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六十八节 颁奖典礼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他说话的语调很平静,听不出有丝毫怒怨的成分。就连冲着司机勾起手指的动作,戚建广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优雅。

    综合分析下来,戚建广也就起了结交的心思。

    用养狗的态度来养手下,不能说是一种错误。戚建广永远不会制止那位远方亲戚司机的嚣张与凶悍。那在某种程度上等于变相给自己提高了身份。前提是只要不触犯法律,不触怒那些真正掌握的权势,地位比自己更高的人。

    不然的话,传说中土豪劣绅的跟随者,怎么会叫做“狗腿子”?

    拿着纸质硬挺扎手的名片,谢浩然觉得有些无聊。旁边的三个座位全都空着,它们分别属于于博年、段伟松和王倚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谁也没有出现。

    下意识的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问问,场馆前方的小门却在这个时候从里面推开。十几个人走出来,互相笑着打着招呼,依次坐上了评委席,很快就将前排位置坐满。

    萧林远从椅子上侧过身子,对坐在后排的戚建广微笑着挥了挥手:“老戚,来得挺早啊!”

    戚建广脸上露出憨厚笑容:“差不多了,不是说九点钟开始吗?”

    萧林远撸起衣服袖子,晃了晃手表:“还有两分钟。放心吧!电视台那边的人很准时,不会拖延时间。”

    随着主持人上场,四周乱哄哄的声音很快平息。灯光照亮了精心设计的临时舞台,更把“第五届滇南省书画国粹大赛颁奖典礼”几个大字照得闪闪发亮。

    在这样的情况下,显然不适合打电话。谢浩然自嘲着摇摇头,随手给王倚丹等人各自发了一条催促短信,便抬起头,将注意力集中在舞台上。

    “各位领导,各位书画界的爱好者,你们好!”

    主持人声音响亮,富有节奏感。随之而来的是“哗啦啦”鼓掌声,然后就是各种领导上台讲话,漫长又繁琐,无聊也无趣。

    台下的摄像机虽然开着,但是这部分内容在节目播出的时候肯定会剪掉。这也是迫不得已。上台讲话好像是所有领导都患有的一种奇怪的传染病。讲话时间越久,就表明他们感染这种病症的程度越深。更糟糕的是,医生对此束手无策,无药可医。

    煎熬的时间终于过去了。主持人开始从受邀嘉宾手里接过信封,按照从低到高的顺序逐一宣布获奖者名单。省电视台显然对颁奖典礼很重视,节目照搬了著名国际赛事的综艺风格。每一次打开信封念到获奖者名字的时候,身穿曳地长裙的女主持人都会露出极度震撼神情,然后花容失色,用夸张语调说出获奖者的相关信息。

    “小学组二等奖获得者,张平泰。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位小朋友今年只有七岁。他参赛的作品是水墨画《秋韵》。这简直就是艺术家的杰作,实在太惊人了。”

    “初中组一等奖获得者,罗媛媛。她参赛的作品是泼墨山水《赏涧图》。众所周知,泼墨技法极难掌握,可是这位参赛者对于墨色与意境的理解非常到位。她这次能够夺冠,我觉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谢浩然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耐心等待着时间缓缓流逝。

    颁奖顺序显然是按照参赛者年龄从小到大进行安排。这很正常。年轻人的作品通常不会引起太多注意。在某些人看来,只有上了年纪的老者才能掌握书法国画精髓。尤其是看着身穿唐装,须发皆白的老者提笔运势,在宣纸上潇洒挥舞,那才真正配得上“国粹”二字。

    “下面是高中组的获奖者。让我们看看这些幸运儿都是谁?”

    女主持人打开刚拿到手里的白色信封。依旧还是夸张的语气,眉飞色舞的表情让人觉得仿佛她自己就是其中之一。被叫到名字的获奖者纷纷从观众席上站起,走上舞台,并排站立着,等待所谓的嘉宾,其实也就是之前发表长篇讲话的领导给自己颁奖。

    白色公主裙对胖胖的戚薇来说显然是种累赘。尤其是束缚住腰部的那根缎带,在她腰部勒出了一道明显的圈。听见主持人叫到自己的名字,戚薇兴高采烈从椅子上站起,双手费劲地提着裙角,肥臀**在前后两排椅子中间艰难腾挪,挤挤挨挨从十多位同排观众的避让缝隙里好不容易才走出去,带着肥嘟嘟面颊两边比熟透苹果还要鲜艳的红色,小跑着上了舞台。

    谢浩然觉得很意外。他松开了紧抱着肘部的手指,淡然的面部神情微微出现了变化。

    高中组的五位获奖者都站在台上。三等奖和二等奖各有两位,一等奖获得者站在左侧,是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男孩。

    主持人自始至终也没有说出“谢浩然”三个字,或者是与之相近的音节。

    诧异很快变成了惊愕,深重疑问以近乎实质的方式在脑海里浮现。

    不是说我的墨牡丹入选了吗?

    不是说有内幕消息,已经确定我得到高中组三等奖了吗?

    可为什么直到现在,高中组所有获奖者全都上去了,,主持人也没有念到我的名字?

    如果是别的事情,谢浩然根本不会在意。但这次的书画比赛奖项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直接关系到修为境界的提升,能够一跃成为筑基中期的关键。

    功成名就,绝对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这是一种来自大多数人关注的特殊能量聚集之法,而且只有修炼《文曲》功法之人,才能体会到其中妙处。

    难道是弄错了,我的作品其实没有入选,更没有获奖?

    谢浩然面色微沉着轻摇摇头,下意识的将右手插进裤袋,摸到了那张被自己对折起来的美术馆入场券。

    这次的颁奖典礼门票没有对外发售,全部都是内部赠券。换句话说,只有被确认有资格的人,才能进来。

    如果是座位号在后面的普通观众也就罢了。问题在于,自己的这张票上,清清楚楚印着“二排九号”几个字。

    旁边的第八、第七、第六三个座位都还空着。它们分别属于于博年、段伟松和王倚丹。从于校长那里拿到票的时候,谢浩然就额外给王倚丹要了一张。赠券连他们都没有落下,难道仅仅只是观礼嘉宾?

    就算是,也绝不可能坐到第二排这种靠前的位置。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人生经验的积累与丰富,给予谢浩然对这个世界肮脏与丑陋强烈的清楚认知。从某种程度上,他觉得自己应该感谢闫玉玲和斯科尔森。第一个,第一件事,第一次经历总是那么重要,无论口头训诫还是书本上的案例事例,永远不可能产生如此清晰的对照类比。

    一男四女,高中组五名三等奖获奖者像木偶一样并排站着。女主持人依次对每一位获奖者的情况进行介绍。安装在地面滑轨上的摄像机跟随拍摄。来自现场观众席上的掌声稀稀拉拉,甚至偶尔有人装作打电话,中途站起来走掉。这个颁奖典礼实在是没有想象中那么有趣,与其浪费时间坐在这里做陪衬,不如去美术馆里其它展厅转转。

    谢浩然一言不发,安静地坐着,耐心等待着主持人介绍获奖者情况这个环节结束。

    按照之前小学组和初中组的对应流程,接下来,就该对高中组五名获奖者的作品进行公开展示。

    身体里缓缓运转的《文曲》功法,很快使谢浩然冷静下来。他想到了另外一种情况————会不会是我的作品质量不够好,没能达到获奖的标准?

    很多作品初评入选,可是随着入选的优秀作品数量不断增加,后来居上的情况也就毫不为奇。谢浩然知道自己的弱点。继承魁星命格以前,他对书法和国画一无所知。虽然现在每天都会安排时间勤学苦练,却只是字画基础必不可少的积累过程,距离真正具有神韵的超品巨作,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钢笔之类现代文具的大量普及,将笔墨纸砚从摆放学习必需品的桌子上彻底撵走。在这个时代,能够写出一手漂亮书法的人不多了。“硬笔书法”这个名字是后人强加上去。谢浩然并不迂腐,但是现状对他非常有利:抛开那些浸淫此道多年的长者,在这个年龄阶段,能够在国粹书画领域技巧及功底方面超过谢浩然的人,恐怕是寥寥无几。

    他有这个自信。

    他想要看看,这些站在台上的年轻获奖者,究竟能够拿出什么样的优秀作品?

    戚建广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戚薇身上。女儿的重要性在此时此刻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代替。

    如果可能的话,戚建广很想花钱给女儿买上一个国家级比赛的奖项名额。可是那样做的难度非常大,评选过程中的透明度极高。当然,如果是水平高低相差不大的两幅作品,评委意见肯定会偏向于他们熟悉的作者。在那种时候,的确可以用钞票砸开一条路,获奖者也是名至实归,让人挑不出意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