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一一节 搜魂

时间:2018-04-03作者:黑天魔神

    正说着,摆在侧面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张广德拿起来一看,是楼道外面保安主管的号码。

    “怎么了?”他的语气很威严。

    话筒里传出的声音带着恭敬:“老板,有位客人,说是找你有生意要谈。”

    生意?

    张广德微微有些疑惑,问:“他一个人?”

    保安主管的声音与平时没什么两样:“是的。我检查过,他身上没有武器。”

    “带他进来吧!”张广德随手挂掉电话。

    “易庆阁”这个地方,普通人根本进不来。尤其是这个位于最高层的房间,为张广德私有。电梯只能升到十楼,在十层与十一层之间,设置了特别的专属通道。无论在任何时候,这里都有六名身强力壮,接受过格斗训练的保镖把守。如果遇到紧急情况,还可以调集下面楼层的保安人员上来增援。

    一句话,这里很安全。

    何况,还有魏刚这个高手。

    ……

    谢浩然走进房间的时候,视线直接落在了魏刚身上。

    他不认识这个人。

    魏刚身上释放出一丝很淡的灵能气息。这种程度的灵能无论如何也达不到修士标准,甚至连炼气门槛都没能踏入。可即便如此,他已经与普通人产生了巨大差别。

    张广德对谢浩然年轻的外表感到惊讶,他坐在沙发上没动,伸手指着摆在侧面的椅子说:“坐吧!怎么称呼?”

    来过这个房间的人很多,基本上都是有求于张广德。所谓的“谈生意”,其实就是借钱。

    一楼大厅有专人把守,只有办了会员证,或者有认识的人带领,才能进入“易庆阁”消费。从某种程度上说,只要不是从外面硬闯进来的人,身份上就有了保障。他们至少不是警察,也有很大几率不是自己的对头。

    对于有求于自己的人,张广德在态度上自然不会谦和,多多少少有些傲慢。

    魏刚侧过身子,用狐疑的目光打量着谢浩然。他远远达不到感应灵能那种程度,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刚走进房间的年轻人,让魏刚觉得诡异,心里有些隐隐的不安。

    他实在太年轻了。如果没猜错的话,大概还是一个学生吧?

    谢浩然走到魏刚身旁的时候,停下脚步。隔着大约三米左右的距离,注视着坐在对面的张广德,声音很平静:“地下室里那些人,都是你们抓来的吗?”

    张广德身体猛然一颤,当场愣住。拿在手里的高脚杯从指间滑落,鲜艳的红色液体泼洒在身上,如血般殷红。

    魏刚思维凝滞时间还不到一秒钟。他一改之前吃花生喝酒的缓慢动作,直接从沙发上跳起,仿佛被血腥味刺激到亢奋顶点的饿狼,扭身朝着谢浩然猛扑过来。距离非常近,他左手下意识探到后腰上去摸匕首,右拳已经带着沉重力量朝着谢浩然肩颈部位狠狠砸下。

    皮肤白净的年轻人忽然从眼前消失。

    那是快如闪电的脚步。

    等到他的身形再次出现,魏刚发现自己的右手腕被对方抓住。没有震撼威势的狂吼,双脚被一股强大且无可抗拒的力量拉离地面,整个人仿佛沉重口袋般高高抡起,带着高山崩塌的凶横惯性坠下。膝盖撞击着坚硬地面,发出清脆的裂响。

    房门紧闭着,虽然在打斗,可是没有人喊叫,这种程度的混乱外面无法察觉。

    剧痛中的魏刚再次看到谢浩然年轻英俊的面孔。他的右手朝着自己碾压过来,扣住下巴,毫不客气朝着正下方发力猛拽,瞬间脱臼。

    张广德自始至终也没有看清楚谢浩然究竟是怎么冲到自己面前。只能感觉到一阵风,激荡且燥热,就像自己出国旅游去过的撒哈拉沙漠,那里的空气滚烫,令人极不舒服,充满危险。

    谢浩然就坐在对面,那里原本是魏刚的位置。

    “别想着叫人了。在我面前,你没有那种机会。”

    说着,他的左手掌平平伸出,带着堪比极地冰原上足以将皮肤吹开,带来刺骨冰寒的迅猛气流,仿佛世界上最锐利的刀子,从摆在茶几上的红酒瓶颈上划过。

    酒瓶断开,喇叭形状的瓶身上半部分掉落下来,在柔软的地毯上滚了半圈,再也不动了。

    切口是如此光滑,就像用刀子切削水果留下的痕迹。

    张广德从未见过如此凶悍,如此厉害的人物。他挺直身体,努力朝着椅背上靠,仿佛这样能够远离谢浩然,让自己得到安全。

    眼皮在抽搐,目光却朝着被打得趴在地面无法站起的魏刚身上。

    虽然下颌骨脱臼,无法喊叫求救,可他仍在挣扎。拖着膝盖骨粉碎的那条腿,从血泊中向房门方向爬去,动作迟钝缓慢,身体也伴随着剧痛阵阵抽搐。魏刚仍然紧咬着牙,努力用手肘支撑身体,一声不吭向外爬。

    谢浩然没有转身,他反手抓过去,直接扣住魏刚的伤腿,就像拖着一只破麻布口袋,将他从地上狠狠拽过来。不等对方挣扎,掀起魏刚身上的衣服,拔出他佩在后腰上的匕首,对准左肩用力捅下去。

    整个肩关节被切开,胳膊脱离身体。魏刚猛然瞪直双眼,无法合拢的嘴唇剧烈抖动,从喉咙深处发出痛苦惊悚的“赫赫”声。

    一道灵能直接灌入体内,牢牢锁住他的声带。谢浩然现在需要魏刚保持安静。

    看着这血腥残忍的一幕,张广德不由得朝后缩了缩,那怕身后就是椅背,不是退路。

    谢浩然抓起沙发上昂贵的手工刺绣软垫,慢慢擦拭着手上的血,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张广德整个思维已经麻木,从嘴里说出的话完全是机械模式:“……你……你是谁?”

    谢浩然冷静地摇着头:“这不是我要听的答案。”

    恐惧感觉还在,只是已经没有刚才那么震撼。张广德感觉自己眼皮正像受到电击般急剧跳动,在“安全”与“理智”之间,他迅速作出判断,好不容易挤出一丝笑意:“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为什么要……”

    话未说完,谢浩然猛扑过去,左手抓住张广德的头发,右手分出食指和中指,仿佛两把锐利的钢锥,死死抵住他的后颈,瞬间爆发出令人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轻而易举戳破皮肤,深深插进了肌肉层。

    谢浩然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根本不该与张广德说那么多,也用不着让他回答什么问题。

    有些事情绝对不能泄露,尤其是关在楼下地牢里那些人。

    直接使用《珍渺集》上记载的上古时代魔族神通:搜魂。

    ……

    既然决定要走黑道,而且还想发财,那就一定要心狠手辣。

    在这世上,来钱最快的生意不外乎三种。

    第一种只能是女人来做。脱光衣服,张开腿,躺着就能来钱。

    第二种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算是物资交流。只不过,贩卖的东西名字很多,也很杂。以前叫做福寿膏,后来提纯了就叫海1洛1因,随着科技进步,更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同类型衍生品种。

    “易庆阁”算是借用女人赚钱的一个地方。在张广德看来,赚钱速度还是慢了。何况客人在这里消费的钞票并非全部装进自己口袋,还要分出一些给浴场里的妞。

    贩毒这个行当也不能沾。现在执法严格,一旦被抓住就是死罪。从边境到内地,沿途检查站多如牛毛。无论运输还是贩卖,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自己根本跑不掉。

    想来想去,就剩下最后一种:开赌场。

    现在的客人非常挑剔。他们对赌场环境、服务,以及赌博项目都有极高的要求。张广德认为自己在前面几个项目上并不具备优势。就算是新开一家地下赌场,装修环境难道还能比得过澳门葡京?服务人员素质显然也无法相提并论,更不可能有那么多漂亮的女荷官……冥思苦想,他决定把重点放在最后,也就是“赌博项目”方面。

    既然是赌,自然是人人都想要公平。庄家作弊之类的事情绝对不能发生。但是赌客天生多疑,输了钱就会产生“发牌的荷官作弊”,或者是“牌上做过记号,用特殊设备能看出来”之类的想法。

    常规赌博项目无法招揽大客户。必须寻找更新、更刺激的玩法。

    用活人当做道具,给他们注射高纯度海1洛1因,就赌他们具体什么时候死。

    张广德的赌场开设在滇南省与少阳省的交界位置。非常隐蔽,附近路口都有专人把守,只有得到允许的车辆才能进入。至于带进去参赌的客户,都经过精心挑选。首要条件当然是得有钱,其次就是与张广德颇有交情,而且爱玩,愿赌服输的那种。

    非常准确把握住了这些有钱人的心理。寻常项目他们不屑一顾,越是新奇、刺激的东西,他们就越想尝试。当然,没有人是天生的魔鬼,只是当他们被魔鬼诱惑,不自觉的身涉其中,就会发现已经无法抽身离开,只能在半自愿,半强迫情况下,继续被诱惑着,在魔鬼编织的黑色泥潭里越陷越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