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九十四节 所谓的“帮助”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菜很丰盛,甚至可以说是奢华。

    炖羊肚菌的鸡汤香味浓郁,汤里的肉不多,却都是母鸡身上最嫩的部分;白灼虎头虾个头很大,显然是产自泰国;火腿蒸乳饼在盘子里码得整整齐齐,只有上了年份的醇香老腿才有这般鲜红颜色。

    谢浩然把疑问压在心里,端起装满米饭的碗,拿起了筷子。他打定主意,尽快结束这顿莫名其妙的晚餐。

    柳正扬举起装有葡萄酒的高脚杯,笑着问:“小谢,先喝点儿酒吧!”

    迟疑片刻,谢浩然放下筷子,端起摆在面前的杯子,与柳正扬碰了一下。

    席慧琴坐在餐桌的斜对面,看着谢浩然抿了一口红酒,放下杯子,用平淡冷漠的口气问:“小谢,你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

    谢浩然怔住了,不由自主转过头,望向坐在旁边的柳怡霜。后者显然对母亲的问话很不满意,皱起眉头道:“妈,好好吃饭不行吗?别问了。”

    这些话对席慧琴没有起到约束效果。她注视着谢浩然,加重了言语当中的威严成分:“小谢,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很强硬,甚至有些无礼。

    谢浩然很平静:“我的父母都去世了。现在是我一个人过。”

    说着,他拿起放在手边的筷子,夹起一块黄焖鳝鱼,放在米饭上,大口扒着。

    他的确是饿了。不管怎么样,先吃了再说。

    隐约之间,他也猜到了柳怡霜为什么要请自己过来吃饭的真正理由。

    显然从未有人在这种情况下如此主动。一时间,餐桌上的三名成年人都愣住了,就连柳怡霜也有些不知所措。他们就这样看着谢浩然夹菜吃饭,如风卷残云,不到一分钟时间,已见碗底。

    柳家吃饭的碗精致且华贵,但是真的很小。

    谢浩然抹了抹嘴角,对站在柳正扬身后的保姆高声道:“请帮我再添一碗,谢谢!”

    柳正扬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被妻子席慧琴抢在了前面。她的表情不再平静,皱起了眉头:“小谢,那你父母过世以前,他们是做什么的?”

    谢浩然一如既往的平静:“阿姨,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所有人都愣住了。

    席慧琴觉得自己可能是听错了:“你说什么?”

    谢浩然的声音低沉而坚定:“你之前已经问了我一个问题,所以你现在也必须回答我的问题。”

    他不喜欢这里的环境,不喜欢这顿饭。无论柳怡霜想要请自己帮忙的理由是什么,谢浩然现在都觉得后悔。主要原因当然是席慧琴,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对自己产生敌意。但是这种感觉非常明显,谢浩然相信在座的每个人都很清楚。

    不是说请客吃饭吗?

    为什么会这样?

    被人讥讽嘲笑就一定要骂回去,这是谢浩然的原则。

    席慧琴目光变得冰冷起来。

    身为父母,就必须为子女考虑方方面面的事情。

    柳怡霜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时候那个活泼可爱,深刻偎依在父母身旁的小女孩。

    尤其,她还长得很漂亮。

    无论柳正扬还是席慧琴,都知道有很多年轻小伙在追求柳怡霜。“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种事情很正常,他们必须在事情可控的范围内,将其引至最合理,也是最好的方向。

    席慧琴一直相信门当户对。她与柳正扬的结合就是最佳典范。既然有一个学习优秀,貌美如花的女儿,就肯定要把利益最大化,让女儿和家族都能从中得到好处。

    她看中了几个不错的男孩,家世背景令人满意。可是柳怡霜对此很抗拒。尽管席慧琴一直声称“你们都还小,只是介绍你们认识,暂时相处着看看,谈婚论嫁还早”,柳怡霜却对那些男孩不闻不问,甚至拒接对方打来的电话。

    之所以对谢浩然抱着冷漠甚至敌意的态度,某种程度上也是表示对女儿的不满。

    柳正扬在这方面要聪明得多。他告诉柳怡霜,如果看中了某个男孩,觉得不错,就带回家里吃饭。父母会帮你把把关,可以把你带回来的人列为今后的备选对象。还是那句话:你还小,而且还在上学,真正发展成恋人关系当然不可能,就当是多认识几个朋友,以后可供选择的范围更大一些。

    柳正扬知道女儿不是蠢货,也相信多年来的家庭教育不会把女儿培养成废物。柳怡霜很精明,不会随随便便什么人都往家里带。但只要被她看中带回来的男孩,就肯定在某个方面很优秀,至少有着显赫的家庭背景。

    仅仅只是一顿饭,没有别的意思。

    柳正扬知道妻子的态度有些咄咄逼人。也是面对着一个小辈,如果换在外面,换了是工作或者生意上往来的同事、上级,席慧琴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叫做谢浩然的男孩反应会如此激烈,丝毫不肯吃亏。

    唉……为什么不能谦逊一点儿呢?

    你毕竟还年轻,只是一个高中生啊!

    席慧琴心里产生了一丝畏惧。

    她见过很多强势的人。要么是巨商豪富,要么是位高权重的官员。既然这个叫做谢浩然的孩子张口反问,就意味着他平时接触到的人都可以颐指气使。由此想来,对方家里一定很有背景。父母双亡大概是因为偶然,只有权势财富庞大到一定程度的家族,才能蕴养出这种丝毫不肯吃亏,甚至目中无人的年轻后辈。

    想到这里,席慧琴眼中的冷意略有缓和,说话语气也变得郑重起来:“我在省财政厅上班,是审计处的副处长。”

    谢浩然随即把视线移到对面,落在了柳正扬身上:“那叔叔你呢?你在哪儿工作?”

    柳正扬心里也有着与席慧琴同样的顾虑。他的微笑从吃饭前就一直没有断过:“我在省府办公室。呵呵!小谢啊,你和怡霜是同学,平时多来家里玩,可以一起学习嘛!”

    席慧琴性子很急,保姆刚把装满米饭的小碗摆在谢浩然面前,她就张口问道:“小谢,你家在哪儿?”

    谢浩然用筷子夹了厚厚一摞火腿蒸乳饼,放在碗里慢慢吃着:“我住在三旗村。”

    席慧琴再次愣住了。

    一直没有开口的柳蓉忍不住道:“三旗村?那地方我知道,不是说真在拆迁吗?”

    谢浩然理所当然地点点头:“是的,所以我现在外面租房子住。”

    柳蓉有些疑惑,只是没有把事情朝着最糟糕的方面去想:“你们家有亲戚在那边?”

    谢浩然没有隐瞒:“我妈就是三旗村的人。我的户口也在那边。”

    一种不妙的感觉在柳蓉头脑里发酵,她迫切需要得到证实:“那你爸爸呢?他以前是做什么的?”

    “我爸是军人。”

    谢浩然把嘴里的饭菜咽下去,回答的非常自豪:“他参加过自卫还击战,立过功,受过奖。”

    紧张的感觉略微有所松缓,柳蓉想当然地问:“小谢,你父亲去世的时候,是什么级别的干部?正团?还是师级?”

    谢浩然回答得字正腔圆:“我爸是个排长。”

    这是他在遗书上看到的。

    席慧琴刚用筷子夹住的一块羊肚菌掉了。

    柳正扬手里的红酒杯毫无预兆倾斜了一下,差点儿泼洒。

    柳蓉脸上的表情很古怪,明显是在强忍着笑。

    柳怡霜倒是很自然。她认真地说:“爸、妈、二姑,快吃饭吧!菜都凉了。”

    ……

    这顿饭吃得气氛尴尬,谢浩然却丝毫没有顾忌。他的确饿了,也吃了个满饱。离开的时候,对三位成年人一一道谢。

    席慧琴翘着二郎腿看报纸,将整个上身用报纸挡住,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隔着薄薄的报纸,清清楚楚可以感受到她的冰冷,以及愤怒。

    柳正扬一成不变的微笑令人怀疑那几乎是用某种先进技术固定在他脸上。从他嘴里说出的话反反复复就那么几句。

    “小谢,今天的菜合不合口,吃饱了吗?”

    “有空再来玩啊!”

    “再见。”

    柳怡霜送着谢浩然出来。

    一路上沉默无语。快到省府小区大门口的时候,谢浩然停下脚步。

    “为什么要这样?你其实不喜欢我,我们之间也不可能发展成那种关系。”他淡淡地问。

    柳怡霜低着头,双手横抱在胸前,平静的声音与平时没有区别:“我不喜欢我妈给我介绍的那些人。很抱歉,用你来做挡箭牌。”

    谢浩然抬起头,看着远处楼房窗户里闪亮的灯光:“做这种事情,你应该找戴志诚才对。他比我更合适,而且也喜欢你。”

    不等柳怡霜说话,谢浩然忽然间醒悟过来:“等等……我明白了。你是故意的。”

    一股强烈的怒意从身体里释放出来,却被清冷的夜风瞬间吹散。

    他深深吸了口气,锐利的目光中带着厌恶,一个字也没有说,转身离开。

    直到现在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利用了。

    柳怡霜没有撒谎,她的确是不喜欢母亲给她介绍的那些男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