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八十节 有一个词,叫做“父亲”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谢浩然用清澈的双眼注视着他:“既然你强烈要求,那我就再说一遍:你,不要脸。还有你们,整个评委会的成员,统统不要脸。”

    不等对方回答,谢浩然卷起衣服袖子,傲然道:“之前已经被打趴下送走一个。要打架的话,你们四个人一起上吧!还是那句话,我保证不会打死你们。不过你们最好提前把救护车叫来,免得到时候没人送你们去医院。”

    于博年连忙站出来打圆场:“小谢,差不多就行了。”

    老校长随即把目光转向段伟松:“段局长,我看今天的事情就到这儿吧!大家应该没有什么异议,反正到时候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随即,于博年走到一直呆站的中年男子旁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地劝说着:“想开点儿,我也是父亲,我和你一样,都经历过孩子上学的各个时期。说真的,你刚才揍的那几下真痛快,就连我看了都觉得解恨。但是获奖名次这件事情,我觉得你是过犹不及了。一个孩子,以后要走的路还长。争取属于自己的利益当然没有错,可是作为家长,你得给他竖立正面形象。”

    于博年语重心长:“你是一个很优秀的父亲,真的。”

    中年男人久久注视着于博年,没有说话。

    无论年龄还是身份,于博年都有资格说这话。时间可以让热血上涌的头脑冷静下来,也清清楚楚看到了谢浩然精湛的勾描技艺。无论书画,人家真正是赢得让自己没话说。仔细想想,其实现在这种局面,能够让自家孩子拿到高中组第二名也不错了。

    缓缓点着头,用复杂的目光看了一眼谢浩然,中年人带着妻儿转过身,朝着场馆出口方向走去。

    突然,他仿佛想起了什么,转身大步返回,冲着距离最近的评委脚下狠狠啐了口唾沫。做完这件事,才阴沉着面孔,走出场馆。

    一种叫做“羞愤”的东西在四名评委身上如蚂蚁般四处乱爬。他们有的脸色铁青,有的神情自若,有的面皮抽搐,还有的站在那里连连做着深呼吸。

    和东平冲着聚在周围的人挥了挥手:“先走吧!后面的事情按程序处理。这次比赛高中组的奖项名次就按之前的讨论结果对外宣布。七十二中学的谢浩然是第一名。我跟电视台那边商量一下,争取下周重新做次节目,另外搞个新的颁奖仪式。”

    人群渐渐散开。

    戚建广抓住机会,快步走到和东平身边,低声道:“和处长,还请通融一下,能不能增加一个高中组的第三名名额?”

    之前的问题矛盾焦点,在于原本得到了冠军的家长拒绝接受滑落顺延成为第二名。现在那人已经离开场馆,戚建广觉得这是最好的机会。只要商量一下,应该不难给女儿戚薇争取增加的第三名。

    谢浩然等人都在附近尚未离开,他们清清楚楚听到了戚建广的话。

    和东平皱起眉头:“你怎么还要继续纠缠?”

    段伟松走过来,脸上全是愠色:“这不可能。获奖者名额之前就在省报和网络上公布,现在怎么可以临时增加?都到这时候了……萧林远送进医院,纪委马上就要对评委会进行审查,你这人怎么还是执迷不悟啊?”

    于博年站在旁边,轻轻地摇头。

    戚建广没理会段伟松。他用低沉的声音增加着语言分量:“和处长,我是“南林香”酒业集团的董事长。请考虑一下我刚才的要求,我们“南林香”每年都要给市里上缴税金的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着,每个人也有头脑发热不冷静的时候。如果换个时间地点,戚建广绝对不会说出这些话来。因为事态已经明了,戚薇从获奖者名单上出局已经成为事实。谢浩然当众显露的白描技法也证明他的冠军实力不容置疑。

    但戚建广仍然想要试试。

    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忘记那个泪流满面的中年男子。

    我也是父亲。

    我必须尽全力为自己女儿争取到利益。

    金钱的确不是万能,却可以买到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东西。

    他现在很冲动。

    愠怒在和东平脸上逐渐变化。先是变成了不满,然后变成了严肃,最后变成了凝重。

    身为昭明人,他当然知道“南林香”这个名字。尤其是“南林香”系列里的高档酒,因为是当地所产,更被指定为昭明市府的宴会招待酒。“南林香”集团每年给市里上缴的纳税金额,也屡屡达到了数百万。

    对于一个市府的正常年度财政收入来看,这些钱其实不算多。可是考虑到“南林香”是昭明本地拳头产品,和东平就不得不认真考虑戚建广提出的要求。虽然有些不合理,但问题要看得全面。尤其是自己这种主管宣传的主官,就更要注意这方面的取舍。

    思考了很久,和东平终于给出了答复。

    “不行!”

    戚建广急了:“为什么?”

    和东平慢慢按压着太阳穴,神情很是疲惫:“理由和原因我想你已经知道,用不着我再多说了。”

    戚建广语速急切:“就不能通融一下吗?”

    和东平叹息着摇摇头:“我这么跟你说吧!通融是可以的,但现在绝对不行。其实如果你一开始就赞助这次比赛,无论如何都可以让你女儿得到一个名次。这是很正常的行为,我甚至还可以出面担保。但是你偏偏选择了那些评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找了萧林远的关系……事情已经这样了,就不多说了。”

    他随即把目光投向站在一旁的戚薇,认真地劝说:“明年吧!如果明年你愿意赞助比赛,再给这孩子好好找个老师辅导一下,高中组第三名应该没有问题。”

    话其实说得很透彻,和东平给出的解决方法也合情合理,但是戚建广心中狂乱的思维却怎么也停不下来。他失魂落魄地后退了几步,整个人跌坐在椅子上,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场馆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空了。

    戚薇坐在父亲身边,很是担忧地拉着他的手,大气也不敢出。她知道自己把事情搞砸了,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

    “爸……你……还生我的气吗?”她怯生生地问。

    戚建广慢慢把女儿搂在怀里,宽厚的手掌轻轻抚摸那颗小脑袋,面颊在顺滑的头发上摩挲着,偶尔被发夹触到,有种轻微的刺扎感。

    他现在冷静下来了。

    “没事的,都是爸爸太冲动了。”微笑重新浮现在脸上,声音带有淡淡的叹息。

    在无人注意,靠近场馆出口的角落里,谢浩然站在光线照不到的阴影里,默默注视着这对坐在椅子上的父女。

    他心里滚动着一股说不出的情绪河流。

    想要的,都得到了。

    就在和东平当众宣布自己成为了本次比赛高中组冠军的时候,《文曲》功法修炼度以奇妙方式更上一层楼,他的自身修为也一跃冲破了极限,进入了筑基中期。

    只要肯多花时间,愿意努力,修炼总会进步。时间在熬炼人的同时,也在给予辛勤者丰厚的奖励。

    但是“父爱”这种东西,谢浩然知道自己这辈子恐怕无法得到。

    对他来说,“父亲”的概念,只是一个名字,一张照片。

    我可以傲慢,我可以冷漠,我可以站在高高的修炼之山巅峰,居高临下俯视着芸芸众生。

    但是我绝对不可能得到那种足以融化冰冷内心的特殊情怀。

    如果可以的话,谢浩然真的很愿意付出一些代价,与那个中年男人的儿子做出交换。给我一分钟,甚至几秒钟,让我体会一下那种被至亲之人不顾一切死死搂在怀里,胆敢冒着如同泰山碾压的危险,也绝对不会退缩让步的珍贵温暖。

    没有人看见一滴眼泪在谢浩然眼眶流流转。鼻腔里涌动着阵阵酸意,有种液体缓缓流下的感觉。

    眼泪最终还是没有落下。仿佛那是世界上最珍贵的钻石,刚一出现,就被冥冥中看不见的力量瞬间收走。

    控制着情绪,谢浩然迈开脚步,走进场馆,一直走到戚建广父女俩面前,停住,转过身。

    戚建广微微觉得诧异。

    戚薇脸上全是战意。她攥紧了拳头,目光凶狠,仿佛一头护崽的母狮:“你不是已经走了吗?现在又回来,你想干什么?”

    谢浩然没有理会指责与挑衅,他面带微笑:“愿意跟我学画吗?工笔花鸟,我会是个很不错的老师。”

    满面怒意的戚薇想也不想就张口吼道:“不要!”

    戚建广用复杂的目光注视着谢浩然。足足过了五秒钟,才疑惑地问:“你想要收多少学费?”

    他看得出来,谢浩然不是在故意戏弄女儿戚薇。

    既然对方所说是真话,那就必须郑重考虑。毕竟,谢浩然的书法和绘画技艺都摆在那里,用“书画双绝”来说也毫不过分。

    “我只有一个条件。”

    看着怒冲冲的戚薇,谢浩然的声音很平静:“想办法把顾欣欣的手机弄来,我想看看她的微信朋友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