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一三节 你不知道的秘密

时间:2018-04-05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张广德经营着一个很大的高利贷地下网络。“海胆”是其中的一个外围小头目,并不参与核心生意。这些人算是张广德身份上的合法掩护,也在情况允许的时候,为赌场提供部分“玩具”。

    很多人借了钱还不出来,被讨债人追得鸡飞狗跳。

    讨债是一门学问。要从精神和物质方面对欠债者形成碾压。直接在欠债者住处房门上泼红油漆也有讲究。按照正常的讨债程序,在确定了欠债者住处,同时认定对方没有其它地方可去,首先就是给对方打电话,表明自己讨债的权利。然后在欠债者门前对方垃圾,然后粪便,再次才是红油漆泼门。

    给欠债者认识的亲戚朋友打电话这种手段如今已是广为人知。既然你欠债不还,我就把事情宣扬得所有人皆知。人要脸,树要皮。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得住多久?

    苦苦哀求说你自己没钱,还不出来。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找我借高利贷?什么叫做“你这边的利息比银行还高”?你以为我是做慈善的吗?还是你觉得借钱的时候说说好话,还钱的时候抹上几把眼泪装可怜,我就能饶过你?还是那句话:一定要还钱!

    把你所有的东西统统卖掉。卖房子,卖老婆,卖娃娃……如果到了最后,实在是没有值得卖的值钱物件,那就把你自己卖掉吧!

    张广德深谙借贷者的心理。除了少数脸皮厚到极点,不惧任何催款手段,甚至胆敢抡起刀子与上门讨债者流血玩命的疯子,大多数借贷者都会老老实实奉上利息,也非常惧怕他们自己没有能力还贷的消息被亲友知道。那的确是很丢脸,无颜见人。最重要的是,他们会主动关闭电话,躲在屋子里,甚至到处搬家,恨不得整个地球上根本没人认识他们。

    张广德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海胆前前后后给他提供了六个这样的“玩具”。这其实就是一种交易。钱是海胆借出去的,张广德自己出钱给海胆补足对方还不上的部分。作为利益交换,海胆负责找人,然后把人带到“易庆阁”,交由张广德处理。一来一去,海胆从中间得到大量好处,张广德也可以为设置的两省边境上的地下赌场源源不断提供“玩具”。

    他反复叮嘱过海胆,交到自己这里的人,一定得是家中人口稀少,甚至单身的那种。有家室,尤其是上有老,下有小的那种绝对不要动。而且还要给所有借贷者建立个人档案,最好连续跟踪半年以上,确定对方与外界没有联系,然后再下手。

    蒋旭东父母是今天晚上被海胆送过来。很少有这种一次性把夫妻两人都送来的情况,张广德当时也问过,海胆赌咒发誓“这两个人绝对没有问题”,甚至当着魏刚的面,把蒋旭东父母的欠债情况一笔一笔计算出来,证明这两个“玩具”真正是走投无路,张广德这才放下心来。

    海胆算是自己这个借贷网络里的老人了。尽管海胆属于外围人员,对两省边界上的赌场一无所知,但这种核心机密,张广德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知道。

    ……

    从张广德脑子里强行搜解出来的信息,到此为止。

    他仰起头,靠在沙发上,手脚以极其诡异的扭曲角度朝着不同方向伸展开来。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着,仿佛正置身于颠簸剧烈的车里,不时还会弹起来,朝着上空半弓起来。他的眼神涣散,口中不停喷着鲜血,喉界涌动着,不知道吞下去的究竟是空气还是血水。可能是鼻粘膜破了,或者是头部大量毛细血管破裂,鼻管里一直在流血,其中间杂着含含糊糊的喊叫,只是音调低微,更像是毫无意义的嘟囔,总是被不断喷吐出来的血水阻塞,发出仿佛落水者快要被活活淹死,拼命呼救,却被总是被大量液体打断,带有气泡炸裂的声响。

    谢浩然不知道《珍渺集》上记载的“魔族”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魔族神通很管用。比如现在,用正常法子询问,张广德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这些事情告诉自己。随手用上“搜魂”,他就再也无法保守秘密。

    “搜魂”的后遗症非常可怕。这是一种将神通灵能直接作用于被搜者大脑,对大脑皮层记忆信息强行读取的残忍手段。被搜者无法抗拒,甚至连封闭思维都做不到。一旦决定对某人进行“搜魂”,会彻底破坏对方的大脑思维能力,引起精神崩溃,破坏神经中枢。轻则永远失去主动能力,重则当场横死。

    谢浩然使用的“搜魂”烈度不大。他从张广德脑子里想要寻找的思维记忆,只是关于蒋旭东父母那部分。当然,也同时连带着读取了一些秘密……那是关于地下世界的黑暗,各种肮脏卑鄙的交易,残酷血腥的杀戮、犯罪、尔虞我诈,更有多达数十条人命。

    张广德胸前的衣服已被鲜血浸透。他脑子里还残存着最后一点点清醒意识,这也是他在精神崩溃之前,在这个世界上还保留有不到一分钟的最后理智时间。

    他脸上浮泛着不正常的青白,已经抬不起胳膊擦抹口鼻间的血,声音像是癫痫病人那样毫无节奏:“……你……是……怎么……进来的?”

    “易庆阁”守卫森严,楼上楼下保安人员多达上百人,里里外外设置了密密麻麻的电子摄像头。不要说是一个大活人,就算是一只苍蝇,恐怕也很难逃过监控,进入这里。

    谢浩然冷静的脸上露出一丝讥讽冷笑。

    张广德显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种能力强大的人,叫做“修士”。

    即便是“易庆阁”这种戒备森严的地方,同样留有后门。这里的建筑仍然遵循着最常见的模式,高大厚重的围墙将整幢大楼围在其中,守卫关注重点也集中在供客人进出的大门方向。至于围墙里面的后门,戒备程度远远没有正面大门那么严密。

    筑基中期的修士单人只手就能对付重型战车,区区一道围墙,算的了什么?

    负责寻踪的那两只猫狗一直在叫。它们是活生生的指南针。吕梦宇及吕家子弟都不是普通人。在谢浩然的带领下,他们直接从后门闯入,一路杀进地下室,找到了关在单间里的蒋旭东父母。

    这个世界上的邪恶与黑暗,远比表面上能够被看到的部分更多,更加深厚。从马国昌与杨正菊身上,谢浩然已经看到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真正诠释。潜意识里,他觉得蒋旭东父母因为欠债被抓这件事,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欠债四万,而且已经还掉一部分利息。就算是生意失败,入不敷出,也决不至于被讨债者强行把人带走。

    放高利贷当然是为了钱。就算要以“抓人”的方式威逼欠债者还钱,也应该抓走蒋旭东。孩子在父母心中的地位不是区区金钱可以比拟。但事情偏偏颠倒过来,对方抓走了大人,反倒留下孩子。

    谢浩然想要找这里的管事人好好“聊聊”,他对这种古怪诡异的行为很是好奇。

    原本没想过要杀人,也没想过要对张广德进行搜魂。只是魏刚身上散发出来的灵能气息让谢浩然感到了威胁,才下了狠心。

    各种混乱的念头疯狂涌入张广德大脑,他觉得思维逻辑正在变得不受控制。身体颤抖烈度越来越高,摇摆幅度越来越大,最后的理智与张狂混合在一起,他拼着最后的力气发出声音:“你……逃不掉……监控,录像……我……会找到……你……不……放过……”

    最后的几个字被血水淹没。张广德的鼻孔仿佛流淌出鲜红液体的瀑布,鲜血从嘴里涌入,又从上面流下灌入口中,嘴角喷吐一个个血色泡沫,然后炸开。

    监控录像?

    谢浩然眼底掠过一丝嘲笑。

    传说中,修士可以千变万化。尤其是《西游记》故事里,菩提祖师向孙悟空传授了七十二般变化。这故事为大众所知,就连上了年纪的老人也能朗朗上口。

    故事来源于生活。修士的确拥有“变化”的能力。当然,以谢浩然目前的境界,还无法做到变成一只苍蝇或某种动物那么玄妙。他只能利用功法改变面部肌肉,以及身形。

    改动幅度不是很大,但足以将他变成另外一个人。眼睛之间的距离更宽,下巴更加尖细,额头更高,眼窝更深等等……

    看了一眼意识趋于迷离的张广德,谢浩然随手拿起摆在茶几上的那只翡翠镯子,装进口袋。

    既然来了,就不能空手回去。反正这里的东西都是不义之财,顺手拿来花花,有何不可?

    张广德像青蛙那样瞪大双眼,死死盯住从自己面前走过去的谢浩然。

    搜魂会不可避免造成部分的意识重叠。张广德知道谢浩然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他想要阻止,身体却无法动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