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零一节 地图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历史老师用力咽了咽喉咙:“这也太夸张了吧?”

    “这个还不算什么呢!”

    地理老师的话还没有说完:“你以为光是会画一张地图,就能让我把没收的书还回去?那学地理有什么用?还不如多花点儿力气,多培养几个美术学院的学生。谢浩然在纸上画好了完整的世界地图框架,然后他从我们国家开始,画出了所有国家的边界,在对应的位置标注上首都名字,以及区域内的重要城市。”

    英语老师嘴巴张得老大:“这是真的吗?世界上所有国家的首都和重要城市,全部加起来,该有好几百个了吧?”

    地理老师看了他一眼:“总共有两千多个,我没有仔细数。如果我说咱们国内的城市,也许你们会觉得没有说服力。谢浩然当时趴在桌子上画了两个多钟头,城市名称标注的非常认真,就连圭亚那这种小国家也没有漏掉。后来我检查过,正确率百分之百。”

    于博年深深吸了口气,问:“陈老师,谢浩然画的那张地图还在吗?”

    地理老师点点头:“在我办公室里锁着。”

    于博年道:“麻烦你去拿来给我们看看。”

    等到胖胖的女教师走出房间,数学教研组长袁子林也闷闷不乐发出声音:“谢浩然的数学不用考了,我给他“a”,直接通过。”

    于博年对此并不觉得意外。闫玉玲走后,袁子林暂时接替了她的教学岗位。斯科尔森列出来的那道世界级难题连袁子林都无法解开,给他一个“a”,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老校长把探询的目光转向化学老师,打趣道:“小宋,你能给我点儿意外的消息听听吗?”

    那是一个年轻的女教师。她捂嘴笑笑,摇摇头:“恐怕我要让校长失望了。”

    停顿了一下,她认真地说:“谢浩然是我见最优秀的学生,没有之一。具体的情况我就不说了,相信诸位老师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他化学这门课的平时分,我给他“a”。”

    于博年把视线转向物理老师,对方的神情有些自嘲:“我也给他一个“a”。校长你真该早说是谢浩然要跳级。那孩子的物理我没法再教下去。我肚子里那点儿东西已经被他榨干了,前天下课的时候,他居然抱着一本霍金的《时间简史》,跟我讨论宇宙物理学方面的问题……这个……这个简直就是为难人嘛!明明是大学里的知识,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于博年目光再次转向的时候,负责计算机和通用技术这两门课程的老师同时叫出声来:“我没问题。”

    虽然同样的话听多了,于博年还是被这种带有紧张和无奈的异口同声逗笑了:“怎么,你们俩个也选择放弃?”

    政治老师姓马,是个不苟言笑的中年人。他坐在于博年对面,插进话来:“小文(计算机老师)和小李(通用技术老师)的想法我可以理解。谢浩然那个孩子在学习上很有天赋。我就说说我教他政治课的感受吧!大家都知道,我这门课其实不难,只要肯花时间,死记硬背,考试的时候光是拿下填空和选择题的分数,就足以合格。但是论述题就不一样了。那需要对政治问题有全面,甚至是系统性的深入了解。还有……”

    历史老师在旁边打断了他的话:“马老师,你就长话短说。对谢浩然平时学业水平考试这个问题,你是什么意见?是愿意出份题目给他做?还是直接给他等次评级?”

    “我当然要给他一个“a”。”

    政治老师提高了音量,理所当然地说:“我从《毛选》里随便抽了几段,他全都可以背诵。《邓选》也是如此,几乎一字不落。上个月,我专门给他出了几道时事评论题,这孩子分别从正面和反面进行论述,每道题都做了两遍……真正是有理有据啊,虽然有些题我知道论述观点是错的,就像关于环境保护的问题,正方肯定要提倡环保,反方则是为污染辩护。可谢浩然列举出来的那些依据非常详尽,囊括了经济、文化、民生各个部分,甚至还有地球不同年代地质层的对比区别……呵呵,反正我当时看了是哑口无言,根本没办法反驳。”

    历史老师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老马,有这么夸张?”

    政治老师肯定地点点头:“如果谢浩然现在报考国家公务员,他的笔试,尤其是《申论》部分,绝对可以拿到最高分。”

    面对这些在一瞬间改变了立场,仿佛被谢浩然用无形糖衣炮弹击中的任教老师,于博年只能苦笑。

    他看了一眼坐在斜对面的美术老师陶乐。对方耸了耸肩膀,摊开双手,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

    谢浩然上次在省级书画国粹大赛上出尽了分头。他的绘画和书法功底毋容置疑。何况美术成绩不计如高考分数。如果不是报考艺术类院校的话,考生也根本用不着在这方面下功夫。

    生物老师从椅子上站起来,快步走到于博年面前,俯下身子,低声道:“于校长,我去办公室拿点儿东西,很快就回来。”

    于博年有些奇怪:“老张,你要拿什么东西?”

    生物老师简单的解释道:“谢浩然的作业。”

    坐在近处的英语老师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凑过来,好奇地问:“那孩子的作业怎么了?没有按时完成?”

    生物老师不愿意过多解释:“等会儿你们看了就会明白。我去去就来。”

    刚走到门口,恰好碰见拿着地图回到校长室的地理老师。她随口打了个招呼,抱着筒状的纸卷走进来,在桌面上摊开。

    “来,来,来,大家都看看,这可是一个十六岁孩子画的世界地图。我先说明啊!这是谢浩然在没有任何图册对照情况下自己画出来的。还有,这张地图他已经送给我了,任何人都不准跟我抢。你们看的时候注意点儿,别给我弄坏了。我打算带回家找裱糊店做好了挂起来的。”

    地图很精美。弯曲的大陆边缘线条用碳素笔勾勒出来,没有任何修饰与着色。图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多达数千个地名。其中包括洲际大陆名称、国家名称、主要城市名称,以及重要的运河枢纽、海峡、群岛、沙漠等等。

    在陆地之外的部分,漂亮流利的铅笔字注明了各处洋流、季风方向与每年的产生时间、有名的海沟长度与深度,以及该区域(该国)的特产。

    房间里不断发出惊叹与称赞,桌子周围人头攒动,胖胖的地理老师得意洋洋站在旁边。“骄傲”以近乎实质的方式从她身上展现出来。这是身为教师的自得,也是所教学生功成名就,对她自己来说就是一种殊荣的最佳奖品。

    生物老师抱着厚厚一摞作业本走了进来,在巨大的手绘世界地图旁边逐一摆开。

    作业本页面映入眼帘的第一感觉给人很舒服,字迹工整,笔画漂亮。每个字的间距大小均匀有序,有种印刷体无法比拟的自然,以及流畅。

    有些生物作业需要绘图。

    用红、蓝色两种线条画出的附图非常精美。细胞作图用不同颜色区分开细胞质和细胞壁;植物孢子生长图表层次分明;人体心脏血管导向图条理清晰,尤其是不同颜色代表着动脉和静脉,甚至还附上了红细胞与白细胞在电子显微镜下的基础形状。

    “按照正常的课程安排,高一年级现在这个时候刚开始学习《植物》。谢浩然之前找到我,说是植物这门课他已经完成了自学。我当时怎么也不相信,就出了一份题给他做。至于结果嘛……相信你们都能猜到。”

    陶乐嘻嘻哈哈开着玩笑:“老张,难道你给了他一个不及格的分数?”

    生物老师很认真的回答:“如果可能的话,我愿意给他两百分,甚至更高。看看这些作业,这是一个高中一年级孩子的日常作业。我教书这么多年,从未见过这么仔细,这么漂亮的绘图。于校长之前说是有学生要求跳级的时候,我就隐隐猜到可能是谢浩然。只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优秀,连你们都觉得没必要再给他单独出题,学业水平考试直接给他最高分。”

    历史老师仍然有些不太死心,半开玩笑地说:“老张,《动物》课程要到高二才开始上。谢浩然这小子就是个妖怪,现在我们这些任课老师都要集体阵亡了,你可得坚决守住最后一块阵地。就给他出点儿《动物》课的题,好好考考他。”

    生物老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要不这样,我把教学大纲和课本给你,你来出题,怎么样?”

    历史老师瞪起了双眼:“我又不是教生物的。”

    生物老师摊开双手,笑道:“就算我是教生物的,我也没办法啊!几十年了,第一次遇到这种学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