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零五节 免死金牌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这是一道隐藏的,绝对不会公开的免死金牌。

    别的单科老师还好,历史老师对谢浩然的态度有些复杂。一方面是学习成绩优异学生的欣慰,另一方面则是自己“教了这么多年书,还不如一个学生”的挫败感。双重作用下,历史老师对谢浩然的关注也就大幅度降低,不闻不问,反正只要在上我课的时候,不准讲话,不准干扰其他同学就行。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戴志诚会跳出来,当场指证谢浩然上课看书。惊诧的感觉伴随着愤怒同时产生,成年人看穿了年轻人那点小心思的嘲讽也就在所难免。戴志诚的学习能力大家有目共睹,老师在某种程度上,其实站在了上帝视角。这算什么?优秀学生之间相互倾碾?还是把你压下去,然后我上来?

    这已经超出了常规意义上,对上课不听讲学生的正常举报。说句不好听的,简直就是栽赃陷害,落井下石。

    特殊年代,很多人就是被这样所谓的“举报”,硬生生从正面变成了反面,然后发配,接受再教育再劳动,凄凉潦倒,客死他乡。虽说后来拨乱反正,恢复名誉,可是人都已经死了,又有什么用呢?

    小小年纪就不学好,我不骂你,还能骂谁?

    下课了。

    戴志诚的思维方式不可能与历史老师做到同步进行。他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座位,来都教室外面,大口呼吸燥热的空气,迷乱的大脑却没有变得清醒,依然混乱。

    环境对人的影响很大。父亲是官员,家中来来往往的人多。这年头,没有好处鬼才会免费帮你做事。耳闻目睹之下,戴志诚下意识的做出判断:难道历史老师收受过谢浩然的好处,所以才对他上课看书的行为不闻不问?

    一旦有了先入为主的思维,就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变过来。

    午餐很丰盛,彩色搭配富有营养,只是戴志诚吃在嘴里如同嚼蜡。

    他越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

    吃过午饭,谢浩然独自来到学校操场,选了一个背阴凉爽的僻静位置,慢慢坐下。

    他记得,就在柳怡霜邀请自己去她家里吃饭以前,曾经以戴志诚为测算对象,用铜钱算了一卦。结果显示:此人对自己有利。

    眼前浮现出上历史课时,他从前排站起来举报自己看书的那一幕……谢浩然不由得摇头苦笑:这也算是对我有利吗?我怎么看不出来?

    虽然我和他没有住在一起,即便是在教室里的座位也隔着很远,仍然可以清楚感受到来自这家伙深深的敌意。

    没错,不是恶意,而是敌意!

    我究竟什么地方招惹他了?

    难道是因为柳怡霜?

    各种纷乱的念头在脑海里夹杂冲撞,找不到理清的头绪。

    解决问题的方法很多。最直接的,就是找机会揍他一顿。把他打到疼,打到惨,打到以后看见我就主动避开,连碰面的勇气也没有。

    问题在于,这真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吗?

    想了很久,谢浩然看看两头无人,从贴身衣袋里拿出竹筒,仔细检查过装在里面的铜钱,然后双手持筒,高举过头顶,按照《珍渺集》上记载的占卜注解,简单进行了祈祷仪式,随即拔掉筒盖,将铜钱“哗啦啦”泼洒在面前的水泥地面上。

    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卦象,谢浩然怔住了。

    三钱正面朝上,虽然散落的位置不同,但是每一枚“洪武通宝”为首的“洪”字,全部指向自己。

    这次的卦象比上次占卜显示结果还要好,乃为“大吉”。

    有“吉”,就有“凶”。两种截然不同的卦象标准,浸透了从蛮荒时代便开始的神秘主义色彩。在一副卦象当中,最好的莫过于“上上大吉”,最差的则是“极凶”。此刻摆在谢浩然面前的这副卦象,在日常占卜中出现几率非常小。这意味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都会朝着好的方面发展。

    一股无法言语的奇怪感觉在谢浩然脑子里弥漫开来。

    这次问卦的对象与上次一样,都是戴志诚。

    上次问卦,所得结果是“吉”。

    这一次……

    谢浩然很是烦躁的将铜钱竹筒收好,站起来,沿着操场边缘被墙壁和树木遮挡出来的阴影,慢慢走着。

    如果谢浩然没有得到魁星命格,没有修炼过任何功法,他一定会对这种诡异的卦象毫不在意,一笑了之。

    有些东西没有经历过,自然不会相信。

    可他是个真正的修士,而且拥有筑基中期的修为。信仰和经验都不容许他对占卜的神圣性产生质疑。

    谢浩然很想再次拿出竹筒,再卜一卦。

    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做。

    对于占卜,“三”是一个必须忌讳的数字。古语云:凡事不过三。占卜也不例外。对同一件事情的卜卦,向鬼神问吉凶,绝对不能超过三次。因为谁也不知道第三次占卜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所以占卜通常只会进行两次。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或者必须为之的时候,任何一个脑子正常的卦师都不会这样做。

    绕着操场走了两圈,谢浩然脑子里的疑问丝毫没有得到缓解。看看手表上的指针,也差不多到了下午上课时间。

    摇摇头,叹了口气,转身朝着远处的教学大楼走去。

    先等等看,听天由命吧!

    卦象虽然诡异,但我应该相信。

    毕竟,我是一个修士。

    ……

    下午第一节是语文课。

    罗文功抱着一摞崭新的试卷走进教室,照例完成了“同学们好,老师好”的问候过程,扬起拿在手里的语文课本,以洪亮清晰的声音发布命令:“现在对上一个单元所学的知识进行测验,时间四十五分钟,刚好就是一节课。各小组组长来我这里拿卷子,两分钟后我开始计时。”

    讲台下面,照例响起了一片哀叹声。

    “怎么又搞突然袭击啊!”

    “罗老师,你至少昨天给我们打个招呼,让我们提前复习一下也好啊!”

    “完了完了,这次要是考砸了,回家我爸又得揍我。”

    小组长们分发试卷的速度没有因此受到影响,罗文功身体前倾,双手杵在讲台上,见惯了五花八门学生状态的他对此早就习以为常:“既然知道考不好回家要被家长收拾,为什么平时不能多花几分钟对所学知识进行复习?临时抱佛脚有什么用?你们都去过寺院吧!坐在莲花台上的神仙从不穿鞋,也不穿袜子。那种几十上百年也没洗过一次的脚有什么好抱的?臭得要命!”

    有经验的教师知道应该如何调动学生积极性。就在一片哄笑声中,罗文功看看试卷已经分发完毕,高声道:“好了,好了,再磨蹭下去,题目做不完,你们的课间休息时间又要被我占用。都闭嘴,不准说话,现在开始测验!”

    随即,教室里传来一片极有默契,钢笔尖在纸面上划过的“沙沙”声。

    试卷题量不大,没有作文,正常情况一节课就能完成。其中掺杂了少许教学大纲范围外的知识难点,这需要学生灵活变通,眼光不仅仅局限于课本。

    戴志诚做题速度很快,对知识的掌握与运用,在做题的时候就能显现出来。看着试卷末尾的古文翻译,他努力回忆着曾经在课文页面上所写的随堂笔记内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脖子仿佛在短短几秒钟内突然失去了控制,一定要连带着脑袋转过去,透过肩膀,朝着教室后排那个熟悉且令自己憎恨的影子,恶狠狠地看了一眼。

    谢浩然手里还是拿着一本书,神情平淡地坐在那里看着。

    戴志诚感觉自己大脑仿佛被针扎了一下,一个叫做“惊愕”的妖怪猛然跳了出来,在思维空间里拼命喊叫,肆无忌惮吞噬着营养,迅速变成了一头名字叫做“愤怒”的魔鬼。

    他居然还在看书。

    他那张试卷难道已经做完了?

    戴志诚想也不想就举起右手,这动作立刻引起站在讲台上罗文功的注意:“戴志诚,你有什么问题?”

    “嗖”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向后侧转的身体释放出堪比革命者大无畏精神的威猛气势,口中爆发出的言语怒不可遏:“老师,谢浩然他没做卷子,他在看书。”

    历史课上那一幕重现了。全班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戴志诚身上,周围一片安静。

    罗文功先是有些惊讶,不到一秒钟时间,情绪就不可遏制的变成了愤怒。

    他想起了上次那件事情————如果不是鬼迷心窍听信了戴志诚的话,自己也不会毫无底线诬陷谢浩然。

    戴志诚与谢浩然到底有什么仇?

    为什么他一直要死死揪住谢浩然不放?

    够了!别以为你有个在市府办公室任职的爹,就能肆无忌惮的指使我,命令我。

    深深吸了口气,罗文功把所有负面情绪统统压到了心底,丝毫没有在脸上显露出来。他的嘴角甚至挂着一点点痕迹不深的微笑,说话声风轻云淡。

    “这张试卷谢浩然已经做过了。我批准他这节课可以看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