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零六节 厌烦人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成年人的世界,充满了年轻人无法理解的各种奥秘。

    极度的震撼,紧接着就是无限失落。张狂就像一路猛冲爬上珠穆朗玛峰的领跑者,却被从天而降的大块陨石准确砸中,还来不及站稳脚跟,就昏头昏脑掉下了万丈深渊。

    戴志诚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坐回到椅子上。脑子里昏昏沉沉,连罗文功后来那几句对全班同学所说“不要被别的事情吸引注意力,认真答题,时间不多了”之类的话都没能听清。

    他已经没心思答题,随便在试卷上写了几个字,戴志诚就把笔摆在旁边,大脑急速运转,认真思考罗文功之前说过的那些话。

    谢浩然什么时候做过这张卷子?

    难道是老师单独给他开小灶?

    有这种可能,所以罗文功才允许谢浩然上课?

    什么时候响起的下课铃,戴志诚根本没有注意。

    “越挫越勇”这个成语用在戴志诚身上非常贴切。他执拗的把所有问题都归结到别人身上。另外,就是自己运气不好,首先,遇到了似乎是对自己印象不怎么好的历史老师。其次,罗文功与谢浩然之间很多事情自己一无所知,所以才闹出了笑话。

    一抹狰狞在无人注意的时候,悄悄爬上了戴志诚的脸。

    我就不相信,你能永远这样肆无忌惮的上课?

    我就不相信,没人能治得了你!

    下午第二节是数学课。

    袁子林对照课本正在讲解公式定理,冷不防戴志诚从座位上站起来,以语文课上同样的动作姿势指向教室后排,洪亮中带有愤怒火苗的声音震耳欲聋:“老师,谢浩然他没在听讲,他在看与数学课无关的书!”

    沉浸在数学世界里的袁子林被吓了一跳。等到回过神来,听明白戴志诚的话,看了看坐在后面表情平静的谢浩然,他目光开始变得阴沉,慢慢呼了口气,视线焦点从远处拉回来,落到了怒冲冲的戴志诚身上。

    袁子林的声音慢条斯理:“学习这种事情需要循序渐进,好高骛远是不行的。同学们,对于未来,你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从现在做起,从自己做起,三年以后你们就要参加高考,进行人生道路上的关键性选择。说句不好听的,在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发扬雷锋精神。因为学习是自私的,知识掌握多少,只有你们自己最清楚。我负责你们的数学,而不是道德理论。我相信如果以“互相帮助”为题,你们任何一个人都能洋洋洒洒写出好几千字的论文。我想说的只有一句————管好你们自己,不要为身边的其他人分散精力。别人要做什么,那是他的自由。”

    戴志诚急了,抬起的胳膊一直没能落下来,仍然指着后排座位上的谢浩然:“可是老师,他”

    袁子林抬起右手摆了摆,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变化:“戴志诚,你应该多读读历史。英国人当年发动鸦片战争,在我们看来是不道德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小胡子元首进攻波兰,几乎被全世界谴责。美国人先打伊拉克,然后又打阿富汗,很多人都说那是“非正义的战争”。可是那又怎么样?谁能管住他们?”

    袁子林对谢浩然的印象不是很好,却没有什么偏见。有些话不好说明,戴志诚的行为在他看来也算是正常。有感而发,花上几分钟和平调解,在他看来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下午第三节是植物课。

    生物老师拿起一片树叶标本,做着声情并茂的讲解。

    戴志诚又一次站起来,只是他声音没那么大,眼睛里透出的执拗比之前缩减了许多。言语内容还是一成不变:“老师,谢浩然他没在听讲,他在看与植物课无关的书。”

    生物老师一愣,下意识朝着谢浩然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即点点头:“唔,知道了。你坐下来吧,别挡着后面的同学。”

    戴志诚有些发急,还有些迟疑:“可是老师他他啊!”

    “这件事情我知道了。”

    生物老师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时间,解释很简短,也很有说服力:“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他来找过我,我批准他上生物课的时候可以。”

    戴志诚彻底愣住了,像木头桩子一样站在那里不动。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会从生物老师嘴里说出这样的话。

    “戴志诚,请你坐下,你挡住了后面的同学。”

    生物老师有些不高兴,提高了音量:“如果你对我的处理方法有意见,可以下课后来办公室找我。至于谢浩然这件事,在座的任何一位同学,如果你们能够做到他那个程度,我也一样可以批准。”

    停顿片刻:“好了,现在我们继续上课。”

    下课铃响了。

    老师离开教室后,谢浩然立刻成为了几乎所有同学围观的焦点人物。

    “嘿!老谢,你都跟生物老师说什么了?怎么你上课也没人管啊?”

    “太牛了,老螺蛳说你提前做过那张测验卷子,是不是真的?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感觉教数学的袁老师好像不太喜欢你。”

    “老谢,你上课的时候看什么书?拿出来让我们瞧瞧。”

    各种问题铺天盖地压过来,教室后排变成了热闹沸腾的菜市场。谢浩然苦笑着把椅子朝前挪了挪,用身体护住放在课桌里的书包,随口敷衍。

    谈论话题很快转移到了戴志诚身上。

    “那家伙真过分,从上午就开始举报,每节课都这样,一直没停过。”..

    “你懂个屁,人家戴志诚是优秀生,老师面前的红人。看过鹿鼎记吗?大当家陈近南都说了:朝廷鹰犬脑袋上的红顶子,那是用人血染成的。没有告状举报,哪儿来的立功受奖?”

    “但我看老师没理他啊!上午下午加起来四节课了,咱们老谢仍然坐在这里巍然不动,身上毫毛都没掉过一根。”

    “谁知道呢!也许是告得多了,老师听得烦了,也就不想管了。”

    在班上,好生与差生之间,形成了泾渭分明两个阵营。这种划分从未有过真正意义上的线条,但是每个学生都会不自觉划定自己所在的群体。只要分数和排名存在,这种划分就永远不会消失。

    来自周围的议论让戴志诚脸上阵阵发烧。他呆在那里坐立不安,不时偷眼朝着侧面的柳怡霜望去,发现她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放学时间到了。

    戴志诚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书包,慌慌张张小跑着离开教室。

    这不是他平时的作风。如果没有等到柳怡霜一起,他绝对不会走。

    蒋旭东坐在谢浩然旁边,看着戴志诚迅速消失的背影,不由得“噗嗤”低声笑起来:“他好像很怕你。”

    谢浩然耸了耸肩膀,表情很无辜:“我又不是吃人的妖怪。”

    看着前排同学已经站起来离开教室,蒋旭东偏过头,好奇地问:“对了,你现在怎么根本不听老师讲课啊?上课时间都在,书上也全是外文。老谢你该不是像数学袁老师说的那样,属于被“放弃”的吧?”

    在学校里,“被放弃的学生”不是什么秘密。成绩太差老师也没心思教,也不是所有老师都会尽职尽责,像亲爹亲妈那样对你苦口婆心。他们肯定会劝说,会训诫,会对不听话的学生严加管束。然而一样米养百样人,有些人听得进去,有些人无论如何也劝不过来。好生与差生之间的巨大天堑就这样产生,差距越拉越大。

    罗文功算是老师当中比较好的。就在隔壁的高一二班,上个星期有两名学生主动转校。据说是入学的时候因为考分不够,曾经与校方签过协议:如果连续两次测验分数排名全班末尾,就主动申请转学。

    不转是不可能的。继续死皮赖脸呆在班上,老师根本不会管你,甚至有事没事都会找随便找个由头骂你一顿。有这么一个典型立威,其他学生会觉得屁股后面随时有根鞭子在抽,加快速度往前奔跑。

    其实这种事情很容易理解。学生成绩就是教师的业绩。考试平均分越高,高考上线的人数越多,就说明你教学有方。这与在企业工作是一个道理。有成绩才能拿奖金,干得好才能收入高。

    至于那些学习不好,被当做垃圾放弃掉的学生你们的未来,你们今后的人生,关我屁事?

    “不是你想的那样。老师们其实他们对我很好,真的。”谢浩然随意笑着,没有解释。

    蒋旭东根本不相信。他伸出右手食指,虚空朝着谢浩然点了点:“不说老实话,长大以后木有小丁丁。”

    谢浩然搂过他的肩膀:“走,走,走,去厕所里比比。”

    “去你的,我还要赶紧回家做作业呢!”蒋旭东根本不吃这一套。只是刚说到“回家”这个词的时候,他脸上的笑意开始凝固,随即消失,最后,缓缓摇着头,轻叹了一口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