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八十五节 主卦者,吉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房间里一片沉默。

    何洪涛双手握得死死的,屏息凝神看着谢浩然每一个动作。

    良久,谢浩然才抬起头,视线从平平躺在桌面的三枚铜钱上移开,落到了何洪涛身上。

    “何经理,你被人下咒了。”他的生意很平静。

    “下咒?”

    何洪涛用力咽下一口唾液,眼里全是难以置信的目光,身体也不受控制颤抖起来。沉默了几秒钟,他战战兢兢地问:“谢师傅您的意思是我被别人诅咒了?”

    谢浩然用手指轻点着桌面:“三枚铜钱全为背面,这种卦象叫做“黑卦”。按照占卜所求内容不同,相同卦象所示的意义也就不同。何经理你问的是生死,三钱背面朝上,也就意味着你头顶气运被遮挡,而且这种力量来自于地下。更糟糕的是,现在三枚铜钱正中向外,没有一个朝内。你看这“洪武通宝”的“洪”字,以这个为核心,三钱向往,形成一个不规则的三角形。这表明你自身阳气已被干扰,随时可能有性命之忧。”

    何洪涛脸上一片惨白,看不到半点血色。发自内心的恐惧像爪子一样死死攥着心脏,令他感觉仿佛血液不再流动,浑身冰冷。

    他相信这个世上有神灵。可是在潜意识当中,何洪涛同样有着自己身为富豪阶层的自得与傲慢。他听说过一些灵异事件,却从未放在心上。求神拜佛当然是为了祈求平安,财源广进。可是谁能想到,前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竟然连续经历两次生死大劫。

    “扑通!”

    没有任何预兆,何洪涛突然离开椅子,双膝着地,重重跪倒在何浩然面前,双手死死抓住他的裤脚,带着哭腔,连声哀求:“谢大师你救救我,求你一定要救救我。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我我真的不想死啊!”

    谢浩然顿时慌了神,他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连忙双手扶住痛哭流涕的何洪涛胳膊,将他从地上用力拉起,连声安慰:“起来,先起来再说。何经理你不要急,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你,你这是干什么,我没说你一定会死啊!”

    颤抖中的何洪涛被重新扶到椅子上坐下。他用力抹掉眼泪,望着谢浩然,期期艾艾地嗫嚅着:“谢大师那种护身符你,你能再给我几张吗?”

    人人都怕死。

    那些拥有所谓“神力”的大师究竟有难打交道,何洪涛最清楚不过。这些年他无论外出旅游公干,还是平时工作,只要遇到寺庙道观,必然要进去烧香祷告,献上一笔数量不菲的功德钱。看在那些钱的份上,无论主持还是观主,都会现身安抚几句,然后送给自己开关的法器、护身符,以及所谓的“灵物”。

    这些东西已经被证明毫无效果。如果没有谢浩然给的护身符,自己早就在上次车祸中身亡。

    算上这一次,已经从谢浩然这里得了两张护身符。

    凡事可再一、再二,但不可再三。

    何洪涛担心谢浩然拒绝出手帮助自己,也不再送给自己第三道护身符。那样一来,就真的是完了。

    这种担心显然是多余的。

    谢浩然把一张新符递到了何洪涛面前:“你帮过我,我自然会救你。不过,我不可能每天都跟你呆在一起,这种护身符只能用一次,如果对你下咒的那个人改换手法,连续实施杀着何经理,恐怕你根本逃不过去。”

    何洪涛满面惧意,结结巴巴地问:“那,那该怎么办?”

    何浩然再次陷入了思考。

    他不是专业的占卜师,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问题。

    有了珍渺集上的注解和帮助,铜钱卦象的推演准确率极高。可现在的问题,知道了有人对何洪涛下咒,却不可能通过算卦的方式,知道对方姓名。

    还是那句话:修士也是人。

    或许我应该换种方式来解决。

    想到这里,谢浩然从桌上捡起三枚铜钱,装进竹筒,递给何洪涛:“何经理,还是用刚才我教你的办法,在竹筒上滴三滴舌尖血。不过这次你祈求的内容要变一下:先在心里问一句“谁要杀我”,然后把你认识的人全部想一遍。”

    何洪涛脸上露出几分难色:“我认识的人这实在太多了。谢大师,所有人都要想过来吗?”

    谢浩然神情严肃地点点头:“无论对方的姓名还是相貌,只要是你能想起来的都可以。全部在心里默念一遍,然后再开竹筒,撒铜钱。”

    这过程很慢,耗费了近六分钟。等到何洪涛忍着舌尖疼痛,拔掉竹筒塞子,“咣啷啷”将三枚铜钱撒在桌上的时候,他发现谢浩然紧盯铜钱的那双眼睛里,隐隐透出几分诧异。

    何洪涛提心吊胆地问:“谢大师,这次的卦象怎么样?能看出什么来吗?”

    谢浩然没有说话,呼吸也变得绵长起来。

    对于卦象的注解,珍渺集上这样一句话。

    “铜钱卦,三钱摞,正反叠正反,利主卦者。”

    算卦这种事情,可以是一个人进行,也可以同时有两、三个人群聚。所谓“卦师不自算”,是因为当局者迷,对卦象的计算推演很容易受自身情绪及思维影响,对卦象解读下意识朝着对自己有利的方面推算。在这种情况下,凶卦往往会被解读成“平安”,甚至是“末吉”。

    就像小偷窃贼,明明知道偷东西一旦被抓住,轻则被当场暴打,重则交由警察处理关押监禁。可他们还是想要不劳而获,心甘情愿朝着那条邪路上走。

    这是典型的侥幸心理。

    卦师也不例外。因为通晓天地规则,自认为有机会趋吉避凶,所以尽管占卜所得卦象显示凶兆,可为了想要的利益,仍然有卦师抱着侥幸强行为之。

    结果,自然是遇凶无解,白白身死。

    像谢浩然与何洪涛这种两人在一起的情况,就属于正常卦局。谢浩然为主卦者,何洪涛为问卦者。问卦抛洒铜钱,主卦就负责解读卦象。

    三枚铜钱摞在一起,摆放位置大概形成直线。相互叠压的部分并不均匀,第二枚钱压住了第一枚钱的“宝”字,第三枚钱只搭着第二枚钱的边角。但无论如何,它们相互叠摞着,彼此之间交错形成缝隙,没有直接与桌面接触。

    第一枚铜钱背面朝上,第二枚洪武通宝顶端的“洪”字,笔直指向了北方。第三枚钱还是背面朝上。这就形成了“反正反”的格局。

    谢浩然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指针,时间已过下午三点。按照古代的计时方法,白天为“正”,黑夜为“反”。将具体时间与铜钱卦象对应,就变成了背面朝上的铜钱压住阳光,形成“正反叠正反”。

    在卦局里,很少出现这样的卦象。

    这表明卦局本身对主卦者有利。

    但具体的“利”在哪里,还是一个谜。..

    因为“利”这种东西涵盖的因素太多了。也许是一笔钱,也可能是某种贵重物品,或者是向上晋升的特殊渠道及条件当然,也可能是深闺怨妇得到一个英俊健壮的美男子,或者妙龄美女莫名其妙看中了废物宅男,心甘情愿成为对方妻子。

    谢浩然微微眯起了双眼:难道诅咒何洪涛的那个人,也是一名修士?只要找到他,杀了他,就能从对方身上获取好处?

    想到这里,他抬起头,注视着何洪涛:“何经理,卦象显示,给你下咒的那个人在北面。你朝着这个方向想想看。”

    何洪涛不禁有些失望:“怎么,只能看出方向吗?”

    谢浩然觉得好笑,耸了耸肩膀:“如果光是通过算卦就能什么都知道,那还要警察干什么?”

    算卦是一种古老的方式。准确率不高,卦象显示也很模糊。如果不是因为谢浩然修炼境界达到了筑基中期,再加上珍渺集上的详细注解,他绝对不会在何洪涛面前卖弄。

    “北面让我想想”

    何洪涛一边在脑海里编织着地图,一边自言自语:“北面就是今天出事的建筑工地,再过去就是公司职工宿舍。稍微往南偏一些,是公司去年完工的一个楼盘。再往北那就出了昭明市区范围。我认识的几个人倒是住在那个方向,都在区。”

    谢浩然注视着桌面上摞在一起的三枚铜钱,摇头道:“不用那么远,对你下咒的人应该距离很近。否则的话,就应该是分散的卦象。”

    何洪涛很惊讶,不由得再次低头仔细看着那些铜钱,发出惊叹:“真是太神奇了,连这个都能看出来吗?”

    谢浩然平静地回答:“我只是就卦论事。卦钱之间距离很近,下咒之人应该就在这座城市里。”

    何洪涛脸色再次变得苍白起来:“如果是北方,那就一定是建筑工地和职工宿舍这两个地方。”

    谢浩然从椅子上站起:“走吧,我陪你过去找找,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在兴风作浪。”

    他有些迫不及待。

    一个显示对自己有利的卦象,会是什么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