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零八节 凶兆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放下电话,蒋旭东很快在微信上发来了位置地图。看着低头注视手机屏幕的谢浩然,吕梦宇关切地问:“小谢,出什么事儿了?”

    谢浩然看着手机地图,头也不抬地说:“是我的同班同学,具体什么事情他在电话里没有说,不过听起来,他的情况听起来好像很糟糕……老吕,今天晚上我就不去靶场了。你看看这个地址,能不能送我过去?”

    说着,他把手机递了过去。

    吕梦宇一边接着手机,一边迅速按下餐桌侧面呼叫服务员的电铃:“没问题,咱们结账吧!现在就走。”

    ……

    蒋旭东的家住在城南,是一个老小区。虽然这里从建成到现在只过了二十多年,但是房子看上去很旧,公共设施破坏得很严重,绿化带里原本栽种的树木花草几乎全部枯死。也不知道被什么人挖掉,栽上了成片的青菜,还搭起了南瓜架子。

    四栋一单元二零一室。这是蒋旭东在手机微信上传过来的地址。

    楼道里很黑,没有灯。谢浩然站在门口,轻轻敲门。房间里传来轻微动静,却没人开门。

    他继续敲着,隔着门板高声道:“蒋旭东,开开门,我是谢浩然。你在里面吗?”

    喊话产生了效果,紧闭的防盗门从里面打开,先是露出一条带着光线的缝隙,然后扩大,露出了蒋旭东全是泪痕的脸。

    谢浩然带着吕梦宇走进房间,发现一片凌乱。柜子翻到,桌子推开,沙发也被搬离了原来的位置,很多衣服被撒在地上,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纸张,以及书籍。

    五十多平米,三室一厅的房子里,只有蒋旭东一个人。

    看着他脸上清晰鲜红,已经明显肿胀起来的手掌印,谢浩然眯起双眼,认真地问:“发生什么事情了?谁打你?”

    蒋旭东应该是受了很大的惊吓,整个人坐在椅子上瑟瑟发抖,嘴里一直说着:“他们把我爸妈抓走了……抓走了……”

    安抚。

    劝解。

    吕梦宇甚至去楼下小商店里买了几罐冰镇饮料回来,给蒋旭东喝了一些,他的情绪才渐渐缓和下来。

    蒋浩是蒋旭东的父亲。与大部分成家的男人一样,蒋浩也想给妻儿更加幸福的生活。全民下岗的风潮不可避免波及了蒋浩,拿着单位上那点微薄的“工龄买断费”,蒋浩做起了小生意。

    勤勤恳恳,但是碌碌无为。就像《笨小孩》那首歌里唱的:三十岁到头来,不算好也不坏。最无奈,他总是慢人家一拍,没有钱在那口袋。

    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经商,也不是每个人生下来都有赚钱的头脑。蒋浩的生意勉强只能维持,反正撑不饱也饿不死,收入比以前在单位上略多一些。

    蒋浩看中了一个他认为的“机会”。具体是什么,蒋旭东也不是很清楚。他只知道父亲找熟人借了四万块钱,全部投入到生意上。结果,约定的时间到了,却没能如期得到效益,还不出钱,债主找上门,一番争论,然后扭打,把夫妻俩抓走。最后,还揍了蒋旭东一顿,恶狠狠告诉他:不准报警,否则你爹妈就没命了。

    蒋旭东的确没有报警,他不敢这样做。

    找到谢浩然求助以前,他给两个自家叔叔打了电话。一个是父亲的哥哥,一个是父亲的弟弟。母亲是独生女,老家在的远。可就是这两个平时年节都会到家里吃饭,最值得信赖的亲戚,在电话里听到发生了这种事,竟然全都推脱,说是让“这又不是我们家的事情,借钱的人不是我”。最后,让蒋旭东“你自己看着解决”。

    “我……我实在找不到人了,只好打了你的电话……”蒋旭东抽抽搭搭抹着眼泪。他只是一个未成年人,高一年级的学生。对于这个世界,只有最基础的理解和认识。何况在某些时候,报警无法解决所有问题。

    (注:困扰老黑我多年的楼下广场舞噪音,警察根本不管。几年来,我给一一零至少打了上千个电话,接线员现在一看我的号码就知道是“投诉噪音那个胖子”。有时候我在想,这妞跟我很熟了,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约她出来,吃顿饭,谈谈人生,谈谈噪音?)

    听完事情经过,吕梦宇问:“抓走你父母那些人总有联系方式吧?他们的目的是要钱。我记得刚才小蒋你好像说过:他们告诉你,如果弄到钱,就打电话过去。只要数量没错,就会放了你父母。是这样吗?”

    蒋旭东点点头,连忙从衣袋里拿出一张折叠起来的纸:“这个……就是这个电话。”

    四万块钱说多不多。谢浩然接过吕梦宇看完后递来的那张纸,用力拍了拍蒋旭东的肩膀:“别怕,这件事情我管了。你现在就打电话给他们,就说钱已经准备好,让他们带着你父母过来拿。”

    这不是故意充豪气。谢浩然觉得,既然自己有这个能力,对于身边认识的人,如果能帮,就尽量帮一把。

    谁敢保证自己未来某个时候不会落难?

    谁敢拍着胸脯放言自己永远不需要帮助?

    不要说是普通人,神仙也是如此。

    《西游记》里那只可怜的猴子被压在五行山下,时间未满五百年的时候,每天最大的期盼,就是放牛牧童给他带上几个新鲜果子,坐在石头上陪它聊一聊,说说闲话。

    有了值得信赖,也愿意帮助自己的熟人,蒋旭东紧张恐惧的心情也安定下来。只是他拿着手机拨通号码,与对方说了几句,脸色骤然剧变,然后话未完,就慢慢放下手机,脸上全是茫然的表情。

    谢浩然与吕梦宇相互对视,同时问道:“他们怎么说?”

    蒋旭东眼睛里闪烁着疑惑目光:“他们说……已经把我爸妈放了,让我别再打电话过去。”

    谢浩然略一思索,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纸上的号码。

    对方声音很大,从话筒里传来的声音颇为杂乱,应该是在一个热闹场所。只是不等谢浩然把话说完,对方就很不耐烦挂断了电话。等到谢浩然再次拨过去,话筒里传来提示音:“您所拨打的客户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吕梦宇对这种情况很熟:“他把你直接拉近通话黑名单了。”

    谢浩然沉默着点点头,心情复杂地收起手机。

    蒋旭东紧张地看着他,期期艾艾地问:“他们真的放了我爸爸妈妈吗?还是……没有?”

    谢浩然抬起头,视线从蒋旭东脸上划过,与吕梦宇撞在了一起。

    他们都从彼此眼睛里看到了“不相信”三个字。

    “这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吕梦宇分析道:“我估计小蒋他爸爸应该是借了高利贷。如果是正常的找朋友借钱,通常不会闹到上门抓人这种程度。”

    谢浩然接上话头:“抓人就是为了要钱。可是现在打电话过去说是弄到钱了,让他们来拿,又说人已经放了……一前一后,事情根本对不起来。”

    蒋旭东在旁边很紧张:“那该怎么办?我现在要打电话报警吗?”

    谢浩然伸手按住他的肩膀:“不要急,先等等。”

    说完,他快步走到桌前,招呼蒋旭东过来,然后从衣袋里拿出卦筒,递过去,认真叮嘱:“心里想着你父母,然后默念他们的名字,摇一下,拔掉盖子,把里面的铜钱洒出来。”

    “哗啦啦!”一片金属撞击声。

    当最后一枚铜钱旋转着在桌面上躺倒,彻底平静下来的时候,谢浩然脸色剧变。

    三钱反面朝上,钱上字头全部背对着蒋旭东。

    占卜讲究时辰,现在天已经黑了,手表指针走过了八点钟。

    大凶之卦!

    报警当然是一种选择,却并非最好的选择。

    吕梦宇走过来,低声道:“小谢,我在电信局那边有朋友,可以查到这个电话号码的持有者是谁。”

    谢浩然摇头道:“那样的话,恐怕已经晚了。”

    说着,他猛然抬起头,冷静的目光从吕梦宇和蒋旭东两人身上扫过:“现在,你们听清楚我说的每一个字。”

    视线首先转向吕梦宇:“老吕,我需要一些东西,麻烦尽快叫人送过来。”

    吕梦宇点开手机备忘录,认真地问:“说吧,都要些什么?”

    “一只公鸡,必须是没有1阉1割过的那种。大小无所谓,只要活的就行。”

    “一只乌龟,或者是王八,也是大小不论,要活的。”

    “一条鱼,一定要鲜活,最好多准备几条,大一点儿。”

    “一只狗,还要一只猫。公母不论,颜色也随便。”

    “另外,还需要一些黄纸,红香和黄香各一把,红白蜡烛各一对,就这些。”

    吕梦宇在手机屏幕上输入速度很快,抬起头:“有没有具体的时间限制?”

    谢浩然很直接:“半小时能办妥吗?”

    吕梦宇点点头:“没问题。”

    说完,他转身走出房间,打开防盗门,外面楼道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以及他打电话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