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一十节 老板与亲信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吕梦宇的疑问还是没有完全解除:“那只公鸡是怎么回事?”

    “那是报晓鸡。”

    谢浩然双眼盯着正前方道路:“祈神这种事情是有时间限制的。再有两个小时,就要十二点了。子时一过,请来的四方守护就要归位,但是我们等不到十二点以后再重启仪式。叼在鸡嘴上的三支香是预防手段,相当于在午夜十二点以前,额外增加了三支香的燃烧时限。整个仪式效果最多只能延长到那个时候。如果在这之前还没有找到蒋旭东的父母,我们就得另外找个地方,一切重来。”

    吕梦宇微微颌首。他知道谢浩然没有把话说完,因为蒋旭东就坐在车里。

    一切重来其实是句毫无作用的安慰话。现在,吕梦宇已经明白,整个仪式的核心作用,其实就是“追踪”。如果在这段时间里无法找到目标,接下来,恐怕就该报警了。

    夜间道路空旷,越野车时速保持在六十公里。吕梦宇问:“小谢,那只放在椅子下面的龟,有什么讲究吗?”

    “镇守!”

    谢浩然的声音沉着宁定:“龟有灵性,只要它一直呆在衣服火灰画出来的那个圈子里,在仪式有效的时间内,蒋旭东父母就是安全的。”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就这样一直往南开吗?”

    “对,只是每次到岔路口的时候,稍微慢一点儿。”

    谢浩然用手轻抚着不断发出叫声的猫和狗:“只要方向找对了,它们会叫得更大,更凶。”

    “易庆阁”坐落在城市南面,是一处装修豪华的水艺会所。

    这里远离市中心,因为开设时间早,把附近十多亩土地都圈了进来。十一层高的大楼在这里曾经显得很突兀,随着城市扩大化脚步一天天加快,周围原本的平房纷纷推倒,变成了崭新的高楼大厦。

    大楼顶层的办公室面积很大,足足超过三百平米。这里的装修风格与其它楼层截然不同,整体趋于古朴,室内摆放的绿色植物数量更多,家具全是欧款,走都近处细看,会发现商标上刻着非常有名的“达芬奇”字母图案。

    张广德坐在厚且绵软的真皮沙发上,仔细注视着捏手里的一只翡翠镯子。他特意把办公桌上的折叠灯拉过来,旁边还摆着一只高脚杯,里面有小半杯颜色鲜艳的红酒。明亮灯光在特殊罩子的过滤下,散射开来显得柔和,并不刺眼。

    镌刻着漂亮金属花纹的房门从外面推开,魏刚无声无息走了进来。他个子很高,超过一米九,魁梧彪悍的体格堪比橄榄球运动员。黑色运动裤扎脚束腰,合体的同色汗衫下面肌肉鼓凸,头发剃得极短,不苟言笑的面孔透出一股冷意,以及凶悍。

    只有亲信才能在没有敲门的情况下进入这个房间。只是一种不为人知的默契,也是两人之间关系密切的最佳诠释。

    魏刚走到对面的沙发上坐下,随手拿起摆在茶几上的“精品玉溪”,拿出一根点燃,喷吐着烟雾,淡淡地问:“怎么样,是真货吗?”

    张广德体型偏瘦,藏青色夹克衫穿在身上显得有些空。轮廓分明的面孔给人以精明感,只是皮肤较为松弛,那是因为长年沉浸于酒色,虚耗太多。

    “当然是真家伙。”

    手指一松,直立状态的翡翠镯子倒在了手心里。触摸着那种令人舒服的润滑与冰凉,张广德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红酒,颜色偏黄的脸上露出微笑,很是满足。

    在这里,他是老板。

    天底下,赚钱的方法很多。做正经行当来钱速度最慢,而且劳心费神。所以张广德从不去碰他认为是“正道”的生意。

    “易庆阁”表面上是水艺会所,但是来过这里的人都知道,这里有很多年轻漂亮的女人,可以为你提供各种服务。比如一起洗个澡,躺在松软舒服的大床上畅谈人生,肚子饿了可以叫餐厅送吃的来,她们可以手把手像奶1妈喂孩子那样认真服侍你。如果觉得无聊,还可以一起看电影,困了就一起睡个觉。

    很多东西都是语言无法描述的。总之,只要有钱,你可以在这里得到任何享受。而这些漂亮妞对外界公开的称呼,全部都是“按摩技师”。

    更重要的是,不是随便什么客人“易庆阁”都会接待。只有会员才能进门。如果你拿不出那张具有特殊意义的会员卡,魁梧彪悍的保安会彬彬有礼把你挡在外面,然后带着非常冷傲的神情告诉你: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是私人会所,不对外开放。

    用女人赚男人的钱,当然算不得正道。但是不可否认,这种生意来钱速度很快,而且只要尝过一次甜头,回头客趋之若鹜。

    在这个迷乱的世界里,单一进行某个行业风险很大。想要不让手里的钱迅速贬值,就得寻找新的投资项目。

    张广德也放高利贷,而且属于“高利贷”这个行业较为高端的存在。

    这只翡翠镯子是一个客户的抵押品。按照之前签署的借款合同,今天是三个月借贷期的最后一天,对方还是没能按时还贷。现在,镯子归张广德所有。

    “好东西啊!水润透明,这是非常难得冰种。虽说透明度不太高,却是真正的老物件。”张广德对这只玉镯赞叹不已。

    魏刚深深吸了一口烟,从鼻孔里缓缓喷出两条烟龙:“我能分多少?”

    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笑意在张广德脸上继续着:“五十万吧!这镯子要是拿到外面,卖价不会低于一百万。当然,咱们俩之间实话实说,没必要藏着掖着。市场价绝对不止这个数。但是老魏啊,标价三百万,可能放在店里好几年都卖不出去。呵呵,这里面的道道,你应该是有数的。”

    魏刚仿佛铁皮般坚硬的脸上露出一丝淡笑,点点头。

    镯子好是好,但它毕竟是奢侈品。拿出去,放在店里,绝对值三百万。可真正能掏出钞票来买的客人又能有几个?还不如实际些,就按照张广德所说的五十万分账。这倒是实话,这镯子如果给经营玉器的业内人开价,差不多就是一百万现款交易。

    好东西需要炒作,价格才能上去。这道理就跟非洲钻石从矿场里挖出来,与摆在纽约奢饰品柜台上售价天差地别是一个道理。魏刚知道自己的能力与身份,也从没想过要不切实际分到最多的钱。

    张广德能顺利拿到这个镯子,魏刚出了大力。对方借款是为了生意,魏刚动用关系,暂时封堵了那人的交易渠道。时间不长,也就一个月。这就足够了,只要规定时间没有如数还款,这镯子就不再归他。就算对方告上法庭,只要拿出当时签署的合同,他也打不赢这场官司。

    卑鄙是卑鄙了点儿,可是这又怎么样?

    魏刚很能打,而且颇有背景,脑子也很灵活。张广德在笼络手下方面很有一套,从来都是以“兄弟”相称。

    把翡翠镯子摆在旁边的软垫上,张广德一边眯起眼睛欣赏着那抹鲜色碧绿,一边从冰桶里拿起红酒:“刚开的法国波尔多,要不要来一杯?”

    一股熟悉的湿润感立刻涌上魏刚喉咙。他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摁熄:“给我来点儿,有什么下酒的吗?”

    各人喝酒的习惯不同,魏刚喝酒是为了舒服痛快,与“高雅”之类的词绝不沾边。张广德有些哭笑不得,抬起手,指着对面的壁橱道:“都在那里面,自己拿。”

    拆开一袋淮盐花生,魏刚一口气灌了两大杯红酒。

    这种粗莽的喝法,让自诩为“文明人”的张广德看得直皱眉头。他想了想,问:“刚子,今天从“海胆”那边弄过来的人,都安排好了吗?”

    “海胆”是绰号,浑身有刺才会让人畏惧。对方也放高利贷,只是与张广德比较起来,无疑是小巫见大巫。

    房间里很安静,隔音效果良好。魏刚把一颗花生扔进嘴里,“嘎嘣嘎嘣”嚼着,认真地说:“都安排好了。明天吃过早饭,就把他们送走。”

    张广德眉头皱得更紧了:“为什么要等到明天?怎么不能现在就送?”

    魏刚解释道:“三楼浴场里新来了几个妞,长得还不错。送货那些兄弟昨天刚从少阳省过来,总得让他们放松一下。”

    张广德对这解释很不满意:“放松归放松,但是不能误事。明明说好了今天晚上连夜把人运走,怎么又临时变卦?”

    “他们玩得有些上瘾了。”

    魏刚有些无可奈何:“那些妞什么也不知道,自然要好好招待下面的兄弟。一来二去,就闹着劝着多喝了几杯。我刚才下去看的时候,有两个醉得连话都说不清楚算了,也就多等一个晚上。我已经告诉厨房,明天早饭不给他们上酒。放心吧!人关在地牢里,看守全是我们的人,没问题的。”

    张广德紧绷的面皮微微有所松动:“好吧!既然你这么说,就算了。但是下不为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