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零九节 道术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蒋旭东被这一系列变故吓得战战兢兢,谢浩然的到来让他恢复了少许精神:“……谢,谢浩然,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给我找几张白纸,一把剪刀。你再把你父母经常穿的衣服各找一件过来,最好是今天刚换下来的那种。”

    他的声音仿佛具有一种特殊的,安定人心的魔力:“别担心,从现在开始,如果你父母在接下来两小时内没有遇到危险,那他们就肯定能回来。”

    ……

    谢浩然对警察没有偏见。对他帮助很大的顾钊就在省公安厅任职。光是凭着这层关系,谢浩然对警察就没有恶意。

    他是根据实际情况,做出了最适合的选择。

    卦分吉凶。其中,无论“吉”还是“凶”,都分为不同等级。个中区别,吉者,就像买彩票中五块或中五百万。凶者,走路出门不小心摔了一跤,轻伤只是崴了脚,重伤干脆连膝盖骨都活活摔碎。

    蒋旭东所卜的那一卦,乃是“大凶”趋近于“极凶”的卦象。那意味着占卜对象,也就是蒋旭东父母性命危在旦夕。如果报案,警察办案程序肯定是从那个留在纸上的电话号码着手。谢浩然打过电话,对方根本不管不问,直接拉黑。想要找到掳走蒋旭东父母的那些人,警察还是只能走检查电信记录,查找号码持有人这个法子。

    吕梦宇已经说过,他在电信局里有人,直接就能查找对方。可是这样做要花费大量时间,而且就算找到按图索骥找到对方,也无法从根本上解除蒋旭东父母的危险。

    找到“抓人的人”,与找到“蒋旭东父母”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

    高利贷这种事情,在建国以后属于重点打击范围,一度销声匿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又死灰复燃,随之也有各种讨债公司应运而生。中国毕竟是法制国家,从正常的角度来看,放贷者就是为了求财。无论他们放给求贷者任何形式的利息,都是为了获取更大、更多的利益。因此,借贷者还不出钱来,被放贷者杀死的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威吓性殴打与直接杀人是两码事情,放贷者无论如何也不会自己引火上身,自找麻烦。

    卦象偏偏显示为蒋旭东父母必死的“大凶”。

    综合目前掌握的情况,谢浩然做出判断:蒋旭东父母极有可能是被转给了另外一伙人。要不就是因为债务缠身的某种连带关系,导致他们在短时间内有性命之危。总之,在这样的情况下,报警不是一个好选择,甚至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

    吕梦宇回来的时候,旁边多了几个人。他们扛着鸡笼,手里抓着猫,牵着狗,还有两个装满水的便携式观赏鱼箱。隔着透明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有几条约莫斤把重的活鱼,正游来游去。

    谢浩然看看手表,过去了二十四分钟。

    在刚过去的这段时间里,他和蒋旭东也没有闲着。

    按照吩咐,一帮人迅速搬开各种物件,在客厅里清出一块空旷场地。

    谢浩然没见过这些人,一张张面孔充满了陌生。他走到吕梦宇身边,压低音量:“老吕,这些是什么人?能管住嘴吗?”

    接下来将要进行的一切,谢浩然不希望被别人当做新闻故事说出去。

    吕梦宇轻点着头:“他们都跟我一个姓,放心吧!”

    谢浩然不再多言。他转身走到摆放在客厅中央的桌子前面,拿起四张事先写好的白色纸条,依次平摆在桌面上,从第一张开始,双手抱拳,恭恭敬敬的行礼。

    每张纸条长四十厘米,宽八厘米,分别对应四方守护神灵: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拿起刀,割破自己的手指,用拇指蘸着,在注有四方神灵之名的白纸末端用力摁下去,留下一个醒目的暗红色印子。

    谢浩然把准备好的临时神灵牌位递给站在旁边的吕梦宇,吩咐道:“贴在墙上,注意不要弄错方位。”

    点燃的红色蜡烛放在谢浩然父母卧室里,分别插在床头和床脚。白色蜡烛用刀子削成碎末,沿着整张大床,细细密密撒在地上,连成一条诡异的线。

    吕梦宇从未见过这种古怪的仪式,好奇地问:“小谢,你这是在做什么?”

    “定魂!”

    谢浩然简单的解释道:“红烛主生,白烛主死。人有三魂七魄,但是三魂七魄不会完全附在身上。尤其是七魄的部分灵能,会在居住的地方长时间滞留。这个跟磁铁有些类似,就像你用铁钉在一块磁铁上摩擦,铁钉表面会被磁化,对其它金属物质产生吸附效果。但是这种磁能非常微弱,残留的时间不会长,很快就会消散。”

    停顿了一下,谢浩然指着大床两端燃点起来的红烛道:“蒋旭东父母每天都睡在这里,七魄灵能与主体精气之间存在连带关系。我请来了四方守护神,再加上红烛指引,白烛束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定住他们的魂魄,进而对可能危及他们的外物产生迟滞效果。只是这个时间不会太长,最多也就是几个钟头。”

    正说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走进来,恭敬地说:“谢上师,鸡和鱼都准备好了。”

    客厅中央摆着一把椅子,下面用重物固定。公鸡体形很大,大红肉冠在脖颈下面不断摇晃着。它的双腿用铁丝捆绑,翅膀也是同样的处理方法。整只鸡侧躺在椅子上,铁丝拉得很长,与椅子连在一起。尽管这只公鸡不认命般拼死挣扎,却无法挣脱。

    它的嘴被胶带牢牢缠住。

    谢浩然拿起准备好的三支黄香点燃,顺序拜过四方守护,让蒋旭东拿来一只大碗,装满米,三支点燃的黄香插在其中,摆在公鸡面前。

    可怜的公鸡嘴壳被扳开,硬生生插进去三根红色的香。谢浩然从吕梦宇那里要来打火机,将其中一根点燃,叫过跟在身边的那名彪形大汉,认真叮嘱:“你守在这里,看着这支香快要烧完的时候,就点燃第二根,然后是第三根。注意,绝对不能等到香灭了再点,也不能点得太早,否则的话,时间不够。”

    蒋旭东父母的贴身衣服扔进火盆点着,很快烧成一堆黑色的灰。

    按照谢浩然的吩咐,几名吕家人从水箱里捞起活鱼,用手指捻起少许黑灰,从鱼嘴里塞进去,然后重新把鱼放回箱中。几分钟后,部分灰烬被鱼吐出,在水中上下沉浮。很快,它们全部浮上水面,聚在一起,紧锁在水箱的一角。

    “他们目前所在的位置与水无关。”

    谢浩然指着那些灰烬对吕梦宇说:“祈求四方守护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追寻的目标在水里,或者被淹死,灰烬就会散开。”

    吕梦宇有些疑惑:“……这个……那些鱼只要游起来,水面晃动,那些灰……难道还能聚在一起?”

    “它们会服从四方守护的指示。”

    谢浩然淡淡地说:“老吕你好像忘了,关于鱼成精的传说,很多。”

    乌龟只有巴掌大小。它习惯性的脑袋爪子缩在壳里。谢浩然从火盆里抓住大把灰烬,沿着摆放公鸡的那张椅子,在周围画出一个不太规则的圆。最后,把那只龟放进去。

    黄纸上已经写好蒋旭东父母的姓名,以及生辰八字。谢浩然让人把猫和狗抱到面前,将一条事先准备好的绳索扔进火盆,在灰烬中间反复卷了几道。表面沾满火灰的绳索已是面目全非,谢浩然用这根绳子将猫狗捆在一起,背靠着背,各自的爪子朝外。

    吕梦宇抱着捆在一起的猫和狗,跟着谢浩然,依次拜过贴在墙上的四方守护。当走到南面“朱雀”牌位的时候,一直在挣扎的猫狗突然发出凄厉尖叫声。

    “他们在南面。”

    谢浩然立刻从吕梦宇手里接过猫狗,将它们顺手递给一个站在旁边的壮汉,急促地说:“快走,下去开车,速度要快,就朝着南面开。”

    吕梦宇带来了八个人。除了他那辆“长城哈佛”,还有另外两辆“广汽传祺”。留下两个守在屋子里,其余的人,再加上蒋旭东,分别上车,发动引擎,风驰电掣般冲出了居民小区。

    没有具体的位置,只有一个模糊的方向。握着方向盘,吕梦宇显得很犹豫。当车子驶过第二个路口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了,问坐在旁边副驾驶座位上的谢浩然:“小谢,这个猫和狗……到底行不行啊?光靠这个,真能找到他们?”

    谢浩然肯定地点着头:“猫狗是天生的冤家。但是在四方守护面前,它们无论如何也不敢造次。老吕,你看到我捆住它们的这条绳子了吗?”

    吕梦宇瞟了一眼那条脏兮兮的绳索:“看到了。”

    “四方守护的威能压制着它们不敢妄动,这绳子上沾有蒋旭东父母衣服的火灰。这是一种指引,只要找到目标,守护威能就会松动。所以这只猫和这只狗在房间里一直很老实。只要我们按照正确的方向找下去,它们就会一直叫,不会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