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二十节 清醒

时间:2018-04-09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朱胜京抬起头,在人群里来回张望,很快找到了闷闷不乐坐在外围的柳蓉。他抬起胳膊,遥遥指着柳蓉所在的方向,高声道:“王老板,你这凶兆与柳老板一模一样。我也不知道你们究竟是冲撞了什么邪物,只要离开这间屋子,一小时内,必有灾祸降临。”

    此言一出,众人大哗。

    “不会吧!这么邪门?”

    “王老板和柳老板到底是出什么事了?怎么朱大师给他们算的卦都一样啊?”

    “大凶……咱们这法会办了这么多次,除了上回的老李,就是今天这两个卦象最为凶险。难道是真的?”

    虽然洗脑很有效果,但主观意识仍在,大厅里的这些人在关键问题上并不盲目,多少有些顾虑,也有怀疑。

    朱胜京端坐在那里,神情严肃,一言不发。

    王利丰用力咽了口唾沫,看了看他拿在手里的那道符,不太确定地问:“朱大师,这道符……能不能保我?”

    朱胜京神情顿时变得冷傲起来:“王老板,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没想到你居然问出这种话。三清道尊在上,我已经为你指点迷津,若是不信,我也无法。”

    “信!我当然信!”

    王利丰胖胖的脸上顿时显出急色。他慌慌张张拿出手机,点开屏幕,急切地问:“朱大师,这钱……哦,不,应该是功德。我是给你现金,还是转账?”

    朱胜京眼睛里全是善意微笑:“都可以,看你方便就行。”

    柳蓉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她看着王利丰已经伸手正准备从朱胜京那里接过灵符,不由得面露惶恐,忍不住叫道:“等一下!”

    她用力挤进人群,站在王利丰旁边,言语恳切,甚至带有几分哀求:“朱大师,这道灵符,能不能卖给我?”

    朱胜京瞪起双眼,“咝”地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即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他看了看坐在对面的王利丰,颇为犹豫地说:“可是……王老板已经献出功德,这怎么办?”

    柳蓉想也不想张口道:“还有多余的灵符吗?”

    朱胜京苦笑着摇摇头:“都说是可以保平安,趋吉避凶的灵符了。柳老板,这种东西制作起来很麻烦。我虽然跟着师傅自幼修习道术,但是黄纸易得,精血难求。这可不是在纸上随便写写画画就能做出来。灵符灵符,若是没有锁住天地灵气,又怎么能够保命消灾?”

    停顿了一下,朱胜京继续道:“说句不好听的,柳老板,你把天地神灵看得太轻,把修炼之艰难看的太容易了。”

    他随即摊开双手,面露遗憾:“我只有一道灵符。这还是看在王老板多次提供场地帮助我举办法会的面份上,才拿出来供奉功德。”

    旁边,身穿杏黄色道袍,神情冷肃的冯元泰也走过来,淡淡地说:“朱道友所言极是。灵符这种东西,有缘人方可得到。柳老板,之前摆在你面前,你不取。现在再要,机会已经错过。事已至此,我劝你还是不要再想了。”

    对于所谓的“灵符”,柳蓉也曾产生过怀疑。

    可是王利丰占卜,同样得到大凶的卦象,朱胜京也以同样的价钱向他兜售那张灵符,很大程度上打消了她的顾虑。

    柳蓉认识王利丰,而且很熟。他是做矿业起家,是滇南省有名的企业家。自己名下的商贸公司曾经与王利丰有过业务来往,通过柳怡霜父亲柳正扬那边的关系,曾经对王利丰名下资产进行过调查。所有结果都显示,王利丰是个真正的商人。

    这些东西不可能作伪,无论银行还是税务局,都没有理由为一个骗子做伪装。

    三十万的价钱不算低,但绝对不能算多。远的不说,光是王利丰名下这座豪宅,就价值几千万。

    他有必要为了区区三十万设置骗局,套取自己的钱财吗?

    当然没有必要。

    何况,参加法会的这些人柳蓉也认识一些,都是身家丰厚的成功人士。

    她觉得自己的判断没有问题。如此一来,卦象上显示的“大凶”,一定是真的。

    朱胜京是真正的修道之人,真正的大师。

    所以,那道灵符,我要了。

    王利丰神情紧张地看着柳蓉,声音有些冰冷:“柳老板,这买东西就跟做生意一样,先到先得,走了就不算了。你之前都说了不要,现在又来反悔,这真正是要不得。”

    说着,他把视线转向对面的朱胜京,急急忙忙道:“朱大师,我现在就给你转账。这灵符我要了。”

    柳蓉脑子里不断闪现出老李车祸那件事情,“大凶”两个字以近乎实质的方式在思维里重复。怀疑彻底消失,变成了前所未有的惊恐。她不顾一切高声叫道:“别跟我抢。三十万是吗?我现在就给你。”

    这边闹出的动静很大,正在看相的罗伟昌也走过来,在旁边劝道:“朱道友之前就给过你机会,明明是你自己不要,现在又来闹……唉!要是早知道好歹,何至于此?”

    柳蓉被他说得面皮发红,更有些怒火上头,声音比刚才更高了:“我加钱还不行吗?三十五万。”

    朱胜京神情凛然,显得公平正义:“柳老板,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

    王利丰压着火没有说话,胖胖的脸上全是怒意。

    谢浩然在旁边看得好笑,摇摇头,回到何洪涛身边,问:“何经理,你跟这里的屋主……对了,王利丰。你跟他交情怎么样?”

    “还可以,他为人不错。”

    何洪涛有些奇怪:“你问这个做什么?”

    带有调侃性质的笑意尚未从谢浩然脸上消失:“既然他是你的朋友,我就出手帮他一次。”

    戚建广在旁边听见,好奇地问:“小谢,你想怎么帮?”

    谢浩然竖起右手中指,轻轻摆在嘴唇前面,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压低声音:“你们不要说话,看着就好。”

    人群里,正吵得沸沸扬扬。

    柳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之就是对那张灵符志在必得。朱胜京越是在那里摇头拒绝,她就越是一个劲儿的往上抬价。很快,已经喊出了“五十万”的数字。

    身穿道袍站在旁边的冯元泰冷言讥讽:“都已经是别人的东西,现在又要,这算什么?强买吗?”

    罗伟昌也是不断地摇头轻叹:“要不得!真正是要不得!怎么搞成这个样子?朱道友先前给过你机会,现在东西都归了别人,啧啧啧啧……柳老板,我劝你还是算了。无论吉凶,做人嘛,要谨守本心才对。”

    王利丰坐在椅子上一直没有说话。尽管有种装进口袋里东西被人抢走的愤怒,可他还是觉得很欣慰。因为三位大师都站在自己这边,异口同声反对柳蓉。看来,自己召集朋友举办法会这件事,是做对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朱胜京朱大师口口声声那道灵符归自己所有,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捏在手里不肯放?

    一个灵活的身影从人群外挤进来,紧挨着王利丰的身子。他抬起头看了一眼,认出是何洪涛带来的那个年轻人。

    谢浩然冲着王利丰笑笑,随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动作很随意,再普通不过,可是就在王利丰想要张口说话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脑子一片清明,很舒服的凉意贯穿全身。

    柳蓉很凶狠,对那道灵符叫价已经加到了六十万。

    王利丰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就在朱胜京义正词严想要再次张口拒绝的时候,胖胖的别墅主人忽然从旁边插了一句:“朱大师,这道灵符我不要了,让给柳老板吧!”

    朱胜京顿时愣住了。他站在那里张口结舌,右手紧紧攥着那道灵符,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罗伟昌与冯元泰同时把目光转向王利丰,两个人眼皮都在微微抽搐着,呼吸节奏在一瞬间变得粗重起来。

    谢浩然把手从王利丰肩膀上轻轻挪开,不动声色从人群里退出去,没有引起注意。

    清心决具有“醒神”的特殊功效。

    王利丰觉得脑子里多了一些被翻起的记忆画面,全都与三位大师有关。

    自己最初认识罗伟昌的时候,是在棋盘山下的一个小村子里。那座山被昭明人称作“神山”。当然这是上了年纪老人的说法。都说山上有神灵,在庙里求神拜佛,会很灵验。王利丰对这些东西向来是半信半疑,就跟着朋友去了几次。

    (关于棋盘山,可度娘之……)

    王利丰很善良,他在山下村子里遇到一个突发疾病的孩子。说起来很巧,那天刚好开车从村里经过,孩子在路上玩耍,看样子是打算避让,却突然口吐白沫,双眼翻白,整个人就这样倒在地上,剧烈抽搐。

    见状,王利丰连忙停车,跳下去。路边有一个中年妇女跑过来,连声哀求王利丰送自己的女儿去医院,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王利丰还是觉得救人要紧,二话不说,打开车门,让那女人抱着孩子上了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