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一九节 你有灾祸傍身

时间:2018-04-09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你面色偏黄,鼻尖左侧有斑,非痣。这是崇神入侵中堂所致。眼角发青,眉弓平直,说明你最近这段时间有邪物障眼。明人不说暗话,有问题就得当面解决。张老板,你与你妻子吵架的原因,无非是个相互信任的“信”字。我说的对吗?”

    中年男子满面震惊,不由自主张开了嘴。过了好几秒钟,才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对,对,对,罗大师果然神通广大,的确是这样。”

    这番话说的很是隐蔽,但是其中意思,站在旁边的人只要仔细想想,都能明白其中含义。

    占卜大师朱胜京那边同样也在上演相同剧目。谢浩然看过去的时候,正好是柳蓉坐在桌前。面颊瘦长的朱胜京低头注视她从龟甲里撒出的铜钱,眉头皱得很紧,留着长长指甲的右手不停掐算着,冥思苦想。

    柳蓉被他这种一直沉默的做派震慑住了。她身子前倾,有些胆怯地问:“朱大师,这一卦……到底怎么样?”

    朱胜京抬起头,神色严峻地看着她,很有些悲天悯人的气势:“柳老板,你这卦象不太对劲啊!你问的是财,可是这副卦象偏偏显示出吉凶。而且……还是大凶之兆。”

    柳蓉被吓住了,难以置信的重复道:“你说什么?大凶?”

    朱胜京肯定地点点头:“只要你走出这间屋子,最多不超过一个小时,必有灾祸。”

    停顿了一下,朱胜京再次加重口气:“我绝不骗你。如果你不相信,就当做我什么也没有说过。”

    站在周围的其他人顿时议论纷纷。

    “不会吧,大凶……这么严重?”

    “我相信朱大师的话。还记得上次法会吗?朱大师当时给老李卜了一卦,说他三天之内必有灾祸。老李不信,第二天开车去景南那边拿货,路上遇到下雨塌方,堵在路上,还好人没事,只是被吓了个半死。”

    “朱大师的占卜一向很灵验,从未出过问题。”

    柳蓉被周围这些话说得心乱如麻。

    老李那件事她是知道的,人也认识,经营着一个很大的水果批发公司。景南的香蕉很有名,朱胜京当时给他卜出凶卦后,老李本能抱有怀疑,也没当真,第二天仍然带着车队前往景南。下了高速公路,在距离目的地二十多公里的地方,被一块从天而降的巨石挡住道路。当时情况很危险,大大小小的落石泥土洒满一地,还有好几个随行人员受了伤。后来打电话求援,清理障碍后,才被解救。

    事故调查后得出结论:是下雨导致的塌方。

    想到这里,柳蓉提心吊胆地问:“朱大师,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化解?”

    “有!”

    朱胜京做出了肯定回答。他从衣袋里拿出一个五彩丝线裹成的护身符,认真地说:“我这道符,叫做“天保地佑通灵符”。带在身上,可消灾解噩,逢凶化吉。”

    柳蓉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去拿,朱胜京手指却灵活的在空中一绕,将那道符收了回去。他满面含笑,温和地说:“柳老板,三清道尊在上,驱邪避祸,为众生指点迷津,虽说是我辈修道之人职责所在,可这功德钱,却是少不了的。”

    旁边传来了阵阵言语。

    “是啊!法器珍贵,无论如何也要花钱请一个带在身上。”

    “我上次从朱大师这里请了一个铃铛,很灵验的。”

    “那是开过光的好东西,外面根本买不到。”

    柳蓉来这里的次数不多,有些虚无缥缈的事情,她宁愿信其有,也不愿信其无。何况朱胜京对大凶卦象说得异常肯定,加上老李之前的例子……想到这里,柳蓉抬起头,认真地问:“朱大师,这符我要了。该捐多少功德?”

    信徒与神灵之间,从来不谈鄙俗到极点的“钱”字。神灵只看你具体捐了多少功德,他们食香火,散恩泽。金钱那种散发着肮脏铜臭味的东西,最好给我拿远一些……嗯,这些话,是神灵在凡间代言人说的。

    朱胜京面露善意,微笑表情看起来是那样的富有亲和力。他竖起三根长着长指甲的手指:“三十万。”

    “这么多?”

    柳蓉有些意外。她知道法器的价格都很贵,只是没想到会贵到这种程度。当然,三十万她不是拿不出来,只是这个数字与预期相差太大。如果是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的好处也就罢了,仅仅只是从卦象上看出来的吉凶……到底是真是假?

    朱胜京看出了柳蓉脸上的犹豫。他依然保持微笑,具有磁性的声音稳定不变:“柳老板,世间之事,都讲究你情我愿。我知道有些事情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你无论如何也不会信的。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说完,朱胜京对站在对面的一位中年人笑道:“陈总,今天你想问什么?事业?吉凶?还是家室子嗣?”

    人多,得道大师也只有三位。想要占卜问卦,就得排队。

    柳蓉坐在椅子上没有离开。她迟疑了几秒钟,问:“朱大师,这道符……你能不能帮我留一下?”

    “当然可以。”

    朱胜京笑容可掬,抬起右手,在空中挥舞了一下:“不过,今天参加法会的人多,法器这种东西可不是流水线生产的商品。制作起来需要消耗功力,很费时间。我足足花了一个月,好不容易才做出这道灵符。说句实在话,如果不是觉得我与柳老板有缘,三十万我也不愿意卖。反正东西已经拿出来,如果别人看上了,我也留不住啊!”

    何洪涛在人群外面挤不进去,想要排队,又对谢浩然之前说的那些话半信半疑。他注视着朱胜京拿在手里的那道符,颇为眼馋地问:“小谢,朱大师手里的那道符,应该是真的吧?”

    谢浩然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摇着头:“何经理,怎么到了现在,你还是执迷不悟啊!”

    戚建广在旁边插进话来,好奇地问:“小谢,你就这么肯定,真有把握?”

    “这是一种很简单的骗术。”

    谢浩然解释道:“首先,这里是一个封闭的环境。包括你们在内,所有来到这里,参加所谓“法会”的人,在主观意愿上都倾向于相信道术。无论相面还是占卜,都在这个范围内。而且这种法会不是第一次举办,有过之前一些人在“吉凶”方面的特殊遭遇,相信程度就会增加。说穿了,就是一种变相的洗脑。”

    说着,他环视客厅,目光顺序扫过摆在侧面供桌上的香炉,认真地说:“气氛上的营造很重要,我看过几本心理学方面的书,上面就说过关于“环境营造”的相关案例。再加上人云亦云,就算你本来不会相信的事情,在特定的环境里,至少也会相信五分,甚至更多。”

    宁定自信的微笑展现在脸上,谢浩然抬起双手,分别捏起两道“清心决”,用力按住何洪涛与戚建广的肩膀,沉声道:“难道你们没有发现,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与传销有些类似吗?”

    一道清凉舒缓的能量沿着肩膀流入身体,头脑发热的何洪涛为之一醒,半信半疑的戚建广也使劲儿甩了甩头,用手背擦抹着眼睛。昏沉沉压在脑子里的众多奇怪想法,在这一瞬间荡然无存。

    谢浩然说得没错,这不是什么道术,而是一种与传销类似,对身在特定环境里听众产生洗脑效果的催眠手段。

    脑子恢复清醒的何洪涛不禁又气又急,他用恨怒目光死死盯着站在人群里的王利丰:“这家伙……亏我把他当做朋友,他竟然用这种法子坑我的钱。等着,回头我决饶不了他!”

    谢浩然看到王利丰在朱胜京的占卜桌前坐下去,皱起眉,轻轻摇着头:“何经理,先不要急,等看看再说。”

    王利丰问的是家室子嗣,朱胜京照例给他卜了一卦。

    谢浩然在人群外面绕了个圈,走到占卜桌对面。在这个方向,可以看到王利丰的正面。

    胖胖的别墅主人神情紧张,因为朱胜京朱大师再次露出谨慎表情,非常凝重。

    “怪了!真是怪了!”

    他低着头,双眼死死盯住摆在桌上的铜钱,仿佛看到了某种令人惊恐的东西。嘴里一个劲儿叫道:“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连卜数卦,接连出现了两个大凶?”

    喊叫的声音很大,把围在另外两位大师身边的客人都吸引过来。

    罗伟昌面色僵硬,对朱胜京的喊叫很是不满。

    冯元泰双眼微微眯起,目光充满了怨毒。

    谢浩然在旁边看得摇头,想要发笑。从这两位大师的眼睛里,他分明看到了摆在面前花花绿绿钞票被人抢走的滔天愤怒。

    朱胜京仍在那里喋喋不休。

    “王老板,糟了!糟了!你这卦象根本没有显示家室子嗣,直接就是大凶之兆啊!”

    胖胖的王利丰被唬得不轻,脸色煞白,小心翼翼地问:“朱大师,这凶兆……到底是怎么个凶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