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七十九节 我不是垃圾,所以不入堆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周围一片安静,男人的哭声是如此清晰。

    戚建广觉得自己的心脏正在颤抖,随着中年男子的哭泣,一点点滴血。

    拥有亿万身家又怎么样?在一些关键性问题上,个人力量无法扭转既定事实。

    这个文弱的男人也许从未在公开场合哭过,他恐怕也从未有过与人挣打的经历。安安稳稳做着他的工作,说话也细声细气,不会轻易与人发生争执。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竟然把个头比他高大的萧林远打成重伤。如果不是周围的人及时阻止,萧林远极有可能被他活活打死。

    为了孩子的前途,父母会不顾一切去拼命。当众哭泣……尤其是一个男人,无疑是非常丢脸的行为。可是在一个绝望的父亲看来,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是的,我们不应该对评委行贿。可是做都已经做了,为什么就不能体谅一下我们,在可能的情况下,适当调节一下游戏规则?

    戚建广朝前走了一步,声音和态度都很认真:“能不能商量一下,高中组的比赛分别增设一个一等奖,一个三等奖?我们……愿意赞助这次比赛。”

    和东平与段伟松不约而同摇起了头。

    开什么玩笑,事情闹成这个样子,纪委肯定要介入调查,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再生事端。再说了,无论任何形式的比赛,一等奖从来只有一个。否则的话,还叫什么冠军?

    戚建广正要说话,冷不防站在身后的女儿戚薇伸手指着谢浩然,开口叫道:“凭什么一等奖是他的?既然是书画比赛,那他的画呢?我就不相信他的工笔画会比我的好。”

    戚薇感受到了父亲对自己的爱护,也亲眼看到了中年男子为了争取第一名做出的疯狂行为。这一切都让她觉得震撼,也在某种程度上颠覆了她的人生理念。

    戚薇觉得自己必须做点儿什么。就算自己这个第三名拼着不要,也绝不能让谢浩然轻轻松松拿走高中组冠军。

    戚建广皱起眉头道:“薇薇,不要乱说话。这是两码事情,不一样的。”

    执着的戚薇显然有着独立思维,非常执拗:“爸,你不知道,我的初中同学顾欣欣跟他在高中是一个班。欣欣给我看过他们班的同学微信圈记录,他们班上所有人都说那张画不是他画的。我敢保证,他的参赛作品肯定有假。”

    中年男人停止了哭泣,抬起头,望向谢浩然的目光充满了疑惑,还有深深的期待。

    戚建广的思维凝滞了两秒钟。他当然相信女儿不会撒谎,更不会在这种时候故意编造挽回局面。何况,谢浩然之前的那张横幅是公开书写。就凭这个,他也是当之无愧的高中组冠军。

    小孩子的思维并不全面,也不会朝着正确方向去考虑问题啊!

    只是还不等戚建广说话,站在对面的谢浩然就已经笑了。

    “你觉得我不会画画是吗?”他用深邃目光注视着戚薇。

    胖胖的女孩被他盯得产生了怒意:“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你的同班同学说的。不信你可以回去问问顾欣欣。”

    “别人怎么说,那是他们的事情。”

    谢浩然身体里的灵能开始运转,他必须用自己的方法解决这件事:“我现在就画给你看。工笔是吗?我会让你心服口服。”

    台下一片凌乱,台上用作表演的那张条形长桌却没有受到影响。笔墨纸砚都在,谢浩然走过去,选择了一张熟宣纸,在桌上平平铺开,边角用镇纸压住,拿起勾描笔,饱蘸浓墨,信手在纸上轻巧地画着。

    众人纷纷围拢过来。

    短时间内当然不可能完成一幅工笔作品。所以谢浩然省去了“渲染”这个步骤,直接以线描作画。

    这需要强大的手腕控制能力,墨色线条必须均匀平滑,绘画过程不能抖动,否则就会改变笔触,粗细不均,将一张好好的画作变成废品。

    他的手腕悬在半空,执笔姿势如同空握鸡蛋。毛笔与纸面随时保持垂直状态,仿佛有一股奇异的吸附力,将笔牢牢固定着,保持均匀力道在纸面上流转,只留下一道道黑色墨线,构成画面。

    古代白描对人物的五官面部有着唯美性改变。微笑的眉眼、形状姣好的嘴唇、肥厚多福的耳垂……这些特征具有那个时代特殊的意义。很快,一个头挽发髻,手持如意的宫装女子出现在纸面上。虽未着色,但衣襟如风,飘带如云,线条将整个身形动作完美勾勒出来,真正是顾盼生姿,活灵活现。

    《珍渺集》记载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典藏珍籍,只要在脑海里对照描绘,这对谢浩然来说,毫无难度。

    一个半米多高的白描人像,在短短几分钟内浮现于纸面上。

    笔尖继续流转,在白描美人的右边继续着,很快出现了第二个手持玉盘的女子。

    围观的评委都是省书画协会成员,其中不乏识货者。看到这里,当即有人倒吸着凉气,发出惊叹:“咝……这……这个,他好像是在画《八十七神仙卷》?”

    徐悲鸿当年曾花重金购得一幅古代卷轴。画幅残破,没有落款,无法考证具体的所处年代与作者。画中人物总计七十二之数,或持宝器,或持玉盘,或持如意,众人皆为行走之姿。因形态优美,姿容秀丽,徐悲鸿当做重宝收藏,将其命名为《八十七神仙卷》,谓之:悲鸿生命。

    这副画在国画白描上的地位极其重要,得到了书画界一致认可。流畅的线条,毫无迟滞的勾勒,不用着色就能看出人物动态的绘画手法,都使《八十七神仙卷》成为古代白描作品之首。

    白描是工笔国画的入门基础。学习工笔首要开始临摹,而线描临摹难度最大的作品,就是《八十七神仙卷》。因为其中无论任何一个人物,都需要长而流畅的墨色线条绘成。只要出了一处纰漏,整张画也就毁了。

    当熟宣纸上出现了三个完整的白描女子,谢浩然也停下笔,抬头注视着站在对面的戚薇,平静地问:“还要我继续画吗?”

    戚薇脸色发白,紧抿着嘴,牙齿慢慢咬着**,站在那里一声不响。

    如此惊人的线描功底,恐怕是教授自己国画的那位老师,也自愧不如。

    根本不需要证明。光是这三个白描女子就足以说明谢浩然的工笔画水准。戚薇忽然有些恼恨顾欣欣:没事干嘛要把你们班的同学微信群拿给我看?还有,你们班上那些人究竟是怎么想的,连事情都搞不清楚,就一个个在群里胡言乱语说别人坏话。有谢浩然这种实力,哪里还需要找别人代笔?不要说是高中组,恐怕他直接参加社会组的比赛,也能轻轻松松拿到冠军。

    旁边有人发出了声音:“接着画。时间还早,把后面的部分画完吧!”

    真正爱好艺术的人,只要看见未完成的优秀作品,都会迫切想要看到完整结果。

    谢浩然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了一眼,沉默着放下手里的笔。

    那是一个比赛评委。无论对方是否参与了萧林远计划,在谢浩然看来,都被列入了不值得相信的人行列。

    那人有些微微的着恼,不由得叫道:“怎么不画了?借着画啊!如果你把这张《八十七神仙卷》画完,我担保省书画协会一定会接收你成为正式会员。”

    谢浩然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我不想画了可以吗?凭什么你说什么我就一定要做什么?谁得奖,谁不能得奖,全凭你们一张嘴说了算。你以为你是谁?国家元首?还是玉皇大帝?”

    那名评委脸色骤变:“你这是什么态度?就凭你刚才这些话,我就不会在你的会员申请资格讨论会上投赞成票。”

    谢浩然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右手点了点摆在桌上的作品:“你有我这样的水平吗?你画得出来吗?”

    那人顿时哑口无言,脸上的愤怒表情却一览无遗。可即便再愤怒,他也不得不承认,像谢浩然这种高水准的线描,恐怕没几个人能做到。即便是与萧林远一样,同为省书画家协会理事的自己也不行。

    “草包群集的地方,就是一个大垃圾坑。”

    谢浩然说话嘴上毫不留情:“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加入?我为什么要自甘堕落成为垃圾的一员?”

    段伟松皱起了眉头:“小谢,你这张嘴啊……好歹给别人留点儿面子。”

    谢浩然却不这样认为:“是他们先不给我面子。如果今天我没有及时赶到,像你们一样因为别的事情被耽误在路上,这次书画比赛根本不会有我的名次。他们还真得是随心所欲啊!想把奖项给谁都行,反正他们是评委,作品好坏优劣全凭他们一张嘴。文人如果不要脸,真正就是比女表子的下面还臭。”

    此言一出,现场所有人纷纷动容。四名评委瞬间被激怒,尤其是被骂的那人不由得张口怒道:“你再说一遍我听听?有本事你再敢说一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