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六十节 法国佬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一声喊叫,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校长于博年距离最近,走到近前,疑惑地问:“小谢,怎么回事?”

    他看得很清楚。陈国平、斯科尔森、路德维希把谢浩然围在中间,一直在讨论数学问题。尽管于博年听不太懂,也对法语和德语很陌生,可是看得出来,几个人的谈话气氛很热烈,语言上的碰撞可能偶有,但绝不可能引起敌意,甚至是侮辱性效果。

    谢浩然用冷漠的目光从斯科尔森与路德维希身上扫过。

    “我向重申一下之前说过的话。这里是中国,不是法国,也不是德国。我没有义务使用你们的语言,按照你们的要求对种种问题进行详细解答。”

    不明就里的段伟松凑到陈国平身边,低声问:“陈教授,出什么事了?”

    陈国平苦笑了一下,摊开双手:“斯科尔森的母语是法语,路德维希的母语是德语。偏偏他们俩都不会中文。我们在讨论那道数学题,用拓扑结构解题是个新颖的思路。小谢这孩子天资聪颖,想法很是大胆。他提出可以用函数类比的方法展开第三种解题方式。这可是连斯科尔森这个出题人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路德维希对此也很感兴趣。”

    段伟松觉得很奇怪:“这是好事啊?”

    “好事?我可不这样认为。”

    看着神情愕然,正在激烈发出声音的两名外国数学家,陈国平摇摇头:“小段你不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你不明白对某个问题持不同意见争论起来会有多么激烈。当然,这些争论是停留在学术层面上。但是你得明白,数学之所以成为人类文明当中最具分量的组成部分之一,就是因为它可以在方方面面给人类生活带来影响。尤其是在先进科学与军事领域。”

    段伟松深深吸了口气:“这道题……有这么严重?”

    陈国平淡然道:“我只是打个比方。但是这道题对斯科尔森应该很重要。他刚才一直要求小谢转让所有的解题专利,要求他把第三种,甚至可能是第四种解题方式公开。小谢这孩子很聪明,你看看黑板上的解题过程,他在拓扑结构的第四序列故意留了一手,没有全部写出。争论的焦点就在这里。而且,路德维希教授对此也很感兴趣。”

    段伟松觉得脑子有些不太够用:“斯科尔森先生……他们自己不能根据谢浩然在黑板上的提示,把缺少的部分补出来吗?”

    陈国平做出了肯定回答:“不能。至少短时间内做不出来。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解题思路。就像你每天上下班回家走惯了那条路线,如果要求你另外找到一条新路,偏偏其它方向全部都是楼房障碍,就算是绕远路也没用。你会怎么做?”

    段伟松觉得大脑里一片呆滞,神情茫然。

    陈国平笑了笑:“正确答案是炸掉那些挡道的房子,或者用挖掘机强行破开一条路。但是正常的逻辑思维通常不会让你产生这种偏激想法。同样的道理,数学也是如此。”

    说着,陈国平从衣袋里拿出手机,在手里拨弄着。

    段伟松看着激烈争论的谢浩然等人:“陈教授,他们现在又说什么了?”

    陈国平扬了扬手机:“我只能听懂德语,小谢是个很有想法的年轻人。你赶紧下个音译软件吧!虽然翻译的不是很准确,但大概意思可以明白。”

    ……

    谢浩然一直在用中文说话。

    斯科尔森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的对话骤然转换,变成了自己完全陌生的状态。更糟糕的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明显没有之前那么友善,也不再用自己熟悉的法语交流。

    疑惑归疑惑,斯科尔森决定重申自己的要求:“谢先生,我是这道题的出题人。你得明白这样一个事实:只有我才能决定这道题的解答是否正确。”

    谢浩然随手从面前拿起一张写满数字和符号的纸,神色平静地递了过去:“很好,这就是我的解题过程。”

    虽然听不懂他说的中文,可是看到纸面上写着第一种,也就是自己曾经使用过的那种解题方法,斯科尔森多多少少也能猜到对方表达的意图。他不由得再次怒火上涌:“不,我要的不是这个。这样的解题方式无效。那个,我要的是那个!”

    说着,他侧过身子,用力指着黑板右侧的算式。

    谢浩然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那是我免费奉送给你礼物。你可以把它抄下来,拿回家去慢慢研究。”

    斯科尔森一脸茫然,用法语嘟囔着:“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旁边,路德维希把自己的手机递过来。他从陈国平那里得到提示,已经下好了翻译软件,录下了谢浩然刚才的话,点开翻译键,手机里立刻传出标准的法语。

    不是很准确,但大体意思能够理解。

    斯科尔森的怒火上升程度再次增加:“那些算式不完整。其中缺少了最关键的几个步骤。你得把它们写出来。还有,还有你之前提到过的第三种函数解法,我需要详细资料,你得把整个过程算给我看。”

    谢浩然嘴边露出一个无声的笑容:“为什么?”

    斯科尔森想也不想张口就说:“因为这是决定你能否成为国际数学俱乐部成员的关键,也决定着菲尔茨委员会是否能够将十万美元奖金颁发给你。我必须仔细验证你的每一个解题步骤,而不仅仅是只有一个得数那么简单。”

    这就是触怒谢浩然的真正原因。

    修士具有敏锐的感知能力。陈国平与路德维希尚未来到前,斯科尔森一直与谢浩然就拓扑结构的解法进行探讨。双方分析得很仔细,谢浩然也没有产生戒心。可是等到另外两人参与进来,谢浩然忽然发现斯科尔森变得很强势,甚至急迫要求自己省略之前在黑板上已经留下算式的部分,直接进入后面没有写出的部分。

    还有第三种函数解法,也是在此前提到过。斯科尔森很急切,甚至用上了命令式口吻。

    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但谢浩然从来就是吃软不吃硬。现在,对方居然还把已经承诺的奖金和会员资格用作威胁……总之在谢浩然看来,整件事情已经变质了。

    “法国佬,睁大你的眼睛,给我仔细看好了。”

    他毫不客气,高举右手,狠狠用力拍在那张写满第一种解法的纸上,发出震颤着整张桌子的巨响:“题,我已经解出来了。无论过程还是答案,全都正确无误。至于第二种,甚至是第三种解法,是否要告诉你,那是我的自由。”

    “法国佬”这种称谓是俚语。轻蔑的口气和讥讽意味一览无遗。话一出口,包括一直处变不惊的陈国平,学校和教育局方面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于博年皱起了眉头,低声道:“小谢,注意一下你的言辞。”

    段伟松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邓研快步走到窗前,把敞开的窗户迅速关紧。

    袁子林目瞪口呆。那表情活像花了几千块钱从黄牛手里买高价票看偶像明星演唱会,却在开场五分钟看到有蒙面人冲上舞台,把满满一桶大粪朝着明星脑袋上浇下去。

    路德维希俯过身子,好奇地用德语问陈国平:“这个年轻人都说了些什么?”

    斯科尔森点开了翻译键,扬声器里传出相同含义的法语。

    他愤怒了。

    从未有人用这种毫不掩饰的讥讽口气对自己说话。我的所到之处全是尊敬与崇拜,鲜花与赞扬。

    对于突然进来的路德维希与陈国平,斯科尔森有着深深的防备。

    他知道有些事情不可能瞒过这两位资深同行。只要多花点儿时间查阅资料,就不难理解这道题与一些商业项目之间的微妙联系。多种解法很关键,尤其是拓扑结构与函数。那意味着多方面验证,以及更多,更好的选择。

    但是这些话斯科尔森永远不可能对外人公开。那涉及到他自己的利益,以及出资为他提供研究便利的财团利益。在这个世界上,“纯粹的科学研究”只是口号,除了盲目崇拜者,只有傻瓜和白痴才会相信。

    斯科尔森接触过的中国人不止一个。他们对自己很尊敬,甚至是崇拜。老年人与年轻人之间的优缺点非常明显。前者拥有丰富经验,但是在思维能力与反应速度方面就很迟钝。后者拥有这方面的优势,却往往因为不太自信,以及交流圈子的狭窄被限制住。之所以倡导“合作交流”,就是因为双方优势可以互补。

    像谢浩然这种直接拒绝自己要求的年轻人,斯科尔森还是头一次遇到。

    但他根本不相信这是谢浩然的真实想法。

    自己掌握的筹码太多了。

    谁不想成为国际数学俱乐部的成员?

    谁能在十万美元的即付支票面前不动心?

    如果是陈国平这种见多识广的人物也就罢了。但是谢浩然才多大?

    他今年十六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