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八十九节 传说,有个装在瓶子里的魔鬼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深深的恐惧控制了他的大脑。如果一切公开坦白,那岂不是人人都知道我在觊觎何洪涛的妻子?

    吴璠想要结束这一切。

    他专门请了假,早早躺在床上,还特意从药店里买了安神的药物付下,沉沉睡去。

    那头牛和那只羊都没有出现。

    等到醒来的时候,吴璠发现自己再也无法离开这张床。

    腿没了。

    整个腹部全都空了。

    再然后,房门被撬开,何洪涛与谢浩然走了进来。

    ……

    看着吴璠那张在病态青白中充满了惶恐畏惧的脸,谢浩然摇着头,再一次竖起了捏在手里的金属小瓶。

    “看来你根本不知道这里面装着什么。”

    吴璠想起了在埃及时,大胡子店主那种诡异的眼神。

    尽管身体衰弱的厉害,他仍然挣扎着仰起头:“告诉我,这……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谢浩然目光冷峻,声音清晰:“你看过《天方夜谭》吗?也就是原译本《舍赫拉查达》那本书。里面记载着一个故事。有一个渔夫,每天下海撒网捕鱼。有一天,渔网从海底拖上了一个瓶子。瓶盖上有所罗门王的封印。渔夫随手把瓶盖打开,从瓶子里钻出来一个魔鬼。魔鬼非但没有感恩,反而还要吃掉渔夫。渔夫没办法,要求魔鬼在吃掉自己之前,一定要满足他的最后一个愿望。”

    吴璠虚弱地点点头:“我……知道这个故事。渔夫说瓶子那么小,魔鬼的身体那么大,无论如何也装不进去。所以……魔鬼一定是在欺骗他。”

    谢浩然接着道:“魔鬼为了证实自己没有撒谎,于是化为浓烟,钻进了瓶子,渔夫立刻盖上瓶盖,把瓶子重新扔进了大海。”

    吴璠是个聪明人。他盯着谢浩然手里的金属小瓶,瑟瑟发抖:“你是说……这东西……就是,就是传说中的那个瓶子?”

    谢浩然平静地回答:“也许是,也许不是。我只知道这瓶子里装着一个魔鬼。”

    吴璠神情顿时变得呆滞起来。他的嘴唇一直在抽搐:“……我,我打开过它的盖子。”

    不等谢浩然说话,吴璠突然加快语速,仿佛失去的体能重新回到了身上,那种模样紧张又疯狂:“你会帮我是吗?救救我,我……我不想死。”

    谢浩然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怎么,你不想知道这瓶子里装的是什么吗?”

    满面恐惧的吴璠一个劲摇头,胳膊撑着床,尽量把身体挺高:“我不想死。求求你,不管它是什么,让它把吃掉我身体的部分还给我。我……我……”

    慌乱的眼睛看到站在对面的何洪涛:“我再也不敢了。何经理,求求你们救救我吧!”

    何洪涛脸上全是冰冷。

    沉默中的他仿佛被吴璠的哀求声唤醒,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怜悯。

    他转过头,望着谢浩然,后者从他的眼睛里读出想要表达的意思,却摇了摇头。

    “没用的。何经理,你最好找熟人和关系,把这里的事情尽快处理。”

    谢浩然的话很清楚:吴璠肯定是非正常死亡。如果警方介入,问题就会变得很棘手。毕竟,修道之人崇信的那些东西,在警察看来就是荒诞无稽的代名词。

    何洪涛很吃惊:“谢大师,吴璠……不能救救他吗?”

    对方虽然可恨,何洪涛却也心软。他毕竟长久以来崇神拜佛,信仰功德。

    谢浩然叹息着摇头:“他连内脏都没了,你让我怎么救?如果只是腿脚被吃掉,倒也还能留下性命。现在说什么都太晚了,即便是大罗金仙下凡,也救不活他。”

    神情呆滞的吴璠脸上掠过一丝不正常潮红。他如触电般将身体从床上弹起,却没有达到能够坐直的高度,迅速倒了下去。随着身体颠簸颤动,他发出沙哑惨烈的喊叫:“你……你骗我。你明明说过要帮我……现在,为什么……”

    “没错,我的确说过可以帮你。”

    谢浩然用平静口吻打断了他的话:“我可以确保你的灵魂不被那只怪物吃掉。至于你的身体,我也无能为力。”

    灵魂?

    吴璠呆呆地躺在那里。

    听到与看见的事物,远远超出了他的正常认知。

    我有灵魂?

    世界上真有这种东西吗?

    突然,他赤1裸1的身体表面出现了大大小小无数道伤口。很小,每个长度只有半厘米。大量的血从伤口里流淌出来。皮肤以可怕的速度变成了灰白,然后被粘稠的液体染红。

    何洪涛被这诡异的场面吓坏了,不由自主连连后退,重重跌坐在一张椅子上。

    谢浩然低头注视着已经说不出话,脸上全是痛苦表情的吴璠,声音压得很低:“你的身体已经崩溃了。这是一种暂时维系住内体伤口的特殊能量。从它吞吃你内脏的那个时候,其实你就已经死了。只不过,它得让你暂时活着,所以你才撑到了今天。”

    吴璠已经听不到这些话。他被可怕的痛苦折磨,身体和面部所有肌肉都在扭曲。双手不受控制般在身上乱抓,抠破了更多的伤口,导致破裂皮肤面积越来越大。鲜红的肌肉纤维暴露在空气中,手指随即撕裂脂肪,把嫩黄色与鲜红搅得一片混乱。

    身后,传来何洪涛胆战心惊的声音:“谢大师……为什么……吴璠,他为什么……会是今天?”

    这些话语无伦次。

    谢浩然听懂了其中意思。

    “那个怪物今天要对你下手。所以你才会在工地上被水泥预制板砸中。”

    视线落到了捏在手中的金属小瓶上:“契约已经达成,它也吞吃了部分血肉。买卖公平,交易自愿,它必须完成委托,然后才能让寄予愿望的委托人死去。”

    何洪涛浑身上下冷汗淋漓,话语中充满了庆幸:“还好,我遇到了谢大师……还好……”

    从身体表面突然破开那些伤口的时候,吴璠就不再发出声音。他显然是被某种力量控制了,也许声带遭到了破坏。他在床上来回乱扭,在可怕的痛苦中挣扎。最后,他的身体释放出最后力量,猛然一颤,双手抱住头颅上下,分别朝着左、右方向狠拧过去,随着清脆的“咔嚓”声,整个人也彻底变得瘫软。

    房间里很多地方都溅上了血,床上和地上一片鲜红。吴璠临死前的挣扎使墙壁表面全是红手印,大片的摩擦痕迹涂在上面,仿佛颜色浓淡搭配的诡异图画,而且还是用单一的红色颜料绘成。

    谢浩然转声看着呆若木鸡的何洪涛:“何经理,找人过来处理吧!”

    这句话把沉浸在恐惧和混乱中的何洪涛拉回了现实。他下意识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用颤抖的手指点开屏幕,牙齿上下撞击发出“格格”声,剧烈抖动的嘴唇怎么也张不开。

    “不要慌!”

    谢浩然皱起眉头,朝前跨了一大步,稳稳站在他的面前,伸手用力抓住何洪涛的肩膀,发出带有不可抗拒力量的低吼:“看着我的眼睛!”

    那仿佛是两块具有清醒特效的黑色冷玉,瞬间熄灭了何洪涛的恐惧之火。房间里的空气虽然弥漫着血腥,却有一股略带香味,令人舒服的气流钻进鼻孔,直上大脑,让一切都再次恢复理智。

    《珍渺集》上记载:宁心定神咒。可驱邪物,独善其身。

    冷静下来的何洪涛感激地看了谢浩然一眼,随即点开手机屏幕,打开联系人名单,拨打电话。

    谢浩然也没有闲着。他拿出手机,分别拨打王倚丹和秦政的电话。

    这次的事情有些意外,谢浩然无论如何也没有想过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吴璠已经死了,就只能应对,必须处理。

    秦政来得比王倚丹更早。十多分钟后,他带着几个人走进房间。

    没有询问事情经过,秦政随口与谢浩然寒暄额几句,他带来的人已经忙碌着搬运尸体,清理现场。

    看了一眼同样正在忙碌的何洪涛,谢浩然走到秦政面前,低声道:“派个人,开车带我出城。”

    秦政微微觉得诧异:“现在?”

    谢浩然点点头:“事情很急。”

    秦政立刻道:“走吧!我送你去。”

    ……

    黑色的“切诺基”溶入了黑夜,在高速公路上怒吼奔驰。

    “你要去哪儿?”

    “找一个空旷的位置,只要附近没人,僻静,随便什么地方都行。”

    秦政没有多问。他看得出来,谢浩然的情绪有些紧张,手里紧紧攥着一个金属小瓶子。

    谢浩然也没有多说。目光随着车身运动,寻找着外面任何一处合适的地点。

    很快离开了城市,越过了收费站。越野车继续沿着高速公路前行了十多公里,在邻近郊县的岔口转向,朝着附近的荒野驶去。

    上了土路,一直开进山谷,直到周围再也看不到丝毫电灯发出的光线,秦政才踩下刹车,把车停稳。

    谢浩然伸手拦住已经解开安全带的秦政,认真地说:“无论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就呆在这儿,千万别下来。”

    说完,他推开副驾驶座的车门,跳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