种无伤大雅的玩笑。

    路德维希满脸不解:“我不明白,以斯科尔森的那种只会研究的性格,来到昭明竟然不来找你,反倒在外面浪费时间……说真的,我认识他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

    说着,路德维希从衣袋里拿出手机,用力按下号码重播键。

    “你看看,还是关机。他的电话一直这样,根本就打不通。”路德维希发着牢骚:“真不明白他到底在干什么。”

    陈国平心里其实也抱有相同的疑问:“听负责接待的人说,他现在一个学校里。”

    路德维希扬起了眉毛,疑惑地问:“学校?那倒是很符合这家伙的性格。”

    再次重复之前的问题:“他在那儿做什么?”

    陈国平酥浮的面部皮肤上黑斑跳动:“还记得斯科尔森对外公布的那道数学题吗?”

    路德维希点点头:“有人解出来了?”

    陈国平道:“那个人就在昭明。”

    路德维希露出了释然的神情:“怪不得。不过他那道题严格来说不算太难,要说难度的话,也只是针对普通程度的数学爱好者而言。发布题目的时候已经附带了条件,他们菲尔茨委员会和数学国际俱乐部的人不能参与,也不能对外泄露解题方法。”

    陈国平促狭地笑道:“斯科尔森这次可是遇到了对手。有人不但解开了他那道题,而且还用了两种不同的方法。”

    路德维希也笑了,连连点头:“按照那家伙的脾气,的确会缠着解题人耽误很久。学术疯子,真正的学术疯子……对了,你刚才说斯科尔森在学校。让我猜猜看,解开他那道题的人是个教师?而且还是个女的?”

    男人都喜欢把问题朝着异性方面延伸。并无恶意,纯粹只是停留在表面意识的恶作剧。

    很意外,路德维希没有看到陈国平点头,也没有听见他说出赞同的话。恰恰相反,陈国平露出深思的表情,神色凝重,眼镜框侧面的眼角皱纹渐渐集中,目光变得深邃起来。

    “听说……是个高一年纪的学生。”

    他的德语发音很准,字正腔圆。但路德维希宁愿相信是自己听错了。他立刻发出诧异无比的喊声:“你的意思是,一个孩子?”

    陈国平缓慢点了点头:“是的,一个十六岁的孩子。”

    路德维希眼睛里晃动着不相信的目光:“这不可能。那道题我看过,用传统方法计算难度非常大。而且刚才你说过,还是使用了两种不同的解法。”

    “我也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陈国平用德语对中国成语进行着转换,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要不这样,我们现在过去找他?”

    路德维希足足愣了两秒钟,才疑惑地问:“那下午的研讨会怎么办?”

    陈国平属于那种说做就做的人。他迅速从椅子上站起,穿上搭在椅背上的外套:“缺了斯科尔森的研讨会还有什么意思?从头到尾几乎都是我们俩在说话,其他人都是坐在那里当听众。走,走,走,我去开车,咱们去见识一下那个把斯科尔森镇住的孩子,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

    ……

    如果斯科尔森能听到陈国平的这番话,一定会无比赞同他对谢浩然的评价。

    怪物!

    是的,这孩子就是个怪物。

    黑板上预留的空处根本不够计算第二序列。斯科尔森忽然发现自己之前估算错了,无论计算过程还是方法,都无法朝着正确的方向延续下去。而且这种错误只有计算到第三序列才能体现出来。在此之前,自己已经被迫擦掉了黑板上写出的题目。

    一切都被谢浩然说中了。

    斯科尔森站在那里,保持着笔挺的姿势。只有他自己才明白身体肌肉的僵硬,就连神经也控制着头部韧带,使视线焦点落在黑板右边,久久停留在那些数字和符号上。

    这孩子说对了,我的切入点选择错误,不应该从第二序列开始计算。

    他究竟是怎么想到这种奇妙的解题思路?

    “你……你的数学老师是谁?”

    斯科尔森听见自己发出沙哑的声音:“我的意思是,你跟谁学的拓扑结构?这绝对不是你在学校里学到的知识。这已经超越你这个年龄阶段正常的教育普及。”

    谢浩然以优美的动作在黑板上写下最后得数,将剩下的粉笔放回纸盒,平静回答:“我自学的。开始的确有点儿难,后来就变得很容易。”

    他用法语说得云淡风轻。

    斯科尔森却听得面皮涨红,心里充斥着强烈不甘,以及想要仰天咆哮的冲动。

    自学?

    如此高深的数学知识居然可以自学?

    开什么玩笑,我当年可是在大学里呆了漫长的时间,学士、硕士、博士一个个学位拿到手,这才有了现在的成就和地位。

    你竟然告诉我这一切很容易。

    斯科尔森地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深深的怀疑。他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产生这样的念头。他不是种族主义者,对不同肤色的人也没有偏见。可是现在,斯科尔森忽然觉得“中国人聪明”之类的话并非毫无道理,而且很有根据。

    一股磅礴的灵能在谢浩然身体里旋转着。

    他对拓扑结构的学习程度严格来说不算太深。但是有了《文曲》功法的帮助,再加上网络信息,理解起来就简单得多。从教室赶过来的路上,校长于博年简单介绍了情况,谢浩然敏锐判断出斯科尔森应该是想要以拓扑结构为基础,对这道题进行全方位解答。

    这是一种与之前完全不同的解法,极具挑战性,对自己也有莫大的好处。

    文昌帝君之所以被天下文人崇拜,就是因为在“文道”一途上永无探索止境。数学也被涵盖其中。新的解题思路和方法,就意味着在突破方面能够得到更加深厚的修炼机会。随着黑板上解题顺序逐渐趋于尾声,谢浩然也清清楚楚感受到,丹田内部的灵能越发深厚,已经超越了筑基初期的极限,正朝着中期境界积蓄,延伸。

    外面传来了下课铃声。

    斯科尔森僵硬的身体仿佛随着这声音有所舒缓。凝滞的目光变得活跃起来,困顿性思维也在感慨与激动之中不断复苏。他的视线开始从黑板上转移,落到了谢浩然身上。

    “你好,我是斯科尔森……艾诺。斯科尔森。”带着自然流露的微笑,伸出了右手。

    少年以同样的礼节将这只手握住,笑意绽放在脸上:“你好,我叫谢浩然。”

    斯科尔森心中已经没有怀疑和戒备。他属于那种容易被对方实力折服的人:“没想到你的法语说得这么好。嗯,关于这道题,我们能谈谈吗?”

    谢浩然回答得不卑不亢:“其实我很希望我们之间能够用中文交流。这里毕竟是中国,不是法国。”

    斯科尔森温和地笑了。他能够理解少年心中因为语言和国籍产生的尊严感,以及自信。但是这种事情对他来说难度实在太大。思考片刻,他发出了结结巴巴,听起来颇为怪异的中文腔调。

    “窝……证再学。芝士……横难,台难了。”

    谢浩然不会在这种事情故意为难对方。他重新恢复了法语对话:“希望斯科尔森先生你的中文学习速度能加快一些。我出国的机会估计很少。”

    这是专属于修士的冷傲。在谢浩然看来,高鼻子蓝眼睛的洋人,同样也是普通人。

    斯科尔森对此毫不在意,他拉着谢浩然在距离黑板最近的椅子上坐下,拿出纸笔,眼睛里充满了热忱与痴迷:“你为什么会想到利用拓扑结构从这个位置切入?这有悖于正常的逻辑啊!”

    谢浩然耸了耸肩膀,笑道:“有悖逻辑?我可不这样认为。”

    斯科尔森两眼放光:“你的依据是什么……”

    上课铃响了。

    下课铃又响了。

    段伟松和邓研坐在后排椅子上,专心听着两人之间对话。

    邓研脸上充满了对谢浩然在法语技能方面的惊讶与钦佩,段伟松却在考虑着应该用什么方法尽快把这个优秀学生形象竖立起来,并且扩大宣传范围。

    之前离开会议室的于博年推门进来,在段伟松侧面坐下。他毕竟是这里的校长,有很多工作需要安排和处理。

    “段副局长,闫玉玲老师的问题就内部处理吧!”

    于博年的声音很低,看起来有些疲惫:“如果闹开了,对整个学校都不好。说起来,我这个校长不好当啊!”

    学校不是由一个人组成。“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指的就是闫玉玲这种情况。如果事情公开,层层上报,按照正常程序处理,后果会很严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