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七十六节 崩局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负责宣传工作的官员,通常都有一定程度的文化鉴赏能力。戚薇的参赛作品虽是工笔花鸟,基本功却显而易见的不过关,整副作品也丝毫谈不上出彩。其实当那个女孩在舞台上展示作品的时候,和东平就隐约猜测出获奖者与萧林远之间可能有金钱来往,甚至可能是利益交换……但这种事情他绝对不会去戳破,甚至提都不会提。

    只要做的巧妙,不是太过分,那么一切都会被默许。想要找到证据就得花费时间和精力,谁也不会吃饱了没事干凭空给自己增加对手和敌人。“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不是每个人都懂,装聋作哑有时候就是自己给自己带来好处。

    如果可能的话,和东平真的很想现在就站起来,拂袖而去。

    但是他不能这样做。

    如果大赛还处在正常评选阶段,那么任何问题都容易处理。大不了让萧林远把吞下去的好处吐出来,让评选顺序重新回归原来的位置。哼!也真是亏了这家伙现场急智,居然连“举报信”这种搪塞借口也想得出来。他嘴上倒是说的高兴了,也不想想该怎么收场。

    谢浩然给人感觉就是一个年轻愣头青。不过和东平倒也理解,如果换了是自己拥有谢浩然拿手漂亮至极的行书,再年轻个二十岁,恐怕也会像他那样,当场表演,自证能力。

    赏识归赏识。如果换个时间、地点,和东平肯定会向谢浩然讨要一张作品。但是现在,他必须站在自己身为市府宣传处主官的位置上处理这件事。

    省级书画国粹比赛居然闹出了贿选丑闻,这种事情无论如何也要压下去。

    萧林远看懂了和东平目光里隐含的意思,连忙快步走下舞台,来到旁边,附身低首。

    “你是怎么搞得,连着点儿事情都办不好,连这种场面都撑不住?”

    旁边是宣传处的随行人员,后排也是认识的熟人,和东平声音压得低,并不担心被别人听见:“你觉得到了现在颁奖典礼还能继续下去?你也不看看都什么时候了,连电视台那边的主持人都不说话,你偏要站在上面跟一个孩子耍什么威风?”

    和东平的确是火了,恨铁不成钢的教训道:“把你那点儿小心思都收起来,如果事情闹大了,别说是我,谁都保不住你。其实你之前就有很好的解决机会,那副书法刚亮出来,你就应该顺着他的意思,暂时中止高中组的奖项评选。让大学组和社会组的先上,稳住对方,到台下再来慢慢解决。你偏要选择在台上把问题扩大化,还拖到那孩子的学校校长也进来……小萧啊,你让我该说你什么好,简直就是昏了头。”

    随便几句话,就点出了问题核心。萧林远不得不承认,如果按照和东平的方法,事情肯定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而且无论结果怎样都还可以控制。他心悦诚服连连点头:“和处长,那现在该怎么办?”

    和东平远远看了一眼站在台上的谢浩然与于博年,冷冷地说:“还能怎么办?打电话让省馆方面加派保安,先清场,再封闭场馆。”

    萧林远怔住了。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种解决方法。用力吞了一下喉咙,他发出艰难沙哑的声音:“……清场?这……和处长,这不太合适吧?”

    和东平用阴冷目光注视着他:“不把现场观众清出去你怎么解决问题?那么多人,那么多双眼睛盯着,难道你想让他们都来看看你们是怎么营私舞弊?”

    强烈寒意沿着脊椎骨向上猛蹿,萧林远觉得自己整个身体仿佛都被冻住了。他张了张嘴,好不容易发出比哭还要难听的声音,兀自挣扎着:“和处长……这……这个,我们没有……那个,真的是有人举报……”

    “够了,你以为别人都是傻瓜吗?”

    和东平毫不客气打断了他的哀嚎:“你搞清楚,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比赛奖项的正常评选,而是如何制止事态扩大。举报举报……有本事你把举报信拿出来给我瞧瞧。我现在是以市府宣传处主官的身份跟你说话。你不要面子,省里和市里还要这张脸。”

    ……

    清场的工作很麻烦。

    虽然美术馆方面增派了十几名保安和工作人员到场,却不是所有观众都愿意离开。

    “我没听错吧,现在要闭馆?那颁奖典礼怎么办,就这样结束了?”

    “到底怎么回事,大学组和社会组的奖项为什么没有颁发?现在连获奖名单都还没有宣布,你们就要结束了?”

    “我大清早从城里赶过来,今天还是周末。现在颁奖典礼刚到一半,莫名其妙就这么完了,意思我现在又得回去,一整天休息时间就这么没了。这损失我找谁去?谁来负责?”

    到处都是争吵和议论。尽管保安和美术馆工作人员一再劝说,部分观众却并不买账。就这样在争执与混乱中僵持了十多分钟,坐在后排的观众终于陆陆续续退场,原本人群攒动的场馆里,顿时空出了一大片位置。

    谢浩然与于博年搬了两把椅子坐在舞台上。反正事情已经闹开,具体坐在哪里已经没人会管。

    看着下面乱哄哄的人群,于博年闷闷不乐地说:“还好我来了,否则今天这件事情恐怕你很难解决。”

    谢浩然黑色瞳孔深处,有无数的人影在晃动着。他淡笑着说:“人少了也好。反正今天这个大赛第一名我是拿定了。”

    于博年有些意外:“你就这么有把握?现在所有评委都不会站在你这边。你可不要低估了这些人厚颜无耻的程度。”

    谢浩然脸上一直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他绝对不会放过已经到了嘴边的肥肉。可以感觉到体内的《文曲》功法正随着事态进展缓缓运转。这表明随着那张行书横幅的公开展示,自己已经得到了观众认可。但是这还不够,谢浩然还要得到比赛冠军,要让自己的名字随着媒体和网络传播更广,利用这种玄妙的修炼方法,一举突破筑基中期。

    “于校长,你太看重那些人了。”

    谢浩然森冷的目光从评委席上扫过,脸上充满了自信与傲然:“他们自砸招牌,我相信很多观众已经把这里发生的事情传了出去。他们现在知道怕了,想要补救。嘿嘿嘿嘿……但是晚了,来不及了。”

    于博年不太理解,皱起了眉头:“说清楚点儿,我又不是外人。”

    谢浩然的神情悠然自得:“耐心点儿,好戏才刚开始,现在该我们的盟友上场表演了。”

    ……

    段伟松和邓妍走进会场的时候,萧林远正被一群获奖者及其家长团团围住,七嘴八舌争吵着。

    “萧老师,我可是听了你的安排,让我儿子在你爱人那里买了不少东西。别的我就不说了,高中组的二等奖,这个是你亲口答应过的,你无论如何也得把奖杯和证书给我。”

    “萧理事,怎么约好的事情说变就变啊?我儿女的书法作品也是二等奖,现在该怎么办?”

    “我是社会组的参赛选手,我之前就收到了颁奖典礼邀请函。怎么现在没有说法就结束了,社会组的奖项怎么办,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发给我?能不能请给个准确的答复时间,因为我等着这张证书参加单位上的活动,个人档案里也需要填写资料。”

    “我是大学组的参赛者,我也有获奖邀请函,你们该不会把我的获奖名次也划掉了吧?”

    萧林远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焦头烂额”。

    能被劝走的观众都离开了场馆,他们都是电视台安排来到现场的节目观众。但是前三排的观众就没有那么好说话。原因很简单,他们几乎都是本次大赛的获奖者及其亲属。

    面对大学组和社会组参赛者的疑问,萧林远还能用“颁奖时间推后”这借口来搪塞。可是对于小学、初中和高中三个分组的获奖者,他现在真的是百口莫辩,难以解释。

    只要牵涉到利益的事情,都不会简单。获奖者家长的思维也是如此,既然我花了钱,你就得把事情给我办好。只要你把对应的奖杯和证书发给我,我才懒得管你是否徇私?是否舞弊?

    如果事情真的如此简单,那就好办了。

    萧林远很清楚,和东平不可能站出来替自己说话。他只是摆出一个态度,告诉自己该朝着哪个方向去做。现在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尽量缩小知情者范围。可是这些获奖者家长也不是吃素的。谢浩然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那张漂亮的行书横幅连高中组第一名都写不出来,更不要说是自己的孩子。

    市府和省里的脸面关我屁事?

    老子反正是花了钱,所以你必须把奖杯和证书给我拿出来。

    否则,我保证不会打死你。

    谢浩然已经展示出了他在书法方面的强大实力。光是凭着那张行书横幅,便可稳稳坐上高中组第一名的交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