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九十六节 新手?怪物?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谢浩然觉得很新奇,拿起没有装弹的手枪仔细观看:“我看过网络上的资料,既然是训练,为什么不用5.8毫米口径的枪,偏偏要用这个?对于初学者,弹匣容量大一些不是更好吗?”

    吕定恭敬的解释:“不同口径的枪,后座力强度差异也不同。”

    吕毅在旁边附和着说:“二叔给我们的锻体丹服用后效果非常好。这都是拜谢上师您所赐。现在,我们就算是在没有支撑的情况下,单凭个人力量直接操作反器材枪,也毫无问题。”

    谢浩然在电脑上浏览过一些军事网站。反器材枪口径一般从12.7毫米至20毫米不等,射程远,威力巨大。但是这种武器缺点同样明显:分量很重,尤其是射击时的后座力普通人根本无法承受,只有少数型号可以做到抵肩射击。

    这种重型武器配备了三角形支撑架。按照吕毅刚才的说法,他和吕定根本不需要地面支撑,用双臂就能抱着反器材枪射击。由此可见,他们的肌肉力量与骨骼强度都得到全面强化,已经达到了令人恐惧的程度。

    这就是普通人与修士的区别。

    而谢浩然的修为,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达到了筑基中期。

    拿起那把qsz92式,握在手里试了试感觉,以及手指掌心之间的适应抓力,谢浩然转身对着吕毅笑道:“说吧,我该怎么做?”

    装弹和拆枪的过程在谢浩然看来很简单,就是普通的零件组合。至于射击要领,他牢牢记住了吕定说的“三点一线”。

    ……

    王芳是警备司令部地下靶场的检算员。

    禁枪条令已经形成了具有严格意义的法律条文,任何人都不能触犯。靶场虽然设置在军事管制区,可是对于每次使用的枪械和子弹,都必须由专人负责清点,绝对不能有丝毫疏漏。

    女性特有的细致,使王芳从通讯部门转岗来到这里。她的工作其实很简单:在使用前和使用后对所有枪械零件进行检查;核对每次射击遗留的弹壳;每天靶场结束射击,还要跟着其他工作人员一起,对靶墙以及射击方向上的所有射出弹头进行清点。

    靶场里来来往往的人多。通常是在办公部门供职的军官,或者是精锐警卫部队的成员。前者练枪只是为了寻找刺激感,来得次数也少。后者是靶场的主角,他们每个人都有相当庞大的子弹供应量。

    王芳觉得很幸运,因为这里毕竟不是野战部队的专用靶场。在这里,只能提供手枪类射击武器。如果换了是在驻军部队的靶场,每天光是弹壳的情理工作,就多达好几吨。

    谢浩然走到射击台前的时候,王芳多看了他几眼。

    这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

    很少有人会有这般清晰流畅的线条感,眼眸清澈,即便是在靶场四周明亮的灯光照射下,依然有种令人沉醉的深静。他身材削瘦,却并不单薄,长长的睫毛就连女人看了也觉得嫉妒,红润的嘴唇如同描画过,让王芳忍不住有种想要扑上去,狠狠咬一口,然后用力吮吸的冲动。

    有钱人家的公子哥。这是王芳给谢浩然下的定义。

    在很多故事里,公子王孙都是被描绘成大腹便便,满脑肥肠,甚至连最简单“一加一等于二”这类数学题都做不出来的傻瓜。王芳对此嗤之以鼻。她经常可以在地下靶场接触到这些人。其中虽说也有嚣张跋扈不讲道理之辈,可绝大多数都是文质彬彬,条理分明。

    有钱,就能接受最好的教育。

    有钱,就能找到更漂亮的妻子,更英俊的丈夫。从基因优化方面来看,自然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更漂亮。

    有钱,就能以平民身份进入这个靶场,体验普通人也许是一辈子也不可能触摸到的真枪实弹。

    是的,他们来这里,大多是随便玩玩。

    电影里英雄硬汉手持各种武器大杀四方的画面情节都是假的。一支突击步枪加上五个备用弹夹就重达好几公斤。没有经过训练的人不要说是射击,恐怕连保持正确持枪姿势都做不到。当然,他们还可以选择重量更轻的手枪过过瘾。只是想起自己在靶场上见过的那些公子哥……王芳就会慢条斯理嚼着嘴里的泡泡糖,轻蔑地吹出一个粉色气泡。

    她曾经见过一个带着漂亮女伴过来的男人,体格倒也算是粗壮,声称要在这里打完两百发子弹。结果,才打到七十几发,他就承受不住强大的后座力,肩膀发麻,双臂无力,败退下来。

    王芳以前在新兵连的时候学射击,使用量产型号的突击步枪,采用卧姿对一百米外的半胸靶进行涉及。每发射一枚子弹,她都能感觉到肩窝上有些疼痛。等到两个弹夹六十发子弹打完,她几乎是咬着牙才从地上爬起来。之后,肩膀足足疼了好几天。

    总有些自命不凡的家伙觉得射击很容易。他们对于现代武器的概念,仍然停留在游戏和电影阶段。靶场里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故:几个通过关系进来的公子哥围在一起,结果在射击的时候,因为所站位置不对,有人被枪膛里向外空抛的弹壳砸中眼睛,导致失明。

    谢浩然很帅,但他在射击方面,的的确确是个新手。

    王芳只是看他握枪的姿势就能看出这一点。对新手来说,最好是双手持枪。单手射击难度很大。如果带着耍帅的心理射击,吃苦受罪的只是他自己。

    她很想过去给谢浩然一个善意的提醒。可是看看站在旁边的吕定和吕毅,王芳又改变了主意。她认识那两个人,都是特殊部队的军官,还是司令部里挂了名的特等射手。

    看着谢浩然手里握着的那支军用qsz92式,王芳心里忽然觉得有些不忍。她很清楚这种手枪的口径,也知道每一次发射产生的后座力有多么强大。如果是接受过严格训练的老兵,就像吕定和吕毅,操作起来自然是轻而易举。可是对于一个新手……说句不好听的,那简直就是自己找虐,硬生生的想要从健康人变成残疾人。

    被手枪后座力把肩关节震得当场脱臼这种事,以前不是没有发生过。

    他为什么不选用口径较小的枪?

    难道吕定和吕毅是故意这样做?

    王芳用舌头把嘴里的泡泡糖挤到一边,皱起眉头,隔着护目镜,疑惑地看着伸臂举枪,瞄准了正前方半胸靶的谢浩然。

    第一枪与第二枪的间隔长达半分钟。他似乎是在寻找子弹飞行与眼睛目测的连接感。

    从第三枪开始,他开枪的速度越来越快。

    第二个弹匣打完,又换上一个新的。

    王芳停止了咀嚼,泡泡糖从她不受控制张开的嘴里滑落。

    她当了四年的靶场检算员,清楚知道这里每一款手枪的性能参数。qsz92的击锤和扳机复位时间就那么短,可是看这个年轻人连续射击的样子,好像手指的扣动速度明显更快。

    难道他的肩膀不会痛吗?

    射击产生的后座力为什么对他毫无影响?

    谢浩然具体是什么时候离开了地下靶场,王芳根本没有想过要看看腕上的手表时间。她只知道这个英俊帅气的年轻人一口气打光了十五个弹匣。全程单手持枪射击,没有更换左手,中间也没有任何一次超过十秒钟的休息时间。

    吕定要了四支枪,轮换射击。更换弹匣的工作,就由站在旁边的吕毅完成。

    不间断长达上百次的强大后座力撞击会有什么结果?那相当于用一把分量沉重的铁锤,一下一下往石头上砸。哪怕是强度再硬的花岗岩,也会有粉身碎骨的时候。

    他该不会是随手乱射的吧?

    那些子弹,都打到哪儿去了?

    王芳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对面的靶墙。

    谢浩然要的是六十米射击距离。深绿色的半胸靶每十发子弹更换一次,每个九毫米弹匣容量为十五发。不知道为什么,电子记分牌上没有显示靶环数,一片漆黑。

    王芳快步走到负责计算靶分的另外一名检算员旁边,低声问:“刚才十一号射击台上那个人的环数是多少?怎么牌子上没有显示?”

    那人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计分器被吕中尉关掉了。说是带朋友过来玩,不用计分,也用不着计算环数。”

    这种情况很常见。很多来到这里的初学者都会要求关掉计分器。因为脱靶的几率很大,如果打空了一个弹匣,电子记分牌上还是全无变化的一个“零”,真的很丢面子。

    王芳不死心,继续问:“那他们用过的胸靶呢?”

    那人耸了耸肩膀:“也被吕中尉带走了。”

    王芳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诡异的事情。

    夜深了,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她没有急于离开地下靶场,一直在发射台前做着各种清理工作。无论是谁走在前,总会有最后一个人留下来。就这样,场馆里变得寂静,只剩下王芳一个人。

    她翻过发射台前的水泥隔离墩,径直朝着厚实沉重的靶墙走去。

    就算关掉了电子记分牌,带走了胸靶,他们总不可能连发射出去的子弹也一起带走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