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七十八节 泄愤的男人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戚建广紧闭的嘴角微微抽搐着。

    在颁奖典礼上,他已经清清楚楚看到了萧林远的能力展示。连区区一个谢浩然那种年轻人都拿不下来,更不要说是面对现在还呆在场馆里的其他获奖者。如果事情没有闹开,戚建广倒也相信“明年给戚薇弄个二等奖”的托辞。可现在事情明摆着无法善了,就连电视台录制也被迫中断,接下来的事情完全可以预见,肯定是整个比赛评委会接受纪委调查,说不定还有人要接受牢狱之灾。

    看看萧林远惶恐的神情,就知道他在这次比赛里肯定落了不少好处。至于明年……呵呵,他还有可能继续担任评委吗?

    区区几万块钱,戚建广还不放在眼里。可是心甘情愿扔在水里是一回事,为了孩子付出却没有得到任何回报又是另一回事。

    “这可不行!”

    戚建广摇着头:“老萧,你得给我一个说法才对。要不这样,你跟评委会争取一下,这次就让薇薇的高中组第三名保持不动,就算是再花点儿钱我也认了。”

    萧林远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老同学……这个,我真的很难做啊!”

    戚建广对这件事有着专属于商人的理解方式:“要不再增设一个第三名怎么样?你跟上面反应一下,我可以赞助这次比赛。大学组和社会组的颁奖不是排在后面吗?电视台那边我可以承担一部分费用。”

    反正前面投进去的钱已经拿不回来,还不如追加投资,拿到想要的获奖名次。

    沉默良久,萧林远才低声说:“恐怕不行。现在事情闹得很大,现场视频已经传出去了。市府宣传处接管了后续评选颁奖工作,你刚才说的那些……估计行不通。”

    戚建广心里一直压抑的怒火陡然爆发出来。凶狠的表情在脸上浮起,两边眉角高高竖起,言语带上了几分狰狞:“那我女儿的事情该怎么办?你可是答应过给她一个第三名的。怎么,你觉得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还是认为我这个人很好说话,随便找个借口就能把事情盖过去?”

    萧林远脸上表情一僵。他忽然想到,戚建广拥有比那么丰厚得的身家,如果他想要收拾自己,真的很简单,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突然,从侧面扑过来一道黑色身影,带着令人恐惧的狂风,一块重物以无可阻挡的凶猛力量朝着萧林远狠狠砸下。“嘭”的一声闷响,他从椅子上倒了下去,双手紧紧捂住被砸中的头部和肩膀,发出凄惨的尖叫声。

    戚建广连忙护着戚薇从椅子上跳起,灵活地退开。

    那是一个身材细瘦的中年男子。戚建广认识这张脸,那人进场以后坐在第二排右边,是高中组冠军获得者的父亲。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戚建广根本不会相信这个文质彬彬男人暴怒起来会释放出如此强大的力量。他双手轮着一把折叠椅,像疯了般朝着萧林远身上乱砸。场馆里没有固定座椅,都是临时用折叠椅摆放而成的观众席。瘦瘦的男人显然不会打架,好几次被脚下歪斜的椅子绊倒。额角也被撞伤,露出成块的青紫色。可是他满面狰狞,咬牙切齿牢牢抓紧手里的武器,乱滚带爬朝着倒在地上的萧林远猛砸。

    “狗杂种,你当个即把的评委。”

    “我儿子今年高三了,就等着这个第一名奖项资料填报志愿。你狗日的收了我那么多钱,现在获奖名次说没了就没了,你成心耍我是吗?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老子今天要整死你!”

    突如其来的凶暴令人猝不及防。其他人站在旁边,思维停滞时间不过几秒钟,立刻冲过去,一边劝阻,一边抓住中年人的胳膊与身体。

    “别打了。”

    “想开点儿,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也在想着解决方法。”

    “松手,你再打我就报警了。”

    被强烈愤怒充斥身体的中年人置若罔闻。尽管充当武器的折叠椅被人夺走,他仍然不顾一切伸手抓住萧林远的头发,拎着他的脑袋往水泥地面乱砸。可怕的力量推动头部撞击,发出令人惊恐的“咚咚”声。破裂的皮肤下面溅开鲜血,被扯掉的头发在空中飞扬。萧林远双手死死捂住头部,巨大疼痛使他无法挣扎,只能向待宰的猪一样拼命惨嚎。

    旁边的人想要把萧林远从发疯发狂的中年人手里拉开,强行努力之下,好不容将他翻过身来,付出的代价却是萧林远正把头发都被扯掉,露出粉色头皮,以及从发根部位密密麻麻渗出的鲜血。

    “狗屁的评委,我槽尼玛!你还我儿子的第一名,把收老子的钱一分不少吐出来!”

    中年人双手被旁人牢牢固定着,无法动弹。他的双脚在地上乱蹬,无法挣脱。愤恨不已的他张口咳出黄色浓痰,准确吐在萧林远脸上,然后又是连续“呸呸呸”几大口唾沫。

    等到保安七手八脚将奄奄一息萧林远抬出去的时候,靠近舞台的地面上全是散乱座椅,飞溅开的血珠正在凝固。黑色发丝浸泡在一些莫名的液体中间,有些是血,有些是唾液,还有些颜色浑浊,散发出呛鼻的恶臭。联想起萧林远被抬走时湿漉漉的裤子,就不难明白其中成分。

    中年男子被几名身强力壮的保安制住,按在椅子上无法动弹。他的妻子儿子站在旁边不断叫骂,据理力争。

    “凭什么取消我的第一名?我就是揍了那个姓萧的家伙又怎么样?你们不高兴就报警啊!让警察来评评理,看看到底是谁的错?”

    “他收了我的钱,说好了给我儿子高中组冠军。你们知不知道这对一个即将参加高考的孩子意味着什么?今天这事儿要是不能解决,我立刻就把事情捅出去。”

    怒吼声在空旷的场馆里回荡,其中夹杂着女人的抽泣。

    一股疯狂的冲动瞬间涌进戚建广大脑。他拉着女儿戚薇,快步走到中年人旁边,用力推开按住他的保安,大声吼道:“把他放开。明明是你们做错了事情,凭什么要我们来承担后果?”

    面对这种混乱,任何人都坐不住了,纷纷起身围了过来。

    另外几名评委簇拥在和东平身边,脸上虽有愤恨不甘的神情,却不敢开口说话。

    和东平脸色铁青,他用冷厉的目光在戚建广与中年人身上来回扫视着:“你们想干什么?”

    中年男子眼中燃烧着熊熊怒火:“我儿子是高中组第一名,你们必须给他奖杯和证书。”

    戚建广紧跟其后:“我儿女是这次比赛高中组第三名。既然已经公开宣布了名次,就应该按照获奖者名单执行,不能节外生枝。”

    和东平用力握紧了左手,过了半天,才沉重地叹了口气,认真地说:“对不起,这次的事情是我们监管失查。我……向你们道歉。”

    说罢,他弯下腰,朝着中年男子与戚建广深深鞠了一躬。

    站在和东平的立场,的确很无奈。

    原本以为萧林远应该可以很好的解决问题,可是没想到送钱的获奖者家长根本不买账。现在连萧林远都被打伤,如果自己这个上级主官一直躲在后面,等到事情全面闹大,那才真正是不可收拾。

    戚建广摇摇头:“我们不需要道歉。我们需要的只是孩子的获奖名次。这很重要。”

    现在闹出这种纠纷,戚薇明年肯定不会再参加这种比赛。很简单的道理,今年的丑闻让明年的评委人人自危,谁还会评选戚薇的作品获奖?

    段伟松插进话来打圆场:“你们是高中组第一名和第三名的家长吧?现在的比赛名次已经定了,原有的获奖名次顺延,你们再闹下去也不会有结果。这件事情我们已经上报纪委,他们接下来就会派人介入。所以就算你们把事情捅开,也不可能让你们孩子得到奖项名次。放心吧!我们会对所有评委进行审查,该退给你们的钱,一分也不会少。”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处理方法。

    和东平也想开了,与其捂着盖着,不如把事情公开,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市府可以对新闻进行管制,只要扩散范围不是太大,事情总有挽回的余地,对市府的形象宣传也不会造成影响。

    二十四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重要的一个词,就是“公正”。

    中年男子身体里的愤怒之火正在减弱。他本来就不是那种性格暴躁,好勇斗狠的人。如果不是怒到极点,也不会做出之前过激疯狂的行为。看着站在对面的和东平与段伟松,再看看神情肃然的谢浩然与于博年,一股莫名的悲哀在脑海里缓缓荡漾着。

    他低着头,手肘杵砸膝盖上,整张面孔深深埋进了手掌中央,哭了。

    “……呜呜……你们,太欺负人了。我儿子马上就要高考,履历表上要是能填上省级比赛冠军,被录取的机会就更大。这是他一辈子的前途啊!现在被你们说没就没了……呜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