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八十七节 祭品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有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何洪涛立刻醒悟过来。他转身对跟随的工人吩咐了几句,那两人会意地点点头,走了出去。

    谢浩然把已经破坏的房门关上,从旁边拉过一把椅子,将门挡住。

    做完这件事,他走进卧室,站在距离床沿不到一米的位置,居高临下注视着吴璠。

    灯光很刺眼,吴璠过了近两分钟才适应这种光线。他眼皮微张,映入眼帘的影像有些模糊,看到何洪涛与谢浩然都没有说话,才勉强从疲惫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喘息着说:“何经理你你找我有事吗?”

    看着吴璠,何洪涛脸上全是难以置信的神情。

    他脸上呈现出病态的苍白,其中甚至带有诡异的青紫色。皱纹在脸上分布,尤其是两边眼角和嘴角,更是密密麻麻堆积着。眼皮虽然张开的幅度不大,却可以看见眼眶里布满了血丝,两边鬓角的头发已经白了,正在朝着头顶方向蔓延。

    吴璠今年连三十岁都不到。很年轻的一个人,职位也令人羡慕,是自己这个公司总经理的助理。前几天他倒是说身体不舒服,找自己签字,请了几天病假。可是何洪涛做梦也没有想到,三天不,仅仅只是两天未见,吴璠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你怎么了?”

    何洪涛连声追问:“小吴,你得了什么病?”

    不等吴璠回答,谢浩然在旁边淡淡地说:“何经理,就是这里,就是他了。”

    按照铜钱卦象的指示,给何洪涛下咒的人,就在北方。

    离开住处后,谢浩然与何洪涛到建筑工地转了一圈,看了那块水泥预制板掉落的位置。谢浩然将自己的感应能力释放开来,却没有在工地上发现丝毫的灵能波动。

    几分钟前,刚走进职工宿舍的时候。他立刻感应到一股诡异的能量。

    可以肯定绝对不是灵能。但是那种能量与灵能之间有着不少共同点。谢浩然尝试着吸收了极少的一部分,他发现这种能量可以被灵能转化,只是颇为麻烦,也需要时间。

    陌生能量是最好的指引箭头。沿着能量来源,直接找到了吴璠的住处。

    现在,谢浩然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可以确定,下咒着就是吴璠。

    何洪涛脸上的关切之意渐渐退去,整个人从惊讶状态变得冷肃。他低头注视着目光有些躲闪的吴璠,压低声音问:“小吴,你都对我做了些什么?”

    话一出口,谢浩然与何洪涛都看见被子下面的吴璠身体猛然抽搐了一下。

    他艰难地喘息着,极其费力地发出断断续续,故作惊讶的声音:“我听不懂何经理你是,什么意思?”

    谢浩然眯着眼睛在房间里寻找,视线很快锁定了一个摆在床头柜上的小瓶子。

    那东西不大,椭圆形,中间最粗的部分,直径约为两厘米。瓶子为金属质地,通体都是黑色。一条细小精致的金属链将瓶身与瓶盖连在一起,瓶身表面刻着花纹。乍看上去,赫然就是一件工艺品。

    何洪涛把身体朝着吴璠靠近了些,声音也变得愈发低沉:“别装了,你是不是想要杀了我?想要我死?”

    密密麻麻的冷汗在吴璠额头表面渗出,平滑的皮肤表面顿时多了无数透明凸点。那种诡异的青紫色在他苍白脸上越发浓重,目光呆滞,嘴上却无论如何也不肯承认:“何经理,你怎么说这种话?我我,我怎么会做那种事?”

    何洪涛的冷漠丝毫没有改变,包括声音:“我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就在今天中午,我在工地上巡视的时候,差点儿被一块水泥预制板当场砸死。”

    表情和声音都显示吴璠在挣扎:“不是我我,一直呆在这儿没离开过。”

    何洪涛把手电筒放在旁边,神情凝重:“小吴,有些事情不需要你亲自动手。我这个人虽说没什么见识,也没有上过大学,但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种非常恶毒的行为,叫做下咒。”

    这句话对吴璠产生了不亚于电击般的效果。他浑身猛然一抽,裹住身体的被子也被猛然都开,露出半边肩膀,急急忙忙摇着头,慌忙否认:“不,不是我我,我,我没有诅咒过你,真的!”

    一股强烈的怒意冲上何洪涛心头。

    “都到了这个时候,我都找上门了,你还不承认吗?你太狠了,我上次出车祸也是因为你的缘故,已经死了一个人,你还想怎么样?吴璠,你还有没有良心?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

    谢浩然在旁边适时的插话进来:“何经理,别那么激动。报警没有的,这种事情警察没办法处理。”

    说着,他拍了拍怒气冲冲的何洪涛肩膀,示意对方让开。谢浩然走到床前,先是看了看摆在床头柜上的那只小金属瓶子,然后把视线转移到吴璠身上,颇为惋惜地说:“你应该很清楚自己的状况。怎么,宁愿死,也不愿意说实话吗?”

    一个“死”字,驱散了吴璠眼中的迷茫,瞳孔深处也闪出一丝狰狞的凶光。..

    他还是拒绝承认,咬牙切齿:“我没有”

    吴璠根本不相信谢浩然说的话。

    清冷的目光在吴璠身上扫视着,谢浩然伸手拿起小金属瓶子,在手心里掂了掂,然后用三根手指捏住,将瓶身竖直,缓缓转动着。

    “诅咒这种东西,最好碰都不要碰。”

    谢浩然目光里带着怜悯:“给别人下咒,自己也需要付出代价。”

    神情茫然的吴璠下意识问:“什么代价?”

    “当然是下咒者自己。”

    谢浩然看着吴璠鼻孔里冒出鲜红,然后很快沿着上唇流下,形成两缕醒目的痕迹,沉声道:“一个普通人也妄图驱使鬼神。它正在吞食你的身体,吞食你的灵魂。”

    不等吴璠反应过来,谢浩然猛然伸手抓住被子,以不可抗拒的力量一把掀开。顿时,站在旁边的何洪涛双眼瞳孔骤然紧缩成针尖,难以遏制地发出惊呼。

    “天啊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吴璠你你的身体怎么了?”

    暴露在灯光下的吴璠,根本就是一个可怕的怪物。

    他的身体,有很大一部分不见了。

    左腿不翼而飞,只剩下从裆部往下大约两厘米的长度。右腿的情况稍好一些,至少还能看到膝盖,小腿却无影无踪。

    上身没穿衣服,臀部瘪下去一大块,连男式内裤都无法撑起。他在床上保持仰躺姿势,腹部以肚脐为核心,整个的空了下去。大致看起来,只有上半身还保持完整。尤其是两条胳膊,肌肉皮肤都还保持着弹性,也有力量。

    床上没有血,身体表面也没有伤口。腿脚与腹部缺失的部分也是如此。在灯光映照下,何洪涛清清楚楚看见吴璠断腿位置呈现出圆形,外面包裹着皮肤,光滑平直,甚至没有丝毫疤痕。仿佛从娘胎里生下来的时候就如此,属于天生的生理缺陷。

    他的肚子像一个碗。皮肤凹陷下去,感觉几乎与背部的皮肉紧贴在一块儿。凹陷的面积相当大,上面部分直接抵住了肋骨,下面部分清晰露出了盆骨轮廓。

    吴璠不是不想起床开门,而是他根本就无法离开这张床。

    何洪涛从未见过这种事情。他觉得简直就是恐怖片里的可怕场景在眼前出现,不由得后退了几步,把放在地上的大号手电筒赶紧抓在手里,紧紧攥住,双眼几乎瞪直,恐惧的声音一直在发抖:“谢谢师傅,吴璠他,他究竟是怎么了?”

    谢浩然目光冷漠。他从旁边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看着吴璠身上那些触目惊心,被薄薄皮肤紧紧包裹,露出清晰轮廓的骨头,淡淡地说:“他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东西。现在,他快被那只怪物吃光了。”

    吴璠病态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惊怒,流淌的碧血染红了胸前皮肤。他有些呆滞地看着谢浩然,声音就像何洪涛一样在发颤:“不,它没有吃我这,只是一种交换。”

    谢浩然用手指捏着那只金属小瓶,凑到吴璠眼前:“它就在这里面。我可以感觉得到。”

    吴璠全是血丝的眼睛里闪烁着疯狂:“它会吃了你呵呵它会吃了你们一根骨头都不剩。”

    谢浩然收起眼中的怜悯,目光再次变得冷硬:“你错了。它可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驱使鬼神的代价,就是驱使者自己。”

    吴璠扭过头,在肩膀上擦抹了一下鼻血,凶声恶语:“我不相信。”

    “我既然能带着何经理找到这里,就没必要骗你。”

    谢浩然用平静的声音阐述事实:“下咒这种事情,不是你想做就做。想必你也看过一些关于这方面的书,听过一些传说。无论任何人驱使鬼神,都要付出祭品为代价。”

    停顿了一下,谢浩然淡笑着问:“要求它帮你做事的时候,你给它祭品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