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五十九节 发烧友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平心而论,于博年对校长这个位置其实没有多少留恋。他只是担心学校其他老师受到牵连,撤销学校的“文明单位”称号,本年度的绩效奖金也因此被罚没。那样一来,人人都会把怒火撒到闫玉玲身上,甚至有可能演变成暴力伤害。

    “我和小闫谈过了。她明天就递交辞职申请。”

    说着,于博年把视线转向正在交谈的斯科尔森与谢浩然:“我估计他们那里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段伟松认真地点点头:“行!就按于校长你说的办吧!”

    ……

    此时,陈国平与路德维希驾车来到了七十二中门口。

    现在临近中午,刺眼的阳光迫使路德维希在车里抬起右手,横搭在额前。他眯起眼睛注视着紧闭的铁门,又看看站在大门内侧那几名手持自卫棍,神情专注,身强力壮的保安人员,不由得低声嚷道:“陈,你确定是来对了地方吗?我怎么看这里不像是什么学校,更像是个守卫森严的监狱?”

    这当然是在开玩笑。七十二中学巨大的白色铭牌就挂在侧面墙上,路德维希虽然中文说得不好,却也认识从“一”至“十”这几个汉文数字。

    陈国平正在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闻言,他叹了口气,手上的动作也慢了些:“这个世界上总有些心理变态的混蛋。他们用最残忍的方法对待孩子。”

    路德维希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我想起来了,以前你在发给我的电子邮件里提到过这件事。一个暴徒在学校门口持刀残杀正在上学的儿童,是这样吗?”

    陈国平脸上浮现出一丝怒意:“不是一起,而是好几起。那些混蛋觉得整个社会都对不起他们,想要报复,所以就冲着无辜儿童开刀。”

    路德维希把了然的目光再次投向学校里的那些保安人员:“他们是后来的补救措施吗?”

    陈国平点点头:“至少从那以后,就再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说罢,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袁子林站在操场内侧,这里恰好处于教学楼的阴影下,刺眼的阳光不会对视觉造成太大影响。近半分钟的时间,他一直注视着停在学校大门外的那辆“波罗乃兹”。

    他很高。将近两米的个头使袁子林成为七十二中学最高的男人。无论走路还是站立,他都保持着标准的姿势。很多人以为袁子林是军人出身,每当这种时候他总是笑笑,也不会告诉对方自己其实是一名高中数学教师,而且还是学校里的数学教研组长。

    这辆“波罗乃兹”对袁子林来说有几分熟悉感。直到陈国平从驾驶座走下来,与学校门卫说话的时候,袁子林才确认了对方身份。他脸上立刻绽出微笑,快步朝着大门方向走了过去。

    他是滇南大学数学系毕业,陈国平就是当时的授课老师。

    很快,轿车缓缓驶入了学校的停车区。袁子林看着两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走出车厢,笑着问陈国平:“老师,您怎么会有空来我们学校?”

    陈国平介绍过路德维希,低声笑道:“小袁啊!你们学校可是出了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竟然解开了菲尔茨数学奖委员会对全世界发布的一道难题。”

    袁子林不禁怔住了:“这怎么可能?陈老师您该不是在开玩笑吧?”

    如果是别的事情,袁子林倒也觉得正常。偏偏是牵涉到自己最精通的数学,而且还是这种极其重要的国际奖项。可是看看满脸正经的陈国平显然不像在撒谎,袁子林就下意识的在脑海里将整个七十二中所有数学老师对号入座,看看谁会是那个骄傲的幸运儿。

    在这方面,他比校长于博年更清楚各个数学老师的业务能力。

    陈国平接了个电话,是段伟松打来的。

    “小袁,带我去你们的会议室,他们都在那里。”

    说着,陈国平又补充了一句:“我记得你上大学的时候很崇拜艾诺。斯科尔森。这次他也来了,现在就在你们学校的会议室。”

    袁子林觉得脑子忽然间很不够用。

    在大学里的时候,他见过路德维希,也听过这位来自德国慕尼黑大学的教授专题讲座。斯科尔森只是听说过名字,却没见过真人。当时只觉得幸运,因为能听到路德维希这种级别数学家讲座的机会极少。可是现在,居然能够与他们近距离接触。

    对数学爱好者来说,艾诺。斯科尔森是分量极重的崇拜对象。尤其是在数学界,这家伙的影响力毫不亚于歌坛天王天后对音乐发烧友的相同效果。

    袁子林觉得自己迈开的脚步很是机械,脑袋也频频朝着四周张望,脸上全是狐疑。

    我们学校什么时候成为五星级酒店了?就连斯科尔森这种数学大神也能大驾光临?

    还有,陈教授刚才说学校里有人解出菲尔茨委员会公布的难题。

    这家伙究竟是谁?

    ……

    会议室里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在陈国平等人进来后,气氛就变得越发热烈。对此,于博年和段伟松只能抱以苦笑。

    于博年打电话给学校保卫处,要求在会议室附近加派保安。

    段伟松则是关心着今天午餐应该如何解决?本来吃饭这种事情很简单,可是看现在的状态,几个老头围着一个少年谈兴正浓,显然是有不把口水全部说干决不罢休的心理准备。

    第一眼看到谢浩然的时候,陈国平心里充满了震撼。

    “你今年多大?”

    “你叫什么名字?”

    “你的数学老师是谁?”

    这些问题与之前斯科尔森所问的内容相差无几,谢浩然也只能耐着性子再次回答。可是等到路德维希上场,他发现自己除了用德语第三次回复,根本没有更好的选择。

    很滑稽,也很无聊。

    就像现实生活中,三个站在一起的外地人向你问路,要去的是同一个地方。偏偏一个是东北人,一个是sc人,还有一个是温州人。你必须用不同方言把同样的话重复三遍,才能让对方心满意足。

    会议室里的桌椅摆放与普通教室里一模一样。斯科尔森把两张桌子连到一起,桌面上放着十几张写满了演算过程与数字符号的纸。在刚刚过去的这几个小时,他觉得眼前仿佛推开了一扇门。里面是自己此前从未接触过的世界,很多思维方式与逻辑概念完全是颠覆性的。但是合理性非常高,具有很高的借鉴作用。

    路德维希和陈国平像寻宝者一样看到了那些纸页。两人不约而同拿出随身携带的钢笔,从袁子林那里要来了信笺,兴致勃勃地一边计算,一边讨论。

    袁子林脸上全是发懵的表情。

    他不认识谢浩然。

    从校长于博年那里得到的答案很简短:“他是高一三班的学生,就是罗文功那个班。名字叫做谢浩然。”

    打破砂锅问到底在这种时候不是什么好习惯。袁子林的思维模式同样无法摆脱惯性作用:“高一三班……我想起来了,于校长,那不是闫玉玲带的班嘛!”

    看了一眼颇为亢奋的袁子林,于博年很是头疼地用手指轻揉着太阳穴。学校里出了个名人当然是好事,可是麻烦也接踵而来。之所以没有把斯科尔森在学校里这件事公开,就是因为闫玉玲。虽然处理的很及时,已经把人送到了学校保卫处,让他们安排人手把闫玉玲送回家。可是谁能想到,消息还是不可避免的泄露出去。

    “事情是这样……”

    考虑再三,于博年决定把袁子林拉入知情者的圈子。他毕竟是学校的数学研究组长,很多事情由袁子林出面解释会比较好。至于闫玉玲的辞职申请,最好是冷处理,不要扩大影响范围。

    邓研看着用法语和德语与斯科尔森和路德维希交替谈论的谢浩然,脸上全是羡慕和佩服的表情:“这孩子的脑子究竟是怎么长得?他的德语和法语怎么会说得这么顺溜?”

    段伟松神情凝重,想到的事情也要比邓研多一些:“谢浩然的英文水平应该很不错。”

    邓研偏头看着他:“你怎么知道?他又没用英文对话。”

    段伟松不禁笑了:“我看你是当局者迷。现在国内有哪家中学主开法语或者德语课程?如果谢浩然的英文不好,又怎么可能额外学习法语和德语?远的不说,光是怎么对付两年后的高考,就很成问题。”

    邓研倒吸一口冷气,右手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失声道:“那……那他岂不是同时掌握了三门外语?”

    段伟松注视着坐在会议室前排的谢浩然背影,脸上全是感慨:“人才啊!小小年纪就有这种水平,真正是前途不可限量。”

    正说着,只见谢浩然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把摆在面前的那些纸用力推开,声音很大,语气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坚决,以及冷漠。

    “够了,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回答你们的任何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