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七十二节 对于获奖资格的疑问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旁边同谋的评委俯过身子,被压低的声音里充满了疑惑:“老萧,怎么名家现场表演现在就开始了?没接到电视台那边的通知啊!是不是他们搞错了?”

    谢浩然的迷惑战术很成功。所有在场的人都认为他是表演者。

    萧林远眉头皱得很紧,声音同样放得很低:“不清楚,等我打个电话问问。”

    他心里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可具体是什么,萧林远自己也说不上来。

    右手伸进衣服口袋刚摸到电话,就看见女主持人朝着已经展开书法横幅的谢浩然走过去,满面微笑:“又一张令我们赞叹的大作出现了。作为书法艺术的表演者,你想对这次书画国粹大赛高中组的获奖者们说点儿什么吗?”

    主持人必须面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救场”是主持专业的必修课之一。所有事情都在同步进行。观众的赞叹,萧林远的怀疑,栏目导演的疑惑,以及舞台上正在进行的颁奖典礼流程……所有这一切,都促使女主持人做出本能反应,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自行脑补认为谢浩然是想要提前上台,或者得到了导演示意的表演者。所以目前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把话筒交给对方,让自己争取到更多的思考时间。

    把话筒递过去的时候,女主持人甚至想到:这会不会是台里某位领导故意安排的考核,就为了看看自己临场发挥与应变能力?否则,为什么没人站出来制止这个年轻人上台?也没人对他拿着书法作品当众展示提出质疑?

    带着公式化的笑容,谢浩然接过了话筒,同时示意女主持人代替自己的位置,与保安队长一起把那张巨幅书法拿稳。

    合理利用了人类思维上的漏洞。但是这个思维断档期时间很短,最多还剩下几秒钟。

    一切都很顺利,事情进展与预期的差不多。

    无线话筒体积很小,凑近嘴唇的时候,可以感受到从自己嘴里呼出的阵阵热气。

    从扬声器里传出的声音很响亮,足以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听见:“我叫谢浩然,是本市七十二中的学生,同时也是这次书画国粹大赛的高中组参赛者。”

    萧林远感觉脑子里“嗡”的爆起炸响,震耳欲聋。

    “高中组”三个字谢浩然说得很慢,声音洪亮。就像说书先生讲述《三国》或者《岳传》之类故事的时候,关羽、岳飞之类主角的出场介绍。

    谢浩然……他就是谢浩然?

    萧林远感觉有两道很近的目光齐刷刷投注在自己身上。这感觉太清楚了,仿佛伸手就能触摸。那是来自另外两名与自己同谋评委的眼睛。他们的伪装功夫非常到位,面皮表情处变不惊,眼眸深处却充满了惊恐、震怒、怀疑,以及畏惧。

    评委会总共有五个人。想要把某个已经入选的获奖者从名单里剔除,至少需要过半数的赞成票。按照萧林远最初的想法,应该是把另外四名评委都拉下水。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安全和把稳。可是想法总会随着事情进展产生变化。随着第二、第三共谋者加入,萧林远的想法也变得不同,而且两名共谋者在“五人分钱不如三人分钱”这件事情上持有相同意见。正因为如此,萧林远毁掉《墨牡丹》,把谢浩然名字从获奖者名单上划掉的时候,谁也没有对此表示异议。

    “人情”这种东西很复杂。很多时候,人情存在的意义不仅仅只是友好关系那么简单,同时也意味着给予、默认、视而不见……

    另外两个没有被拉下水的评委一直很平静。无论是在几天前的评选定奖环节,还是现在,他们都是气定神闲,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萧林远很清楚,这不过是表面现象。能够成为大赛评委的人,当然不可能是傻瓜。他们只是碍于双方数量上的优劣,所以才没有发声。

    三比二,这是一个不算占据绝对优势,却足以形成效果的数字配比。

    带着说不出的惊慌,萧林远下意识地偏过头。从坐在更远些位置的另外两名评委脸上,他看到了一个人脸上写满幸灾乐祸,另外一个则是毫不掩饰的鄙夷,甚至从鼻孔里发出冷哼。

    必须立刻叫停。

    现场节目录制必须中止。

    该死的,我已经连续失去了好几次制止的机会,现在绝对不能再犯类似的错误。

    萧林远精致且充满文人气息的面孔顿时扭曲起来,颤抖的面部肌肉促使眼镜略有下滑。他举起右手,想要叫来站在附近的保安,把谢浩然从舞台上强行撵走。

    不管有理没理,也不管这样做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总之萧林远脑子里现在只有一个念头:赶走他,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撵出美术馆。

    这是极度紧张和恐惧之下的本能反应。冷静和理智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罪犯在行窃过程中被人发现,要么拔腿就跑,要么动刀子杀人,很少会出现立刻把钱包递还给失主,然后和颜悦色告诉对方“我没偷你的东西,是你自己不小心把钱包掉了,我现在捡起来还给你。”

    该死的扬声器里传出女主持人略带惊讶的声音:“高中组的参赛者?你也参加了这次书画国粹比赛吗?”

    萧林远很想冲上去,给这个浓妆艳抹却什么也不知道的女人脸上狠狠一拳,让她彻底闭上那张见鬼的烂嘴。

    谢浩然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也看到了评委席上有人正在叫过保安。他不认识萧林远,可是对方脸上焦急的神情一览无遗,与保安人员快速低语的同时,也在伸手朝着自己指指点点。

    “我当然参赛了。”

    谢浩然用他那双如水墨画般黑白分明的眼睛死死盯住萧林远,因为整个评委席上就属他的动作幅度最大,反应最激烈:“我有报名表,填写了参赛者的身份资料,也上交了参赛作品。不过我相信,这些东西现在都找不到了。无论是在座的各位评委,还是负责大赛的工作人员,一定会说我的表格与作品全部遗失。”

    这些话说得骇人听闻。观众席上很多对颁奖仪式不感兴趣的人顿时来了精神。他们纷纷拿出手机,把镜头对准了站在舞台上的谢浩然。

    节目组导演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普普通通的颁奖仪式竟然会出现这种变化,用“曲折离奇”来形容也绝不为过。

    谢浩然语速极快却非常清晰的声音仍在场馆里回荡着:“所有参赛资料我都保存了复印件,全都有据可查。”

    密密麻麻的汗珠从节目组导演额头上渗出来。他再也坐不住了,猫着腰,快步跑到摄像师旁边,紧张急速着说:“不要拍了,关机,把机器收好……不,现在就交给我,由我来保管。”

    他很清楚,这次的节目录制算是毁了,已经无法按照正常进度继续下去。还好不是现场直播,否则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到时候,上面肯定要追查相关责任人,说不定连自己也可能被牵连进去。

    四名身强力壮的保安从不同方向朝着舞台逼近。萧林远离开了座位,走到首排观众席中央,一位面容威严的中年人旁边,弯下腰,正打算低声解释,就听见扬声器里再次传出谢浩然震耳欲聋的宣战声。

    “这就是一、二、三等奖的获得者?这就是堂堂省级书画国粹大赛的获奖作品?”

    谢浩然一扫之前的隐忍,他嚣张的态度近乎无礼。侧过身子,指着并排站在旁边的五名高中组获奖者,连声咆哮:“就这种水平也能得奖?哈哈哈哈!我想问一句:尊敬的评委们,难道你们眼睛都瞎了吗?”

    他已经豁出去了。

    从展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行书横幅开始,谢浩然身体里的灵能运转就加快了速度。场馆里数百名观众的赞赏与惊叹就是最好的奖品,他们争先恐后打开手机录制,已经达到了“功成名就”所需的基本条件。

    态度上的转变是因为自身需求所决定。谢浩然多多少少能猜到这档节目不可能按原计划播出。他现在需要的就是让事态扩大,现场这数百名观众很关键,只要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将这里发生的一切以视频模式转发出去,那么即便是评委会里那些人能量再大,也无法管住即将到来,铺天盖地的社会舆论浪潮。

    我必须张扬!

    我必须狂放!

    我必须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一切!

    为此,我宁愿与所有获奖者为敌,宁愿与整个大赛评委会为敌。

    谢浩然的呐喊声让萧林远胆战心惊。他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朝着神情冷肃的中年人弯下腰,低声恭敬地解释。

    至于那些保安……他们同样也被谢浩然震慑,纷纷停下脚步,站在了舞台外沿。

    在评判罪恶与正义的时候,每个人心里都有专属于自己的标准。无关于身份贵贱,无关于来自上位者的命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