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二九节 王牌

时间:2018-04-21作者:黑天魔神

    ,!

    谢浩然声音里透出无穷无尽的冷意:“过水村其实没什么依仗。他们之所以护着朱胜京,除了村长刚才说的那些,我觉得……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王利丰下意识地问:“什么原因?”

    “钱!”

    谢浩然把话说得很直接:“王哥你之前在棋盘山下遇到突发癫痫的孩子,如果你当时没有下车,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一系列事情。正是因为你出手救了那孩子,他们才会觉得有机可乘。善良是一种美好的品质,可是在坏人眼里,就是容易上当,能够被欺骗的最佳目标。”

    一道道卡车灯光照亮了对面人群,黑压压的一大片。谢浩然看着那些情绪不安的村民,眼前不由得浮现出二姨杨正菊与姨夫马国昌丑陋肮脏的面孔:“毫无疑问,朱胜京在外面做的那些事情,村子里的人肯定可以得到好处。十万、二十万,甚至可能是上百万。想想看,没好处的事情谁会做?我觉得刚才那个村长恐怕没有说实话。如果仅仅只是村子里老人的维护,朱胜京根本不可能如此嚣张,更不可能有这么多村民拦着我们。就算他耍弄骗术,在村里老人看来是“活神仙”。但不可能所有人都被骗吧?”

    “过水村距离昭明不算远,国家从很早的时候就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这里的孩子,很多年轻人应该都上过学。只要不是文盲,对朱胜京所谓的“法术”多多少少都会产生怀疑。”

    谢浩然声音变得越发低沉,:“问题的关键就在这儿————他们没理由护着一个骗子。但是他们偏偏就这样做了。为什么?”

    停顿了一下,谢浩然继续道:“除了朱胜京的存在能够给他们带来好处,而且还是源源不断,关系到很多钱的好处,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别的原因。”

    王利丰听得毛骨悚然,转过身,看着远处那些正与工人对峙的村民:“你的意思是,过水村……整个村子的人,都是骗子?”

    谢浩然摇摇头:“也许不是所有人都参与,但他们应该都从中受益。朱胜京从外面骗钱,这里的村民都能受益。只有这样,才是最合理的解释。”

    王利丰觉得脑子里突然间多了一些无法接受的东西,他用力抹了一把脸:“谢兄弟,你说的这些……有证据吗?”

    “没有。”

    谢浩然坦言:“这种事情不可能有证据。这里连警察都进不来。但是你想想,一个孩子,站在马路中央,看见迎面开来的汽车非但没有躲开,反而迎上去,然后癫痫发作……如果王哥你当时踩不住刹车,我不敢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场面。”

    “朱胜京、罗伟昌、冯元泰这些人,他们连王哥你都敢愚弄,连你这种身家亿万的人都不放过,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敢做的?”

    深深吸了口气,谢浩然觉得从自己口中发出的声音无比阴沉,听起来像鬼:“被他们控制的孩子到底有多少?我甚至觉得庆幸,今天还好是我们来抓人,如果报警,以王哥你的身份和财力,警方查案的力度肯定会严格得多。他们会跟我们一样,进不了村子。如果事情闹大,一发不可收拾,他们一定会杀人灭口,毁尸灭迹。”

    有些事情不用说得太清楚,大家都能领会。

    安静的思考了近两分钟,王利丰缓缓地说:“我大概明白谢兄弟你说的“王牌”是什么意思了。”

    谢浩然抬起右手,在空中用力捏握了几把:“我只是给王哥你一个建议。具体该怎么操作,还是得你说了算。我毕竟是个学生,能力有限。”

    王利丰神色凝重:“但是这件事情牵涉的方面很多。如果稍有变化,很多人都会觉得不满。当然了,支持我的人也不会少,只要我愿意让出一些东西,全盘通过的可能性就更高。可是这样一来,我就……”

    “王哥,你得把眼光放长远些。”

    谢浩然看出了王利丰心中的犹豫根底:“钱当然可以赚,而且越多越好。但并不是所有钱都可以赚。为什么国家要禁毒禁枪?就是因为这些事情沾染鲜血,牵扯人命。是非因果,善恶有报。王哥你也是相信这个的。”

    从鼻孔里慢慢呼出一口气,谢浩然道:“就算不为你自己想想,也得为了你的家人考虑。”

    他把面孔转向远处没有一丝光亮的黑暗深处:“罗伟昌和冯元泰在地下室里说的那些事情,王哥你也听到了。真正是伤天害理,毫无人性啊!”

    最后一句话对王利丰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效果。

    他略显混沌的眼眸随着眼皮抽搐,猛然间变得一片清明。用力眨了几下,再用手指狠狠揉着眼角,驱散麻痒酸涩的同时,也给他带来了无比坚定的信心。

    “……你说得对。”

    王利丰用力按住谢浩然的肩膀,手上不由自主加重了力气,声音里透出堪比野兽的凶狠与狰狞:“大不了老子不赚这笔钱。老子要把事情闹大,往天上去捅!”

    ……

    没有争斗,没有叫骂,上百名全副武装的工人依次爬上卡车,车队按照顺序原地掉头,在巨大引擎轰鸣声中缓缓驶出了过水村。

    之前被砸的那些越野车车体明显变形,却还可以开动。王利丰坐在情况最好的一辆车上,看着前面那辆必须用小型切割机把车门割开才能钻进驾驶室,正被保镖拧转钥匙启动的车子,转过头,视线落到了站在路边的村长朱成身上。

    勾了勾手指,把朱成叫过来,王利丰用舌头舔了舔肥厚的嘴唇,冷笑道:“朱村长,我今天算是开眼了。你们村里这些人真正是胆大包天啊y嘿嘿嘿,难道你们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朱成脸色发白,他一直陪着笑,只是笑容僵硬得仿佛一块铁板:“王老板……别,别这么说。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要不,您再等等,我……我回去,再跟村子里的老人谈谈?”

    “嘿嘿嘿嘿!谈?谈尼玛个逼!”

    王利丰没有暴怒,只是不冷不硬地骂了一句,用森冷的语调说:“你们真以为老子拿你们没办法是吗?你们真以为警察也管不了你们吗?没错,法律有时候的确管不了所有的事情,律师在中国也是最没有前途的职业。你们村子里人多就了不起吗?法不责众……嘿嘿嘿嘿!我会让你们明白,有些人,是不能惹的。”

    朱成心里陡然升起一股很不妙的预感。他赶紧伸手抓住略有变形的车门,急切地说:“王老板,村里人没文化,你千万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王利丰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好!我就最后给你一次机会。”

    他抬起手,指着站在远处的那些村民:“如果你现在让他们把朱胜京交出来,我可以当做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既往不咎。”

    朱成觉得自己被夹在两头凶猛巨兽中间,无法进退。他想也不想就摇着头,脸上还是那副如同苦瓜一般的无奈表情:“这,这不可能啊!他们……根本不听,我说话没用。”

    谢浩然坐在车厢里实在听不下去了。不等王利丰说话,他便毫不客气低声骂了一句:“那你还当个屁的村长!”

    朱成怔住了。

    王利丰愣住了。

    沉默了大约三秒钟,王利丰突然仰起头,爆发出一阵张狂淋漓的大笑。

    他用力拍着谢浩然的肩膀,在笑声中用咆哮对司机下达命令:“开车,去城里找家馆子,咱们好好吃一顿,痛痛快快喝几杯。”

    ……

    过水村的人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王法”。

    他们只知道,村里的人绝对不能被外人欺负。这是从古时候老祖宗那里传下的规矩。

    何况,朱胜京不是普通人。

    谢浩然猜测是对的。

    一个聪明的骗子,一定要时刻记住“狡兔三窟”这个成语。

    朱胜京在这方面做得很不错。除了过水村,他还在另外几个村子里设有藏匿点。这家伙虽然文化程度不高,却在心理学方面有着独到研究。从某种方面来说,“迷信”算是古老文化的分支,在知识爆炸的年代,迷信对人类大脑的影响力越来越弱,却无法从根本上消除。朱胜京正是利用这一点,再加上灵活多变的小魔术,让愚昧的村民对他彻底信服。

    除此而外,牢牢加深他统治力的东西,就是金钱。

    以魔术为基础的骗术一旦被揭穿,下翅很惨。朱胜京需要协作者,需要有人在关键时候站出来,证明自己是真正的大师。

    不要脸的明星演电影,为了让票房数字看起来漂亮些,会自己贴钱买票作假。“法术”也是如此,朱胜京需要有人在旁边掩护,否则“油锅洗手”这个节目就很难添油加醋。每次他施法请神的时候,旁边都要有熟人看场子,被愚弄的对象,永远都是那些老眼昏花,上年纪的老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