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九十五节 我也是军人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口头上抗争毫无作用,她只能另辟蹊径,寻找合适的帮手。

    谢浩然出身低微,饭桌上父母肯定要询问他的家世。虽然是有着好几百万拆迁补偿款的“有钱人”,可是在身为官员的父母看来,根本不值一提。

    自始至终,柳怡霜在饭桌上都没有为谢浩然解释过。

    她要借助这个同学,向父母表明态度,尤其是母亲————如果你再逼迫,我就随便找个你们看不上的男人,甚至可能是天桥底下,一无所有的乞丐。

    这的确是一种帮忙,也只有谢浩然才能满足要求,达到柳怡霜的目的。

    他身上有种不肯认输的顽强。这很关键,戴志诚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一点。

    在紫荷山庄向相逢偶遇的那一幕,一直令柳怡霜心中抱有怀疑。她隐隐觉得,谢浩然恐怕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总之,这件事情只有他能帮助自己。

    我的确不喜欢你。

    可同学之间,难道不应该互相帮助吗?

    看着早已消失在夜幕下的那个背影,柳怡霜叹了口气,转过身,走上了回家的路。

    现在,该轮到自己回去迎接暴风骤雨。

    ……

    打过电话,在路边等了十多分钟,远远驶来了一辆“长城哈弗”越野车。

    谢浩然钻进副驾驶座位,吕梦宇侧着脑袋看了看不远处的省府小区大门,笑道:“怎么,你朋友住在这儿?”

    “同班同学。”

    谢浩然不愿意解释,直截了当地说:“吕先生,能不能帮我找个练枪的地方?”

    吕梦宇微微一怔,随即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个“八”字形状,试探着问:“你说的是这个?”

    谢浩然点头道:“秦政告诉我,找你比较合适。”

    吕梦宇不再多言:“你想什么时候练?周末吗?”

    被柳怡霜利用的愤怒感觉正从身体里逐渐退去,谢浩然忽然有些怀念在秦政车里抽过的那支香烟,答非所问:“有烟吗?”

    吕梦宇眼里流转着一丝古怪:“谢上师,以前没见你抽过烟啊?”

    “能不能换个称呼,别再叫我谢上师了?”

    他脸色有些发苦:“就直接叫我名字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七老八十,连路都走不动。”

    “那你也别再管我叫吕先生。”

    吕梦宇笑了:“就叫我老吕,但是发音得准一点儿,不然听起来就像是在叫“老驴”。”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你怎么突然想起要抽烟?”吕梦宇还是觉得奇怪。

    “心里不太舒服。”

    谢浩然用舌头慢慢舔着发干的嘴唇:“不瞒你说,我最近才知道了一些关于我父母的事情。”

    吕梦宇双手握着方向盘,没有发动引擎。他知道在这种时候,应该做一个安静的听众。

    “我父亲是军人,所以我也得像他那样,学会用枪。”

    谢浩然长长呼了口气:“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当然算。”

    吕梦宇的笑容看起来让人觉得很舒服:“其实我也是军人。”

    谢浩然转过头注视着他,脸上全是诧异:“老吕,没听你说过啊?”

    “我是预备役身份,现在还挂着一个预备役上校的牌子。”

    吕梦宇解释道:“我家在军方一直有关系。这是祖训,从很早的时候就这样。前清、民国、接着又是后来的战争年代,很多家族成员都参军。如果不是因为这样,很多东西都不可能留到现在。”

    谢浩然对此很敏感,也多少知道一些,试探着问:“怎么,分头下注?”

    吕梦宇叹息着点点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从我曾爷爷那代就这样。我倒是觉得可以理解。毕竟谁也无法预测未来,如果不分头下注,谁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子。至于为什么要选择军队……太祖那句话说得好啊!枪杆子里出政权。”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道:“对了,你父亲是哪个部队的?”

    谢浩然在记忆里搜索着遗书上看过的内容:“步兵三十二师,以前驻扎在滇南博尚县的那个团。”

    吕梦宇觉得很意外:“三十二师?我记得以前好像是隶属于十四集团军的编制,不过现在这支部队已经撤裁了。”

    谢浩然停下动作,颇为希冀地注视着他:“老吕,你在部队上这么熟,能不能帮着找找我父亲当时的资料?我……我从生下来就没见过他几次,关于他的一切,我都想知道。”

    “没问题!”

    吕梦宇回答得很干脆:“虽然是被裁掉的部队,但是以往的人员档案保存很完整。现在都是计算机联网,查询起来应该很方便。对了,你爸爸叫什么名字?当时在部队上担任什么职务?”

    “他叫谢振国。是侦察兵,当时的军衔是上尉,在部队上担任排长职务。”

    “那肯定可以查到。”

    吕梦宇很认真地说:“那个时候的侦察兵,其实就是现在的特种兵。正常情况下,上尉至少也是副连级别。排长……可能是保密需要吧,你父亲的职务应该是队长,或者副队长。”

    这些事情在遗书里没有提到。

    身体就这样莫名其妙热了起来。谢浩然觉得自己打开了一扇全新的门,里面全是关于父亲的过去。他有些跃跃欲试,甚至迫不及待。

    “晚上可以练枪吗?”他的情绪变得热烈:“我有时间。”

    吕梦宇满面微笑看着这个年龄比自己小太多的修道“前辈”:“怎么,你晚上不睡觉了?”

    沉稳与自信从谢浩然身上释放出来:“等你修炼到了我这个程度,就会知道什么叫做“静修”。只要有足够的灵气,甚至连吃饭都可以免了。”

    吕梦宇发出惊叹:“真有那么神奇?”

    谢浩然笑着岔开话题:“开车吧,教教我该怎么用枪。”

    ……

    五五三集团军设置在市区的办公区域面积很大,相当于两个七十二中学。这里同时也是昭明市的警备司令部所在地。

    守门的卫兵验看过吕梦宇递过来的证件,举手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升起黄黑色相间的道杆,予以放行。

    吕梦宇显然是经常出入这个地方。在停车场下了车,两个人一起朝着远处的办公大楼走去。沿途遇到几名军官,他都与对方打着招呼。

    因为是晚上,办公楼里很安静。吕梦宇带着谢浩然一直走进了大楼内部的庭院。远远就能看到一扇黑色小门,推门进入,是一条狭长的通道。正前方十多米的位置有武装士兵把守,戒备森严。在他们后面,坚固的合金钢栅将大楼地上与地下分隔开来,成为了两个不同世界。

    这里是一处地下靶场。

    墙壁的隔音效果非常好。沿着“之”字形梯道走下去大约三百米,谢浩然才听到脚下传来阵阵闷响。等到吕梦宇带着他走过了第二道检查关卡,眼前赫然出现了广阔空间,四周光线充足。巨大的矩形场馆里有数十名男女在练习打靶。他们有些身着军制常服,有些穿着深绿色汗衫,还有几个尤为强壮的男子较为随意,干脆赤1裸1着上身,,炫耀般鼓凸着肌肉,站在射击台前检查着武器,把一颗颗子弹压进弹匣。

    身穿便服的吕梦宇和谢浩然在这里显得有些另类。无数目光立刻朝着这边聚集,两名身穿浅绿色体能训练服的年轻人连忙跑过来,在吕梦宇面前站定,很是尊敬的叫了声“二叔”。

    看着面带不解的谢浩然,吕梦宇笑着解释:“他们是我的侄子。一个叫吕定,一个叫吕毅,都是特等射手。你要练枪,找他们就对了。”

    谢浩然点点头。来的路上吕梦宇打过电话,只是没有想到,他给自己安排了两名教官,都是吕家的人。

    吕定注视着谢浩然,脸上全是惊喜:“您就是谢上师?”

    吕毅站在旁边没有说话,看得出来很激动,不断搓着双手。

    从他们身上释放出淡淡的灵能气息。谢浩然心中一动,低声问:“你们都服用过锻体丹?”

    吕梦宇在旁边插进话来:“小定和小毅很刻苦,但是条件限制,他们一直无法进入真正的修炼境界。上次你给我的那些锻体丹,我给了他们每人一粒。呵呵!他们现在也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炼气士了。”

    周围人多,有些话不方便说。吕定和吕毅双脚立正,朝着谢浩然略一点头,郑重地低声道:“上师再造之恩,没齿难忘。”

    两人一左一右引着谢浩然来到射击台前。吕定把一本薄薄的武器手册递给谢浩然,他翻看的时候,吕毅就在旁边介绍着。

    这里虽然是军方的靶场,但只要关系够硬,愿意花钱,通过简单政审之后,普通人还是可以进来。毕竟这里的保密级别较低,对于非军队系统的外来者,子弹会变得非常昂贵。

    吕毅递过来一把款式厚重,看上去却显得精致的手枪:“这是咱们国产的qsz92式自卫手枪,使用九毫米子弹。谢上师您是初学者,我建议您用这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