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一四节 报警吧!

时间:2018-04-05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他不知道自己再有大约十秒钟,就会意识崩溃,成为永远的呆傻白痴。

    张广德听见身后壁橱方向传来门板开合声,接着,是一种自己非常熟悉,却在此时此刻产生堪比炸裂头脑巨响的齿轮转动。

    “他从我脑子里知道了密码,正在打开我的保险箱。”

    这是张广德脑子里最后一道清醒意识。

    壁橱只是一个伪装。拆开侧面隔板,拿掉上面的罩子,就能看到与壁橱相同颜色的保险箱。

    按照搜魂得到的密码,谢浩然轻轻松松打开了箱子。

    保险箱分为上、下两层。上层堆满了厚厚的文件。谢浩然拿起来看了看,发现全是各种借贷协议,以及签有借款人姓名和日期的单据。

    下层空间比上层大了将近一倍。里面整整齐齐码放着一叠叠钞票,谢浩然从房间里找了一个背包,将所有钞票装进去。粗略计算,大概有八十多万。

    除此而外,还有几根手指粗细的金条,几张银行卡。

    他拿走了金条,却没有动那些卡。

    离开保险柜,从沙发前走过的时候,张广德已经不再动弹。他没死,仍然活着,却变成了永远的白痴。两只眼睛无神地盯着天花板,对身边正在发生的一切毫无反应。

    魏刚一直保持着趴在地上的固定姿势。谢浩然走过去,伸出左手,死死卡住他的后颈,魏刚发现束缚自己身体的那道灵能正在减弱。他不顾受伤部位传来的剧痛,挣扎着仰起头,发出凄苦恳切的哀求。

    “……不要杀我……求你……我所有的东西,都给你。我……我还知道,他的秘密……更多的钱……”

    他指的是张广德。

    谢浩然的眼眸充满了黑色,深不见底。

    “你不是真正的修士。你应该只是接触过某种修炼功法,很边缘的那种。”

    声音放的很低,语调冰冷:“用活人做玩具……亏你们想得出来。死在你手上的人不算少了。我想,他们临死的时候,应该也像你现在一样,都求过饶,想要活命,是这样吗?”

    魏刚眼里充满了恐惧。他没有回答,大口喘息着,脑子里却不由自主浮现出一个又一个影子。

    他们血肉模糊,有些面孔清晰,有些则很陌生。有男人,也有女人,甚至还有老人和孩子。

    高纯度海1洛1因与电影电视黑帮片里常见的吸食物是两种东西。海1洛1因并非纯度越高越好,其中必须掺入相当数量的其它物质,淡化处理过后才能吸食。

    魏刚从来不碰那种东西。但是他很喜欢看着那些毫无反抗能力的“玩具”在注射后发狂,简直比看世界上任何大片都要过瘾。

    “你得为此付出代价。”

    目光瞬间呆滞,魏刚随即发现身体离开了地面,伴随着谢浩然平淡冷漠的话音,以失重状态在空中飘飞,然后被一股强大的力量从窗口扔了出去。

    这里是“易庆阁”最高的楼层。

    重物落在坚硬地面上发出的撞击声不大。谢浩然清清楚楚看着魏刚飞出了围墙,坠落在黑暗深处。

    滇南是著名的“喀斯特地形”省份。在城市郊区及野外,随处可见凸出地面的坚硬岩石。

    一股黑色烟雾突然出现在空气中,很快凝聚成人型,露出了阿斯莫德那张细瘦苍白,带有精明意味的面孔。

    “东方修士,我很满意今天的食物。”

    魔神分身眼睛里透出满意微笑:“这是一个强壮的,非常邪恶,被罪恶鲜血浸透的灵魂。谢谢!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么美味的东西了。”

    谢浩然沉默着点点头,抬起手,阿斯莫德会意地点点头,重新变成黑色烟雾,钻进他装在衣袋里金属小瓶。

    他与魔神分身之间签署了契约,必须在情况允许的时候,给阿斯莫德提供鲜活血肉,甚至灵魂。

    谢浩然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了强烈杀意。无论对魏刚还是对张广德都是如此。如果可能的话,他甚至想要把魏刚的尸体扔给阿斯莫德做晚餐,而不仅仅只是灵魂。但这种事情在时间上就不允许————即便是阿斯莫德,吞噬血肉也需要时间,而且很长。

    它只是一道魔神分身。

    张广德暂时还不能死,更不能吞噬他的灵魂。

    环视周围,确定没有遗漏任何东西,谢浩然转身离开了房间。

    几名身材高大,魁梧彪悍的保镖站在走廊上,虎视眈眈注视着他。

    房间里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如果不用电话,里面就算是高声惨叫,外面也很难听见。

    魏刚的强大众人有目共睹。

    谢浩然只是一个身形单薄的年轻人,胳膊比麻花杆还细。这种弱不禁风的家伙,老子一拳就能把他打出屎来。

    这是所有保镖的共同想法。

    何况老板下过命令:没有得到允许,任何人不能进入办公室。

    高高在上的人,好像都喜欢安静独处。

    走下楼梯,进了电梯。谢浩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神情自若按下了墙壁上的“一楼”纽键。

    自始至终也没人问过他的身份。

    这里毕竟是娱乐场所,只要通过了大门方向的身份核查,就没有任何问题。

    两辆越野车停在距离“易庆阁”大约两百米的土路上。没有开灯,黑沉沉的夜幕掩盖了一切。

    谢浩然钻进特意给他留出来的副驾驶作为,看了一眼双手握住方向盘的吕梦宇,又转头看看坐在后排的另外几个人,低声问:“他们在哪儿?”

    他指的是蒋旭东父母。

    吕梦宇抬起右手,指了指远处灯火辉煌的“易庆阁”:“都在里面,没动过。”

    谢浩然神情复杂地看着远处那幢大楼,淡淡地说:“打电话报警吧!”

    吕梦宇转身对坐在车厢后座上的一个壮汉做了个手势,那人会意地点点头,拿出手机,迅速拨通了报警电话。

    手机来自那些被打晕的地下室守卫。

    之前,在追踪猫狗带领下找到蒋旭东父母,谢浩然吩咐吕梦宇暂时不要惊动被关在地下室单间里的他们。接触所有守卫武装,将其一一打晕,然后所有人带着手机退回车上,等候自己的消息。

    只要找到楼顶的张广德,就能知道这里的所有秘密。即便有人发现了地下室的异常,同样也要把消息逐层上报,反馈到张广德那里。

    搜魂的时间不长,无论张广德还是魏刚的手机,在此期间一直没人打进来。这就意味着一切顺利。

    其实想想也很正常。设置在两省边界上的地下赌场见不得光,运送“玩具”的手下也是张广德心腹。地下室里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易庆阁”的普通保安甚至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

    至于剩下的问题,就交给警察处理吧!

    谢浩然有把握让蒋旭东不吐露关于自己的半点秘密。但是这种约束对其父母恐怕没什么作用。既然如此,就走正常程序,只要警察介入,“易庆阁”失去了魏刚和张广德的指挥,一切都能水落石出。

    十多分钟后,远处公路上驶来了几辆警车。红蓝色旋转灯在黑夜里非常刺眼,灯火通明的“易庆阁”里人影晃动,清冷夜风隐隐传来杂乱的尖叫声。

    吕梦宇从地下室看守身上搜走了四部电话。除了拨打一一零报警,还拨通了另外几名省、市级司法与警察系统官员的号码。

    吕家交游广阔,吕梦宇也认识这些人。用陌生号码打过去,不会泄露自己的身份。

    看着远处已经有了明显扩大趋势的混乱,谢浩然笑了笑:“老吕,开车吧!”

    ……

    进入市区,车子在距离蒋旭东家很近的位置,稳稳停住,谢浩然与蒋旭东下了车。

    “回去收拾一下,早点儿睡吧!”谢浩然的笑容很平静,有种宁定心神的效果。

    蒋旭东已经从最初的惶恐紧张缓和下来。他紧紧握着谢浩然的手,声音里充满感激:“浩然,谢谢你。今天晚上要是没有你,我……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就是正好认识几个朋友,顺便帮了你一把,没什么的。”

    谢浩然拍了拍蒋旭东的肩膀,安慰道:“回头好好劝劝你父母,别再借高利贷了。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幸运的。”

    蒋旭东稚嫩的脸上浮现坚毅。他用力点着头:“今天晚上的事情,我不会对任何人说,哪怕是我爸我妈问起来,我也绝对不会说。”

    谢浩然微笑道:“我相信你。回去吧!我也该走了,明天学校见。”

    ……

    上了车,吕梦宇发动引擎,看着站在路边朝着车子遥遥挥手的蒋旭东,笑着问:“小谢,你这朋友可靠吗?”

    谢浩然脸色如常:“如果他对别人说了不该说的话,我自然有办法对付。”

    说着,他从椅子旁边拿起那个装有钞票的背包,塞进座位下面,用手拍了拍:“老吕,这里有些钱,麻烦你帮我捐了吧!”

    吕梦宇偏头看了一眼:“有多少?”

    “没仔细数,大概七、八十万,都是现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