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一六节 礼物

时间:2018-04-05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用活人下赌,简直是丧心病狂到令人发指的残忍行为。绝对不能姑息。

    然而,这起案件本身却透着诡异。

    别的暂且不论,就单说魏刚坠楼。根据实地测量所得数据,“易庆阁”大楼距离发现魏刚尸体的位置,垂直距离超过一百八十米。无论大楼内部还是楼顶,都没有发现机械抛物器之类的装置。体重,加上距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单凭人力完成。当时就有人提出:会不会是凶手先将魏刚从楼顶扔下,然后在运到远处?

    没有在楼下发现坠落痕迹,调取监控录像也没有找到有人搬运重物进出的记录。倒是设置在“易庆阁”后门方向的监控镜头被遮挡,没能记录下任何画面。

    顾钊在省厅和市局里都有熟人。他得到一份来自检验科的报告:在此前“康耀”公司人员失踪案勘查记录里,有一个提取到的指纹,与“易庆阁”案件楼顶办公室里提取到的指纹一模一样。

    顾钊对比过,指纹是谢浩然的。

    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但顾钊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谢浩然是杀人凶手。

    何况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抛开法律因素不谈,如果换了是顾钊自己,说不定也会忍不住做出与凶手同样的行为。

    考虑了很久,顾钊把一切都压了下去。

    没有那枚指纹,也没有检验报告。

    但无论如何,他必须亲自过来看看谢浩然,问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双年轻的眼睛还是像从前那样清澈,充满纯真,脸上表情也没有杀人凶手特有的惶恐与混乱。

    顾钊觉得,无论真相是什么,事情都不会朝着自己想象中最糟糕,最黑暗,最可怕的方面发展。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些法律无法监管到位的死角。善良与正义在某些时候其实会触犯法律,因为没有任何事情会尽善尽美。

    谢浩然这孩子是善良的。

    顾钊确信这一点。

    ……

    几天后。

    通过吕梦宇的关系,谢浩然弄到了一份关于“易庆阁”案件的内部通报文件。

    那个抓走蒋旭东父母,绰号叫做“海胆”的放贷者,是整个文件的核心人物。

    在张广德的整个地下网络里,海胆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但是他很精明,虽然他对设置在两省边界的地下赌场一无所知,却从张广德要求自己“带给他”那些还不出钱来借贷人的遭遇上,隐隐察觉出异常。

    那些人都失踪了,毫无消息。

    海胆胆子小,他不敢去公安局报案。张广德心狠手辣,手下打手如云。谁能保证警察里没有他买通的眼线?就这样稀里糊涂一脚踩进去,非但达不到效果,还会把事情弄得更糟。

    所以海胆把目光钉在了蒋旭东父母身上。抓住人,把人送到“易庆阁”,海胆就带着事前准备好的钱财证件,去了机场。他之前就跟张广德打过招呼,说是最近想要“出去散散心”,反正手上的事情都已交接清楚,即便出了问题,也怪不到自己头上。

    这算是给警方调查留下一个较为明显的破绽吧!毕竟海胆对于“发财”的概念与张广德不太一样。他觉得可以对借贷者讨要欠款,可如果闹到杀人灭口的地步,就未免太过。总之,钱可以赚,却不能伤人性命。

    这在某种程度上算是一种自保。

    有了蒋旭东父母的指证,海胆在另外一个城市被警方抓获。据说,被抓住的时候他很轻松,直言:以后再也不用做噩梦了。

    ……

    周末。

    打坐中的谢浩然被电话铃声从沉静中扰醒。

    是何洪涛打过来,说话口气一如既往的恭敬。电话里,他邀约谢浩然“去外面走走”,同时声称“我开着车,再有五分钟就到你楼下了。”

    这几乎是令人无法拒绝的邀请。

    车上只有何洪涛一个人,他没像往常那样带着司机,而是自己开车。

    谢浩然上了车,看着车子驶上公路,好奇地问:“何经理,你要带我去哪儿?”

    何洪涛脸上挂着笑意,眼睛里释放出热情目光,双手握着方向盘,脚下熟练交换着离合器与油门:“我最近买了一幢房子,想请谢上师您帮着看看风水。”

    谢浩然的声音柔和自然:“看风水倒没问题。不过何经理,能不能不要再叫我什么“上师”了,直接叫我名字,或者小谢都可行。”

    何洪涛连连摇头:“这怎么行?规矩就是规矩,绝对不能乱。”

    谢浩然很直接,伸手做出想要推门的动作:“那你停车,我不去了。”

    何洪涛有些慌乱,连忙应承道:“好,好,好,我听你的,听你的。你坐着别动,不要解开安全带。我知道小谢你很有能耐,但现在是在车上,很危险,别乱来。”

    上了高架桥,一路往西,大约半个小时车程,车子转向驶入一个宽敞路口,开进一条林荫大道。

    谢浩然知道这个地方。

    “公园道六号”是高档豪华别墅区,也是真正的富人区。这里开发时间早,不像后来的别墅区,纷纷建在城外,以及郊区。旁边是公园,出门就是繁华的商业区,属于黄金地段。这里的整体绿化非常不错,植物覆盖面积超过百分之八十。用业内人士的话来说:是闹市里真正的一方净土。

    车子在一幢浅灰色建筑前停下。

    何洪涛领着谢浩然推门而入。

    超过四米的层高有种空旷感,贴墙曲折的楼梯产生了视觉层次。房子显然是刚装修过不久,带有一股尚未散尽,很淡的涂料气味。家具风格简洁大方,以明快的浅色调为主,没有古典式家具那么厚重,给人以清新愉悦的感觉。

    推开玻璃门,可以看到栽种在庭院里的高大乔木。当中是一株胸径二十公分以上的金桂,高低不同的香樟错落着,在庭院里形成两个间距不同的树群。黄金榕修建成球形,与杜鹃花相互映衬着,白色石板在地被植物中间搭出小路,沿着后院屋檐下的台阶,弯弯曲曲绕向通往另外一个方向的栅栏出口。

    谢浩然不住地赞叹着。

    这房子的确很不错,是他见过最豪华,最宽敞的别墅。

    “何经理,这房子一定很贵吧?”谢浩然记得前些年曾经在报纸上看过一篇新闻,说是夫妻俩买了“公园道六号”的一套别墅,离婚的时候为了争夺房产权,闹上了法庭。昭明市的房价虽然不贵,每平方单价也超过了一万块。

    这还是前些年的价格,现在只会更贵,绝不便宜。

    何洪涛一直在微笑:“这里的房间虽然建成时间早,但是地段好,价格也就高一些。加上外面的花园,底层面积四百七十平房,楼上加起来总面积超过七百。至于价钱嘛……我是从一个朋友手里买过来的,他给我算了个便宜价,一千万不到点儿。”

    谢浩然发出惊叹声:“何经理你的确是捡到大便宜了。这个地段,这种质量的房子,恐怕这价钱再翻一倍也有人争着买。”

    何洪涛脸上显出谦逊的表情:“那是外面的市场价,朋友之间就不能这么算了。呵呵……谢上师……哦,小谢!以后就叫小谢,呵呵……这房子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说着,他从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不由分说,直接塞进谢浩然手里。

    “给我的……礼物?”谢浩然怔了几秒钟,随即反应过来,手忙脚乱赶紧把钥匙递回去,一个劲儿地摇头:“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何经理,你开什么玩笑。房子也能当做礼物,这太夸张了。”

    何洪涛站在那里没有动。他双手紧紧按住衣服口袋,根本不给谢浩然把钥匙还给自己的机会:“小谢,我是真心诚意的。你前后救了我两次,我必须好好谢谢你。”

    谢浩然有些发急:“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给我一幢房子吧?而且还是这种豪华别墅。”

    “为什么不能?”

    何洪涛笑了,认真地说:“人这辈子,命只有一条。说句不怕你见笑的话,我这个人很怕死,所以才见佛拜佛,见神跪神。我每年在各种大师神算那里扔下去的钱,累积起来已经是个很大的数字。可是直到了遇见小谢你,我才真正明白,什么是骗子,什么是高人。”

    谢浩然刚要张嘴,就被何洪涛用话堵住:“我也算是身家丰厚,这条命如果用钱来计算,应该值得好几个亿。小谢啊!别想那么多,既然决定送给你,我肯定是仔细考虑过。前往别背上思想包袱,我不会要求你为我专门去做任何事情。这仅仅只是酬谢,是我对你的报答。”

    何洪涛很诚恳,从方方面面堵死了拒绝的可能。谢浩然站在原地拿着那串钥匙,觉得很是为难,又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话是这么说,可是这份礼物……太重了,实在太重了。”

    他毕竟是个未成年的孩子。

    何洪涛没打算给他思考拒绝的机会。走过去,把钥匙用力压回谢浩然手中:“家具和装修我都给你弄好了,随时可以搬进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