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二六节 过水村

时间:2018-04-11作者:黑天魔神

    ,精彩小说免费!

    放下手里的电话,王利丰神情有些凝重。

    他把谢浩然等人叫道一边,压低音量:“朱胜京那边出了点儿麻烦。我现在得赶过去处理。”

    谢浩然点头道:“王老板,我跟你一起去吧!”

    王利丰很不高兴瞪了他一眼:“我叫上你们一起过来,就没想过要避讳什么。谢兄弟你不够意思,到了现在还叫我王老板。就算你本事大,可是我年纪摆在这里,你叫我一声“王哥”不吃亏吧?”

    这是带着调侃意味的玩笑话。

    何洪涛侧身看了一眼张开嘴说话就再也停不下来,整个人已经被吓惨了的罗伟昌,还有满嘴满身都是血,奄奄一息的冯元泰,颇为担心:“老王,该怎么处理他们?”

    王利丰已经全盘考虑过:“先把事情都问出来,然后交给警察。”

    何洪涛皱起眉头,目光落到半死不活,已经变成残废的冯元泰身上:“都打成这样了,还要交给警察?”

    王利丰认真地点点头:“老子只是出口气,具体的还是只有警察才能处理。”

    说着,他把目光转向谢浩然:“来的路上,谢兄弟对我说过:出气归出气,但是这几个家伙绝对不能死在我们手上。一来事情会变得很麻烦,二来嘛……就他们做过的那些勾当,恐怕也是牵连了人命官司。如果能救出几个人,甚至孩子,对咱们来说,也是一桩功德。”

    停顿了一下,他转身朝着腿骨折断的冯元泰看了一眼,脸上露出凶狠:“我在警局里多少有点儿关系。大不了多花些钱,这家伙无论怎么说也攀不到我身上。嘿嘿嘿嘿……甚至可以告诉他,老子在监狱里也有熟人。如果我被牵连着弄进去了,他以后在牢里的日子嘛……老何,你知道每天都用男人的玩意儿漱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吗?”

    最后这句话谢浩然没有听懂,何洪涛倒是经历得多,自然也就明白。他点点头,对谢浩然低声解释:“监狱里没有女人。想要做那种事情的时候,通常都是用平时被欺负到最惨的那些人。用嘴含着,一个一个来。”

    谢浩然这次听懂了。

    世界上的黑暗角落很多,监狱只是其中之一。

    很多事情,沐浴在阳光下的那群人永远不会懂,也不会知道。

    “哐啷!”

    王利丰扔掉手里的螺纹钢,从旁边保镖那里接过湿毛巾,用力擦拭着手指,杀气腾腾地说:“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处理。记着,一定要清清楚楚把所有事情都问出来。”

    转过身,他继续道:“谢兄弟,老何,咱们走吧!去看看那个朱胜京,瞧瞧他到底能横到什么程度?”

    ……

    过水村,位于城市的另一面。这里同样也是郊区,而且离城很远,属于正在建设的三环以外。

    时间已是下午,天空中的阳光逐渐变得暗淡。车队沿着旧公路行驶,快到目的地的时候,谢浩然看到路边插着很多广告牌。其中最为醒目的一条标语:要想富,先修路。

    坐在车里,王利丰解释道:“过水村这个地方还是有几个聪明人。他们花钱找了上面的关系,这次昭明市修建三环,高速公路直接从他们村子里过。虽说土地占用费和补偿费加在一块儿,没有城里热点地带给的拆迁补偿款那么高,但是总和计算下来,也很多了。”

    何洪涛有些好奇:“老王,听你的意思,三环公路的工程,你也有份儿?”

    王利丰点点头:“算是吧!过水村这次算是发了。这种偏远地方的村子,平均下来每家每户都能拿到三百万以上。不过嘛,这钱也不白给,他们村里的几个头头答应在底下做好疏导工作。现在只是定下了意向性的东西,道路设计图纸正在市府那边审批。估计下个月就能下来,到时候,就该我们的人入场,先签约,然后清量土地面积,最后再来付款。”

    谢浩然问:“朱胜京是过水村的人?”

    王利丰脸上掠过一丝狞笑:“是啊!所以我在工地那边接到电话的时候,就觉得很凑巧。估计是朱胜京得到了消息,恰好我派去抓他的人在村里把他堵住。”

    何洪涛不太明白:“既然知道你在找他,为什么还要往家里跑?”

    王利丰摇着头:“我也不明白。别想了,都快到地方了。等会儿见了人,就什么都清楚了。”

    ……

    过水村不大,只有六十多户人家。低矮的房屋沿着小山坡斜面上散落分布,坡底一块面积不大的平原就是耕地。这些年靠近城市的村子大多已经不种粮食,种植项目偏重于蔬菜水果,但是过水村旁边的河流早在几十年前已经干涸,加上早年间山上树木被砍伐一空,邻近几座山头全是一片光秃,看不到任何绿色,自然谈不上什么生态储水。

    这里是典型的靠天吃饭。前几年滇南省大旱,乡里动员村里家家户户挖地窖储水。这笔工程款项的确是无人胆敢挪用,可是挖出来来的地窖五花八门。毕竟村民们并不觉得储水有多么重要,人人都往城市里走。与其在红土地里挥汗如雨耕种庄稼,到了秋天收获那点在市场上值不了多少钱的粮食,不如多花点儿心思,在城里做点儿小生意,一年到头,无论如何都比刨坑吃土强。

    王利丰带着保镖车队赶到的时候,先前派出的人正在过水村的小广场上与村民对峙。

    说起来,也是王利丰大意了。一辆车,四个公司里身强体壮的保安,想着对付区区一个朱胜京无论如何也够了。只是没想到走漏了风声,朱胜京抢先上了车,一路逃回了村里。

    六十来户人家听起来不多,可是家家户户都派几个人出来,数量就超过两百。小广场上挤挤挨挨都是人,老的少的都有。年轻人手里拿着锄头铁锹,上年纪的干脆坐在车头前面,小孩子在附近看热闹,中间空出一块约莫十平米左右的位置,把四名保安死死堵住。

    因为电话里得到消息,王利丰这次带来的人不少。他从另外两个建筑工地上调了上百号人,只是因为时间关系,一时间来不及集中,再加上四名保安在电话里把情况说得很严重,所以就先开着两辆越野车,以及谢浩然等人,用力按着喇叭,在周围一双双仇视目光的注视下,缓缓开进了广场。

    人群仿佛被一股魔力指挥着,让开通道,然后尾随在车队后面,迅速封口合拢。等到车子挺稳,王利丰等人从车上下来,他看到了被困在空地中央的保安,发现自己也成了被困者。

    “就是他们要抓老朱。把人都看好了,别让他们到处乱走。”

    “尼玛的,我倒要看看那个狗日的敢动老朱一根汗毛。谁他吗的要是敢动手,老子第一个用铲子劈了他的脑袋。”

    “放心,老朱没事。只要在村里就没人敢动他。”

    周围是杂七杂八的议论,谢浩然看着那些手持棍棒,脸上全是不善表情的村民,默默运起《文曲》功法,将感知能力提升到极致,同时缓缓是放开自己的灵能气场。只要周围稍有异动,他会立刻运用功法,保住站在身边的何洪涛等人。

    王利丰显然不是第一次应对这种情况。他环视四周,没有与那些性子火爆的年轻人直接碰撞。用力清了清嗓子,发出洪亮的声音:“朱成在哪儿?让你们村长出来,我有话对他说。”

    旁边一个身材精瘦,看上去很有力气的中年人发出暴吼:“滚!你们这些狗日1的,见个1鸡1巴的村长。”

    王利丰转身瞥了他一眼,冷哼道:“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儿。老子找的是朱成,把他叫出来。”

    手持棍棒的中年男子被激怒了,抡起手里的棍子,二话不说朝着王利丰猛砸过来。谢浩然在旁边看着那根带有啸音落下的棍棒刚准备出手,忽然敏锐的发现棍子运行轨迹不太对劲,于是放下已经举至胸前的右手,带着轻蔑的冷笑,看着那根棍子重重砸在旁边的越野车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对方只是在虚张声势。他敢砸车,但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也绝对不敢当中砸人。口头上的威胁没人会当真,可是如果出了人命,那就不一样了。

    “砸,砸了他们的车。”

    “对,看他们等会儿怎么爬回去。”

    “不要放过这些家伙,不要打头,照着手脚身上打,打断他们的腿!”

    乱哄哄的叫嚷声此起披伏,一双双凶狠暴怒的眼睛里折射出鲜血颜色。在这种时候,谁也不会想到什么见鬼的“法律”。反正在这个地方,在村子里,老子们就是天,哪怕你是条龙,也得老老实实盘着。

    “我1操!”

    王利丰低声咒骂了一句。几名保镖把他牢牢围在中间,村民们叫嚣的声音虽大,却没人真正动手。可是那种气势很吓人,令他有种忍不住想要转身逃跑的冲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