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都市伪仙 第一百三十节 骗子村

时间:2018-04-21作者:黑天魔神

    ,!

    只有成功的骗术才能弄到钱,好处当然要大家一起均分。

    有了第一个跟随者,自然就会有第二个。

    道理其实很简单:骗子只会找自己熟悉认识,关系亲密的人当托。与朱胜京关系最好的人,莫过于村子里与他一起长大的酗伴。过水村穷,但是再穷的穷鬼也要吃饭。看在大家当年一起玩过撒尿拌泥巴游戏的份上,我就拉你一把。但是请注意,绝对不要透露风声。

    都住在一个村里,大家都吃玉米面窝窝头,突然间冒出来一个啃着白面馒头的家伙,当然会引起注意。一来二去,朱胜京的秘密就被更多的人知道,加上他以前就有“活神仙”的名声,于是更多的人想要沾光,跟着他一起发财。

    朱胜京没上过学,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庞氏骗局”。但他知道想要赚更多的钱,就需要把这个圈子做大。有人主动参与当然很好,重要的是这些人知根知底,对自己有着本能的畏惧心。还有更重要的是,他们对田地里的生机已经毫无兴趣,满脑子都是天上往下掉钞票的念头。

    社会的改变太迅猛了。好像一夜之间到处都是百万富翁。谁也没有看到他们经营生意的辛苦,谁也不会知道他们在背后操劳的屈辱。眼睛能够看到的东西,永远是最美好,最风光的一面。正应了那句老话“你要想人前富贵,就必得人后受罪”。

    村民们选择性过滤了那些他们不愿意,也不喜欢看到的辛劳。对于金钱的理解也急剧升温,从简单的每顿都吃“山珍海味”,变成了“身边跟着年轻漂亮妞,开着价值上百万的豪车”。

    反正我没有杀人放火,跟着朱胜京也只是装神弄鬼,不会沾染人命官司。这种事情,可以做!

    起初的分钱,只是每家几十,后来就变成每家几百。

    再后来,随着“生意”扩大,就变成了每家几千。

    扶贫办根本不知道过水村在黑暗中的变化,乡上干部仍然每年按时来到村里,给村民进行普法宣传,带来好心人捐助的衣物,给村里孩子安排到附近的学校里念书,给他们带来养殖家畜,种植山地作物的脱贫项目……这一切根本没用,也没人会主动说穿。村民对乡里的态度一直敷衍。扶贫款数量虽少,却也是钱。

    朱胜京不是白莲花圣母,也不会豪爽到把口袋里所有钞票都拿出来平分。最大的份额当然要归自己,他从不在银行里存钱,而是把钞票装进塑料袋,用干净且做过防水处理的盒子密封,深深埋在地下。这样一来,就没人知道他的秘密,也没人知道他具体有多少钱。

    小骗局变成了大骗局。两、三个人零敲碎打,变成了多达十几人,几十人,乃至现在超过上百人的庞大诈骗集团。

    表面上与罗伟昌和冯元泰联手,可是在过水村这边,朱胜京仍然经营着专属于自己的势力。他知道必须用钱维系着与村民之间的关联。毕竟不是每次骗术都能成功,也有过被人看穿,自己狼狈逃回来,然后像今天这样,村民们将朱胜京藏起,凶声恶语把对方赶走的事情。

    亲眼看到,亲身体验到“安全”,朱胜京脑子活泛了,也开始朝着更大的目标勇敢挺进。

    孝子的价钱不贵,两万块一个。可供选择的年龄层次也很多,无论是刚刚从娘胎里出来,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或者从一岁到十岁之间都有。

    对于弱者,尤其是孩子,人类总是有着近乎本能的关爱,这是人类身上最美好的本质之一。

    “灵蛇附体”的把戏需要用到“特殊人才”。那是一种朱胜京从古书上看到的旧戏法,相当于另类的杂耍。具体流程是所谓的“请蛇神”,专门针对患有皮肤病、精神疾病、梦魇之类的病人。按照老人的说法,所有这些病症都是“鬼物作怪”,只要请了蛇神进家,就能把鬼物驱赶一空,家宅安宁。

    既然是“请蛇神”,被神灵附体的人就必须做出与蛇类相同的动作。

    朱胜京花八千块钱买了一个小女孩。那时候她只有三岁,具体的训练过程令人惨不忍睹,强迫着孩子绷一字马,做出各种复杂困难的柔术动作。那孩子韧带被绷得剧痛,每一个动作都会让她哭得撕心裂肺。她后来渐渐不哭了,因为每次哭喊都不会得到怜悯,只会换来一顿鞭子,或者劈头盖脸一顿棍棒。被打怕了,打疼了,就只能认命,老老实实做着各种即便是成年人看来也觉得匪夷所思的动作。

    这种残酷的训练方法与正规体操运功员训练完全不同。对孩子身体完全是摧残式的,只为了让受训者做出与蛇类相仿的大幅度扭曲动作,根本不考虑对身体骨骼、肌肉,以及韧带的伤害。

    练了一年,朱胜京带着那孩子走村串巷,开始赚钱。起初,生意的确不错,看到小女孩趴在地上像蛇一样用身体“游动”,人们真的相信这就是“蛇神”。大把大把的钞票往朱胜京口袋里塞,对他的称呼也从“活神仙”变成了“得道高人”。只是好景不长,随着国家整体发展不断强大,国力增加,朱胜京的日子也不好过了。

    中国从贫穷时代跨越过来的时候,曾经提出过一句很有名的口号:要让电视机成为人民百姓家家户户的普及品。

    朱胜京不知道自己究竟对这句该死的口号诅咒了多少遍。

    有了电视,就能收看节目。原本距离平民百姓很遥远的高级别杂耍,甚至是世界级大师在舞台上表演的魔术,只要通过电视屏幕就能看到。“见多识广”就是这个道理。看得多了,一些在之前看来觉得神秘莫测的东西,自然就毫不为奇。

    “请蛇神”这套把戏再也赚不到钱。

    朱胜京把小女孩转手卖了十万块。买家是偏远省份的一个地下黑帮头子,他把那孩子买回去,直接用手术摘除了腿骨,造成肌肉萎缩,身体上部却能勉强支撑的模样。年龄小,再加上触目惊心的残疾外表,放在热闹城市人来人往的地方,每年都能讨要到好几百块零钱碎钞。

    朱胜京还是从孩子身上动脑筋。他与罗伟昌认识时间早,两个人对“法术骗局”这个行业谈了很多关于未来的走势和看法。哀叹科学普及对民众意识开化导致自己饭碗不断被砸碎的同时,他们也认定必须把目标牢牢锁定在“有钱人”身上。

    原因很简单:越是有钱的人就越是惜命。他们会对曾经不相信的神秘主义产生浓厚兴趣,进而膜拜。君不见,现在的名人纷纷以供奉法师为荣,家里要是不摆上几尊佛像,都不好意思是自己是圈内人。某龙王,某神,某仙,随口指点几句“迷津”,就能让他们在事业与人生上步步高升,还可以延年益寿,百病不侵。

    但是如何进入“有钱人”的圈子,是个很大的难题。

    还是老套路,花钱买孩子。两岁,或者三岁。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容易调教,给他看各种可怕的东西,比如恐怖片里的血腥场景,说着恐怖故事,突然间冲着他大声咆哮,直接将整个人吓呆,吓傻。

    朱胜京对此很有心得。他自己研究出一套训练孩子的方法,经常在夜间使用。趁着孩子睡熟,在孩子耳边用力敲锣,把录音机开到最大音量,播放猛兽咆哮,还有就是各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

    把正常人整成精神病,把好好的一个孩子变成“人造癫痫患者”。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反正,那不是我的亲生儿子,亲生女儿。你们既然是我花钱买来的货物,就一定要物尽其用,对得起那些钱。

    如果不小心把孩子活活吓死,只能说是运气不好。尸体带到山上,找个隐蔽的位置挖坑埋了。朱胜京根本不相信警察能找到那些小小的骨骸。别看电视电影里把一个个神探勇警吹得神乎其神,其实他们也是人。这世界上的案子,真正能有一半被侦破,就算不错了。要不然,小偷这个行当早就绝迹,监狱里早就人满为患。

    棋盘山是昭明市人心目中的“神山”。这里群聚着一大批神婆神汉。从山脚到山头,到处都有神仙显灵。随便一只鸟拉泡屎都有人告诉你这是“灵物”,偏偏信者趋之若鹜,去了又来。

    王利丰不是刻意选择的目标。与高速公路连接的岔口上,每天都有人站在那里候着。他们认识车头车尾“奔驰”、“宝马”、“劳斯莱斯”之类的标志。只要看见这类豪车从公路上转下来,朝着棋盘山方向驶去,就立刻拨通村里另外一帮人的电话,告诉他们车子颜色,以及牌号,还有大概估计车子抵达村里的时间。

    你能想象每隔一公里就有一个人站在路边,默默关注着你的车子吗?
小说推荐