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七十四节 千夫所指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卑鄙到极点的声音在美术馆里回荡,萧林远脸上充满了正义,说话口气占据了道德制高点,有着令人畏惧的冷漠与严肃,只是在无人看到的内心深处,虚弱和侥幸蜷缩在那里,瑟瑟发抖。

    “我叫萧林远,是这次国粹书画比赛的评委。”

    他站在那里,外表彬彬有礼且不失气势:“谢浩然,我在参赛名单里见过这个名字。你的参赛作品是一副墨牡丹。手法娴熟,技艺高超,是水墨画里不可多得的优秀作品。当时评委会的其他成员就提议,将你评为这次大赛高中组一等奖获得者。这是上个星期发生的事,我们那个时候正对通过复选的作品进行分组讨论。我记得很清楚,不会有错。”

    说着,萧林远侧过身子,朝着舞台下方的评委席遥遥伸出右手。随着他手指的方向,另外两名被指到的评委不得不从座位上站起来,神情尴尬,目光阴沉着点点头,用这种简单的动作表示附和。

    萧林远用这种动作表明了意图————现在大家都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所以你们最好老老实实配合。如果我出了事情,你们也跑不掉。

    电视台导演让摄影师重新开启了机器。他有种预感,这件突然冒出来的事情不会随便结束,恐怕也很难解决。就算不能作为正常节目在电视里播出,至少可以在关键时候派上用场。

    台下观众几乎每个人都拿出自己的移动电话,点开了录像功能,纷纷将镜头对准了舞台。

    谢浩然脸上的神情非常平静,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冷漠的目光从戚薇脸上扫过,停留在了萧林远身上。

    他现在有很大把握肯定自己没有获奖这件事,绝对与面前这个神情自若的陌生评委有关。但是谢浩然不明白,戚薇为什么突然之间提起顾欣欣?那个女孩的确是自己同班同学,平时关系很一般,很少说话。还有就是那副墨牡丹,戚薇凭什么说不是自己画的?

    内心深处熊熊燃烧的烈焰逐渐熄灭,冷静的头脑要比愤怒在这种时候管用得多。谢浩然告诫自己不要冲动,耐着性子听下去。知道的信息越多,可供选择的方向就越广。

    何况,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于校长肯定会来。

    段伟松肯定会来。

    还有王倚丹,也是一样。

    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集体迟到,可是无论从逻辑还是事物的正常发展规律来看,他们都没有爽约的理由。

    退一步讲,就算这些实力强大的支持者因为种种缘故无法到场,谢浩然也有自己的后手。

    萧林远如同恶毒诅咒般的冰冷声音更大了:“就在决定获奖者以及具体名次的前一天,我们收到了一封举报信。信里声称有参赛者作品是别人代笔。而且指名道姓说出了你谢浩然的名字。”

    此言一出,现场顿时响起一片议论声。

    “原来是这样,他的那副参赛作品居然不是自己画的,这就难怪了。”

    “不太可能吧!你看看人家写的那副字,水平就摆在这里,何必要找人代笔?”

    “那个得了三等奖的小姑娘好像知道点儿什么。”

    “反正我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至少不是表面上的样子。把包里的充电宝拿出来,给我的手机接上,我得把整个事情都录下来,说不定可以放到网络上,成为头条新闻。”

    萧林远看到观众席上那一个个对准这边高高举起的手机镜头。如果可能的话,他真的很想告诉保安把所有观众的手机全部收缴,或者强行制止这些人的拍照与录像行为。但是他很清楚,自己没有这个权力,而且还会适得其反,把半信半疑的观众全部推到自己的对立面。

    只有背水一战了。

    谢浩然的目光仿佛具有剖析功能,他淡淡地问:“既然是有人举报,那封信在哪儿?请拿出来,让我和现场观众好好看看。”

    萧林远回答得理直气壮:“对不起,我们要为举报人保密。对方是实名举报,举报信不可能公开,更不可能让你知道对方是谁。”

    谢浩然摇摇头,忽然笑了起来:“就凭着一封子虚乌有的举报信,评委会就把我的获奖者资格取消了。你们调查过吗?你们有没有进行过了解?反正我自始至终也没有接到过任何评委的电话。你们连最基本的询问流程都没有,就做出了取消我比赛资格的决定?”

    说到这里,谢浩然深深吸了口气,将蕴积在胸中的愤怒张口咆哮出来:“别人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难道举报人是你亲爹亲妈?还是你们根本没有脑子,是一群除了吃饭睡觉就什么也不会做的猪?”

    这是愤怒,也是张狂,更是能力与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后的最强硬表现。

    财主为什么敢对仆佣呼来斥去?

    因为仆佣必须从财主那里得到维持生活必不可少的工钱。

    山姆大叔为什么胆敢对其它国家指手画脚,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因为大家都知道白头鹰掌握着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用“全世界最凶猛的动物”来形容也绝不为过。

    谢浩然是修士,而且拥有财力雄厚的王家这个盟友。如果不是获奖者资格关系到自身修为功力的增减,他根本不会站在这里,与一群心怀剖侧的家伙浪费时间。

    我一没违法,二没作乱,凭什么要怕你们?

    连区区一封举报信都拿不出来,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跟我说三道四?

    别跟我扯什么“实名举报”。这种事情我根本不相信。就算你们为了好处和脸面,随便找个人来装作“举报者”,我也有无数种方法让他当场坦白,连内裤是什么颜色款式都说得一清二楚。

    “愤怒”两个字以近乎实质的方式刻在萧林远脸上。

    不仅是他,坐在台下的另外四名评委,同样也被谢浩然张狂到极点的质问瞬间引燃了怒火。

    “你怎么说话呢?”

    “这简直藐视评委会,这是对我们的侮辱。”

    “不管你有没有参加这次比赛,不管你的作品是否优秀,我都要求取消你这次比赛的资格。”

    “我要找你的学校,找你的班主任反映问题。究竟是怎么教育学生的?连一点最起码对别人的尊重都没有。年轻人,好好看看周围,看看这里,有市府的领导,还有书画界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你怎么能张口就骂脏话?简直是毫无素质,道德败坏。”

    看着不约而同从座位上站起来纷纷指责自己的四名评委,谢浩然冷冷地笑着:“嘿嘿嘿嘿!骂你们几句又怎么了?难道说我不骂人,表现的彬彬有礼,你们就会比赛第一名的奖杯还给我?”

    一个矮矮胖胖的评委连声怒斥:“你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就你这种人,我们根本不会承认你的参赛资格。还第一名?还冠军?你做梦吧!”

    另外一名评委摇头发出冷哼:“我之前听他说是七十二中的学生。我建议明年……不,是以后举办的所有类似比赛,全部取消七十二中学的参赛资格。现在的学生德育这块实在抓得很糟糕,你们一个个全都翻上天了,简直就是目中无人。”

    “对,把他撵出去。”

    “这种人道德败坏,就算字写得再好又能怎么样?我们不要这种人参赛。看看历史上的董其昌,那就是前车之鉴,引以为戒。”

    萧林远不再慌张,他已经完全镇定下来。眼眸深处不断闪烁着阴险狡诈的目光,很得意,整张面孔也变得放松,肌肉舒缓。

    成年人与年轻人之间的区别在于“经验”,以及脸皮的厚薄程度。

    没有举报者,更没有什么举报信。一切都是子虚乌有,是萧林远借着戚薇那些话临场发挥,随口编造出来。

    根本用不着担心所谓的调查。那种事情永远不可能出现。因为敌人只有一个谢浩然,他在颁奖典礼现场搅局,成为了所有人的眼中钉。这其中并不包括观众,但是观众对于事物善恶的理解,很大程度上会被引导。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只要说谢浩然坏的人数量占据绝对优势,那么就算他善良得堪比天使,在众人眼里,他仍然还是必须被打落地狱的恶魔。

    所谓“曾子杀人,三人成虎”,就是这个道理。

    虽然在评委会里只有两名成员与自己共谋,萧林远却并不认为另外两个人会站在谢浩然那边。坚持正义可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而是要付出代价的。你以为这次省级国粹书画比赛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其实市府对此非常重视,也想要接着文化传播的方式,将昭明推向全国,进一步增加知名度。上位者只考虑政绩,否则也就不会说出“不管过程,只看结果”这种极度不要脸的混账话。

    市府宣传处的领导就坐在台下。看着对方平静的目光,还有略带赞赏的神情,萧林远就知道自己赌对了,而且现在的赢面非常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