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二一节 好人啊!

时间:2018-04-09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到了医院一检查,才知道是孩子患有癫痫。照医生的话说:还好送来的早,治疗及时,如果再晚一些,说不定就会造成永久性脑损伤。

    孩子父母对王利丰千恩万谢,尤其是那男的,在医院里当场就王利丰跪下去,重重磕了好几个响头。这种事情王利丰从未遇到过,一时间慌了手脚……总之,当时的情况很乱,很多人看着,都说王利丰心善。

    那对农村夫妇很会做事,说是一定要找机会好好谢谢他。当时出于客套,王利丰把电话号码给了那男人,又到医院交费窗口把所有费用全部结清,然后离开。

    村里人真的很穷。王利丰既有做了好事的满足感,也有对那个孩子穷困家庭的感慨。他知道棋盘山下有几个村子真的很穷,只是没想到村民竟然穷到这个程度,如果不是自己及时出手,那孩子就真的完了。

    孩子父亲给王利丰打了几次电话,说是邀请他到村里吃饭。王利丰对此并不在意,也没什么兴趣。只是男人打来的次数多了,也就觉得应该找机会把事情了结。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再次驱车去了棋盘山的小村庄,找到男人的家。

    晚餐出乎意料的丰盛,鸡鸭鱼肉都有,做法也完全是村里的那一套,算不上精致,但是量大,油水足。开席的时候,罗伟昌来了,男人赶紧过去迎接,然后给王利丰介绍,说这是孩子的舅父,也是村里非常有名的“活神仙”。

    几杯酒下肚,话就多了起来。罗伟昌对王利丰救下孩子的举动不断称赞,王利丰自己也被捧得晕晕乎乎。看看差不多火候到了,罗伟昌就神神秘秘压低声音,说是要“好好酬谢一下孩子的救命恩人”。于是,给王利丰看了一次相。

    平心而论,王利丰不太相信这些东西。他喜欢钢铁侠电影,喜欢跟着朋友一起去军事训练营玩匹特博,还喜欢各种类型的电脑游戏……总之,他是一个正常的现代人,虽说之前跟着朋友到寺庙里进过几次香,也捐过功德,可那种事情在王利丰看来只是娱乐,当不得真。

    好吧!看相就看相,就当是娱乐消遣,我倒要看看所谓的“活神仙”嘴里,究竟能说出什么话来?

    结果很令人震惊:两个人坐在酒桌上聊了好几个钟头,罗伟昌竟然把王利丰的很多事情都说出来,准确率极高,甚至连一些非常私密的东西,都能从他口中娓娓道来。

    王利丰被吓住了。

    他感觉自己面前被推开了一扇神秘大门,一个叫做“仙人”的家伙站在里面对自己招手。他当时脑子还清醒,虽然被罗伟昌说的那些事情所震撼,却也没有完全尽信。

    “王老板,你相信与否并不重要。但是我已经从你的面相上看出了一些问题。”罗伟昌神色严峻。

    “什么问题?”王利丰有些战战兢兢。

    “我的功力有限,只能看出大概的方向。一个是你的财运受阻,另外一个是你的个人安全。”

    这些话如果换个时间地点,王利丰根本不会相信。可是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当时会产生了恐惧感,甚至还呆呆地坐在那里,看着罗伟昌在纸上写下几个字,递到自己面前。

    “天时地利,破财消灾。时在三五,万事大吉。”

    这些话看起来莫名其妙,王利丰觉得心里仿佛有上万只蚂蚁在爬,恨不得用钢筋撬开罗伟昌那张嘴,让他竹筒倒豆子,清清楚楚说个明白。

    接下来的事情,与很多电影故事里的情节很相似————王利丰的矿业公司连续几单生意失败,原本的老客户对矿石收购量大幅度缩减,直接影响了交易价格。随后,受国际形势影响,矿石价格一再跌落,王利丰无奈,只好收拢资金,转向到之前就关注过的房地产市场。

    这算是“破财”。至于灾祸……王利丰那段时间连续出了两次状况。一次是在火锅店里吃饭,旁边有两桌人。其中一个人开啤酒的时候,不小心把酒水溅到另外一桌人身上。争吵很快变成了怒骂,然后升级为打斗。王利丰躲避不及,胳膊上被啤酒瓶结结实实狠狠砸了一下,疼得他当场就变了脸色。后来去医院检查,差点儿骨折。

    另外一次令人啼笑皆非:几个熊孩子玩耍,把塑料袋塞进王利丰车子的排气管。他开到高速路上出了状况,差点儿整的车子报废。

    罗伟昌在这个时候主动找上门。他表现的忧心忡忡,说是“担忧好心人遭遇不测”,听了王利丰这段时间的经历,摇着头苦笑,解释道:这些事情与之前写给王利丰那几句话完全对应,丝毫不假。

    “王老板,还记得我当时是怎么对你说的吗?时在三五……时在三五啊!你算算你前后几件事情的时间,咱们就从你在村子里吃饭那天算起。在火锅店里被人打伤是四天以后,你出车祸刚好是第二个星期,也就是第十一天。什么叫做“时在三五”?乘法口诀表会背吧?三五一十五,就是说十五天内,你必有灾祸降临。应验了,全都应验了啊!”

    面对铁一般的事实,王利丰彻底相信了。

    他不是那种毫无判断能力的狂信者。之所以对罗伟昌深信不疑,主要是从认识以来,对方从未向自己开口要过一分钱,更没有像王利丰以前认识的那些所谓“高人”,以各种借口兜售灵符法器。更重要的是,罗伟昌与自己认识的途径,是因为那个癫痫突发,被自己救下的孩子。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在罗伟昌的介绍下,王利丰认识了算卦大师朱胜京,还认识了得道高人冯元泰。其中过程也是复杂,这两个人态度傲慢,要不是有罗伟昌带着,根本不会理睬上门拜访的王利丰。

    这才是高人应有的样子。

    关系熟络了,冯元泰就建议召开一次“法会”。被洗脑的王利丰对此深信不疑,邀约了熟识的朋友,在自己家里与三位大师共参秘法。法器的买卖,也就是从时候开始。

    前前后后,法会开过了十几次,法器也卖了不少。算下来,总金额超过了三百万。

    浑浑噩噩,晕晕乎乎,清清楚楚。

    思维从遥远的地方拉回来,重新回归现实。

    王利丰觉得自己忽然间想通了很多事情。从前觉得困扰的问题,在短短几秒钟内就找到了答案。用“大彻大悟”来说显然有些夸大,但他感觉自己现在心明眼亮,脑子前所未有的通透。

    柳蓉终于从朱胜京手里买到了那道保命灵符。六十万。转账交易。

    她把灵符紧紧攥在手里,脸上露出堪比大将军灭杀万千敌人,得胜回朝的满足表情。

    朱胜京对这桩生意很是不满。他皮肉不笑地看着坐在椅子上好似正在发呆的王利丰,不软不硬地说:“王老板,这灵符可是只有一道。被柳老板买走,我也没办法。反正我话已至此,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旁边,罗伟昌顿时愤怒起来:“朱大师,你怎么说话的?人家王老板也是好心,才把灵符让给柳老板。善心人才有好报,王老板吉人天相,哪怕有灾祸预兆,一样可以逢凶化吉。”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

    柳蓉是个精明的人,她看出这里的情况对自己很是不利,连忙把灵符装进衣袋,转身对王利丰说:“王老板,谢谢你!”

    王利丰听出了她的弦外音,努力从脸上挤出一丝微笑:“怎么,柳老板要走了?”

    柳蓉点点头,婉转地说:“最近很忙,今天也是临时挤出时间过来看看。”

    她用力抓住手提包的带子,薄薄的皮肤下面绷出了白色骨节。

    王利丰点点头:“那我就不留柳老板晚上一起吃饭了,你请自便。”

    说着,王利丰从椅子上站起,带着几分疲惫,转过身,对大厅里的所有人说:“很抱歉,我忽然觉得很不舒服,今天的法会,到此为止。还请各位不要见怪,多多包涵。”

    闻言,朱胜京顿时急了:“王老板,我之前给你卜出来的可是凶卦啊!还有,昨天晚上我闲来无聊,就以今天的法会占卜,得出的结果不是很好。你最好坚持一下,说不定我能查明原因,为你施法避祸。”

    罗伟昌也在旁边帮衬着:“是啊!是啊!今天机会难得,又有这么多朋友。王老板,要是你不舒服,坐在旁边看着就好。”

    王利丰无精打采地挥了挥手:“我想安静一下,今天就算了。你们走吧!”

    毫不客气下了逐客令。

    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很得罪人。当即就有不少客人转身离开,原本热热闹闹的客厅里,很快就走得稀稀拉拉。

    罗伟昌、朱胜京、冯元泰三个人站在那里面面相觑,等了很久,罗伟昌才走过去,脸上虽然挂着笑,言语却带着冰冷:“既然王老板身体有恙,那我就改日再来叨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