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九十一节 我需要一个奴仆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黑暗能量来自于阿斯莫德本身。那是他本体所在主世界的一种能量。如果没有在吴璠房间里对黑暗能量进行分析,谢浩然也不会带着金属瓶子来到野外,把尊贵的魔王当做沙包一样乱打。

    阿斯莫德拥有幻化身形的神通。虽然无法从金属小瓶这个特殊的分身容器里离开,却也不会因此受到伤害。说起来,还是所罗门封印的力量尚未消失。它必须呆在这个瓶子里,直到封印力量逐渐淡化,才能返回自己所在的世界。

    回不去,也逃不掉。这就是阿斯莫德下级分身面临的问题。

    灵能对黑暗能量具有束缚效果。阿斯莫德无法逃脱,只能任由谢浩然拳打脚踢,肆意蹂躏。

    尽管被打得很惨,阿斯莫德却没有下跪,更没有按照谢浩然的命令对他叩头。

    虽然只是实力弱小的下级分身,但它毕竟是个魔神。

    谢浩然再一次发出诡异无比的冷笑:“怎么,你觉得我拿你没办法,对付不了你?”

    阿斯莫德觉得身体疼得厉害,愤怒像火焰一样燃烧着大脑。沉默中的魔神紧张不安。它不明白:这个年轻的异国人为什么如此厉害?

    他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把我躲藏在金属瓶里雾化的身躯变成了实体?

    普通人绝对没有如此强大的能力。难道……

    一道久远的记忆在阿斯莫德脑海里闪现。它仿佛触电般尖叫起来:“我知道了,你是东方的修士,我听说过你们。”

    谢浩然没兴趣与这头魔神多费口舌。运转《武曲》功法,手中立刻出现了一把款式古朴的短刀。左手将阿斯莫德肩膀牢牢按住,锋利的刀尖笔直对准阿斯莫德左腿靠近膝盖的位置,口中发出不容置疑的威严声音。

    “再说一遍,跪下,向我叩头。”

    阿斯莫德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就算你是修士,也不能这样对我。你……啊!”

    惨叫声仿佛要将黑沉沉的夜色撕裂。

    我的腿断了,被那个年轻凶狠的东方修士砍断了。

    双手紧紧抱住剩下的半截左腿,在地上不顾一切拼命翻滚。阿斯莫德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会在这个被召唤过来的世界受伤、流血。更糟糕的是,可怕的伤痛就像普通人类那样无法免疫。被砍断的那条腿就躺在旁边,如此的清晰,如此的真实。

    我真的受伤了!

    我的大腿被砍断,无法恢复。

    天啊!他……他真是拥有杀死我的力量。

    握在谢浩然手里的那把刀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阿斯莫德真正感受到了近在咫尺的威胁。虽然只是一个下级分身的死亡,却也意味着远在主世界本体受到损失。这种事情,无论如何也不行。

    谢浩然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刀,却被满面惊恐的阿斯莫德尖叫着制止。

    “我错了,我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

    抱住断腿下跪磕头的模样有些滑稽,谢浩然也没有在动作姿势方面过于挑剔。他神情冷然注视着这头魔神分身,直到阿斯莫德按照要求完成了全套动作,他才把握在手里的金属小瓶扔过去,淡淡地说:“进去吧!”

    一切都平静了。

    谢浩然破开黑暗,走近越野车,坐进了副驾驶位置。

    车里没开灯,看不到秦政的脸,但是可以感觉到他呼吸明显变得急促,在呼吸之间释放出亢奋的节奏。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过后,谢浩然听见秦政问了两句话。

    “那个……谢师傅,要不要来一根?”

    “现在可以开灯了吗?”

    谢浩然听懂了秦政指的是香烟。他随口回答:“开吧!现在没事了。”

    车厢里的灯光不算明亮,却提供了用眼睛判断周围必不可少的光线。看了一眼脸上带着讨好表情的秦政,从他手里接过那支烟,谢浩然将其在手中慢慢转动着。

    那是一支“精品玉溪”。

    拔出越野车上的电子打火器,用并不熟练的动作点燃,轻吸了一口,口腔与喉咙里全是呛味。

    注视着车窗外黑沉沉的夜色,谢浩然的声音仿佛萤火虫在远处飞扬:“其实……我不会抽烟。”

    之前在家里给何洪涛算的那一卦很准。的确是“主卦者吉”。

    原本以为是某个居心叵测的家伙用下咒的方式谋财害命,没想到竟然抓住了一头上古魔神的下级分身。

    “咒杀”是一种独特的功法。为大众耳熟能详的,莫过于《封神演义》里取走赵公明性命的“钉头七箭书”。

    在吴璠房间里发现金属小瓶,并且参照《珍渺集》上的注解,对黑暗能量分析之后,谢浩然得出结论:我可以抓住这头魔神分身,为我所用。

    阿斯莫德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无论它在几千年前是用什么方法来到这里,都被这个世界的各种规矩牢牢限制、束缚着。

    单就自己抓住的这头下级分身而言,它无法离开那个金属瓶子。那是一个精心制造出来,专门为它准备的栖身之所。制造之法对谢浩然来说不是秘密,《珍渺集》上就有完整的注解。但是他手上没有材料,也没有必要另外替魔神分身打造一个新瓶子。

    在这个世界,无法杀死阿斯莫德。

    它平时以浓缩烟雾的形式呆在瓶子里,从瓶子里放出来还是一阵烟。如果没有凝聚外形,谁也不会知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所罗门七十二柱魔神之一。

    简单来说,这是一种极其特殊的能量分聚结构。谢浩然之前对阿斯莫德痛打蹂躏,是因为他通过分析知道了黑暗能量特点,进而以自身灵能对黑暗能量进行约束,导致阿斯莫德在谢浩然面前无法改换形态变成烟雾,只能老老实实承受拳打脚踢,最后还被一刀砍断了腿。

    所有这些伤害对魔神分身来说都不致命。只要让它回到瓶子里,给它足够的时间,就能慢慢恢复。

    就实力来看,阿斯莫德的分身真的很弱,连之前被谢浩然杀死的圆法寺恶僧悟道都不如。

    但是它的优点同样明显。那就是无论如何也打不死。即便有强大修士像谢浩然这样,从《珍渺集》之类古籍宝典中找到了相关记录,分析黑暗能量特征,用灵能将其彻底轰杀,也不过是将聚成分身的能量打散。只要作为魔神分身栖息地的金属小瓶不破,再给它足够的恢复时间,十年、百年,甚至更久,仍然还会出现一个新的魔神分身。

    父亲的遗书充满了故事。

    有美丽的爱情,有悲惨的分离,还有迫不得已在现实面前的屈服与抗争。对其他人来说,“母亲”和“妈妈”的意思当然相同。可是就在今天,谢浩然明明白白知道:母亲是专指生下自己,名字叫做“苏夜青”的那个女人。而妈妈的名字叫做“杨桂花”。她抚养自己长大,是父亲的第二任妻子。

    她们都是我的亲人。

    谢浩然以前不知道什么叫做“仇恨”。直到今天看完父亲的遗书,一种从未有过的念头,牢牢占据了他的大脑。如此深刻,就像用刀子在大脑皮层上狠狠凿出,无论如何也不会消失,更不可能被遗忘。

    我一定会按照父亲的要求考上燕京大学,找到爷爷,理清这几十年来的恩恩怨怨。

    一个弱者有什么资格对别人进行清算?

    我得变得更加强大才行。

    “强大”,包括方方面面。除了身体也修为,还有控制金钱的数量,以及权力。

    阿斯莫德会是一个很不错的打手。尽管这家伙的分身实力弱小,但只要耐心加以培养,即便是刚生下来软弱如棉花的小奶狗,同样可以变成听从主人命令,见了雄狮饿虎都毫不犹豫扑上去疯狂撕咬的大狼犬。

    秦政没有启动车子,他用探询的目光望着谢浩然。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无论是之前在“康耀”公司职工宿舍看到血肉模糊的吴璠尸体,还是在这片黑暗野地听到的狂吼咆哮,都让他觉得,这个世界正朝自己打开一扇神秘之门。

    抽烟不是一个好习惯。谢浩然只是需要诸如此类简单的动作行为,让自己从狂热状态冷静下来。现在脑子里的思维混乱,得到收获物的喜悦,与来自家庭的悲哀冲撞在一起。虽然他不会吸烟,却可以通过鼻腔对烟雾的排解,缓缓将着一切平息下来。

    良久,谢浩然问:“你好像不怎么喜欢你的家人?”

    在紫荷山庄的时候,他对这方面的事情有所耳闻。

    秦政沉默着把一支香烟塞进嘴里,却没有点燃。望着窗外的黑暗,瞳孔深处浮现出一丝伤感。

    “……能不说这个吗?”

    谢浩然没有勉强。他把左手插进衣服口袋,指尖触摸着装在那里的金属小瓶,在烟雾中发出叹息:“我们在有些地方很像。不过……你比我幸福。”

    他指的是父母。

    秦政笑了笑,点燃香烟,然后看了一眼被谢浩然夹在指间那段所剩不多的烟头,问:“怎么样,是不是该回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