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九十九节 你不会做饭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她知道谢浩然来得很早。

    浅粉色的运动服很贴身,衬托出她洋溢着青春的少女年龄。校规严格,无论男女学生,在校期间不得穿着奇装异服,就连头发款式也有限制。然而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没有超过高压线的空间范围,少男少女总会绞尽脑汁让自己变得漂亮,成为众人目光的聚焦点。

    柳怡霜在座位上放下书包,款款走到正在看书的谢浩然面前。她脸上带着温柔美丽的微笑,把一个精致的蓝色饭盒轻轻摆在书桌上:“你来得好早,我给你带了一份早餐。是我妈妈做的,你尝尝,很好吃。”

    饭盒透明,可以看见里面装着切成快状叠摞的面包三明治。中间夹着火腿和生菜,还有厚厚的煎蛋。各种颜色搭配在一起,光是看看就令人觉得赏心悦目。

    柳怡霜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水气味,是兰花香型。

    谢浩然略微放低手里的书,视线透过书本上方边缘,看了看那只饭盒,淡淡地说:“拿走吧!我不想吃。”

    笑意凝固在柳怡霜脸上。

    她好不容易才恢复了正常声音:“……你生气了?对不起,昨天是我的错,但我实在是没办法,我妈妈总是给我介绍……”

    “你打扰我看书了。”谢浩然的声音很平静,自始至终没有抬头,也没有正眼看过柳怡霜。

    她眼睛里流转着惊讶,更有一朵小小的愤怒火花在跳跃着:“谢浩然,大家都是同学,我都向你认错了,你还要怎么样?你就不能帮帮我吗?如果实在是没办法,我也不会求到你……你……你太令我失望了。”

    说着,她拿起饭盒,很有些赌气地说:“不吃就算了。其实,这是我做的,是送给你的礼物。”

    就在柳怡霜即将转身的时候,谢浩然叫住了她。

    “我想告诉你几件事。”

    他的声音没有夹杂丝毫情绪:“首先,我肯定会帮助朋友,帮助同学。你仔细想想你昨天放学的时候是怎么说的。你说请我吃饭,却对你真正的意图闭口不提。你担心我拒绝,但你有没有想过,换了是你站在我的位置,你会是什么感受?所以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不存在所谓的“帮助”成分,根本就是你对我的算计。”

    “其次,我也看不出你有道歉的诚意。”

    谢浩然目光落到了柳怡霜手里拿着的那只蓝色饭盒上,冷笑道:“柳大班长,你说这些三明治是你做的。那好,请你告诉我,你在制作的时候,都用了些什么材料?”

    柳怡霜漂亮的脸蛋顿时有些发白。她蹙起眉头:“你问这个干什么?”

    谢浩然丝毫没有退让:“请回答我的问题。只有这样,我才能确定你的道歉是否真诚。”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柳怡霜已经没有退缩拒绝的可能。她迟疑着,不太确定地说:“面包片、生菜、鸡蛋,还有火腿……”

    谢浩然的问题并未结束:“生菜你是用什么水洗的?洗过以后就夹进面包里?”

    柳怡霜明显感觉到对方话里有陷阱,可是她无从判断,只能下意识点点头:“我用的是纯净水,那样做吃了不会闹肚子。”

    谢浩然继续问:“鸡蛋呢?你煎的是几成熟?”

    柳怡霜彻底傻眼了,表情也变得慌张起来:“我……我随便打进锅里煎了一下,有些嫩,大概……五成……哦,不,应该是七成吧!”

    谢浩然眼睛里闪烁着毫不掩饰的讥讽:“那么面包呢?我想你事先一定放在烤炉里加热过?”

    柳怡霜想起了家里摆在餐厅侧面的微波面包加热器,点头幅度变得更大:“当然要加热,否则不好吃。”

    谢浩然在心里发出叹息。他放下书,右手指向柳怡霜:“把饭盒给我。”

    不知道他到底要想干什么,这要求也并不过分,柳怡霜依言递了过去。

    当着她的面,谢浩然打开蓝色盒盖,拿起一块摆在最上面的三明治,指着雪白柔软的面包:“你看好了,这上面没有烘烤过的痕迹,而且很软。”

    掀掉最上层的面包片,谢浩然拿起夹在中间的绿色生菜:“面包上没有湿润,也没有被水浸过的痕迹,这说明生菜夹进去的时候很干,应该事先晾过。”

    “最后,就是鸡蛋。”

    谢浩然平平托着拿掉菜叶与面包的三明治,看着脸色苍白,面颊两边游走着不正常红晕的柳怡霜,不无讥讽地说:“这是用圆形托环煎出来的鸡蛋。不是五分,也不是七分,而是全熟。这显然是你们家大人,或者保姆做的。前段时间一直在预防禽流感,电视报纸上都在强调食品安全。尤其是禽蛋类,一定要高温加热才能杀死病菌。七分熟的煎蛋当然会好得多,却没有全熟吃起来安全放心。呵呵……柳怡霜,柳大班长,到了现在,你还要说这份早餐是你自己做的吗?”

    太多的知识与经验只能从生活中获取。就算可以从书本上看到,没有真正亲身经历过,永远不会明白个中区别。

    家境优越,而且漂亮的女孩,很少有亲自下厨做饭的时候。她们也许会在结婚以后做这些事,可如果换做了少女时代,根本就是凤毛麟角。

    柳怡霜紧紧咬住牙齿,高耸的胸脯随着呼吸节奏不断起伏着。潮红血晕在脸上移来动去,就连雪白的脖颈也变成粉色。她眼睛里的愤怒火花变成了熊熊火焰,脑子里全是想要把谢浩然拎起来,从窗户里扔出去的冲动。

    谎言被戳穿的感觉很糟糕,而且还是在自己主动道歉的基础上,被对方用讥讽言语回敬过来。就像凭空被甩了好几记重重耳光,抽得响亮。

    她想要转身离开,却被谢浩然再次叫住:“请把饭盒拿走。这是我的桌子。”

    柳怡霜感觉自己的面颊发烫,仿佛有火在烧。疼痛到就像是在流血的感觉集中在皮肤上,火辣辣的已趋麻木。她深深吸了口气,用机械般的动作收拾好饭盒,却听到谢浩然那张恶毒无比的嘴里,又发出了令自己无限难堪,羞愤到几乎想要自杀的肮脏声音。

    “最后一件事:柳怡霜,别以为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男人都有帮助女人的义务。国家宪法里可没有规定过。我承认,你很漂亮,有很多男人都会围着你转。这是你的资本,但绝对不是你随意驱使别人的工具。吃亏上当只有一次,我们是同学,但不会是朋友。”

    柳怡霜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走回座位上的。

    她只知道脚步很机械,身体很重。谢浩然说了些什么她一个字也没有记下,脑子里所有空间都被羞辱和愤怒填充,满满当当。

    来得太早了,教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谢浩然坐在座位上安安静静看着自己的书。他很喜欢米哈伊尔。肖霍洛夫,已经看到了格里高利反叛白军,成为光荣红军的一员,却又同时谋算着准备再次反水的部分。

    柳怡霜永远不会知道戴志诚在上学路上就跟在自己后面。他没有走进教室,而是站在外面,紧靠着墙,默默听着教室里两个人的对话。

    谢浩然当然知道教室外面有人。距离太近了,就算是再低沉的呼吸,也瞒不过他筑基中期的敏锐感官。

    别人愿意听就让他听好了。

    反正,丢脸的不是我。

    ……

    午间休息的时候,老师们按照于博年的要求,纷纷走进了校长办公室。

    “今天把大家召集过来,开个短会。耽误的时间不会长,就十分钟。”

    于博年在教师当中很有威望,说一不二。既然他说了开会时间十分钟,众人也就毫无异议。只是坐下来后才发现,参会者数量不多,都是负责高一年级的老师。

    抿了一口浓茶,环视了一圈周围,于博年认真地说:“是这么个情况。咱们学校有个学生想要申请跳级。所以今天中午叫大家过来,谈谈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跳级?

    众人面面相觑,都从彼此眼睛看到了惊讶和意外。

    也有特殊的,比如罗文功。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坐在那里没有出声,也没有对周围的同事解释。

    一个较为年长的老师摇摇头:“说真的,跳级这种事情我不赞成。想要打好基础,就应该按部就班,一步一个脚印。现在又不是特殊年代放卫星,刻意制造新闻效应。”

    旁边,另外一人附和道:“应该找找这学生,还有他家里人好好谈谈。能进咱们这种一流学校本身就很不容易。读书三年,紧接着就是高考。千万不要因为一时间头脑发热毁了孩子。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于博年抚摸着脸颊侧面的皱纹,声音有些无奈:“这学生之所以要求跳级,就是想要提前参加高考。”

    在座的老师相互都认识,也清楚自己所教的年级。最先开口的年长教师四顾看了看,不太确定地说:“老于,你说的这个想要跳级的孩子,该不是咱们高一年级的学生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