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二八节 活神仙

时间:2018-04-21作者:黑天魔神

    ,!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总之……一言难尽。”

    朱成至今记得父亲要自己管朱胜京叫“舅公”的那一幕。尽管朱胜京年龄比父亲大不了多少,父亲却对他很尊敬。爷爷、奶奶,尤其是当时还在世的曾祖母,对朱胜京都有一种本能的维护。

    朱胜京应该是懂得一点医术的。以前交通不发达,信息闭塞,再加上过水村村小人少,连个最基本的赤脚医生也没有。遇到急病,要么立刻套上马车往城里医院送,要么干脆什么也不做,就让病人躺在家里苦熬。

    按照老人的说法,朱胜京在草药使用方面颇有心得,前前后后还是治好了不少人。不过据朱成观察,那其实是把西医药片磨碎了掺进药汤里的做法。他好几次在城里遇到过朱胜京,对方身上扛着大包小包,装药片的小瓶子从他衣服口袋里露出来,有红霉素、克感敏、四环素,以及滇南中药厂生产的“止咳丸”。

    村里的老人不相信医院。这种观念来源于根深蒂固对城市的畏惧心理。城市就是一头可怕的吞金兽啊!据说早年间村里有些人去城里讨生活,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多年以后,有人在城里街头偶遇,发现当年离开村子那些人混得很是潦倒。尤其是两个女的,毫不掩饰她们操持的皮肉生意。面对村人的质疑,扭曲着涂抹鲜红唇膏的嘴,喷吐着刺鼻的烟圈,大喇喇的发出讥讽:这世上的道理,从来都是笑贫不笑娼。你们这些穷鬼口袋里连买碗米线的钱都没有,有什么资格对我说三道四?

    过水村真的很穷。“贫困村”的帽子戴了很多年,却没人想过要把它摘掉。

    贫困好啊!每年都有政府免费送来化肥,还能无偿得到上面派送的庄稼良种。更重要的是,大家都能得到扶贫款。虽说数量不多,分摊到每个人头上,也就几块钱(早期),但是不管怎么样,毕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那时候朱成还小,却清清楚楚记得每次发扶贫款的时候,村里人眉开眼笑的样子。接下来那几天,是村里最盛大的节日,热闹程度甚至超过了过年。两分钱一把的麻将,一分钱起底的“扎金花”,还有民间盛行的“推筒子”,各种花样繁多,令人目不暇给。

    有赢的,自然就有输的。口袋空空回家以后,自然少不了争吵打闹。其实村子里很多家庭都盼着这点儿扶贫款。孩子上学、吃饭的油盐、做新衣裳要扯的布料……如果钱没了,对任何家庭来说都是一种损失。

    大手大脚的毛病并非天生,而是这些钱来的太容易,自然就没人会珍惜。

    朱胜京算是村里的一个人物。他总是会在这种时候出现,调解相互争吵的那些人。朱成小时候不明白为什么老人要管朱胜京叫“活神仙”。等到后来大了,亲眼目睹朱胜京在黄纸上画出人形,然后用刀子在人形图案上割出一道道鲜血痕迹,这才产生了畏惧感,也对冥冥中的神灵产生了尊敬。

    朱胜京真的很厉害。他能伸手到烧开的油锅里去摸铜钱,能挥舞着桃木剑斩杀邪鬼。请注意,这绝对不是装模做样的把戏。滚烫的大锅里热油沸腾,被桃木剑斩过的树枝上还会渗出点点鲜血。这些事情都是朱成亲眼所见。只是等到后来长大,上了初中,然后高中,在化学课上听老师讲授知识,亲自做了几次实验,才逐渐明白朱胜京玩弄的那些障眼法。

    年轻时候的朱成气血方刚,觉得自己掌握了最先进的科学知识,迫不及待想要揭开朱胜京的真面目。他找了个朱胜京做法的机会,用事先准备好,浸过碱水的刀提前朝着那张黄纸上割,却做梦也没有想到,本该出现红色的地方,竟是只有一条浅浅的刀痕。

    父亲抡起棍子把朱成打得地上乱滚。他一边抱着脑袋求饶,一边透过眼泪和身体的缝隙,看到了朱胜京那张意味深长,带有几分嘲讽的脸。

    那段时间,朱胜京几乎成了村里的公敌。还好爷爷在村里德高望重,带着他这个孙子,挨家挨户上门去说,最后领着朱成上了朱胜京的门,让他当众跪下去认错,这才将事情了解。

    吃一堑长一智,朱成后来发现,朱胜京不是普通的装神弄鬼那么简单,其中更夹杂着一些属于“魔术表演”的动作,以及道具。

    大卫。科波菲尔的钢管穿身只是在特定环境下的障眼法。印度高僧双脚离地悬空已被证明是一根形状怪异的铁棍。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出现毫无科学根据的反重力作用。只是朱胜京掩饰得非常巧妙,一直没能被人看出破绽。

    残酷的现实摆在面前,前面就是一堵墙,就这样直愣愣撞上去,肯定是头破血流。吃亏多了,朱成也从青涩少年慢慢步入中年,他真正变得像名字里那个“成”字,学会了油滑,变得老成持重,从不轻易发表意见。正因为如此,加上他在村里算是高学历人才,所以选上了村长。

    朱成知道朱胜京对村里很多老人有恩。至少那些老人是这样认为。说起来,其实就是以前缺医少药的年代用城里偷偷买来药粉加上草药汤水的把戏治了些小病。那时候人心淳朴善良,“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的概念在他们脑子里根深蒂固。正因为这样,在老人看来,朱胜京无论做什么都是对的,这个人是过水村的大善人,无论如何都要保护他。

    然而,朱胜京毕竟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善良。虽然因为小时候的教训,朱成对这个家伙避而远之,但他多少知道些朱胜京在外面没干什么好事。据说,朱胜京收养了几个孩子,寄放在别的地方。有人在城里看到他带着孩子当街乞讨,还有人在棋盘山那边看到他与当地人鬼鬼祟祟,只是不知道具体在做什么事情。

    朱成没想过报案。那样做,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他知道自己不可能离开这个村子,也必须要与村里的老人打交道。那些老顽固根本不会相信自己说的话,他们的顽固就像最坚硬的花岗岩……算了,就这么过吧!反正过一天是一天,我生在这里,也得死在这里。

    谁也没有想到国家会在这段时间里迅猛发展,日新月异的变化令人震惊。尤其是智能手机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朱成对未来的想法。他忽然发现面前还有别的路可走,还有更加美好的未来等着自己去触碰。心热了,脑子活了,他也借助自己“村长”的身份,越来越多的与上级机关打交道,绞尽脑汁,想方设法改变过水村的现状。

    他的想法不能说是有错。朱成觉得,只要过水村富起来,人们的见识多了,就不会再把朱胜京当做什么“活神仙”。抱着这样的念头,朱成挨家挨户的做工作,得到了所有人支持,找到乡里,一来二去,好不容易才把三环公路从村里通过,给予大笔征地补偿款的事情落实下来。

    这对全村人来说,都是天大的喜讯。

    每家每户都能分到好几百万,这在以前是根本不敢想象的事情。

    朱成这个村长的威望,也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了这种事情。

    ……

    朱成的故事很长,王利丰耐着性子听完了他的讲述。很失望,因为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看着已经全黑的夜空,王利丰冲着地上啐了口唾沫:“朱村长,你给句实话吧!朱胜京这个人,你们今天到底交不交?”

    朱成的回答还是那么圆滑:“不是我不交,而是没办法交。王老板你也看到了,村里的人都来了,我实在是没办法啊!”

    王利丰眼中闪过一丝暴怒:“行!既然你这么说,那就别怪我……”

    正说着,他忽然发现胳膊被旁边伸过来的一只手抓住,定睛一看,发现是谢浩然,于是王利丰闭上嘴,任由他将自己拖到一边。

    “王哥,打打杀杀的没意思。我想,你也不愿意闹到事情无法收拾的地步。之前在工地地下室里对付冯元泰和罗伟昌也就罢了。毕竟那里人少,以王哥你的手段,也容易摆平。可是在这里……”

    谢浩然轻轻地摇着头:“真的不一样。”

    王利丰脸上的肥肉因为怒意而抽搐着,他压低声音问:“谢兄弟,你有什么主意?”

    “归根结底,不外乎一个“钱”字。”

    谢浩然脸上露出诡异的冷笑:“他朱胜京不是喜欢躲着吗?就让他躲。王哥你好像忘了,其实你手里拿着一张王牌。只要用出来,根本用不着动手,我相信,过水村的人,会主动抓住朱胜京,把他送到你的面前。”

    王利丰愣住了:“我手上有王牌?谢兄弟……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