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七十一节 时间、误差、精准引导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他宁愿让这个心怀叵测的法国佬装聋作哑。等到时机成熟,谢浩然会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把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夺回来。那样一来,就能让自己的收益程度成倍增加。

    在谢浩然看来,能够把自己从获奖者名单上刷下来的那些人,要么是有所倚仗,要么就是做足了各种准备。这里是对方的主场,他们既然敢做,就肯定有着对付现场发难者的各种手段。别的不说,光是看看环立在舞台四周,那一个个膀大腰圆,魁梧健壮的保安人员,就能明白对方的良苦用心。

    从一开始,谢浩然就没有流露出愤怒表情。那样做,只会把自己的意图清清楚楚写在脸上,然后被人抓住,从场馆里一脚踢出去。

    他需要一个公开展示自己实力与身份的机会。

    舞台侧面这张桌子是最好的媒介,笔墨纸砚是最强大的战斗武器。

    选择书法,而不是现场作画,那是因为诸多条件的限制。主持人对五名获奖者的作品介绍时间很短,颜料需要现场配比,对纸质与毛笔的要求也比较高。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舞台与观众席之间的距离。

    谢浩然修炼实力不断得到提升,《文曲》功法深厚度迅速增加,各种对应的文学艺术知识也在不断积累。区区一幅墨牡丹对他来说毫无困难,也有绝对把握在四分钟内完成一幅新作品。然而,“近大远小”这个视觉因素必须考虑在内。观众席首排座位与舞台前沿之间就有十五米。获奖者手持作品站在舞台中央,距离前沿位置还要再加上八至十米的距离。由此往后,以舞台为核心,顺序摆开了数十排座位。

    不夸张地说,坐在最后两排的观众如果不是视力特别好,几乎无法看清楚舞台上获奖者手里所持画的内容。那对他们来说是模模糊糊的颜色团块,尤其是戚薇手里那张《戴胜与杜鹃花》,因为画面比普通a4纸大不了多少,要是没有主持人现场介绍,后排观众根本不知道纸上画的究竟是什么。

    国画功底熟练的人,一秒钟可以画出好几个葡萄。

    这是书画界一句调侃的话,却足以表明很多人对国画的态度————如果不是特别出彩,具有震撼力的作品,那么诸如葡萄、公鸡、芭蕉、兰花之类的传统常规性绘画内容,只要稍加训练,三五年内,就能画出像模像样的写意作品。

    世上只有一个齐白石。往后,即便是再高明的画虾者,也很难脱出“齐白石的虾”这个无形框架。即便后来者画得再好,意境再超脱,人们看到画卷上那些虾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联想到齐白石,而不是眼前那张画的真正作者。

    正因为如此,谢浩然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正常幅度的现场画作。小篇幅作品无法对观众产生震撼效果,而且花费时间太久。常规内容作品人们已经看得太多,即便画得再精妙,也无法引起重视。

    想要在四分钟时间里完成一幅能够成为“武器”的作品,唯有巨幅书法。

    条形长桌很宽,铺在上面的宣纸长达十米以上,宽度超过一米五。这大概是给某位书画界名家特意准备的。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种场合下,被谢浩然临时借用。

    宣纸大小决定了作品必须是横幅类型。如果换了是“直立型”内容,单凭谢浩然一个人的力量就无法将其当众展示。摆在桌子旁边最大的毛笔就是一支“提斗”。别无选择之下,他只能急中生智,将二十四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写出来。

    这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一张护身符,而且具有相当的分量。即便是那些潜在的对手想要动用武力强行清场,也必须仔细掂量。

    谢浩然不怕武力。若论肉搏,区区几个保安人员根本不在话下。可是那样一来,事情就会变得难以收拾。情况彻底转向,自己也就谈不上什么获奖。

    保安队长看见谢浩然对自己露出诚挚笑容,听到他对自己说:“你来得正好。帮我一下,你拿着那边,我们把这副字举起来。”

    这在保安队长看来是一种殊荣。他感觉有些受宠若惊,连忙跑过去,用粗糙的手指轻轻拈起宣纸边角,跟随着谢浩然的动作节奏,从吸墨毛毡上将写好的字幅慢慢掀起,小心翼翼拎在空中。

    他有些激动。

    这种事情本该是漂亮女主持人的专利,现在阴差阳错变成了自己的差使。保安队长并不觉得这是谢浩然对自己的驱使。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他却认识宣纸上这些字词。去年写入党申请书的时候,花了很多时间背诵,记得很牢。

    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可是在将近半分钟的时间里,没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看着分别拿起巨大书法字幅两边,慢慢走上前台的谢浩然与保安队长,女主持人微微有些惊讶,心中也油然生出了几分恼怒。这明显是打乱了节目流程。“名家现场表演”这个环节应该安排在所有获奖者介绍以后再进行。怎么现在连高中组获奖作品讲评还没有结束,他们就抬着书法作品上来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写字的这个男人,实在太年轻了。

    台下的摄影师连忙把摄像头角度对准了谢浩然,在他与巨幅书法作品之间缓慢移动着。

    不明就里的灯光师调整聚光灯方向,以谢浩然为核心,巨大的光圈将他牢牢罩住,时刻跟随他的脚步。

    现场导演有些发呆。他和女主持人一样,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也在潜意识里把谢浩然看做是“年轻的书法大师”。尤其是谢浩然与保安队长将巨字横幅在舞台上全部展开,看到书写内容的时候,他们心中残存的那点怀疑,也被宣纸上的二十四字社会主义价值观击得粉碎。

    如果是来故意捣乱的人,根本不可能这样做。

    观众席上传来了各种声音。

    “写得真好。”

    “我不喜欢这张横幅。为什么不写点儿别的内容,偏偏要写这个?如果是意境深远的语句该多好?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字的确不错,真正是功力深厚啊!”

    “没有十年的功力,根本写不出这种程度的行书。行云流水,秾纤间出,非真非草,离方遁圆。光凭这手写字的功夫,就足以登堂入室了。”

    观众当中不乏专业评论人员。戚建广就是其中之一。

    他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女儿戚薇学习书法国画,一直都是戚建广亲自陪同着上课。兴趣班教室后面有特设的家长席,每次女儿上课,戚建广就坐在后面安静听讲,顺带着学到很多专业理论,相关知识。

    女儿学了几年,他就听了几年。

    眼前这张巨大的书法横幅让戚建广赞叹不已。笔毫的转折,点画的各种形态,都在纸面上显露得淋漓尽致。笔画文字之间因为笔力运动产生的丝连自然,毫不生硬。圆转代替方折的特点流畅自如,既有连带,又有意带,真正是做到了“有带有连,顾盼呼应”,将原本生硬断开的二十四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写得若诗若章,疏密得体。

    让戚建广觉得惊讶的还不仅如此。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之前坐在自己身边那个看似普通的男孩,竟然就这样走上舞台,当众写下如此好字。

    心里生出一丝后悔,也同时产生了一丝侥幸。

    还好,在展厅外面停车的时候,戚薇因为赶时间叫住了司机,没有与整个叫做“谢浩然”的男孩起纠纷。自己后来也察言观色,递过去一张名片主动交好。

    萧林远皱着眉头,默默注视着谢浩然。

    从谢浩然走到桌前开始写字,到他与保安队长一起举着书法横幅在舞台上展示,前前后后大约四分钟的时间,萧林远来来回回拿出电视台发给的节目录制排序单看了三次。那上面清清楚楚写着“名家现场表演”排在“获奖者介绍”后面。

    作为评委,萧林远当然知道上台表演的名家具体是谁。但是情况每年都在变。越是活到老,越是身份与能力得到认可的“名家”,就越是爱惜羽毛,不会轻易在公开场合写字作画。即便是接受邀请,也会以各种理由让其他人代替上场。比如弟子,或者是书画界的朋友……总之一句话,名气很大的书画名家已经很少在这类省级比赛颁奖典礼上进行表演。但是作为他们代替者的人,书画技艺也不会差,而且颇有高明之处。

    谢浩然没有站在舞台上大喊大叫,也没有表现出丝毫愤怒。他脸上带着微笑,无论提笔写字,还是拿着书法横幅走到台前的每一个动作都很自然。再加上横幅上的二十四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容,所有这一切,都如温暖的太阳,正在不断融化着萧林远的怀疑。

    可以把这个年轻人从“捣乱者”行列里剔除出去。

    但问题是,他到底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