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六十九节 贪婪的敲门砖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戚建广很清楚女儿在书画方面的能力。

    两年前,戚薇喜欢上了国画。那段时间,工笔花鸟对她的诱惑力远远超过了自己这个老爸。拜师求学对戚建广来说当然不是难事,他也愿意看到女儿在个人兴趣有着正确方向与目标。但是现在戚薇上了高中二年级,明年就要高考,实在是无法抽出更多时间用于课余爱好。但是想要提升书法技能,每天练字必不可少。工笔花鸟的线描也是同样道理,而且一张作品需要层层渲染,多达几十次,甚至上百次。

    戚建广知道戚薇的书画作品只能算是一般。做父亲的人,肯定要为自己的女儿打算。这次省级书画比赛暗中操作,只要拿到了名次奖项,女儿肯定是兴高采烈,对她今后的前途也很有帮助。

    胖乎乎的戚薇与“美女”两个字毫不沾边。戚建广却坐在那里看得脸上满是痴迷。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这种深深透入了血脉基因里的亲情,让戚建广觉得为了女儿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值得。

    五名获奖者分别从主持人手里接过自己的作品,站在舞台上当场展示。聚光灯从不同角度笼罩着这些幸运儿,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台下依然是稀稀拉拉的掌声,主持人将华丽的赞美辞藻泼洒在他们身上。摄像机镜头从他们身上顺序掠过,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谢浩然平静的目光瞬间变得锐利。

    他一言不发,从椅子上站起,朝着舞台侧面走去。

    就在颁奖典礼开始的时候,那个位置已经摆上了一张桌子。谢浩然来的时间不早不晚,刚好看见那个时候有工作人员往桌子上铺着吸墨软垫,然后摊开宣纸,旁边还摆着砚台、笔墨、水洗……第二排的位置距离舞台很近,工作人员之间的谈话音量虽小,谢浩然却听得清清楚楚。

    按照往年的惯例,整个典礼结束后,就该轮到省书画家协会的评委,或者是书画界有名的嘉宾上场,在这里现场手书作画,即兴表演。作品可以送给他们各人看中的获奖者,也可以被美术馆收藏,还可以现场标价拍卖。总之,这是颁奖典礼的余兴节目。只是因为这次典礼场地限制,所以提前做好布景准备。

    平静的面孔下面,狂暴的愤怒烈焰正在熊熊燃烧。

    说句公平的话,如果从专业角度来看,五位获奖者的作品其实都不怎么样。

    三张书法,算是写得中规中矩。一张《促织牡丹图》,画面布局还算凑合,颜色浓淡技法略显生疏,但就整体而言,倒也马马虎虎。

    那个叫做戚薇的胖女孩双手举着一张工笔花鸟,画的内容是戴胜与海棠。她的线描功底根本不过关,整体画面着色灰暗,丝毫感受不到杜鹃花盛开时如果火焰般的灿烂。落款的魏碑字体笔画飘忽,无厚重感。

    每一个手持入场券走进这间展厅的人,都能得到一张颁奖典礼流程安排表。高中组之后,就是大学组和社会组。这就意味着,谢浩然的参赛阶段不可能提前或者拖后。他不是初中生,也还没有被任何一所大学录取。

    为什么没有我的名字?

    为什么我的那副《墨牡丹》没有获奖?

    究竟是怎么回事?

    谢浩然没时间去探寻个中缘由。他加快了行走速度,所有动作都是如此的流畅、自然,毫不做作。临时布置的场馆没有电视台演播厅那么多限制,保安人员也没有对这个从观众席前排走来的年轻人加以阻止。他们认为这是节目安排的一部分。就这样看着谢浩然走上台阶,走到了那张条形长桌面前,拿起已经浸润开的狼毫笔,饱蘸浓墨,在雪白的宣纸上奋笔疾书。

    急中生智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

    经历过生死的谢浩然养成了对身边环境仔细观察的习惯。从走进这间场馆开始,他就把舞台上下所有一切看得清清楚楚,默记于心。

    主持人每次叫到获奖者的名字,就会有人从观众席上站起来,走上舞台。

    观众席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出口。从颁奖典礼开始到现在,总共有五个人从那里进出。站在过道上的保安对此熟视无睹,也没有上前干预,估计对方是美术馆的工作人员。

    所以只要掌握好行走速度,以及表情,在自己走上舞台的这个过程中,就不会受到阻拦。

    时间因素非常重要。谢浩然清楚记得女主持人之前对小学组和初中组获奖者的介绍环节。尤其是所有获奖者将各自作品当众展示,主持人按照顺序逐一评说的这个过程,总耗时大概为五分钟,前后误差不会超过二十秒。

    也就是说,留给自己发挥的时间,必须牢牢控制在四分钟以内。

    谢浩然此刻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属于我的奖项,一定要分毫不剩拿回来。这关系到我的修为能否更进一步。无论这其中牵涉到什么样的阴谋,无论这影响了任何人的利益,只要你们胆敢站出来阻止,就必须承受来自修士的滔天怒焰。

    功成名就,有时候需要极其惨烈的代价。

    ……

    颁奖典礼开始后,萧林远脸上一直挂着自信与满足的微笑。

    那天晚上,戚建广为他开启了一扇大门,让他看到了一个全新的,此前从未想象过的世界。

    评审标准从未形成过纸面上的文字依据。这毕竟不是法律法规,也不是五讲四美三热爱之类的道德规范。纵观历次大赛的评委会,也没有保留任何文字性的评审依据。

    我是这次国粹书画比赛的评委。换句话说,我就是制订评审规则的参与者,甚至可能是决定者。

    萧林远在为人处世方面很有一套。他没有通过戚建广的关系,只是在评委聚会的时候,私下里用“戚薇这个孩子作品风格独特”为由,对另外五名评委进行了试探,很快找到了另外两名同盟者。

    有些事情,不用人教。

    个人信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我们每天都在为了种种迫不得已的原因,主动泄露自己的个人隐私。萧林远从参赛者名单上查到了大量信息。他分门别类将这些信息进行汇总,从中分出“作品优秀”与“参赛者家境优越”两个大类。如果某位参赛者在这方面信息重叠,那么肯定就能得到获奖名额。如果在“作品优秀”方面还差那么一点点,但是在“参赛者家境优越”方面列入了名单,萧林远就会主动与对方联系。

    他在电话里完全是公事公办的口吻,省书法家协会理事的身份绝对是如假包换。萧林远从名单里主动过滤了“官员家庭”的那部分参赛者,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到了其它方面。

    很简单,“家境优越”的概念不外乎两部分。要么是父母长辈为官,颇有权势。要么是家财丰厚,经营着某种产业。

    不要招惹官员。这是萧林远给自己划下的一条底线。

    再强势的父母,也会为了孩子低头。萧林远在电话里隐晦透露出“你家孩子书画作品还可以,有希望获得名次”这类内容。因为身份真实可查,家长自然打消了心中顾虑。关系就这样拉近,很快变成了“萧老师有空的时候出来吃个饭,咱们好好谈谈”。

    主动索贿这种行为非常愚蠢。以萧林远的精明,绝对不会犯这种错误。他把语言的艺术在饭桌上发挥到了极致,完美扮演着对孩子充满关爱过来人的身份。

    “你这孩子可惜了。其实他(她)的作品很有灵性,理解能力非常到位。如果早个一年半年就朝这方面发展,这次比赛肯定可以拿奖。”

    这些话对望子成龙的父母有着强大杀伤力。何况这还是从省书法家协会理事嘴里说出,可信度就算不能达到一百分,至少也有九十九。

    察言观色可以看出父母对孩子的成长要求。萧林远准确拿捏住了不同年龄阶段家庭对孩子的偏向重心。无论小学、初中,还是高中,只要是毕业班的参赛者,对此次大赛获奖都有着极其强烈的期盼。各种缘由,其实与戚建广为女儿戚薇的打算一模一样,都是为了让自家孩子在小升初、中考、高考的时候,能够在个人资料表格里填上“省级比赛获奖”这几个字,以增加被学校录取的几率。

    装模作样的长叹与惋惜,让孩子父母产生了“我儿子(女儿)距离获奖就差那么一点点”的错觉。抱着试一试的心理,他们很自然就提出“能不能请萧老师帮帮忙,给一个获奖名额”的请求。

    一切都如萧林远预计中那么顺利。他没有当场答应,只是勉为其难表示“可以试试,但这种事情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因为这次比赛总共有五位评委”。

    社会经验的父母们自然是心领神会,纷纷表示“不会为难萧老师,还请萧老师看在孩子前途的份上,给他一个机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