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七十七节 惶恐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由此顺延下来,之前被主持人公布的第一名就会变成第二名,第二名获奖者当中又有一个会掉落下去,变成第三名。这是一种可怕的顺序掉落游戏。到了最后,排名最末的那个人,肯定要被挤出获奖者圈子。

    千万不要小看区区一个奖杯,一张证书。奖杯本身并不值钱,花上几百块完全可以在商场里买个更好、更漂亮的。证书也是如此。但是它们具备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了同等价值的商品。

    省级比赛获奖证书可以在很多时候发挥作用,甚至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一个人的未来。这种说法绝不夸大,有太多鲜活的例子用作证明。

    事关自家孩子的前途,谁也不可能在这种时候让步。

    这就是谢浩然所说的“同盟军”。

    他很聪明,从一开始就把针对矛头指向大赛评委会。谢浩然知道,只要展示出自己的能力,获奖者们就会深深感受到自己的威胁,转而把攻击目标转向评委。

    答应过的事情怎么能不作数呢?

    我拿钱给你的时候,你可是清清楚楚答应过给我孩子对应奖项和名次的。

    萧林远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他其实是个很精明的人。否则也不会在收钱的时候让妻子出面,接过一摞摞厚厚钞票的同时,还要递给对方一箱子新鲜苹果。

    他只收过戚建广的那张银行卡,其余的获奖者家庭全部都是收取现金。只要银行方面没有大面额的金钱数据来往,就算以后被人捅出来,萧林远仍然可以振振有词:我老婆卖水果,苹果价格卖得贵一些又能怎么样?买卖公平,交易自愿,就算我家的苹果卖十万美元一个,只要有人愿意买,你管得着吗?

    混乱并未影响到谢浩然与于博年之间的交谈。满面惊讶的段伟松快步走上舞台,在空置的椅子上坐下,疑惑地问:“于校长、小谢,出什么事了?”

    于博年首先笑了起来:“你来晚了,我也来晚了,都没看到最精彩的那出戏。”

    他侃侃而谈,将事情前后经过说了一遍。慢慢抚摸着全是皱纹的手,于博年很是感慨:“就这么一个比赛,他们还要玩弄权术,中饱私囊。现场那么多观众,人人都有手机,事情肯定瞒不住,就是不知道传出去以后,上面会怎么处理。”

    说着,于博年转过身,饶有兴趣地看着谢浩然,开起了玩笑:“你小子运气还真好。上次在学校里是闫玉玲冒名顶替想拿菲尔茨数学奖奖金,这次又是别人花钱买了你书画大赛第一名的奖杯。呵呵!该我让说你什么好……小谢,你这么倒霉,该不是传说中的扫把星命格吧?”

    谢浩然无奈地耸了耸肩膀。心里自说自话:我怎么可能是扫帚星那种邪恶的命格?我明明是天下文人为之敬仰的魁星命格才对。

    段伟松沉静地思考片刻,侧过身子,看了一眼以萧林远为核心乱哄哄的人群,然后转过身,用探询的目光直视着谢浩然:“小谢,对于这件事,你是怎么想的?”

    疑惑在谢浩然心里徘徊。他双手杵在膝盖上,抬起头,望着坐在对面的段伟松,耐心等待着他后面未完的话。

    侧过身子,瞟了一眼台下观众席上正与和东平低声交谈的邓研,段伟松转头对谢浩然低声道:“和处长这个人我认识,关系也比较熟。他的想法我大体上可以猜到,只要问题不大,比赛结果对宣传处负责的市府形象没有造成影响,那么无论是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

    谢浩然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发出肯定坚决的声音:“这次比赛高中组冠军是我的,这没得商量。”

    段伟松把视线转向了于博年,后者回答的很认真:“谢浩然是七十二中的学生,凭什么要把本该属于他的东西拱手让给别人?”

    段伟松点点头:“明白了。你们等我一下,我去跟和处长谈谈。大家都不希望事情闹开,应该可以协商解决。”

    ……

    王倚丹走进会场的时候,段伟松与何东平之间的谈话已经结束。

    有了邓研在中间充当调和剂,沟通其实比想象中要简单得多。和东平与这次比赛没有直接利益关系,更不可能与萧林远同流合污,把已经装进他口袋里的钱掏出来对半分成。站在“维稳和谐”的立场,就算要查办萧林远,也必须等到书画比赛结束以后才能进行。在这之前,首要解决的问题,就是确保不知道什么时候举行的颁奖典礼后半部分顺利实施,决不能再像今天这样混乱。

    和东平很清楚,解决今天的问题其实不难。只要把既定的高中组获奖者名单改动,将第一名换成谢浩然,后面的获奖者依次类推,第一变第二,第二变第三,推到最后的那个人,直接出局。

    有一点必须肯定,谢浩然的书法造诣的确很高,就连和东平这种专管文化,见多识广的官员,也对那张行书横幅赞叹不已。可他仍对谢浩然抱有厌恶态度,甚至可以说是敌意。毕竟是他扰乱了颁奖典礼,给市府形象宣传工作带来了麻烦。

    “小邓,就按我和段局长刚才商量好的做吧!”

    和东平毕竟上了年纪,容易疲倦。他对邓研和段伟松挥了挥手,显得有些困乏:“对了,把那张二十四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行书横幅收好。既然答应了给那孩子高中组第一名,那他的现场表演作品就该归我们市府宣传处。小邓,回去以后就把办公室大厅里原有的中堂换掉,换上那张行书横幅。”

    有价值的东西,无论如何也不会被埋没。

    ……

    对付混乱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聚集在一起的人群分开,一个个处理,单独劝说。

    美术馆方面再次加派了保安和工作人员,将情绪激动的获奖者及其家人分开,按照和东平与段伟松商量好的结果,耐心劝说着。

    场馆里的喧嚣逐渐平息下来,怒火上头的人们也慢慢趋于冷静。其它不相干的分组获奖者被劝离了现场,当然这也少不了轮番上阵的评委会成员一个个拍着胸脯承诺“你的获奖名次绝对不会有问题”。无论相信与否,继续呆着已是毫无意义。就这样,沸腾的场馆变得冷清,但仍有不少人留下。

    他们全部都是高中组的获奖者。

    萧林远好不容易从一名获奖者身边离开。焦头烂额的他几乎是蹒跚着走到戚建广身边坐下,伸手从旁边地上的饮料纸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用力拧开盖子,仰脖“咕嘟嘟”连灌了几大口,这才觉得火烧火燎的喉咙舒服了很多,恢复了一些精力。

    戚建广面带忧色,一直没有说话。戚薇气呼呼地坐在旁边,被戚建广用力按住了胳膊。

    “老萧,现在情况怎么样?”

    戚建广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坐在前排远处的和东平,试探着问:“我家薇薇的获奖名次没问题吧?”

    “我就是想跟你说这个事情。”

    萧林远把喝空了一半的矿泉水放在脚下空地上。直起身子,摘下眼镜,用力抹了一把脸。手指用力抓捏着面部肌肉,两边面颊随着刺激动作扭曲形状,在狰狞与颓废之间不断变换。

    “这件事情是我欠考虑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带有血丝的双眼死死盯住坐在台上的谢浩然,仿佛那是与自己有着杀父辱母不共戴天之恨的仇人。但是想归想,摆在面前的问题仍要处理:“老戚啊,这次真的是对不住了。薇薇的第三名可能保不住了。那个叫做谢浩然的家伙书法水平很高,上面已经说了把他列为高中组第一,其他人的获奖名次只能顺延。薇薇的那张画……总之是我对不起你,没把这件事情办好。”

    萧林远脸上全是沉痛,低着头,眼睛在戚建广无法看到的位置释放出狡猾目光。

    吃到嘴里的肉怎么可能吐出来?装进口袋的钞票无论是谁也不会心甘情愿重新拿出。反正你戚建广比我有钱,我接下来还要面对组织上审查,大把的需要花钱。所以……你最好忘了给我过我钱的事情。大不了我多说几句好话,让你面子上过得去。

    戚建广沉默地看着萧林远。

    他无论如何也不认同这种说法,也不愿意接受摆在面前的现实。站在商人的角度,这显然是一次失败的投资。如果是正常的商业行为,那么现在该做的,就是想方设法减少损失。可是戚薇的绘画水平就摆在这里,勉强排在高中组第三名末尾。想要像谢浩然那样,直接从技术层面去争取,根本没有可能。

    “老萧,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良久,戚建广淡淡地说:“我为此给了你一大笔钱。”

    这是萧林远最不愿意听到的话。他抬起头,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但这次肯定是不行了。要不这样,明年……明年我想办法给薇薇弄个第二名。或者我给她在书画协会里找个老师,到时候就算是第一名也不成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